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Alpha & Omega(孩童看世界(不)

AOzero:

Attention:


1、之前在这里提到的私设巨多的ABO梗!终于写出来了23333请看完梗概后,确定能接受再往下看哇!


2、金发碧眼的小Wade(A),和比他小两岁的,棕发褐眼的小宅男Peter(O),是一个孩子们的性启蒙故事(不是)


3、有一些擦边球,但都只是好奇的范围了,就像我小时候也会对这些东西充满好奇,会接触到成人世界的边角,那样的擦边23333


4、没有什么深度,也没什么深刻教育,只是想写一个孩子们视角的故事2333


 


 


OK?


 


 


Alpha & Omega


by AOzero


 


除了Alpha,Beta和Omega的脖颈边,都会有属于他们的咬痕。这一圈牙印状的疤痕,带来的是不需要信息素气味就能辨认的身份,以及对他们从属的Alpha的忠诚。很多人都这么说,如果你们是灵魂伴侣的话,一个Beta或Omega,会受到支配他们的Alpha的善意对待,这个咬痕就不只是从属证明,还是爱和永恒的象征。


对十岁的Peter来说,咬痕才没那么美好。他出生的年代,三大性别正在渐渐被平等对待,但根深蒂固的思想还是存在。而他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是一个Omega,但他才不想履行什么Omega“应尽的责任”,去让一个Alpha标记他,给那个Alpha生一堆小孩。越是听到这样的话,Peter就越心生抗拒——他才不愿意这么干呢。


Peter作为Omega也受到了教育,而他的Ben叔叔从小对他的耐心教导,和他对科学领域展现出的非同寻常的聪敏,让他更加坚信了自己的道路:他绝对不会成为一个Alpha的阶下囚,他要成为一个自由的Omega,成为一个他想成为的人,一位科学研究领域的尖端人士。


在这样的想法渐渐坚定的时候,咬痕对于小Peter来说,只是一个被禁锢自由的象征。即使他的May婶,总是在告诉他,咬痕的定义没有那么简单,但Peter就是听不进去。他从小就和叔叔婶婶一起长大,而他们都是性情温和的Beta,Peter对Alpha的了解基本来自电视,周围人的讨论,和学校里Alpha的男孩女孩们。而他们几乎无一例外,都让Peter喜欢不起来——Peter有时候喜欢和他们一起聊天,但他一点也没有对他们感到心动,不像一些Omega一样,看见Alpha就走不动路了。


事实上,那些Alpha也不会喜欢Peter的。他和其他Omega不一样,性格很倔,总是在看书,而且总觉得自己比Alpha聪明不知道多少倍。Alpha们总是站在运动场上,朝他露出嘲笑的笑容来,Peter总是会撇他们一眼,然后匆匆走开。


他们都还没有真正分化——信息素萌生的平均年龄应该是十五岁——但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孩子们对自己与生俱来的性别都会有自己的一套认知。所以,大部分的Alpha孩子都会对Beta和Omega的孩子抱有高高在上的态度,而很多Beta和Omega的孩子就会甘愿忍受他们的欺凌。


而Peter呢,当然,他一点也不想一直这么活着。虽然他也经常被Alpha的同学关到储物柜里去,但他总是从心底对这样的世界感到不服气。


在课堂上,Peter当着全班表明自己以后想要成为科学家,并且永远也不会和一个Alpha结合之后,他这样“嚣张的Omega”自然会受到Alpha同学的欺负。这次的欺凌尤其夸张,可能因为他们都看不惯Peter很久了,于是他们把他堵在更衣室门口,威胁要把他的裤子脱下来。


“这样你就会知道你是个生来的Omega了——”Alpha的男孩们讥笑着,几个女孩也在旁边弯着嘴角。


“我当然知道我是个Omega,”Peter嘟囔着说,“比你们清楚多了。”


他转着眼睛,想着要怎么从这个包围圈里逃出去,一个Alpha的男孩把他摁在墙壁上,手已经拽上他的裤腰,而Peter死死地拉着自己的裤子,在他们互相较劲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声吼叫。


“喂!”


所有人都回头看去,看到了那个站在走廊里的高个子男孩。他真的长得挺高,比这里的每一个Alpha还要高,而且看上去年龄比他们大。他长着乱到像个枯草堆的金发,嚼着泡泡糖,穿着有些破旧的外套和牛仔裤,运动鞋上全是污渍。


“你们在这干嘛呢?”那个男孩说,“这么对待一个Omega,被老师发现,可是会被开除的。”


那些把Peter堵在门口的Alpha男孩女孩们都愣住了。Peter看一眼就能知道,那个男孩肯定是个Alpha,只有Alpha身边才会散发着这样的氛围。即使同为Alpha,但Alpha内部还是会有等级之分的,而这些威胁他的Alpha看上去一个都不能惹怒高个子的金发男孩。


他们也清楚这一点,于是开始渐渐散去了。Peter把自己的裤子提好,向那个他从没见过的高个子男孩道谢。


“唔,不用谢。”他说,“我从没见过一个Omega这么被人欺负,你干了什么好笑的事啊?”


