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Help Youself to A Kiss(AU/1-7.)

Mr.If:

Summary:“像吸血鬼那样。只是我不需要把牙齿挤进你的血管里,Wade。我仅仅需要一些唇齿触碰。瞧,金发妞儿,我有些依赖着你。”


 


Before:伪站街boy!荷兰虫,无能力AU,大概是MCU,蛋酒味的甜饼,以吻为生,OOC,BUG,反科学


 


1.


 


Wade Wilson装作随意地在这个街口花费了太长时间,不少贩毒者在背后悄悄议论他是不是个条子,而那个棕发男孩仍然每天都会慷慨地赠予他一个甜蜜的微笑;此时,他不动声色地擦过对方的肩膀,又立刻转过身,夸张地吸了一口气,在近在咫尺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他把准备在口袋里、已经被攥得湿热的纸钞拿出来,另一只手牵起男孩的手,郑重地放在那里面。


 


Peter睁大了眼睛盯着他。


 


Wade不太自在地吹了声口哨,曲起手指敲了敲男孩脖子上挂着的牌子,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自取亲吻,2刀”。


 


“非常合算的生意,蜜糖,不是吗?”


 


“老天,先生,不——”男孩使劲摇了摇头,明亮的笑意又在眼睛里蹿动。他把钞票放进Wade的上衣口袋里,又从一个老式斜挎包里拿出两美元,“这是给你的。非常谢谢你的亲亲,先生。”


 


Wade茫然地张了张嘴。


 


“你是认真的吗?看起来像是。可这不科学。以及我绝对没有想到第一次被人塞钱是在这种场合,来自这么一个……”


 


他在紧张。无原因且无解决方法。


 


但Peter仅仅是眨眨眼睛,耐心地等待着形容词。


 


“见鬼,等到我想到再告诉你。”


 


“你值得它,先生。”Peter凑过去,轻飘飘地吻了一下Wade干燥的嘴(“又一个?”后者尖叫),如同一片羽毛被海洋浸湿,“你很——瞧,我有个烂俗的形容词——漂亮。”


 


Wade注意到对方耳尖的红色了,“你也许是个演员,你是吗?”


 


“不。我是个烂人,前提是这也能算作一个职业。”Wade耷拉了一下嘴角,耸了耸肩。Peter不赞成地看着他。


 


“但你一定值得最好的,宝贝儿。”Wade嘟囔着再一次抓起Peter的两只手,“你到底为什么要在这个糟糕的地方,做呃,这种活儿呀?”


 


“这不是我的活儿,”Peter皱皱鼻子,竖起一根手指头,“这是我所需要的。悄悄告诉你,反正你是今天的最后一位顾客,实际上当真的有看起来非常糟糕的伙计走过来时,我会偷偷把‘2刀’捂住的。”


 


Wade笑起来,“我抓到重点了,你下班后有什么约会吗?”


 


于是Wade请Peter吃了一个冰激凌,他们有那么多共同话题,冲对方笑时极其傻气而快活。所以,当Wade说:“我能有你的联系方式好让我不再考虑在你旁边建个邮箱吗?”时,这实在不会有人拒绝。


 


2.


 


Wade近期的梦想之一,拯救街口的站街男孩宣告失败。但他从不轻言放弃。


 


“我买你的一个小时,需要多少刀?”


 


他把他最贵的一辆车停在路边,一条手臂搭在车窗上,这么问那个惊讶地看着他的男孩。


 


“呃——”Peter思考了一会儿,“5元?”


 


“天哪,亲爱的,你真的了解现在的市场价吗?”


 


“我应该吗?”


 


“算了。”Wade清清嗓子,换了种语调,“那我能和你正经结婚吗?”


 


Peter飞快地转过身跑进一家咖啡馆里,飞快地冲了出来,又在Wade来得及反应之前把一杯热可可放进了他怀里。


 


“我希望你没有酒后驾车,更没有发高烧。”Peter凑近司机座位上的人,吸了吸鼻子,把脸颊贴在了对方的额头上。整个过程中Wade一动不动,“说什么胡话。”


 


“救命,你闻起来一直这么——不,Petey,你成年了吗?”


 


“是的,当然,毫无疑问。”


 


瞧瞧,这青少年受到冒犯时的可爱表现。


 


“你看,我想要每天回家后不再独自在卫生间里待太长时间,而我还有不少钱——可能和Tony Stark不相上下呢!它们可以全部属于你,只要你愿意,我亲爱的。”


 


Wade说着,同时用手比划着,倒真像是喝了不少甜酒。而他深度怀疑这可爱的醉劲儿来自Peter本身。


 


“哦,哦——”Peter拍了拍手,“我猜我明白了,Wade。你想买下我,是吗?”


