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蜘蛛女僕 (1)

Ruther🉑:

RR賤 * 妖怪(!)荷蘭蟲


人外!!人外!!人外!!


會分3次更新


最底有閒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是這樣的。


韋德這陣子沉迷在reddit論壇,當中的nosleep版簡直是他的最愛,那些既恐怖又好笑的故事比起joke版更能引起他的興趣,只要他沒事忙都在上面爬文交流。


這陣子剛好一個大project告一段落,進入休假期的他再次開了reddit apps如常登進版面,在一堆新的貼文中某個貼文引起他的注意。


"The House Spider"


唔~簡單易懂的標題,卻一丁點nosleep的感覺也沒有?但本文的回覆數卻很多,是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搞不好內文很有趣?抱持好奇的他就點開來看。


故事是第一身式序述一位美國女生到日本在朋友家住時,意外地帶回一隻日式妖怪蜘蛛,那蜘蛛非常喜歡清潔,把主角朋友家中打掃得一塵不染,恐怖的地方在蜘蛛最後跟著主角回到她家,還順手將有些感情糾紛的男友幹掉---再吃乾抹淨。


雖然nosleep的版規是必須要當所有故事是真實的,但平常大家都只是把那些當成故事看待。韋德對日本文化頗有興趣,看畢文章後心想這次也有可能是真的吧?


順手滑到留言,看到很多回文都笑稱自己雖非常害怕蜘蛛,但也想得到一隻會幫忙打掃的妖怪。想想也對!試問誰不喜歡有人幫自己打掃呢?他轉眼瞄了下自己垃圾場一樣的家時更加深了剛才的想法。


輕抿嘴唇的他滑到一個"要是樓主的蜘蛛下蛋的話請分我一隻,plsssss"的回文下回了個+1...就退出了這個貼文回到nosleep的主版繼續瀏覽。


過了好一陣子,韋德已經沒有時間再沉迷在reddit上,某個長任務使他失去了幾次生命,在拖了他數個月後才回到ny,百無聊賴的他又重新打開了reddit,同時畫面就彈出一封msg.


標題:
恭喜你抽中了女僕蜘蛛。


標題讓韋德有點不明所以,但也辜且點開來看,內文是這樣的:


或許你不記得我了。


我是數個月前"The House Spider"(https://www.reddit.com/r/nosleep/comments/8dk4lu/the_house_spider/)貼文的原post主。


今次來信是由於你在我的貼文下一則回文串"要是樓主的蜘蛛下蛋的話請分我一隻,plsssss"留言。


現在我家的蜘蛛生了一堆小寶寶,我算過大慨有6個蛋,由於我只有一個家並不需要有6隻打掃蜘蛛,就在初次貼文的版友中隨機抽獎,而你正好是幸運兒之一。


如果你還對會幫你將家居打掃得一塵不染的蜘蛛有興趣的話(或許你忘了是怎樣一回事的話可以點上面的連結重新觀看文章)請給我回覆,我會盡快將小寶寶送到你手上。


點進去看原文後韋德立刻就記起這件事,他再次瞄了下自己家的地獄級垃圾場,沒多想就回信給po主。


很快他就收到那位po主的回信,膽小鬼確實很多,他是第一個回信說想要的,在交換了地區資訊後他們決定了面交這一隻"妖怪"


Po主看上去是個和善的女性,在約定的那一天她非常準時的來到咖啡廳,除了背包外就只有手上的一個禮物盒,韋德猜想小蜘蛛應該就在裡面了。普一坐下,她就趕快的開始解釋如何對待小蜘蛛,只短短用了一個簡餐的時間,就解釋完餵養小蜘蛛必要的注意事項。


一口氣講完的她把隨餐的咖啡一氣喝光,同時仔細的打量著韋德,才再開口再三確認韋德不會用小蜘蛛來作惡事!得到韋德的承諾才將盒子交到他手上,也叮嚀他必須要到家放好就出門。


「好了,除了它的白毛有點可怕之外它根本就是完美的,祝你跟它相處愉快!」


就這樣,韋德拿著這個疑似比清潔機械人更管用的小蜘蛛回家。


跟從那女生的講法,他將盒子放在家裡就出門,由於她沒說這需要多久,他乾脆就跑到黃鼠狼那喝酒把妹,弄至店關門後的清晨才再次回到家中。他也沒有期望會有什麼變化,甚或是已經喝到茫之後忘了這件事...門打開來的景像卻讓他嚇醒。


「What the hell.....」


你有看過一個垃圾場發出閃光嗎......?現在就是這個情況。


作為雇傭兵的韋德動態視力非常好,一下就找到小蜘蛛在廚房的角落躲著,可能是感到韋德的殺氣吧?小蜘蛛的身體作出了威嚇動作!看到它害怕得發抖的同時韋德立刻將姿態放鬆再看著他微笑了下。


「你就是那個...噢,女僕蜘蛛是吧?來,我們來好好相處怎樣?」


面露微笑的他想起po主的叮嚀。而感到殺氣消失的小蜘蛛身體也沒在發抖了,過了會還試探式的走出來。當時韋德已經在看綜藝節目了!(根據po主的講法,小蜘蛛最喜歡看這類節目)


看了一整天綜藝節目,韋德才覺得差不多睏了就關機睡覺,此時他才想起小蜘蛛不知還有沒在看,同時就看到它竟然親暱的趴在自己旁邊睡著了!


噢,韋德立即想到自己的魅力真的完全沒減弱,竟連人外都能吸引到!


就這樣,他倆在非常和平而不互相干擾的情況下生活在這房子內,本來韋德還有點不習慣自己的狗窩變得乾淨企理的樣子,他覺得這乾淨過了頭,差點還以為會發出漫畫式的閃光了!但人類畢竟是很易習慣的生物,沒到半年時間他已經不能接受自己別的安全屋整地垃圾的樣子了!


這陣子他想了又想,能不能讓彼得他(對!他還幫小蜘蛛改了名字!)像是別的蜘蛛那樣多生幾顆蛋讓他帶到其他安全屋放呢?


還是回去跟彼得討論一下吧?過了半年,他們除了會窩在一起看綜藝節目,韋德出任務更會為他帶手信名產給他吃!有時更會睡在一起呢!第一次彼得黏到他身旁時韋德真的嚇出一身汗,他超怕一個反身就將彼得壓死了!


在彼得到家三個月左右吧,po主text他問起蜘蛛的情況(po主也真是個負責的送養者呢!)在他分享了一些他清理的妙用之後,韋德反問了po主她的蜘蛛是不是這樣黏人的?po主聽後也覺得很有意思!但跟韋德的不同,她的蜘蛛似乎比彼得怕生,大多是不當對方存在的共居,完全不像彼得這樣像黏人的小貓咪一樣陪著人。


過了好幾天韋德終於忙完任務回家,一開門就看到彼得坐在沙發上用圓滾滾的眼睛看著他!不知從何時開始韋德還覺得毛茸茸的彼得超級可愛!平常他這樣子等門就是想討摸摸或是想看電視,但今天這些都不能做!他還有正事必須要先討論呢!