“我想成为一个科学家。”Peter这么回答他。


意料之中的,那个男孩发出了大笑声,Peter就知道Alpha都是这样的,他们会从心底里觉得,Omega成为科学家?简直就是世纪笑话。那个男孩笑完了,朝Peter伸出一只手,“我叫Wade Wilson,可能会是你的同学吧。”


Peter并不想和一个嘲笑他的Alpha握手,但他还是伸出手去,和Wade的手握了握。


“Peter Parker。”他小声地说。


“Peter,”Wade眯着眼睛说,“我喜欢你惹那些Alpha生气的理由。”


 


Wade是个很奇怪的男孩,他比Peter大两岁,但转学来了Peter的班级,坐在Peter旁边的座位。关于他的传闻很多,而且大多骇人听闻。他似乎干了很多出格的事,才从原来的学校转到了这儿,他运动神经很好,也经常和人打架,在课堂上除了睡觉和顶撞老师也不干别的事,但大部分时间他干脆不来上课。即使如此,还是有很多Beta和Omega因为他的长相和独特的Alpha气场而对他心生向往。


Peter当然不喜欢他。应该说,Wade就是Peter最不喜欢的那种Alpha:粗鲁,无礼,除了肌肉什么都没有,喜欢捉弄人,随意表明自己的Alpha身份,散发自己的Alpha气场。他唯一值得Peter肯定的一点,可能就是他从来没有欺负过任何一个Beta或Omega,他只会和Alpha打架,像是和他们争夺领土似的,但大部分时候他看上去只是觉得这么做很好玩。


虽然Wade救过自己一次,Peter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和这样的Alpha相处,这可能就是他人生中空缺的一部分吧——虽然按Peter一点也不想用一个Alpha来填补这个缺口。


 


但Peter最不希望的事还是发生了,还是以一种他最不希望的方式。他坐在树荫下,绞尽脑汁地写一封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信时,Wade忽然从他身后冒了出来,把他膝盖上的信纸抽走了。Peter愣了一会儿,急忙站起身把它抢了回来,但Wade已经把上面仅有的几行字看完了。


“你在写情书?”Wade说。Peter瞪着他,脸不可控制地红了起来,只能朝Wade嘘声。Wade坐到他旁边,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说:“你为什么会给Annie写情书?她也是个Omega啊?”


“为什么Omega不能和Omega在一起?”Peter撇了他一眼,脸还是很红,但他故意要让自己看上去有气势一些,“为什么Omega就只能和Beta或者Alpha在一起?”


Wade盯着他看,这次有些意料之外的,Wade没有嘲笑他,或者对他挥自己的拳头,反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知道有两个Alpha在一起的情况,”Wade说,“他们住在我家隔壁,经常朝对方拳脚相向,却还是很爱对方。他们发情期的时候可以把对方咬得脖颈到处是血,也没办法真的结合,但他们就是很爱对方,是不是很厉害?我觉得挺厉害的。”


Peter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然后抓了抓他膝盖上的信纸。很奇妙的,这是他第一次询问另一个人的意见——是的,他甚至没有告诉他的叔叔婶婶——而这个人还是个Alpha,“那你觉得,两个Omega……”


“说不定也可以呢。”Wade摸着下巴说,“我不知道,但我喜欢这种很独特的东西。”


在Peter心里,Wade的形象悄悄地改变了那么一点点。Peter回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信纸,忽然有了那么一点信心:Annie学姐也是一个很独特的Omega,也许她能理解自己呢?


Peter最终还是把那封情书交了出去。Wade有好几天没来学校,有一天却忽然来上课了,他本来每次都会早退,但今天居然好好地待到了放学。他一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着Peter把书包收好,背好,然后把椅子推回桌子下。


“你家住在哪?”Wade忽然问。Peter看了他一眼,说:“皇后区森林山。”


“那你一定都是坐校车回家的吧?”Wade说。Peter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行,你不要坐校车了,我送你回去。”Wade站起身来,手插进裤兜里——他甚至连书包都不带来学校。Peter奇怪地看着他,说:“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或者我把你给Annie写情书的事告诉大家,”Wade摊摊手,“随便你选咯。”


Peter张张嘴。他倒不是很介意其他人对他的欺凌——他已经差不多习惯这事了——但他不希望其他人打扰到Annie,她是个很温和的Omega,但因为她的温柔带着很多坚强的意味,但眼神顺从又并不张扬,所以Alpha一般不会去欺负这样的Omega。Peter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打扰她的生活,Omega真的太容易被Alpha捉弄了。


于是他只能答应了这个要求。他并不知道Wade到底想干什么,把他回家的时间几乎拉长了一倍。他们一起走出了校门,Peter指了个方向,于是他们一起沿着那条街走去。


一开始他们之间的气氛并不活跃,因为Peter看上去正在生闷气。Wade微微弯腰看了看他,说:“你和Annie怎么样啦?”


