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恨意

刺球:

Peter第一次见到Wade.Wilson的时候。


那一年,


Peter.Parker十八岁。


Wade.Wilson十二岁。


所有的这一切都开始于一场骗局。


所有的这一切都混杂着硝烟与鲜血。


Peter是自愿参军的,年轻的大男孩的想法总是很简单。


忠诚于自己的国家,救助处于战火中的可怜的人们,


当他拿起枪支义无反顾的前往另一个国家服役的时候,Peter打心底里觉得他是去维护正义的,他和他的战友们将为那个国家的人民带来和平与安宁。


我们是为正义而战的。


十八岁的大男孩握着自己手中的枪支说到。


……


战争即和平。


流血即新生。


少年心中想的其实没多复杂,那里的土地受到了伤害所以我们的国家派我们过去保护他们,那里有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全世界的人们需要我们前去消除这一隐患。


我们是衔着橄榄枝来的。


我们是为了和平与幸福而战。


别怕,别哭。


不要流泪,不要恐惧。


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我们将要为你们带来和平。


握着枪支的Peter在心里这样想着。


年轻的男孩的眼睛里闪烁着光,那一刻他是如此的意气风发。


因为他将用手中的枪支去保护,去守卫,去战斗。


我愿意为了我的国家献出生命。


和平万岁,和平万岁,和平万岁。


我愿意为了和平与安宁献出所有。


当Peter挺直着腰板从飞机上走下的时候,年轻的大男孩心中这样坚信着。


守卫着坚持了不知道有多久的信念。


……


那是一个弱小贫穷的国家。


那是一个软弱无能的政府。


他们的军队无法在战火中保卫自己的民众,他们的战士无法在战争中取得骄傲的胜利。


他们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


所以,我们会帮助他们。


握紧枪支的Peter这样坚信着。


……


当一声声枪声在原本就破碎的土地上震荡,当一颗颗导弹在硝烟弥漫的村庄中引爆,当一个个幼小的孩子死在没有希望的黑夜之中,而那和平的橄榄却从来没有抽出嫩芽。


他犹豫了。


但他没有停下。


因为他是军人,因为他是士兵,因为他得忠于他的国家。


我们在洒下仇恨的种子。


看着在血泊中哭喊的妇女们,Peter心中这样绝望的想到。


或许我们只是在洒下仇恨的种子。


他这样绝望的想到。


……


当任务宣布结束的时候,他们在那里什么都没有找到。


当鲜血已经把这片土地重新清洗过以后,他们在这里什么都没有找到。


没有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没有能够威胁全人类的化学试剂,什么都没有,一穷二白的国家干干净净,除了一些少的可怜的用于清洁的肥皂。


“这就是所谓的杀伤性武器吗?”


年轻的士兵举起一块常见不过的肥皂询问着他的长官。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或者是没有人会回答他。


焦糖色的棕色眼睛中浸满了泪水。


……


你们是英雄吗?


带来了战争和死亡的英雄。


……


在回国的最后一个晚上,Peter第一次见到了Wade。


Wade.Wilson


那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脸上全是鲜血与硝烟留下的印记,他不停的推搡着一位早已丧失了全部生命迹象的女人,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男孩有一双干净漂亮的蓝色眼睛。


他的头部流血,应该是被刚才爆破的炸弹给击伤。


瘦弱肮脏的小小男孩似乎是头脑出现了什么问题,那个女人的头部已经被炸碎了,已经没有了任何生还的可能。


但他却仍旧留在女人的身旁,一声声的呼唤着她,祈求着他能够清醒过来。


“妈妈,妈妈,妈妈……”


男孩空洞的眼睛注视着眼前早已死去的女人。


他不听的抚摸着女人的手臂,呼唤着她。


但她不会回应的,再也不会了。


年幼的孩子抬起他那双空洞的蓝色眼睛。


身穿军装手持枪支的年轻士兵在第一次他的视网膜上成像。


……


你们是英雄吗?