韋德放下東西趕快就窩到沙發配著超正經的臉輕輕抱起彼得捧在手中,彼得不明所以的眨了貶他圓滾滾而深邃的眼睛再歪了下頭像在問著怎麼了?


「彼得,你可以為我生孩子嗎?」


彼得像是沒聽懂似的再歪了下頭,但順著的毛髮有丁點豎起了!韋德想起第一次見面時他緊張得很的樣子,於是韋德就慢慢的詳細解說他想怎樣~


不知彼得聽得懂多少他的話?韋德此刻非常痛恨自己的表達能力奇差,又常時有些腦內小精靈搶著說話,害他根本不能好好解釋!這樣子的說明反倒讓彼得一直歪著頭,他似懂非懂的樣子加上他那圓滾的眼睛一直眨著,這模樣怎樣越看越可愛咧!


「好吧~你看來明白了吼」


終於韋德還是跟自己腦袋內的傢伙都罵了一遍才能好好跟彼得講完,只見已經聽到快睡著的彼得緩緩的點了下頭,下一秒就在他手上消失了。


2


彼得失蹤超過一周了。


從房子堆積那些垃圾的可怕狀態看上去是會以為超過一個月就是。


韋德這一周都在找彼得。但當然什麼鬼都找不到啊!他是在手上憑空消失耶!


明明聽解說完的彼得是點了下頭認同的!看來也沒有任何不開心的反應啊!為什麼他會就這樣不見了?不想生孩子的話搖頭不就好了嗎?


韋德苦惱著自己做錯了什麼,邊將手上那罐啤酒喝光,正翻手下沙發時才發現家裡一罐啤酒也沒了。酒精加上心情不好,想著想著韋德就哭起來了,從抽泣到嚎哭到絕泣,他突然覺得好空虛好寂寞好冷,就這樣自怨自埃的躺在沙發睡著了。


「Apl…Cwnjaje…zlxnr」


「…?」
「別煩啦~吼」


「………好」


「Fuck......」「頭很痛」
韋德因頭痛而醒來,明顯的感到昨晚酒精的威力,他已經不想管任何事了!睡吧!睡回去!
然而正當他想要翻身再睡回去......


「好冷!!」


「嗚...」


除了感到他背部傳來冰涼的感覺,同時更聽到一聲悲鳴!?那還是一把少年的聲音?這一叫讓他的酒醉跟精神也清醒了!他當了那麼久雇傭兵,身後有奇怪的東西竟然一點感覺也沒有!這讓他嚇得立刻翻跳下床在床邊拿手槍!


可是房間裡什麼鬼敵人也沒有。


韋德拿著槍回頭,只看到一位皮膚非常白皙的少年顫抖的抱膝蹲到牆角,受驚的他有雙圓滾滾的眼睛,像是快哭出來一樣的盯著他看......


「彼得...?!」


這句話是脫口而出的。
不知為何,他一眼就能看出這位瘦弱的男孩就是他的小蜘蛛!!


還在受驚狀態的少年沒有再感到韋德的殺意,過了會才顫抖著點了下頭。


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喝太多還在做著夢,韋德什麼都不想管就衝上去抱住他的彼得,才將人抱進懷裡就感到他的身體很冰冷。


「天阿!你超冷的!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彼得只是搖了搖頭再歪了頭微笑一下就將頭埋到他胸膛耶。


這真的不是做夢吧?


要說這是個夢,拜託別醒。


____________________


彼得變成人型回家之後已經過了幾天,本來呢~韋德還以為他不會講話,甚或是以為他只會講蜘蛛話。


但到了第三天,彼得像以前一樣枕在他大腿上看電視時被一個爆笑場面引得哄堂大笑起來!而剛好那個場面對韋德來說沒什麼笑點的(日式笑點跟美式差好多喔!by韋德),在他專注看電視時韋德就仔細觀察他的彼得,然後就聽到他在笑飽之後說了些話,不對,這不是蜘蛛語。韋德有聽過,那應該是日語?


韋德不假思索拿出手機開了google翻譯,把想說的話都寫下,讓翻譯小姐來幫他讀出來。


『Anata ha nihonngo hanasemasuka?』


聽到這個機械女聲問自己,彼得有點訝異的看著韋德,只見他拿著手機指示著他可以講話的樣子。


「Weido,nihonngo wakaru?」
『韋德聽得懂?』


韋德微笑著搖頭,再度輸入了想說的話。


『Wakaranai, demo honnyaku suru』


「Souka, wakarimasita」


終於能跟彼得溝通了!!!感謝科技進步!!!雖然隔了一重的溝通有些難懂!但沒關係!只要能溝通就好!


雖然他們能溝通了,卻沒想到兩人個性倒是有點不合,其中有件事讓韋德很苦惱。


這陣子韋德的工作變得繁忙極了,沒看新聞的他完全不知近期國際局勢又緊張起來!這不好的地方是引致他的暗殺委託超級無敵多。


明明他也很想懶懶的待在家裡跟他的小可愛窩在一起啊~!怎麼都是這樣搞啦!可這些委託都是經過情報員送來的,一看到人就知道是國家層級的委託,而這就正正代表著"這些委託不能推卻"的。


TBC.




✨✨✨✨✨✨✨✨✨✨✨✨✨


寫完本子的稿終於可以將這個寫完
事源我在很喜歡的ptt marvel版看到 家政蜘蛛 這篇文!腦袋立即出現一個蠢的人外腦洞!!


好想要自動打掃的女僕蜘蛛 


✴️✴️✴️✴️✴️✴️✴️✴️✴️✴️✴️✴️✴️


順便宣傳一下


7月的無限宇宙將會出一個人小說本


❗️內容詳細如下:


字數: 15000上下 (A5)
發售: 7月無限宇宙
內容: 從頭幹到尾的肉 成人指定
售價: 予算是100台幣左右


我希望你注意的:


內容牽涉輕度BDSM


CP : RR賤*荷蘭蟲




試閱 (AO3)



故事是這後續 刺青 (AO3)


印調  (google表單)


中國通販的話,要是有多的貨就會跟從邪教放到百樂巷。謝謝大家關注😍愛你們😍

【贱虫】一个噩梦和两次亲吻

刺球:

大致是一个贱贱梦见了自己失去了小虫醒来后被小虫安慰的故事。


“Wade,Wade,Wade!”


Peter有点紧张的不断的晃着睡在自己身旁的男人的肩膀。


“醒醒,醒醒,喂……”


当Wade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了自己的宝贝男孩正一脸担忧的摇着自己的肩膀。


泪水还挂在他的脸上,正一滴滴的下落,沾湿了男孩的手背。


“操……Peter……”


他紧紧的搂住了自己的男孩,将自己紧紧的男孩的怀里,死死的搂着Peter的腰,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Wade?”


