快来削我啊

【贱虫】谁救了我??!!

不知道起什么好:


    1月7日。
    死侍死于被埋在地下的炸弹。
   
    我接了个任务,没想到成功的那一瞬任务目标引爆了埋在屋子里的炸弹。
    Boom!!
    我仅剩的感官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糊味和焦味。
    嗯,还有点儿香。
    当我醒来,还趴在原地,但身上的糊肉被切掉,我旁边还放着一套虽然不是崭新,但也挺干净的衣服。
    我勒个去,这还能有个田螺姑娘?
   
   
   
    2月13日。
    死侍死于摔下楼。
   
    这不能怪我,谁知道那楼那么高,好死不死还有坨乌鸦屎。
    嗯,还正好头着地。
    也许脑浆和大脑碎块会被乌鸦吃掉?
    老天,我更喜欢流浪猫过来吃吃,毕竟那群猫看我就跑,要是能过来还能亲近亲近点儿。
    醒来的时候,头上扣了个摩托车头盔,里头包了一层棉花,我的脑子在里头好好的长着。
    妈呀,第二次了。
   
   
   
    4月2日。
    死侍死于——还行,今天没死。
   
    不过今天值得纪念。
    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小邻居啦!
    当时我像个花痴一样,捧着脸瞅着出现了那么一秒的灵巧身躯。
    然后刷一下就绕到了另一栋楼后面。
    哇哦,刚刚我为什么没拍照?
    然后我拿出手机找了张蜘蛛侠的图做了屏保。
    他真可爱,这也许就是一见钟情?
   
   
   
    4月29日。
    死侍死于——被一根钢管插肚子?
   
    天啊这怎么讲。
    从天井掉下去,然后被一根鬼知道为啥会立着的钢筋穿透。
    我发誓被插进来——等等好像不太对——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肠子肚子满天飞。
    其实这次没死,仅仅还留个意识。
    然后我听到“嗖”的一声,然后被人用公主抱从钢筋人串中脱离出来,然后轻轻放在地上。
    好吧好吧,第三次了。
    可惜没看到人。
   
   
   
    5月3日。
    死侍死于作。
   
    好吧,我是真的想知道那位可爱的田螺姑娘究竟是谁。
    于是我悄悄地在任务期间极其“不小心”的滑到,碰到了一个小机关,然后啪嚓做成了人肉三明治。
    对,就是那种上下铁板上面都是刺的那种。
    然后我把头露出来,咬碎嘴里的止疼片。
    保持清醒的看到了一只小蜘蛛悄悄爬过来。
    抬起上面几吨重的铁板,把我连拖带拽的整出来。
    天使。
    我想。
    然后被轻柔的处理伤口,再缠上绷带,像是犹豫不决似的在身边站了一会儿。
    然后走了。
   
   
   
    7月18日。
    死侍都不知道自己死没死。
   
    除了那么几次头碎了以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死还是疼晕。
    被小蜘蛛打一下我就快疼哭了。
    好吧,挺疼的但没哭。
    我和他在楼顶上吃了卷饼,当然我请的。
    我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希望和他做朋友。
    ——个屁!老子想办他。
    当然,上一句话我没说。
    好邻居好像挺犹豫的,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居然答应了?!
    然后我带他参观了我的安全屋,然后暗示他说如果我又死了的话请把我拖这儿来。
    他好像挺震惊的,可惜带着面罩,不知道他表情。
   
   
   
    7月22日。
    死侍死于整整三梭子步枪子弹
    给小蜘蛛做了回盾牌嘿嘿嘿。
  
    当Peter把他拖回安全屋的时候,死侍已经烂成了一坨肉泥。
    勉勉强强的用那套战衣兜着,稀稀拉拉的淌着血水。
    Peter用镊子把烂肉中的子弹一个一个挑出来,然后静静等着那坨烂肉变成肉块。
    然后对照着挂在墙上的人体结构图一点点拼起来,缝上。
    再等着稍微开始长合,拆掉线,擦干净血水,打上绷带。
    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亲了亲死侍的额头。
    然后悄悄地顺着窗户翻出去。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