Peter瞥了他一眼,不是很想告诉他,但Wade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Peter其实还正需要一个人倾诉一下。他别扭地揪着书包的带子,挣扎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她拒绝了我,因为她有喜欢的Alpha。”


Wade发出了一声像是看见了可怜的小猫小狗似的声音。Peter真的挺讨厌他。


但他的嘴居然还在擅自地动着:“她还说——说我应该试着接触Alpha。”


“噢。那你想吗?”Wade问。


“不想。”


他们走在街道上,这条街人不算很多,但沿街都是有些老旧的商铺。“为什么?”Wade问。


Peter咬了咬嘴唇,“为什么Omega一定要找一个Alpha呢?”


Wade耸耸肩,他似乎很仔细地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可能因为做爱很舒服?”


Peter猛地停下了脚步,瞪大眼睛看着Wade。他从来没有听到过一个孩子能这么直白地说出这样的话——他们都还是孩子呢——这让他惊呆了,心里涌起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感情,混杂着震惊,羞窘,甚至一种像是马上要被抓住的罪恶感和恐惧。


而Wade却似乎觉得很无所谓,他发现Peter的表情后,耸耸肩,说:“怎么啦?你这样的小处男受不了这样的话?那爱爱行不行?”


“你——我——”Peter涨红了脸,飞速地用眼睛瞟了瞟周围,当然,没有人注意着他们,但Peter总觉得每个成年人都听见他们的对话了,而且对他们之间产生这样的对话而充满责怪。Peter把脑袋低得更低了,声音也压了下来,“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Wade看上去甚至开始有些迷惑了,“我为什么不能说?”


“因为……因为我们的年龄还没到?”Peter的脸更红了,他支支吾吾地比划了一下,“因为我们还不到可以讨论这个的年龄……”


“这有什么关系?”Wade嗤笑起来,“你难道不好奇吗?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有想象过Annie的裸体。”


Peter整个人都被震住了,他感觉Wade说的每句话都像是拳头重重地敲击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呼吸困难又羞愧难当。“我当然没有!”他气急败坏地说,这是实话,Peter喜欢Annie只是因为她温和的性格,聪明的脑袋,美丽的褐色头发,并不是因为……


完了,Peter发现他真的开始在脑海里描绘Annie的身体了。


Wade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拍了拍Peter,笑得时候上气不接下气。


“天啊,你真是个小处男。”Wade抹了抹笑出眼泪的眼角。Peter的脸烫得可怕,好不容易才把Annie赶出自己的脑袋。他梗着脖子,努力装作自己很有底气的样子,问:“那你呢?你怎么知道——那,那个,就是——你怎么知道那很舒服?”他眨着眼睛,匆忙低下脑袋去,还是不能说出那个词来,他感觉自己的下巴都快抵到自己的胸口了,“难道你就不是……不是处……处男了吗?”


Wade呼出一口气,坦然地说:“没,没啊,我没和别人做过。”


Peter又瞥了他一眼,说:“那你怎么知道很舒服?”


“听别人说的呗。”Wade说,“还有看来的。杂志,碟片,蹭别家的付费频道。你从来没看过吗?”


Peter摇摇头,仍然为他说的话感到羞愧难当。但他很快意识到,让他感到羞愧的不是Wade的话,而是他自己——他居然对Wade说的话产生了兴趣,而这个事实让他简直良心不安。但还没等他问出接下来的话,Wade已经被冰淇淋吸引走了目光。他们去买了冰淇淋,这个话题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即使那个可以用劲爆来形容的话题已经告一段落,但它对Peter的影响却一直都在。他时不时就会想起Wade的话,因为很舒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Beta和Omega会对Alpha这么痴迷,是因为——很舒服?