Peter有些不解的问道。


在深夜的时候他突然被一阵啜泣声吵醒,当自己迷迷糊糊的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Wade窝在一旁,死死的搂着他自己的粉红小马的枕头,在哭。


他不知道Wade是怎么了,只好急急忙忙的把正在不停抽泣的男人叫醒来问问发生了什么。


可当自己询问的话还没有说出口,Wade一睁开眼睛就扑进了自己的怀里。


“怎么了?”


他柔声问道,用自己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Wade光秃秃的布满疤痕的后脑勺。


“我刚刚听见你再哭,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吗?”


他这样说着,任由着眼前比自己高大像个小姑娘一样躲在自己的怀里还在往自己的衬衫上擦着眼泪。


“Wade?”


“哥刚才做了一个很糟糕的梦,很糟糕很糟糕。”


Wade这样小声的回答道,带着浓浓的鼻音。


“梦都是假的,Wade。”


感觉到眼前的男人正在抚摸着自己腰侧上的肌肉,但是Peter没有像平时一样揪住Wade的手掌让他自己呆到一边去。


有的时候也得分清场合,做一个合格的伴侣不是吗?


更何况看着Wade满脸泪水的样子,Peter真的有些心疼。


是的,他有些心疼。虽然Wade平时总是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还总是喜欢装可怜来让他心软让让他原谅。但是Peter就是对这样的Wade.Wilson没辙,就是被他吃的死死的。


实话实说,当Peter发现Wade一个人缩在床的一侧抱着粉红小马在梦中抽噎的时候,他就心疼的不行。


“嘿,嘿,大公主……”


Peter伸出手托起Wade的脸,让男人看着自己。


“看着我,梦都是假的好吗?你是梦到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吗?如果不介意就说出来听听好了,我在这里呢。”


他温柔的说道,“说出来就不会难过了,说吧Wade,我在这里听着。”


“不是什么很好的梦。”


Wade小声回答道。


“没关系。”


Peter抚摸着男人布满疤痕的手背,将双手交叠在一起。


“你不说出来,还在继续哭的话,我会担心的。”


他真诚的说到,焦糖色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最后,在Peter的坚持下,Wade开始了他的叙述。


“哥梦见哥和你结婚了。”


男人小心翼翼的打量着Peter的表情说到,“然后我们还有了两个孩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哦?”


Peter饶有兴味的听着Wade的叙述。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吗?”


他笑着看眼前还在抽泣的男人,没有说明他们两个人都是男的照理说是不会有孩子的这一个理性的现实。


“是一个很好的故事,本来应该是的。”


Wade用手胡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继续说到。


“女孩长得像哥,男孩长的像你。在梦中一个是叫Mary一个是叫……”


“对了,一个是叫Violet。”


“这个名字还是那个小女孩选出来的名字,当时我们好像是猜拳决定的。”


Peter听着Wade的叙述,他握着Wade的手掌。


这听起来像是个愉快美好的故事,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Wade为什么要哭。Peter也没有问,他只是沉默的握着男人的手,侧面表达着没事的自己在这。


“本来一切都挺好的,真的好不能再好的那种。但是后来……”


Wade停了下来,他紧紧地回握住了Peter的手腕,就好像是担心自己一松手眼前的男孩就会离开自己一样。


“后来你出事了,哥没能保护你。”


他看着Peter这样说到,泪水从他干净的蓝色眼珠里流淌而下。


“哥到达现场的时候已经晚了,已经晚了……”


Peter抱住了Wade,用手轻轻的拍打着男人的背部,安慰着他。


“已经晚了,已经晚了,你知道吗?哥甚至连最后一句话都没能和你说……”


男人不停的发着抖,不管Peter怎么安慰都没有用。


此时此刻的Wade就好像又重新置身于那个绝望痛苦的自己没能保护好自己的男孩的世界。


“Wade,Wade?”


Peter有些后悔了,或许自己就不应该询问Wade梦到了什么的。


但是如果自己不问不弄清楚的话,Wade又会把一些东西死死的藏在心里,这同样糟糕。


“我没事,我没事。那是个梦,那是个梦,Wade。”


但无论自己怎样安慰他,男人仍旧在发抖。


他咬着自己的嘴唇,一副陷入了巨大绝望于痛苦之中的样子。


在劝说长达两分钟仍旧无效后,Peter只得运用蜘蛛力量将死死粘着自己的男人从自己的胸口扒下。


看着那双有些失神的漂亮蓝色眼睛,Peter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难受。


“看着我,Wade”


他托起男人的脸颊,强迫着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看着自己。


随后死死撬开了看着哆嗦不已的嘴唇,吻了上去。


刚开始Wade是真的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茫然的真着眼睛,看着卖力亲吻自己的男孩。当他的舌尖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Peter的时候,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


他双手搂住了Peter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


他们双方都快要喘不上气来到时候,Peter松开了Wade的嘴唇。


他们俩一起喘着气。


Peter舔了舔自己的嘴角,他的嘴被Wade的牙齿磕皮了。


男人好像是在确定这什么一样,有些急切也有些粗暴。


但当他看着带着一种莫名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男人的时候,Peter有些脸红了。


Wade的嘴角应该也比自己好不了多少,只是因为他能够自愈所以看上去情况比自己好了一点点。


“哇!”


Wade喘着气一脸意犹未尽的抚摸着自己的嘴角看着Peter说到,“甜心,你刚才真的是帅到掉渣了。从哪里学的这一招,电视剧吗?”


看到Wade已经恢复了原样并开始和自己嘴炮的Peter彻底的放下了心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缩进了被子了,将自己的脑袋埋了起来。


“好了,好了,睡觉,睡觉。”


他有些含糊的说到。


被子外面传来了悉悉索索的身影,一双带着一些凉意的手伸进了暖烘烘的被窝搂在了Peter的腰侧。


Wade从背后搂着Peter,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Peter的背部。


“哥刚才真的以为哥失去你了。”


他有些闷闷的回答。


Peter转过身来,他的脸还是很红。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倾泻了下来,照在两个人的脸颊之上。


“我哪也不走。”


他这样说到,轻轻的抚摸着男人的脸颊。


“哥以哥失去你了。”


“你不会的,我在这里。”


“哥没能保护好你。”


“我是蜘蛛侠我能够保护自己。”


“但是……”


“没有但是,Wade。”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有但是,我是蜘蛛侠我能保护好自己,我哪也不走。”


他这样说着,轻轻的吻了吻Wade的脸颊。


“我哪也不走。”


END


后记:


因为加了零大的群,发现里面居然都是自己喜欢的大大。,受到了欢迎(⁄ ⁄•⁄ω⁄•⁄ ⁄)。


【惊恐的某球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然后就一个脑充血就更了一个小短文,文中的贱贱是不小心看到了Wilson家的故事(一号)的剧本。其实就是想写一个做了失去自己最重要人的噩梦醒来以后被安慰的故事。(结果放飞了自我就用了以前文的剧情)


然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那咱们下篇文再见吧,拜拜!