 


“除非你告诉我你每天站在这儿是为了抚慰艾滋症患者。”


 


“那会是很大一笔钱。哇哦,你会为我买一整套蓝光版星球大战吗?”


 


“当然!”


 


“那么,你会带我去全纽约最好的披萨店吗?”


 


“我非常愿意。”


 


我们所知道的是,对于一个即将傍上大款的人来说,这些梦想确实很小。


 


“这听起来太诱人了。”这是Peter的反应。他嘀咕着,Wade的金发在面前闪耀,“但你猜怎么着,我的先生,我命令你回家然后考虑一下我的答复:那没可能。”


 


3.


 


一则短信使他再一次想起了几天前他做过的蠢事。Wilson先生站在门口,甚至找到了一个最佳角度抽出腰间的枪。等到门被打开时,他便愣住了,因为眼前只有一个沙金色头发的人系着围裙,端着一个蓝莓派开口说:“请在我把它砸在你脸上进来。”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公寓,看起来它的所有居住者都坐在客厅里,以不同的目光审视着他。Wade依然保持警惕,直到他看见一位先生摘下墨镜。


 


“Peter病了。”Tony宣布。


 


“等等,也许我能和你拍个照然后发推特?”


 


他不知道“Peter生病了”和“Peter认识Tony Stark”这两个事实哪个更令他震惊。本来Wade想问的是:“哪一个Peter?”但他总觉得他这么问出口后会被活体解剖。


 


“不,你不能。”


 


Wade还未来得及遗憾;突然之间,Tony公事公办的语调转了个弯,“这都怪我,Peter原本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几乎有些痛心疾首——这大概是什么奇妙的老爹情结。他浮夸地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


 


“不,这不是你的错。”James靠在了Tony的肩膀上,力图压下嘴角的笑意,“你知道我们爱你。”


 


Clint配合地发出一声抽噎。


 


一旁围观的Steve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站起身,对Wade说:“你想去看看他吗?”


 


4.


 


“我判断了一下我现在的处境,我之所以站在这儿是因为——你得了相思病?”


 


Peter从被子里钻出来,试图冷冷得盯着他瞧,但丝毫没有威慑力。Wade惊讶地发现他真的比之前还要瘦了一圈。


 


“说说原因吧。”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我还以为在你那么狠心地拒绝了我之后不出现是个明智的选择呢。”


 


“可那是因为——好吧,不管它了,请您过来一下,凑近一些,我没感冒,不会传染,好吗?”


 


Wade向前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


 


“请接受它,求你了。”


 


他瞬间感到什么抓住了他的衣角,紧接着是一条细瘦的手臂圈住了他,湿润、温暖的嘴唇贴上了他的。等到这一切清晰地被捕捉到时,Wade发现Peter基本已经完全笼罩在了他的身躯造成的阴影里。


 


“哇哦,这比我想的更美妙。”


 


“也就是说,我可以不用道歉了?”Peter小心翼翼地说,在得到肯定回答后笑得像只舔完了一盘牛奶的猫咪,声调快活,有些沙哑,又有些甜腻。Wade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没感冒,“我好多啦。”


 


“那么,来和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Wade把Peter从床上捞起来——猫咪确实是液体动物,他眯起眼睛。


 


“我只是营养不良了。”Peter嘟囔着,“亲吻你时的感觉像在喝巧克力蛋酒,我只在圣诞节喝过它们。这使我几乎在这几天完全无法接受其他亲亲,就这样。”


 


“我糊涂了,非常糊涂,Peter。你是——像白雪公主那样吗?虽然不合时宜,但我一直想当这个公主,然后在王子凑近时掀起我的裙子大喊‘Surprise’!”


 


Peter撇撇嘴,又撇撇嘴,最后还是忍不住笑起来。


 


“不,像吸血鬼那样。”他一本正经地说,“只是我不需要把牙齿挤进你的血管里,Wade。我仅仅需要一些唇齿触碰。瞧,金发妞儿,我有些依赖着你。”


 


这像是某种告白。但Wade意识到这段话里没有什么修辞手法,他说:“你让我感到饥饿。天啊,这太酷了。我也想尝尝自己是什么味道的。”


 


“听起来我伤你心了,”Peter试着把自己挂在Wade身上——事实证明,这位六英尺的壮汉真的能做到,同时不断地讨着亲吻。


 


“现在我想被买了,你得包我的一日三餐。”


 


“一开始我那么说其实只是因为——算了,三餐指的是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这个吗?好啊,甜心,你需要准备着控制一下体重了。”


 


5.