好吧,Peter其实知道,他知道性交是怎么一回事。对于Peter的理智来说,这只是一个科学常识,人类生物的繁衍基础,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Peter尚未成熟的情感来说,清楚这个过程让他感到尴尬又害羞。他想尽可能避免谈论这个事,以往别的Omega孩子和他提起这方面的问题时,他都假装和他们一样,以为怀孕只是一起在床上盖着被子睡一觉,标记只是轻轻地在脖子边咬一口,或是用马克笔在脖子上画一个圆圈,而成结只是在大腿上扎个可爱的蝴蝶结。


但事实上,Peter对此又知之甚少。即使他知道整个过程,却并不知道整个过程的感受是怎样的。当然,在他极力避免去接触这个话题的同时,他也就不能知道感受是什么了。然而他没想到,Wade居然能如此轻松地说出来,而且很明显,Wade了解这个过程的感受。


Peter得说,他的确对此抱有好奇。即使这样的好奇心让他感到羞愧,他还是很好奇。但是,这实在太难以启齿了,他是不可能向Wade开口的。


好在的是,Wade开始较为频繁地来学校,从每周的两天,变成了每周四天,几乎只有一天他会不见踪影。他每次都在课上睡觉,但绝不会早退,而是一直等到放学,然后送Peter回家。


老实说,Peter一开始还怀疑Wade是否对自己有什么企图——因为Alpha给他的印象的确就停留在此,对掌控Omega的渴望会让他们陷入失去理智的状态,像是野蛮的原始人似的。但渐渐地,他发现Wade似乎对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需求,Wade只是没有什么朋友,又很无聊,而Peter恰好算是他生活中比较有趣的部分。


他们回去的路上总是会花费很多时间。Wade会搂着Peter的脖颈,诱骗他给自己买冰淇淋,或是带Peter到漫画店里瞎逛,然后把一些期刊藏到最角落里去。他甚至在杂货店里偷东西,但Peter因此责备他,并走回去付钱给老板之后,Wade就没有再把那些小东西装进兜里去了。


Peter回家的时间拉长了,他只好骗自己的叔叔婶婶,说自己在给一个同班同学上辅导课。但他其实不讨厌和Wade一起走回去,因为放学回家的路途其实总是有趣的,而回到家只能写作业。虽然Peter是个优等生,但他真的不喜欢写作业。


听到Peter袒露这个事实的时候,Wade居然显得很惊讶。


“老天,我还以为所有的优等生都喜欢写作业,喜欢得要死,所以他们才会每天都那么积极地写作业,被老师提问的时候神采奕奕的。”


Peter的确喜欢回答自己能回答的问题,但他真的讨厌写作业。Wade陷入了沉思里,然后笑起来,对Peter说:“你真的是个很有趣的家伙。”


Peter朝他咧咧嘴,但并没有说什么。其实Wade没那么讨人厌,Peter能感觉到,虽然他是个Alpha,但Wade也算是个有趣的Alpha。


 


Peter一直在等待Wade什么时候再提起那个他感兴趣,却又难以启齿的话题,这花费了他一段时间,但他还是等到了——有一天,Wade神秘兮兮地对他说:“你能打个电话给你家里,说你要晚点回去吗?我有一些新货可以给你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Peter听到他说“新货”的时候,就忽然了解了他在说什么。这让Peter心跳如擂鼓,但他还是在放学后和Wade走到附近的一个电话亭,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在他向May婶撒谎时,他感觉自己脸烫得要打开地板钻进去了,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挂断电话后,他呼出一口气,朝Wade比了个OK的手势。Wade朝他笑了笑,带着他往另一边走。


这是Peter第一次意识到,Wade家和他家完全是两个方向,而且还挺远。他为此感到不解,并询问Wade,既然不顺路,为何要这么大费周章地陪自己回家。


Wade耸耸肩,说:“因为我不想太早回家。”


他没有说更多,但Peter识趣地闭上了嘴巴。他们跳上一辆公交车,穿越了好几个街区,才终于到达Wade的家。他们爬上阴暗的公寓楼梯,走到带有霉味的走廊上,然后停在一扇有些发绿的门前。


“现在应该没人在家,进来吧。”Wade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说。Peter跟着他走了进去,Wade的家里非常杂乱,看上去东西非常多,但没有人进行打理。从厨房里传来一阵浓烈的烟和酒精的气味,Peter紧紧跟在Wade身后,跟着他钻进了Wade的房间里。Wade的房间不大,东西也不多,但居然还是显得有些杂乱,现在想想,Peter可能会说,是因为Wade的房间墙壁上贴满了海报。什么海报都有,电影,游戏,棒球明星,摇滚歌手,时尚女郎,甚至是一张尼斯湖水怪的照片。


Wade把地毯上的衣服踢开,示意Peter可以坐到地毯上。于是Peter在这个奇异的海报堆里坐了下来,他环视着那些海报,发现自己几乎都能认出海报上的元素。Wade在床底下翻找了一阵,拉出了一个纸箱,把那个纸箱抱到Peter面前来。