后续:


Wade?


干什么?


说说那两个小孩长得什么样子吧!


有点想知道。


他们的性格怎么样,像你还是像我?还是谁都不像?


这个……女孩像哥,男孩的性格像你但是有点内向……


Wade拉着他最爱的男孩的手,在Peter微笑的注视下,慢慢的说起那个梦境中甜美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拉着对方的手,一直一直拉着。

【荷兰傻】爱情不对等

英國芒果薄荷茶:

ooc意识流小甜饼


现代au短篇一发完


勿上升



凌晨两点的伦敦,Asa失眠了。
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拿起枕边的手机,输入密码解锁。屏幕上的对话框里是还没发出去的那句话。用力地攥了攥滑落到腰部的毯子,Asa咬咬牙,点击了发送。
“我们分手吧。”
打开了勿扰,屏幕慢慢暗了下来,模糊地映出Asa的脸:乱糟糟的黑发、苍白的脸、蓝色的眼睛和瞳孔中慢慢涌出的眼泪。
“不许哭。”他暗暗地对自己说,一边用力地把脸埋进枕头里。他的鼻尖接触到了一股淡淡的皂香,夹着古龙水和发胶的气味。这股混合出来的味道说不上好闻,但这是Tom的味道,可能是他上一次睡在Asa枕头上时留下的。
“不许哭。”Asa呜咽着对自己说。房间里静悄悄的,他把脸埋得更深了些,眼泪控制不住地从脸侧滑下。“你爱他,所以你不许哭。”
Asa不知道的是,他开了勿扰模式的手机收到了无数条信息。而他的爱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门前。

被门铃唤醒的时候,Asa意识到自己的体温高得不正常。想必是半个夜晚辗转难眠的副作用吧,他苦笑了一下。脑袋像要裂开似的疼,感官也连带着变得迟钝起来。Asa在床上坐了两分钟,直到门铃伴着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了,他才慢慢地起身,光着脚向门厅走去。
地板冰凉的温度顺着脚底渗进皮肤里,Asa的大脑这才清醒了一些。但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他按下了门把手。

Tom站在门口,穿着一件旧旧的蜘蛛侠卫衣。他可真帅,Asa混混沌沌地想,我却决定要放弃他。
“你发烧了。”Tom皱了皱眉,奶音也因为焦急显得有些沙哑。“我们分手了。”Asa轻轻地说。
“快回去床上躺着。”Tom置若罔闻,熟门熟路地就要把Asa推回房间。
“我们分手了。”Asa抵不过Tom,干脆直接坐到了地上。没来由的,他感觉心脏一阵抽痛。“我们分手了,Holland。我,跟你分手了!我想要离开你了!”
Tom看着眼前的男孩,他如宝石般的蓝眼睛溢满了泪水。他的声音因着崩溃的情绪走高,却因为发烧显得格外虚弱。Tom叹了口气,干脆利落地把人打横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盖好毯子。看Asa不再乱动了,Tom摸了摸他的发梢。
“为什么要分手呢?”
话音刚落,床上的人的那双蓝眼睛重新又变得湿漉漉的。Asa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声无力的呜咽。Tom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There must be a reason behind every decision. 能跟我说说吗?”
“你对我太好了。我们彼此付出的爱意,实在是太不对等了。我从来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和你牵手拥抱,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对你的爱…”Asa抽泣了起来:“可是你呢?你对我真的太好了。你总是能给我想要的。我们之间一直是你迁就着我。我知道的,你肯定很累了。我没有资格这样…这样…这样占着你不放…”Asa的声音颤抖着,他转身用毯子蒙住头,深吸了一口气。
“I have to let you go, Tom.”
“You are too good to be mine.”

房间又一次安静了。Asa听见Tom叹了一口气,随即感觉有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
“你不用把毯子拿下来,如果蒙着头能让你感觉更好些。”Tom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平静。“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些话,我希望你能认真听。Asa,爱情从来就不是什么对等的东西。就比如说,只要你想要,我愿意花三个月的时间给你织一条围巾,也愿意花一年的时间为你盖一座木屋。但是你不会织围巾,也不会盖房子。你因此而感到愧疚。”感觉怀里的身体颤抖了一下,Tom伸手将人抱得更紧些:“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围巾,也不是木屋。我想要的一直就只有你:你的喜悦、你的笑容、你的各种感情和可爱的小缺点。”
“我爱你,Asa。我只要你。”
“现在睡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早上八点的伦敦,Asa被Tom抱在怀里。
“不分手了吧。”他说,转身面向Tom。
Tom笑了,他看着Asa蓝色的眼睛,还有他眼睛里的自己,轻轻地拿自己的下巴蹭了蹭自己爱人的鼻尖。
“我爱你。”
“Now give us a kiss.”

「荷兰傻」当你

苏眉:

一月写的文...存在手机里一直忘了发出来(。

高中时代AU(非RPS)
学霸学长荷兰X学渣学弟傻。
第一次写荷兰傻。OOC预警。私设如山。全程傻白甜。
设定二人都是美国人,因为非常想写Homecoming的梗XD。
(大概是接近于Peter性格的荷兰和Gardner性格的傻。)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他们。


00.
当你的眼睛眯着笑
当你喝可乐 当你吵
多想对你好 你从来不知道
想你 想你 也能成为嗜好
当你说今天的烦恼
当你说夜深你睡不着
我想对你说 却害怕都说错
好喜欢你 知不知道
——林俊杰《当你》