 


也许,似乎,大概,他们同居了。他们甚至有一份《同居守则》,有效期一个月。


 


这有些奇怪,又有些浪漫主义。他们亲吻对方,但从不越界,并把这归咎于等价交换——Wade想要不那么孤独,Peter想要点儿食物。


 


老实说,Peter表现得可不像一个被包养的人。他既没让Wade为他买过什么东西,也没对他百般顺从。


 


Wade坐在沙发上看脱口秀节目时,Peter会把自己藏在沙发后的窗帘里,关上灯,然后享受Wade的尖叫。这使得Wade下定决心要换掉白色窗帘而且如果Peter再这么“幼稚地装神弄鬼”就要“打他的屁股——没有性暗示意味的那种”。


 


Peter不会对Wade的生活习惯评头论足。但他会悄悄地散落各地的安全套整理到同一个地方,悄悄地换掉他那件沾染着无法洗去的血迹的大衣。显然,Wade注意着这一切。某个夜晚,他会埋在Peter的肩头一边哭一边讲述自己的悲惨童年,那其中有70%是真实的。Peter会柔声说:“我在这儿呢,请千万活得久一些。”


 


6.


 


“我的梦中情人是莱娅公主。”


 


“我的呢,是卢克天行者[1]。”


 


Peter愉快地笑起来,打开房门。


 


他们回到Peter的住处拿些DC漫画,或是典藏光碟。“所以我们可以当梦中妯娌了,不是吗?”


 


“当然没问题。事实上,可以看出,有亲属关系的人亲吻甚至舌吻都是——”


 


“Shhh,”Peter捏住Wade的嘴,眼睛里有光芒跳动,“我想起了这有个惊喜。”


 


他转了个身,关掉房间里的灯。瞬间地,离Wade最近的光源变成了那个正在快活地倒腾着什么的男孩。


 


“是个大惊喜,能够使我深呼吸然后诅咒所有神明的惊喜,我想?”


 


“我希望如此。这是个——柱状物——”


 


好极了。当Wade的手腕被攥住的时候,他的嘀咕声再也盖不住心跳声了。


 


我愿意。他在心里演练,不论Peter接下来要对他做什么。管它的呢。


 


微弱的光亮起。此时此刻Wade才发现Peter正站在一把椅子上,手里拿着的柱形灯管闪着绿色的光芒。


 


“愿原力与你同在。[2]”干巴巴的声音响起。没在帮忙,Wilson。


 


“Stark先生帮我改装的!在远处看起来更棒些,没错吧?”


 


现在Peter比他高了。Wade揽住前者的腰,不得不踮起脚尖才能亲吻他的鼻尖。


 


这确实足够酷。Peter Parker也永远可爱得足够获得一个亲亲。


 


7.


 


事实证明,Wade有着可怕的招蜂惹蝶体质。在无数次被他当作挡箭牌,以至于获得了或羡慕或仇恨的无数注视后,Peter有些没由来的生气。但除了餐桌上以险些戳破瓷盘的力度切牛排,他不会表现出这一点。


 


“你做的煎饼太好吃了,以至于我最近都不怎么吃得下正餐了。”这是Peter给出的原因。Wade仍然怀疑地盯着他。


 


“非常抱歉,我不应该使那么多人误会我们的关系。”Wade轻声说,语气那么诚恳,那么柔软。Peter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但最后他还是一咬牙,并在Wade试着亲吻他时别过脸,“抱歉,我摄取糖分过多了。”


 


他撞上的不是岩石,却是棉花糖。这使得一切举步维艰。Peter只剩下一个选择:他揪住Wade的领子,在战斗开始之前跨坐在了后者身上。


 


这是一个有些字面意义上危险的姿势。Wade看起来沮丧,小心翼翼,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他举起双手,“我们的守则里下一次可以加上这一条——关于Wade Wilson犯浑时如何处理。现在,Parker先生,请揍我一顿吧。你的力气很大,让我们看看你的拳头是不是也这么硬。


 


Peter鼓起脸颊,又松开。他最后带着歉意地亲了一口Wade的额头。


 


等到Wade在凌晨听见歌声时,一切都晚了。他只得飞速下楼,接着看着Peter缩在壁炉边,怀里是一瓶他酒柜里的蛋酒,号称“我不喝酒”的Peter Parker此刻几乎烂醉。他的嘴唇嫣红,脸颊也泛着红,声音像飘在云朵上,像沐浴的糖蜜中。


 


“它——没有你甜,也没有你辣。”他咯咯地笑着说,晃着手里的酒瓶。


 


Wade手忙脚乱地咒骂着,试图扶起Peter。他周身的气息都是醉醺醺的、甜丝丝的。


 


“说说看,Wadey——到底需要多少酒精,你才会愿意把我抱起来,到你的床上做点儿好事?”


 


TBC?


 


1.均为SW中人物。


 


2.SW经典台词。()


 


3.没有Beta,我太困了((


 




 


 


  




  


 



评论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