那是个有些破旧的纸箱,上面画着一个橘子。纸箱被透明胶带一层一层地封起来,上面还贴着一张纸条,写着:Hello Kitty永远。


Peter盯着那张纸条看了一会儿,Wade掏出一把小刀,解释说:“我爸看见这几个字,就绝对不会打开了。”


他朝Peter眨眨眼,Peter很想笑,但又因为纸箱里包含的东西而脸红心跳,所以只能咧咧嘴。窗帘被Wade拉了起来,只开着一盏小灯,显得有些阴暗。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门上了锁,他们中间摆着一个画着橘子的纸箱。Wade的小刀划开了那些胶带,轻而易举,就像跨越了什么,又像是把什么切割分离,直到消失殆尽了。Peter屏住呼吸,看着他打开那个箱子。


里面装满了东西。书,一些光盘,录像带,最上面是一张照片,光是看一眼那张照片,Peter就已经红透了脸。Wade把那些东西拿出来,把一本有些旧的杂志递给他。Peter有些手指僵硬地接过那本书,看见上面写着两个单词,《Alpha & Omega》。


他不太敢去看Wade的眼睛,所以低着脑袋,翻开了这本杂志。里面露骨的照片和描写让Peter更加坐立不安了,几乎快要跳起来跑出去,但好奇心又让他忍不住继续往下看,他快速地翻过最后几页后,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什么任务似的如释重负。


“你都是从哪里弄来这些东西的?”Peter问,揉了揉自己还在发烫的脸。


“很容易,街角的杂志店就有。”Wade回答,“不过店主不让我买,所以我都是悄悄和他们店里的那个收银员买的。还有些是从二手书铺里拿来的,不要钱。不过我也不是什么货都收,这些是我挑选过的了。”


“挑选过的?”Peter惊讶地抬起头来,在看见Wade的眼睛时又猛地低下脑袋去。他们之间沉默了一会儿,Wade忽然开口了,语气居然听上去有些犹豫,“虽然我看过不少东西,但我还没有真正地见到过一个Omega的裸体呢。当然,黄片不算。我就想问问……Peter,这些书都是真的吗?你也是个Omega,你……你真的会那样流水吗?”


Peter的脑袋几乎在嗡嗡作响,他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难受,几乎是有些恶心的成分在里面。他不再感到害羞了,而是感到耻辱。不是因为Wade这个近乎无礼的问题,而是因为更多的东西。


Peter在那一刻猛然发现,他没有他所想的骄傲和独立。他仍然从心底里感到自卑,为他的性别,为他可能会感到的对Alpha的欲望,可能会感到的几乎丧失尊严的舒服,为他可能永远被剥夺自由,为他几乎是被这个世界规则紧紧束缚住而感到自卑。


Wade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答,忽然有些不安起来。他说:“呃……抱歉,我只是……”


“没事。”Peter回答,他回答得很平静,鼻子却忍不住泛酸起来,他皱皱鼻子,眨了眨眼睛,眼泪就掉了出来,滴落在地毯上。Wade吓了一跳,把箱子推朝一边,坐得离他更近一些,来抓他的手腕,但Peter躲开了,把脸撇朝一边去。


“Peter,你怎么了?你——”Wade急切地说,他胡乱地去抓Peter的肩膀,但Peter只是摇着头,什么都没说。Wade张张嘴,收回手来,只是盘着腿坐在他前面。Peter很快就没有再流眼泪了,因为他虽然感到了难以言喻的挫败感,但他毕竟还是个小孩,在同样是孩子的Wade面前哭是很丢脸的一件事,所以即使再难受,Peter还是强迫自己做一个坚强的男子汉,停了下来。他吸了吸鼻子,Wade立刻递过来一张纸巾,Peter虽然有些不想接,但还是拿到了手里。


他把眼泪和鼻涕都擦干净了,才抬起眼睛看了Wade一眼。后者看上去都像是要窒息了,见他抬起眼睛来,急忙说:“对不起,我真的只是,你——”


“我没事。”Peter哑着嗓子说。他抿着嘴,不知道还该说什么,Wade忽然就抓住了他的手,在Peter惊讶的目光里,他说:“我只是对这件事好奇而已,但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就再也不提了,好吗?”