01.
Asa Butterfield是在十年级的时候转到Tom Holland的学校的。Tom比他大一岁,彼时已经是十一年级的学生。
相貌出众身材又好的Asa,刚入学就掀起不小轰动。就连彼时一门心思扑在暗恋即将毕业的女神Liz上的Tom,也在茶余饭后听好友Harrison八卦闲聊时提过这个新生男孩。最初Tom并未想过去主动接触他,更不曾设想不久的将来他的生命会被这个男孩子占满。
两人相遇实则乏善可陈,中规中矩毫无新意。
某日午休,身为化学TA的Tom收到化学老师的短信让他去教室一趟。
他抱着疑惑的心态推开教室大门,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孩子毛茸茸的黑色后脑勺。
“Tom,这位是Asa Butterfield,今年的新生之一。”
化学老师Mr. Brownwell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给双方做介绍。
“Asa,这是Tom Holland,我的TA。”
男孩也站起身转向后方,他身着休闲的棉质T恤,水洗蓝的宽松牛仔裤包裹着两条修长的腿。他伸出手来,手指纤长骨节分明。
“Hi,我是Asa。”
男孩有着一张精致的脸,肤白胜雪,面颊上零星点着可爱的小雀斑,如猫儿般挺而翘的小巧鼻尖,好似下一秒就会有蝴蝶停落。最吸引Tom的是他深棕色眉毛下一双大眼睛,浅蓝的眸子仿佛倒影着晴空的玻璃珠子。
果然长得很好看。Tom想。
“我是Tom,很高兴认识你。”Tom伸手握住他。
“Asa,适应新环境和教学方式可能需要点时间。你如果有问题而我没空的话,你可以找他。”老师走上前拍了拍Tom的肩膀,“交给你了。”
Tom微微一愣,直到老师离开了才回过神来,他看向一旁睁着大眼睛悄悄打量着他的Asa,身为学长的使命感促使他轻咳一声尝试打破僵局:“在新学校还习惯吗?”
“身边人都对我挺不错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总觉得有些过分热情了。”
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Tom挑挑眉,心下腹诽。
“不过……我其实很高兴,我一直都是在家由妈妈教的,所以对校园生活并不熟悉。”男孩垂眸,长长的睫毛在眼下皮肤留下浅浅一圈阴影。
“好巧,我也homeschool过,不过只到小学前半时期。我们家加上我一共四个男孩子,最小的弟弟出生后,妈妈就把我送到学校去了。”
他学着长辈的样子上前拍拍男孩削瘦的肩膀,惊讶于对方高出他半个头的身高的同时咧嘴笑开:“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Asa在他明明过了变声期仍旧奶声奶气的音调里听出了点可靠,他也跟着点头笑开,眉眼弯弯,好看得仿坠入人间的天使。

02.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Tom和Asa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发熟络。
自小就有人夸Tom聪明,他对学习一向游刃有余,任何知识点一点就通。在所有的学科中,理科一直都是他的强项。
而Asa则恰恰相反,他似乎对理科异常苦手。往往Tom觉得很容易理解的地方,Asa却总不得要领,花上几倍的时间都不一定能够搞懂。好在Tom还是颇有耐心的,在Asa不知道第几次皱着眉略带歉意地望着他摇头时,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给他解释。
Tom一开始会在放课后的教室或者是图书馆的小组自习室给Asa辅导,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他俩关系的增进,Asa开始邀请Tom去他家。
尽管Asa告诉过Tom他是个游戏宅,但第一次去Asa家时看到他房间的全套设施,墙上贴着的游戏动漫海报以及书架上满满当当的游戏光碟,Tom还是实打实地惊讶了一下。
Tom是学霸,却并不是书呆子类型的。他从小练习体操和舞蹈,运动细胞非常发达,比起坐在显示屏前,他更喜欢室外运动。所以,当Asa请求他一起打游戏时,一向游刃有余的Tom第一次皱起眉头,连输十局后盯着Asa在控制器上上下翻飞的手指,投降了。
“啊啊我认输我认输。”
Asa抿唇,得意的笑容抑制不住地蔓延眉梢眼角。
“我说过你在游戏方面永远比不过我,大学霸。”
就这样两个在各个方面都不尽相同的男孩子,奇迹般地成为了朋友。

03.
某个冬日周末的早晨,Tom照常在和Asa约定好的时间按响他家的门铃。Butterfield太太前来开门并热情地将他领到Asa房门口。
Tom刚要敲门,门就向另一边打开了。家里暖气开得很足,Asa穿着宽松的T恤和短裤,露出一截纤细的小腿,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毯上。
“Tom,”他一副刚睡醒的模样揉揉眼睛,抬手压了压后脑翘起来的头发,“抱歉抱歉我睡过头了。”
“通宵打游戏了?”注意到他眼下淡淡的乌青,Tom发问。
“没有通宵……稍微熬了个夜。”Asa小声反驳,声音带着一夜未开口的沙哑。他的视线落到Tom手上拿的喝了一半的可乐,“我渴了。”
Tom有些无奈地轻轻摇了摇瓶身:“我喝过。”
“我不介意。”说着他从Tom手中接过可乐瓶,毫不犹豫地拧开瓶盖,灌入口中。
少年仰起天鹅般的脖颈,喉结伴随每一口吞咽上下滚动。Tom盯着看了几秒,忽觉口干舌燥,立刻移开视线。
Asa喝完,舔舔嘴唇上的液体,像只餍足的猫咪,将瓶子递还给Tom。
“谢谢。”他说,勾起嘴角眯起大大的眼睛。
看到男孩笑脸的那一瞬间,Tom的脑海里有一簇烟花砰地炸开,心跳快得仿佛不属于他自己。
——这大概就是恋爱了吧。

