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快银的特殊爱好及后果[三][牌银/EC]

杏花弦上雨:

EC终于要出场了。傻爸爸老万其实很萌。
cp:牌银,EC,隐狼队


Erik总觉得最近校园里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很不对劲。
以前熊孩子们虽然对他一脸嫌弃,但是也没多少实际行动。起码还会听话地在自己和查尔斯下棋的时候自觉把门带上。
然而这几天,整个学院里都弥漫着“小白菜地里黄,滚出去万磁王”的迷之谴责。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
在他就要吻上朝思暮想的唇瓣时突然瞬移到办公室的恶魔。
距离他胯下重点部位一厘米处飞过的钢铁羽毛。
来自说是被自己服装品味辣眼睛所以没控制住的Scott的冲击波。
据说是为了检验学院的绿化水平而平地爆起的暴风。
他突然怀念起了当超级反派的日子,起码能一言不合就把这群熊孩子给挂上金门大桥。
但是想想,如果这么对宝贝学生的话,向来护犊子的查尔斯大概会把自己脑成萨摩耶。


“Charles我觉得你的学生对我有些误会。”Erik没有运用能力,而是老老实实如平凡人般移动棋子。“或者说偏见。”他抬头眯眼看着老友。阳光透过窗户在查尔斯脸上打下光晕,显得柔和而温润,不得不说岁月眷顾,他看起来依旧如此美好。
“也许是你平时太凶了。多试着与他们好好相处,这样会好很多。”查尔斯淡然地笑道。“你看看Logan,大家就很喜欢他。”
如果忽视他前天才和Scott因为留堂作业的事轰坏了学校一堵墙。“当然,也许他们只是嫉妒我拐走了完美的professor X。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不反感。”但是还是很想带着他们做战斗训练呢。万磁王在心里补充道。
“Old  friend,他们还只是孩子。”有些无奈地盯着自己多年的老友。“就跟我们当初一样。所以,多给他们点耐心好么?”
阳光被窗柩和树枝分割成小块散落在棋盘上,查尔斯修长的手指挪动着棋子。浓荫覆窗,从浓密的枝桠间似乎还能听见学生们打闹嘻戏的声音。
“我说过,我没法拒绝你的任何要求。”Erik觉得喉咙有些干,不假思索地就做出了回答。每次面对Charles他都觉得自己像是个遇到初恋情人的毛头小子。
轮椅上的人看着他局促的模样,不由地笑了笑,“那么,阳光这么好,你愿意陪我出去走走么?”
“我很乐意。”传闻中十恶不赦的万磁王露出尽可能称得上和煦的笑容。


温彻斯特的阳光撒在人身上,如同上好羊毛的触感,细腻而温暖。偶尔有熏风吹过,树影婆娑摇曳。
惯于操纵钢铁的双手推着轮椅,看不出曾经如何操纵生杀大权,现在只想护椅上的男人一时平稳,不再颠簸。
“我听你说,Scott入学的时候弄断了你最喜欢的一棵树?”
“是的。”男人笑得有些像恶作剧得逞
的孩子。“小时候喜欢在上面荡秋千只是一个理由,还有另外一个,无所不能的万磁王知道吗?”
“我可不是无所不知的professor X。”Erik推着他一直往前走,一路上学生越来越少,直至人迹罕至。
“二十一年前,曾经有个人在那棵树下亲吻我。”温润的声线像是在叙述什么平常的事情,时光的洪流在他身上凿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在那一瞬间,Erik好像又觉得什么都没变过。
二十年间,恍若一梦。年华大好,伤痛未有。
“Charles……我……”
“Old  friend.”
Erik低下头,吻落在心上人的唇瓣上。Charles的唇很软,他却似乎尝到了海水腥咸的滋味,也有温彻斯特阳光温暖的滋味。数十年的恩怨情仇,爱恨痛苦,都如积雪融化,了去无声。


好像有人在推自己胸膛?不管。
推肩膀?不管。
推脸颊了?不管。
邪恶的万磁王直到将伟大的professor  X的唇瓣蹂躏地通红后才罢手。
“Erik!”Charles眼中似乎有不可置信和震惊。
“抱歉我一时没控制住。”邪恶的万磁王才不会承认自己显而易见的想法。
“Peter……”
“抱歉Charles,我之前真的不知道Peter的事情……我……”
“NO!树下,Peter。”Charles伸手直挺挺地指着他背后。Erik目光顺着他指的方向而去,看到的情景差点让他暴走。
一个穿着花里胡哨基佬紫衬衫的男人正将他儿子搂在怀中,两人的唇瓣正贴在一起厮磨。更可恨的是男人的手掌居然还在Peter的腰上肆意摸索揣摩。
在Charles还没来得及阻止前,学院里所有人看到自己身边的所有钢铁产物拔地而起,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校园内某一点为中心而去。
爆炸声,呼喊声,砸地声混做一团。


“Peter,你给我过来!你看看你都在做些什么!”
“Erik你冷静点。”
“Daddy!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的!”
“请您听我解释,我和Peter之间是真心的。”
“艹!万磁王你教训儿子干嘛把我们拉过来”
“摔死我了……”


等等,好像多了个人?
不,也许不止一个。


四个人被突然出现的Logan和Scott盯得浑身有点不自在。
“你们怎么来了?”
“麻烦你下次吸钢铁时,放过摩托吧,特别是上面还有人的那种。”Scott拍拍身上的灰尘,从地上爬起来。“还是两个人。”


“所以说,你们是一路飙车来的?”Remy重点完全错误地分析了眼前的情况,然后做出判断。
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万磁王的注意。
一把铁刃猝不及防得横亘在Remy脖前一寸处,逼得他不得动弹分毫。“哪来的小混混,你居然敢接近Peter,信不信我今天让你交代在这里。”真.傻爸爸.Erik的内心只剩下一个念头。有人拐我儿子,有人拐我儿子,有人拐我儿子。
“Erik.Lensherr先生您好,我是Peter的男朋友,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中年男人目光扫视着在场的人,略微紧张地解释道。
“没什么好谈的,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现在滚出去我还能留你一条命。”
“Erik,no.”Charles扯着Erik的手臂摇头。
“Daddy我已经二十多了我能决定自己的事你不要再管了我知道很对不起但是我是真的爱他”银发旋风小子急得语速都控制不住了,早知道就不该在这儿和Remy接吻,果然被看见了。


一时间,四个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Peter,爱人,万磁王。
Scott大脑内飞速分析着信息,他觉得眼前大概就是传说中的修罗场。“万磁王你冷静点……你不能这样。”
Logan饶有兴趣地站在一旁点燃烟“人家的家务事你跟着凑合什么啊,多管闲事。”
铁刃离Remy的喉咙越来越近“professor 你拦住他啊!”Scott把求助的目光投向Charles。
“抱歉,Scott。他们是父子……这件事我也……不好干涉”Charles满脸担忧却无能为力。
“No!他根本不配做Peter的父亲!强迫Peter做他的床伴情人,现在又要伤害Peter的爱人!他算什么父亲!”
Scott觉得鼻子一酸,天呐,Peter的命怎么这么苦。一直做自己父亲的地下情人,好不容易收获了爱情,现在却又被禽兽父亲这样胁迫。


铁刃掉在地上。
银发小子撞了树。
纸牌在空气中爆炸。
Logan那件破T恤被掉下来的烟头烫了个洞。
professor X用了比对付天启还大毅力才没从轮椅上摔下来。


今天学院的风,依旧有点喧嚣呢。


呵呵。


现在的年轻变种人,一言不合就要搞个大新闻。————《professor X语录》

评论

热度(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