Peter感觉嘴里发苦,他觉得这一切不是Wade的错,即使他的提问的确显得有些粗鲁得过分。


“……我不想成为一个Omega。”Peter说。他咬咬嘴皮,低垂着脑袋,却一点也没有以前的骄傲了,“我不想成为一个被操纵的Omega。”


“我见过很多没有被操纵的Omega,”Wade呼出一口气,似乎对Peter愿意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而感到安心。


Peter猛地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你见过吗?”他问。Wade被他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毛,支支吾吾地点点头。


“即使有Alpha也这样?”Peter再次问。


Wade又呼出一口气,他把旁边的杂志捞过来,打开其中一页给Peter。


“你看到这个Omega了吗?”他说,“她经常给这些杂志拍照片,还录了不少的视频。但从没有一个Alpha对她表现粗鲁,即使她在做爱时表现很舒服,很顺从,即使她完完全全是个Omega……”


Wade抓了抓自己的脸,似乎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憋了半天才接着说:“总之,我觉得做爱感到舒服,应该大家都会觉得,这没什么奇怪的。而每个月会流水之类的,也只是Omega的正常生理反应,该说是本能还是……还是什么,总之和Alpha每个月都会有几天脾气臭到可怕一样吧,是与生俱来的。既然大家都一样,那也没什么好羞耻的,对不对?”


Peter没说话,Wade抿抿嘴。


“即使有Alpha也没什么,Omega还是可以过他们想要的生活……如果你都看不起自己的性别了,别人当然会更加欺负你了。”


Peter笑了一声,“我之前很坚定的时候,他们也还是欺负我啊。”


“那只是因为他们都是蠢蛋而已,”Wade吐吐舌头,“你可不能因为被几个蠢蛋欺负了就看不起自己的性别。不过没关系,Peter,如果你不喜欢,从今天开始,你对我来说就不是Omega,我对你来说也不是Alpha了,可以吗?”


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忽然破涕为笑了。他用手背抹了抹眼睛,说:“还是不了。你说的没错,Wade,我不应该看不起我自己的性别,所以你还是可以把我当作Omega。”


Wade弯弯嘴角,看上去放下心来了。他朝Peter张开双手,拥抱了他一下。Peter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脊背。


“对了,Wade,”Peter转转眼睛,说,“我还没到十五岁,所以还没有每个月都……嗯。”


Wade呼出一口气,放开Peter,“我明白了。”


不知道为什么,Peter居然觉得Wade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起来。


 


即使Peter在Wade面前表现得很坚强,但他内心还是充满了郁闷。May婶似乎又察觉到了他的闷闷不乐,又开始摸着他的头发,告诉他如果遇到灵魂伴侣一般的Alpha,他也可以活得很自由。可是为什么Alpha总是能决定Omega的自由与否呢?


Peter感觉他现在无法改变这一切,这更加坚定了他成为科学家的梦想。他一定要让Omega有一天可以和Alpha,和Beta一样,而不是只能屈服于他们。他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能做到,但他觉得,不试试是不会知道的。


Wade仍然每天放学都和他一起回家,但Peter总感觉Wade表现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他不再随意地搂着Peter的脖颈,也不会搭他的肩膀,甚至都不会来拉扯Peter的衣服了。他反而显得有些——虽然这个词有些奇怪,但Peter还是得说,Wade忽然变得绅士了起来。他总是和Peter保持着一点距离,且再也没有和他聊起过关于他们性别的话题。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他们班级的一次聚会。因为班上的一个家里挺有钱的同学过生日,他们都前往参加生日派对的时候,Peter和Wade参加了一个很流行的提问游戏。在酒瓶转到Wade的时候,一个Beta男孩问出了他的问题:“你最想交往的Omega是谁?”


在座的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因为Wade是个如此引人注目的Alpha,大家当然都想知道他的答案。Peter也微微屏住呼吸,但却和其他人的原因不太一样,他觉得脸又有些发烫了,虽然这总觉得有些自作多情,但如果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


“Miller先生。”Wade说。


九千九百九十九的可能还是太压倒性了。Peter的心忽然沉了一下,以至于大家惊讶的尖叫都没怎么听进耳里。Miller先生是他们的英语老师,一个性格非常张扬的Omega。黑头发,蓝眼睛,处事圆滑,笑容狡黠,一个和Peter除了性别以外几乎没有一点相似点的Omega。


派对还没结束,Peter就得回家了,他得在九点前赶回家。在他动身准备走的时候,Wade果然又跟了上来,说要送Peter回去。提问的男孩看到了,嬉笑起来。


“我本来以为你绝对会说Parker的。”男孩说,“你们看上去关系这么好。Alpha和Omega真的可以成为朋友吗?我不相信。”


Wade朝他咧嘴笑了笑,跟着Peter走了出去。


 


他们沿着街道往公交车站走,Peter低着头走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抬起头来说:“为什么是Miller老师?”


Wade嗯了一声,回头看向他,说:“因为……因为他看上去很能生孩子。看上去会是个好爸爸。”


Peter差点因为这个回答而绊倒在地。他恶狠狠地看了Wade一眼,撇着嘴说:“你们Alpha果然都这样。”


“我怎么了?”Wade问,但并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噢,我知道了,Peter肯定又在想,粗鲁,自大,无礼又满脑子下流思想的Alpha们,果然只会想着找一个看上去很好上的Omega。”


Peter又瞪了Wade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对Wade越来越凶了,“我才没这么想!”