04.
“Asa,”Tom发现Asa在他讲题时第五次走神后,终于忍不住出声唤他,“你还好吗?”
Asa撑着脑袋向窗外天空望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转回来,湛蓝的眸子里盛满茫然。
“Tom,你会跳舞吗?”
问题来得猝不及防,Tom愣住,随后点头,“会。”
“你可以教我吗?”
“当然,”Tom笑,“保证比物理简单。”
他将书桌上摊着的课本草稿纸收起来,边收边问:“怎么突然想要学跳舞?”
Asa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是快要到Homecoming了吗?这是我第一次经历Homecoming,不想毫无准备。”
“那你是想学双人舞咯?”Tom问。
Asa点头。
Tom在手机上选了首舒缓的音乐,连上Asa房间里的音响。
“我先教你女步,你跟着我就好。”前奏缓缓响起,Tom微微弯腰,向前方的男孩子伸出手。
Asa抓住他的手,却是手臂一用力,将他拉近自己:“不,我比你高,我来跳男步。”
Tom自尊心受挫,刚要发作,抬头见少年诡计得逞般勾起一边嘴角地笑,立马被迷得神魂颠倒,无论多大火全烟消云散,只好妥协。
“……好吧。我会跟着你的步子,你进我退,先左后右。”
尽管嘴上逞强,真正跳起来后Asa似乎有些紧张,全身僵硬,好几次踩了他的脚。
“Ouch!”再次被踩到脚的Tom吃痛,小声惊呼。
“抱歉抱歉!”Asa懊恼地停下脚步,向他道歉后自暴自弃地放弃主权,“好吧好吧,你来跳男步。”
看着少年苦恼着蹙成一团的眉头,Tom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出来,眼角细小的笑纹皱起。
“笑什么!”Asa不满。
“没什么没什么,”Tom摆手,随后换回严肃脸,清了清嗓子,重新向Asa伸出右手,“再试一次吧,Asa。”
这次Asa乖乖牵了他的手,他勾起唇角:“右手给我,左手搭在我的肩上。”说着他将手扶上少年的腰肢。
音响里刚好切入下一首歌。
乐声缓缓流淌,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雪,纷纷扬扬。
这是Tom第一次和Asa靠得这么近。少年比他高半个头,他只需要稍稍一抬头就能看见对方好看的侧脸,和隐在鬓角黑发下小巧白皙的耳垂。他甚至能听到Asa轻微的呼吸声。
抑制住想要亲吻他耳垂的冲动,Tom感受到舞伴的身体依然紧绷。
“放松放松。”Tom安抚着拍拍他的背,有一答没一答地和他对话,试图冲散对方的紧张。
一曲快要终了,Tom终于问出了萦绕心头良久的问题:“Asa有想邀请的人吗?”
“有。”逐渐找到感觉的Asa比最初要放松很多。
“能告诉我是谁吗?”
“不能。”少年垂眸看他,一双蓝眼睛亮亮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05.
Asa是个实打实的夜猫子加网瘾少年。Tom也是个网瘾少年,但作息还算有规律。然而,在认识了Asa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他熬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罪魁祸首当然是Asa。
Asa本人现实生活中话不多,常常会给人一种高冷的感觉。让人想不到的是,网络世界中的他却是个话唠。刷他的社交媒体和短信,Tom有时会产生这和他在学校里认识的Asa绝对是两个人的错觉。
Asa给Tom的短信大多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偶尔夹杂着学业问题。
比如「Tom,今天Mr. Brownwell夸我进步啦!这都是你的功劳,谢谢谢谢」
再比如「午餐和同学去吃了Subway, best sandwich ever!!」
最新的一条是「Rachel请我周末去和她朋友们一起看电影,是我最喜欢的The Matrix(黑客帝国)!」
Tom停在屏幕上的手指顿了几秒,想起Asa和他提过这个名字,似乎是个喜欢他的姑娘。
“Hey dude, what’s up?”Harrison走过来从后面拍了他一下,打断了他的思路。
“Oh hi, Haz.”他象征性地举起手打招呼。
“怎么了?”Harrison拉开他身边的一张椅子坐下。
“没什么。”Tom摇摇头,勉强扯出个笑容。
熟知Tom性格的Harrison并没有多问,直接道出他此行的目的:“Cheer up man! 我有一个好消息。”
“什么?”
“我已经打听到了,”Harrison凑近,佯装一脸神秘兮兮,“目前还没有人邀请Liz去Homecoming噢,Tom抓紧吧你还有机会。”
若是换成上个学期的Tom,他大概会激动得跳起来,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毕竟高他一年级的Liz是他入学以来唯一暗恋过的女神,加之她今年就要毕业,这将会是Tom最后的机会。
可现如今的Tom,全身心都被另一个刚刚认识几个月的人占领着,无暇顾及其他。那个人有着落满星辰大海的蓝色眸子,只消一眼,Tom便知道他已泥足深陷,万劫不复。
距离Homecoming只剩一个星期时间,Tom握紧手中的手机,下定决心。

06.
一向自诩作息规律的Tom难得失眠了。
黑暗中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却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他有些自暴自弃地坐起身来,后仰斜靠在床头板上。揉了揉突突跳着的太阳穴,他想起白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Asa,却不小心撞见Asa和Rachel二人的谈话,空无一人的楼道拐角处,怎么看怎么暧昧。满腔热情被当头泼了冷水浇得一干二净,他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匆匆道歉完就从现场落荒而逃。
——啊啊我真是怂爆了。
这么想着,Tom一头撞向床头板。
就在此时,床头的手机发出一声短促的提示音,Tom从亮起的屏幕上看到Asa的名字。
「Tom,你睡了吗?」
「抱歉这么晚还在打扰你。」
「但是,我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着白天的事无论如何也要给你一个解释。」
「我今天找Rachel是告诉她我周末不能和她一起看电影了。」
「Tom,这个周末我想和你一起过。不是为了补习。我有重要的事想和你说。」
「可以吗?」
Tom握着手机的手抖得不像话,心像是被剧烈摇晃过的碳酸饮料,有什么情感抑制不住地向外翻涌。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裤子和外套,然后小心翼翼地从二楼窗户爬出去。谢天谢地他的自行车停在外面,他想也没多想,跨上自行车就朝Asa家的方向骑过去。

07.
另一边Asa心不在焉地打着游戏,脑海里不断回放白天Tom离开时的表情,他绝对是误会什么了。
心中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终于还是决定发短信解释。
短信编辑框里的对话删了又删,短短几句话竟花了他半个多小时。
发送完毕后他才后知后觉时间已经过了Tom平时睡觉的时间点,但怀有侥幸心理的他仍捧着手机等待了十来分钟。
当他终于想要放弃时,手机突然振动,Tom的名字跃然屏幕之上。
他吓了一大跳,又惊又喜地接通了电话。
“Asa,”那头的人似乎在喘着气,“开窗。”
Asa忙不迭拉开窗户,果不其然,他看见黑暗中路灯下Tom靠着自行车向他挥手。
他居家服都没来得及换,随手拿了件外套就匆匆往外赶。
“Tom,你怎么来了!”他声线微颤,又惊又喜。
“Asa,我看了你的短信。”Tom看向他,心脏在胸腔里剧烈跳动,不知是走得太急还是紧张的,“我也有很重要的话想对你说,但我等不及天亮了。”
Tom退后一步,深吸一口气。
“Asa,我喜欢你。”
少年的眼睛因为不可置信而睁大,随即铺上一层水雾,他颤抖着启唇,嘴角微微上扬。
“Tom,我也是。我也喜欢你。”
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是什么样的一种感受呢?
Tom觉得自己幸福得就算下一秒死掉也无所谓了。
路灯的暖橙色光为少年瘦高的轮廓镀上柔和的边框。
Tom小跑着向前两步,拥住少年。Asa也展臂回抱住他。
Tom伸手抚摸少年沾满寒气的脸颊,用指腹将他的每一寸轮廓都细细描摹。
他一手捧着少年的脸,另一只手勾在对方后颈,稍一使力将少年拉向他,吻住他心心念念的唇。Asa的下唇比上唇要饱满很多,Tom便用舌尖挑逗似的舔着吮吸着,随后他将舌头送入对方微张的口中,略带攻击性地横冲直撞,攻城略池占领他每一处口腔。
一吻终了,二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你说了重要的话,现在该我了。”
头抵着头,Asa的脸依旧是一片绯红,他启唇,嘴唇是被蹂躏过的,比脸颊还要艳上几分的红。
“Tom,你愿意和我去Homecoming吗?”
闻言,Tom双手捧着他的脸又跟他交换了一个深吻。
吻毕,看着被吻得迷迷糊糊的Asa,Tom由衷地笑开,他回答:
“好。”

Fin.