带来了硝烟与鲜血。


……


当Peter的长官见到那个男孩的时候,他的头部包着厚厚的纱布。


漂亮的蓝色眼睛里什么都没有,巨大的创伤使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我要带他回去。”


Peter固执的说到。


他撕下了别在自己制服上的勋章,注视着长官的眼睛。


“我不配成为一位军人。”


“这一切对我来说是一个错误。”


“它不该发生的。”


……


Peter最终把Wade带回家了。


在付出了很多代价之后。


但他最终成功了,他把Wade留在了自己的身边。


Wade恢复的很好,他就像其他的孩子一样。


一样爱笑,一样活泼,一样可爱。


但Peter却每每都无法正视男孩那双干净的蓝色眼睛。


那片海洋曾经被鲜血染红过,那片海洋曾被痛苦淹没过。


如果可以,他祈祷着希望Wade永远永远都不要恢复记忆。


没事了,没事了……


Peter不只一次对着沉睡着的蜷缩成一团的Wade说到。


……


“我不是你的父亲,也不是你的亲人。”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我爱你,Wade。”


“我们是家人,没有血缘关系的家人。”


十八岁的Peter拉着十二岁的Wade的手说到。


他们不是亲人,但是家人。


……


“我爱你,Peter。”


当已经长大了的Wade第一次向Peter告白的时候,二十四岁的Peter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着Wade那双干净的盛满了笑意的蓝色眼睛,最终没能拒绝高大男人的怀抱。


但这是他的罪恶。


当Wade亲吻着自己脸颊的时候,Peter这样想到。


他是自私的。


就算到了那个时候,他也只是要紧了自己的嘴唇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


你觉得谎言与隐瞒能够持续一辈子吗?


……


当Peter回到家里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坐在沙发上痛哭流涕的Wade。


一瞬间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Wade全都想起来了。


那一切的错误,那所有的罪恶。


“Peter……你知道吗?”


Wade说话了,他埋着自己的头说话很轻很轻,但Peter都听见了。


“一直以来我都很爱你,不管是哪一方面。”


“你给了我一个家,给了我想要的一切,你总是那么好,陪在我的身边。”


“我……我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家在哪,因为我没有……”


“而你给了我这一切,你陪在我身边,照顾着我,容忍着我……”


Wade在哭,他不停的擦拭着眼睛。


他的话语断断续续,但还是继续的说了下去。


“但是是你他的让我无家可归的,你让我失去了一切!”


他站起身来,蓝色的眼睛里倒映出了Peter的倒影。


就像是第一次见面的那样。


就像是第一次见面时的那样。


“我想起来了,Peter。”


“我真的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想起来……”


泪水顺着他的眼眶落下。


“是你,你们,你的同伴,你的国家袭击了我们……”


“哦,老天,现在也是我的国家……”


Wade全身都在发抖,他不停的擦拭着脸颊在屋子里转来转去。


“别碰我,Peter!”


Wade躲开了Peter的手。


“我恨你,我恨你,我他们的应该恨你的。”


他揪住Peter的衣领,两双眼睛对视在一起。


“但是我他妈的爱你。”


他一次一句的说了出来,就好像喉咙中含着刀片,每说一个字都有鲜血从嘴角淌下。


男孩哭了,他胡乱的用手抹着发红的不停在流下泪珠的眼睛。


他绷直着身体,放开了任凭他处置的Peter。


Peter曾以为Wade可能会揍自己一顿,发泄他的痛苦。


Peter本以为Wade会做出很多偏激的事情,比如说杀了自己。


但他什么都没做,他只是不停的流着泪水,脆弱无助却又拒绝着Peter的靠近。


最后Wade抬起眼睛,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沉默着的Peter,走了出去。


那一年,Wade.Wilson二十岁。


Peter.Parker二十六岁。


他走出了生活六年的家,并且再也没有回来。


END


 


 


 

评论

热度(97)

  1. 快来削我啊刺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