“你当然就是这么想的,因为Alpha在你心里都是那样。”Wade朝他做了个鬼脸,Peter差点就想打他一拳,但忽然意识到Wade说的似乎是对的,又不甘心地扭过脸去。


没错,Peter就是这么想的。Peter对Alpha的了解会有多少?但他对Alpha的成见却已经非常深了。


“你不应该对你不了解的东西这么讨厌。”Wade说。


Peter又瞥了他一眼,“我有多不了解?你不也是这么说的吗,你喜欢Miller老师只是因为他看上去能生孩子。”


“那只是因为我想要一个宝贝女儿啊。”Wade把手交叠在脑后,“想要一个女儿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想要一个能照顾好宝贝的伴侣,这也很奇怪吗?”


“这不奇怪,但你也只是因为他能生女儿喜欢他,而不是因为他很吸引人之类的。”Peter嘟囔着说,“这很不尊重他。”


“噢,所以你想让我喜欢他。”Wade摸了摸下巴,“不过他其实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只是一时想不出来怎么回答那个问题,就选了看上去会成为好伴侣的Miller老师。其实选择伴侣是这样的,除了喜欢这个人以外,你还得考虑很多东西,是不是?否则就算你们结婚了,也只会每天吵架,殴打对方,甚至把孩子一个人扔在家里。我可不想当那样的父母。”


Peter看了Wade一眼,忽然觉得他说这些话的背后有很多含义,但他不好去深究。Wade说得有道理,Peter知道自己只是又有些反应过度了。他张开嘴,想朝Wade道个歉,Wade却忽然说:“那你喜欢什么样的Alpha?”


Peter猝不及防,张了张嘴,慢慢地移开了眼睛。


“没什么喜欢的……”


“如果非要选呢?”Wade追问道,“如果非要选,你喜欢什么样的Alpha?”


“什么样的都不喜欢。”Peter说,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也想不通——他居然脸红了。


他们沉默着又走了一段路,Wade忽然说:“那,Peter,你以后给我生一个女儿好不好?”


Peter瞪大眼睛,他猛地回过头去看Wade,张着嘴,半天都没说出什么来。Wade居然看上去表情严肃,但他真的知道他在说什么吗?


“我——我不会给你生……”Peter说话都变得结巴了,“你,你有毛病吗?我当然不会——”


“为什么啊?Peter,你这么聪明,生出来的女儿肯定和你一样聪明,”Wade说,他的语气居然变得有些急切起来,“儿子也行,我没那么挑剔的!”


“这和你挑剔有什么关系?!”Peter红着脸,他也不知道该骂Wade什么好,因为他从出生到现在就没骂过人,他憋了半天,说,“你这个白痴!”


然后他转过身,撒腿就跑。Wade吓了一跳,但还是紧紧地跟了上来,一边在后面说:“真的,Peter!我发誓我不会打扰你的!我们就,就约好,你可以在三十五岁以前成为科学家啊之类的什么都行,然后三十五岁的时候我们见一面,你给我生个孩子就——”


Peter猛地转过身来,气急败坏地捂住Wade的嘴。好在街道上没什么人,Peter咬牙切齿地看着他,气势汹汹地指了指他的鼻子,才移开手。Wade低着眼睛,看上去居然有些低沉。他破旧的运动鞋蹭了蹭地板,低声说:“那不生孩子也行,我们三十五岁的时候见一面可以吗?”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Peter简直被他搞懵了,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Wade撇着嘴,半天才说:“我就快分化啦。”


他们之间陷入了一阵沉默。Peter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Wade的分化似乎稍微提前了一些,而一旦他开始散发Alpha的信息素,那他就必须转到专门的管理学校里去,而不是继续和他们待在一块。Wade吸了口气,说:“别人告诉我,Alpha和Omega是不能做朋友的。所以如果我们都分化了以后,我们可能就不能再见面了。”


他眼神闪烁,半天都不敢落在Peter身上。Peter张张嘴,却没说出来什么。Peter明白,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即使他再怎么想反抗这个世界的规则,但一旦他和Wade都分化了,Wade是Alpha,而他是Omega,他们要维持正常的朋友关系,实在是太难了。这是Wade所说的本能,如果他们真的有一天因为本能而跨越了那条线,他们真的还能做朋友吗?他们的关系会变得怎么样?他们要承受什么东西,才能支撑得住?