感谢所有不嫌弃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脑洞来源是某日听旧歌单偶然切歌切到这首几年前疯狂喜欢过的当你。写到最后发现和歌完全没啥关系了(。
荷兰傻真的非常适合傻白甜小清新初恋梗,毕竟两位少年感十足。
蜘蛛侠Homecoming里面我很喜欢的一幕就是Peter成功邀请Liz后的笑容以及当日和梅姨一起准备时候。非常非常真实可爱。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其实和我最初预想的走向剧情还不太一样……
我个人还没谈过恋爱,老处女一枚,所有感情处理可能有些生硬QAQ
十一月底刷B站视频偶然掉坑,随后就磕这对磕到一发不可收拾。两位少年真是怎么看怎么搭。我一向对英国的男孩子毫无抵抗力。仍记得第一次见Asa是在电影院看佩小姐的奇幻城堡,满屏的大长腿和惊为天人的颜,当时就和基友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傻这么可爱好看的男孩子啊。荷兰绝对就是小蜘蛛本人了,可爱到爆炸。内战为盾铁去看的,却意外收获了世界第一可爱的荷兰虫。短短一个月内Homecoming已经刷了不下五遍,荷兰虫怎么看怎么可爱。

最后希望可爱的少年们未来能越来越好,前程光明似锦,一直开开心心的。

微。
2018.01.06

【荷兰傻】全面沦陷

试图产粮的昕懿:

脑洞来源:张韶涵《全面沦陷》




“要不要跟我去看?”Nedd晃了晃手中的门票,“咱们学校音乐晚会。”


“不去。”Tom对这种音乐从来不感兴趣,相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研究面前的物理题。


“真不去?我要了好久的呢。”Nedd换了一种央求的语气,挪了挪凳子凑近Tom,“来吧,陪你兄弟我去啊。反正今晚又没有事。”


“不……”Tom转了转眼睛,有些犹豫,他最受不了别人求他了。


“Tom你最帅了。”


“好我去。”Tom迅速抽走一张票,在Nedd的欢呼声中打量起门票。


“Asa Butterfield……”Tom眯起眼睛。


“他是乐队的贝斯手。”Nedd一屁股坐回Tom旁边,用手指戳了戳那个名字,“Asa一出场,那少女的尖叫啊,铺天盖地,真的可以掀翻屋顶了。”


Tom难以置信地看向Nedd,挑眉笑了:“真的吗?那我可要见识一下。”


晚上。


Tom咬着吸管,坐在椅子上转来转去。他来晚了,原因是沉迷学习。


他给Nedd打了电话,会场里太吵了他根本听不清Nedd在说什么,只好坐在离舞台较远的椅子上远远的观望。


女生的尖叫越来越大声,Tom瘪嘴,坐这么远还这么大声,为自己的耳朵默哀一秒。


应该是Asa出来了吧,Tom想,还真想知道他长什么样。


忽然间,他看见一个人逆着人潮走出来,很高,腿很长,时不时拉高领子试图遮住自己的脸。躲躲闪闪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Tom盯着他,他似乎也看见了Tom,连忙加快脚步朝他走开。


Tom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样。


那个人好像就是Asa Butterfield。


一步一步,心跳声越来越大,轰鸣得快要盖住会场的音乐声。


“Hey,旁边有人吗?”那人问。


Tom紧张得说不出话,只好微张着嘴,摇摇头。


那人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从口袋掏出手机正准备玩,发现Tom一直以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自己。
好不自在。


“额,我是Asa。”他略微尴尬地开口,冲Tom微微点头。


Tom被他蓝色的眼睛给吸引住了,一瞬间有种地转天旋的感觉。舞台射出来的灯光时而晃过Asa身上,光影间的Asa像个精灵一样。


“哦,我知道。”Tom害怕自己的心跳声太大被发现,连忙接下Asa的话茬,“我是Tom。”


“你知道?”Asa放下已经打开游戏的手机,“我还以为只有女生能认出我呢。”


“我,咳,我刚刚猜到的。”Tom抿嘴,目不转睛地观察Asa的反应。


Asa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咧开嘴笑了。


Tom突然想起来,Nedd说Asa今晚有表演。可是他不去演出在这儿玩手机是怎么回事儿。


“你今晚不是有演出吗?”Tom问。


“最后一个。”Asa抽空冲Tom挤挤眼睛,“后台太闷了,我出来透透风。”


透透风还是玩手机啊。Tom腹诽。


“你待会会去看吗?”Asa突然问,吓到了正趁Asa不注意盯着他看的Tom。


Tom慌乱得碰翻了杯子,连忙手忙脚乱地扶正:“我,如果我挤得进去的话。”


“那你可得保护好你的耳朵。”


Asa顿了顿,没等Tom回答就继续说下去,“你可能不知道,我观察你好久了。”


Tom愣住了,不知道Asa是什么意思,他能感受到自己越来越紧张。


“从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


我第一次看见你吗?时间记不太清了,大概很久之前吧。你跟着你那个圆圆的朋友说说笑笑地走着,那时候的阳光很灿烂,可是我只觉得你笑的样子耀眼过了阳光。


什么时候习惯了一放学就会去篮球场看你打球,你赢了我会高兴,输了我会伤心。嘁,成了习惯后就很难改掉了。


Asa见Tom没有反应,自嘲地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消息:“当我胡说吧,我去后台准备了。”


【我忘记了时间你忘记了语言
 气氛比糖果还要甜】


Tom才反应过来,迅速起身,一把抓住Asa的手,把他拉进自己怀里。


【Hey你可以靠近我一点
    你可以舍不得眨眼】


“我,我也喜欢你。”Tom红了耳朵,小奶音嘟囔着说出这句话。


“一见钟情?这么俗套?”Asa借着黑暗掩盖住自己脸红的事实,嘴上不服气地调侃Tom。


【当我望着你幸福降临快得像闪电
 心跳得好强烈】


Tom盯着Asa的眼睛,鼓起勇气:“我可以吻你吗?”


“嗯……可以。”


【这是爱的感觉
    全面沦陷】


两人在灯光下拥吻,黑暗中没有人看见Asa得意地勾起嘴角。Asa决定回去后要请Nedd吃一顿,两张票没白给。要不是Nedd,他的小男友这会儿得窝在宿舍里奋笔疾书地写题目了。


END

【荷兰傻】恋爱不结婚 (ABO向) Chapter.9

kokoospider:

Asa动手就要去抓他。但是血液逆冲进脑一般的晕眩感,让他下意识的眼前一黑跪坐在地上。Tom有一瞬是想要回头的,他被撕成了两半,一半叫嚣着身后的人是个骗子,一半又忍不住的的担心他。Tom的指甲深深抠进自己的血肉里,他低着头暗骂了一声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的走进电梯里。


大片大片的伦敦夜景透过玻璃照进来,将电梯卷成了一个万花筒。Tom觉得四周的景物都扭曲成了一团,让他头晕目眩。他握着拳头大口喘着气坐在地上,就像是脱水的鱼,艰难的张着嘴呼吸。


那些情啊爱啊,表现出来的,没说出口的,堵在了心里头,卡在瓶口。说什么恶心,也不过是自己最后的报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


Tom不知道自己发了什么疯,电梯从顶楼坐到低头,往往复复坐了不知道多少来回。直到夜色渐褪,他才晃悠悠走出电梯。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Tom刻意去忽略Asa这个名字。但是越是故意想去遗忘,Asa的眉眼,哪怕只是一个勾唇,他都能在脑海中刻画出来。


不仅仅只是喜欢,对Asa,那份感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变成了爱。


Tom在等Asa的道歉,他不知道他想Asa和他说什么对不起,或许他想听到的根本就不是对不起。


「Tom,周日你爷爷生日,你问问Asa有没有空,带着Asa一起回趟老宅吧。」


就在Tom以为会一直这样僵持下去时,Holland太太的电话突然就给了他最后一点希望。


Tom熟稔的按下了那串号码,他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键。在机械的“嘟——嘟——嘟——”声后,电话显示被接通的震动,让他的喉头突然发紧。


电话那头并没有说话,一时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散。


“喂。”


那头的男声似乎有些虚弱。

小蜘蛛是世界的瑰宝:

授权汉化 授权转载 仅供同好交流 禁止第二次转载


《被死侍年刊萌到了的产物》4

保准一次就上瘾2233333

相信我车都在后面,前面真的比较假车

隔了好长时间啊抱歉,前面的内容可以通过下面的tag来看到

《被死侍年刊萌到了的产物》


画师:餡十

P站主页:https://www.pixiv.net/member.php?id=9383060

能翻墙的朋友可以去给太太打分!

【求助】第一次见家长应该准备些什么

杰尼:

▲贱虫




▲一发完结




目录


——————————————————




论坛求助这东西真的太难为哥了,不过既然是sweety的要求哥就勉为其难上来问问大伙的意见。

首先哥简单说明一下,哥跟sweety认识的时候认识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嗯,是在他上高中的时候。申明,哥对未成年人没有什么特殊想法,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哥完全被他的翘臀吸引住了,他的臀形,他屁屁的手感一点都不像未成年人!

还记得第一次邂逅,哥正在做特别任务,搞点人头换赏金什么的,具体情节就不描述了,大概就是“pong!pong!pong!”“biu!biu!biu!”“WTF!”血肉横飞,脑浆四溅这个样子(好孩子千万不要学哦(´▽`ʃƪ)。然后对面那几个快要被我做成串烧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碍事的家伙,也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的baby boy,我的sweety,他从天而降,只是没有垮着七彩祥云过来帮我一把,而是荡着一根蜘蛛丝,从对面那座大厦过来一脚把我踹飞。哥当时就懵了,这可是哥的任务,怎么还有半路抢活儿的,而且这人怎么还抄袭哥的紧身衣!!!简直是不把Deadpool放在眼里!你说你抄就抄吧!屁股居然还比哥翘!不过幸好,瞟了一眼,这人裆部明显没哥厉害。

碰上这种人,哥肯定是要先跟他讲道理,讲不通咱们再动用武力,不过哥才说了一句,那家伙就用他黏糊糊的蜘蛛丝喷了哥一脸,哥发誓没说任何过分的话!只不过是一句,“Motherfu*ker!”天,现在的人脏话承受能力也太差了!既然他选择了武力解决问题,哥当然要奉陪,得好好教训这个家伙,让他知道谁才是红色紧身衣第一人!

但是,哥居然失手了!申明,哥绝对没有放水,毕竟这关系到哥下个月能去酒吧喝vodka还是只能在自己家喝水龙头里的凉水。

最终,哥眼睁睁看着到手的猎物被带走了,哥牺牲了一只左手啊!虽然他还会在长回来!(哥是特殊体质,好孩子千万不要学哦(´▽`ʃƪ)不过哥也不亏,他临走的时候,哥摸了一把他的翘臀,果然是想象中的手感,绝赞!

哥回家就开始调查,原来他就是Spider-Man,哟哟哟,新鲜出炉的小英雄,很合哥的胃口,既然他带走了我的猎物,哥要想法把他变成猎物,最好能吞进哥的肚子里。

接下来,哥实施了一整套计划,内容大概就是,粘着他,粘着他,粘着他,给自己创造存在感!哪里有Spider-Man哪里就有我Deadpool!显然,这很成功,sweety终于意识到了哥的存在,骂了人生中第一句脏话!yoooooooo!哥真幸运!

就这么粘着小蜘蛛一年,哥觉得我们可以进行下一步了,烛光晚餐加告白,然后邀请他进行生命大和谐,光想想哥都要勃起了。

但是,当哥邀请小蜘蛛的时候他居然拒绝了,还反问哥,我们是什么关系,干什么要去一起吃饭???哥觉得,一定是当时的气氛不大好,毕竟哥手里正提溜着一只大腿!干!失策!Deadpool!Stupid!

哥花了半天时间跟小蜘蛛解释我们的关系,明摆着的情侣,毕竟哥从来没这么花心思在一个人的身上,向来都是一垒二垒三垒一晚上搞定。哥这次这么有耐心,这就是爱!然后,哥又被小蜘蛛的蜘蛛丝糊了一脸!干!真爽!

事实证明,有耐心的人终将会胜利,哥花了三年的功夫,终于把小蜘蛛抱回了家,什么?你们说想要知道怎么搞定的?拉倒吧,哥才不会告诉你们,省的你们成天惦记哥的sweety!

生命大和谐的那天晚上,哥才知道,小蜘蛛居然未成年,好的,哥更兴奋了,连着我那家伙也大了一圈,弄的小蜘蛛眼泪汪汪,可给哥心疼的。

之后,我们经历了普通情侣经历的一切,吃饭,逛街,看电影,上床,当然也有在沙发,浴缸,阳台还有公共厕所的隔间里,我们一起打击犯罪也很合拍。现在,小蜘蛛终于成年了,哥打算去拜访一下家长,正式把他领回家,作为哥的私有物(´▽`ʃƪ)

但是,小蜘蛛的家长,对哥特有意见,特别是他的tony爸爸,还有他的Steve叔叔,Natasha阿姨,绿色的Hulk叔叔等等,他们一致认为哥是个渣男,曾经无数次强迫小蜘蛛跟哥分手。封建家长要不得,难不成他们还想要包办婚姻。

不过,最近,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改口了,还让小蜘蛛通知哥,这个周末去复仇者大厦聊聊,果然是哥的真心打动了他们吗!

小蜘蛛怕哥准备的不充分,特意让哥来论坛里问问,第一次见家长要准备些什么,希望各位好心的朋友能提点一下哥。

对了,最后再说一句,小蜘蛛告诉哥,他的tony爸爸前两天知道我们已经幽会过了,还是在小蜘蛛未成年的时候,不过反正小蜘蛛是要嫁给哥的,我想岳父大人不会在意吧(´▽`ʃƪ)

热门评论

1#Mr . Stark is watching u

2#准备啥,把命准备好就行了

3#想不到你是这种超级英雄…

4#tony这两天正在研究新的冲击炮,祝你好运

5#听说他们还通知了Thor,估计这两天会到

6#We have a Hu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