“所以,我只是想……”Wade踮踮脚,“没什么别的,只是,三十五岁的时候我们可以见个面之类的……因为三十五岁我们一定都很稳定了,是不是?或者四十五岁,五十五岁,六十五岁……天啊,我感觉我要掉眼泪了。”


Peter从来没有见过Wade这么多愁善感的Alpha,他的泪腺甚至比Peter的还要难对付。Peter摸遍了身上的每一个口袋,都没找到一张纸,于是他拉起手袖,给Wade擦了擦眼睛。


“我们先回去吧,好吗?”Peter轻声说。他没有给Wade回应,但Wade却没有因此怪罪他,只是点点头,陪他一起朝公交车站走去。


 


之后的几天,Wade都没有来学校。Miller老师说他在办理手续,还让大家为全班第一个分化的同学鼓掌。Peter却没有抬起手来,他坐在座位上,一直到同学们都走出了教室。


Alpha和Omega是不能做朋友的。


即使Peter再怎么有勇气,再怎么努力反抗,但这个问题牵扯进了另一个人,牵扯进Wade时,他就不能再这么自由了。他不能轻易地说出不负责任的话来,他不能随意地接受或者拒绝,他不能保证说,我们一定不会互相伤害的。


这不就是失去自由的时刻吗?Peter心想,他现在就已经失去选择的自由了,而Wade甚至都没有标记他。


Peter终于走出学校的时候,看见了Wade站在门口等他。他仍然穿着发皱的外套和带着污渍的运动鞋,嚼着口香糖,低着头在校门口转悠,像是在犹豫什么。Peter走近了,拍了他一下,把他吓得浑身一抖。


“我送你回去吧。”Peter抢在他前面说,然后朝与自己家相反的方向走去。Wade跟了上来,一直磨磨蹭蹭地走在Peter后面。这是一幅很奇怪的画面,因为Wade明明是个Alpha,他却看上去那么垂头丧气,只能跟在Peter后面。而Peter时不时就要回过头叫他快点。


他们终于还是走到了公交车站。在Wade靠近的时候,Peter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是信息素的气味,还不是很浓烈,因为还没分化,Peter也闻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他只能感觉到,这种味道让他有些喉咙发甜。


Wade似乎注意到了,他捂住自己的脖颈,有些不自然地动了动。


“如果你看不起自己的性别,”Peter说,“别人也会看不起你。”


Wade回头看着他,朝他勉强地笑了笑。


“其实我不想成为一个Alpha。”他说。


Peter点点头,晃着手指说:“所以我才说,如果你——”


“但不是因为我看不起自己的性别。”Wade说,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而是因为……因为你不喜欢我是一个Alpha,对吗?”


Peter闭上了嘴。车在这时候到站了,Wade看了他一眼,朝他咧开嘴。


“你会成为一个强大的Omega的,Peter。”他说,然后又看了Peter一眼,才走向公交车。Peter怔怔地看着他走上去,坐到窗边,又朝Peter挥挥手。他看上去又要掉眼泪了,Wade多愁善感的泪腺,就算只是假哭都能挤出眼泪来。Peter一直愣到公交车开动,驶离站台,但在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迈开了步子,追赶在公交车后面。在他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他喘着气,大声喊道:“Wade!”


他又喊了几声,奔跑的步伐还没停下来,就已经因为身体瘦弱的原因喘个不停,膝盖和胸腔都在发疼,但他还是在跑。Wade马上从窗口钻出脑袋来,惊讶地看着他,似乎眼睛还有些红呢。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


Peter还没说完这句话,就绊了一跤,直直地摔到了地上。Wade吓了一跳,大声喊他的名字,公交车离他远了,Peter才忍着疼爬起来,朝Wade挥挥手。


“我没事!”他大声说,朝Wade用力挥着手。Wade大笑起来,也朝他挥着手。Peter坐在地上,一直看着车转过转角,消失了。


他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膝盖蹭破了皮,走起路来一阵阵发疼。Peter把裤脚卷到膝盖上面,一瘸一拐地回家了。回去的路比以往更远,也更孤独,但Peter的嘴角却一直上扬着。不知道为什么,从他闻到Wade身上的信息素气味的那一刻起,他的心跳就漏了一拍。


然而,也正因为这漏跳一拍的心,他感觉到了他之前从未知道的,那么满怀欣喜,和如何才是拥有一颗柔软的心。


 


 


FIN.


 


我们可能会为了爱而限制自由,也可能为了自由限制爱,但无论如何,爱都会软化我们曾经的选择。


谢谢你们看到这!其实真的是个没什么意思的故事哈哈哈哈,只是忽然想写一个孩子视角的ABO世界了,已经满足了我的欲望!就是想写多愁善感的小Wade和很凶的小Peter(x)真的是瞎写,其中的OOC啦,瞎吹啦,请大家谅解了ww最后的青春追车只是为了青春而已,哈哈哈哈哈哈(住嘴)


谢谢大家ww


 


 

评论

热度(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