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荷兰傻】特权(上)

灰咒语:

ABO设定


蜘蛛侠Peter×少年指挥官Ender


300粉@苏生 的点梗


————————————
   
   
1、


Wiggin家有个男孩,擅长战斗,却心狠手辣,还有一个女孩,心善温柔,却过于感性。


Ender是本不该存在的老三,他出生的意义就在于将哥哥和姐姐的优点结合起来。


Ender是这么认为的。


刚测定完性别的Ender有些僵硬地坐下来,忐忑地看着面前的医生从一堆纸张中找出带着他照片的一张。


Alpha……是Alpha……Ender默默乞求着。


如果他要完成他存在的意义,成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前提就是成为一个强壮的Alpha.不然,他也不用参加接下来的期末测验,直接回家等一个Alpha娶他回家,或努力去找一份像样的工作了。


会是Alpha吗?Peter是Alpha,Valentine是Omega……同学曾经笑着猜测他可能是Beta,这样他们家就凑齐了。


Beta也好……不,历届指挥官都是Alpha.


女Beta医生抬眼看了他一眼:“名字?”


“Andrew Wiggin.”Ender紧张地声音都有些颤抖。


女Beta面无表情地把结果递给他,高声喊:“下一位!”


Ender双手接过结果,目光在结果表上的名字,照片和性别栏上反复徘徊。


“下一位!”女Beta医生用笔敲了敲桌子,拔高声音喊到。


这真的是他的结果表。Ender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故作淡定地站起来,走出了门外。


Andrew Wiggin是一个Omega.
   
   
2、


“嘿……你没有做错什么……”Valentine心疼地抚摸自责的弟弟的脸。


“全家的希望都在我身上……”在姐姐面前无需掩饰什么,Ender哽咽着说,控制不住地看向被丢在角落的行李,“这是我存在的意义,可我……”


“小子,听说你被赶出来了?”Peter粗鲁地拧开房门。


“Peter!出去!”Valentine紧张地站起来挡住Ender.


瘦弱的Valentine根本不是Peter的对手,Peter一把把Valentine推出门外,锁住门:“怎样?老三?全家的希望?”


“你又想干什么!Peter!”Valentine似乎想拍碎门上的玻璃,着急地吼着。


Ender苍白着脸看着面前高大的Peter再次和他玩虫人游戏,看着他再次掐住他的脖子。


他一直在想象在太空中漂浮会是什么感觉。大概和现在的感觉差不多吧,无力,恐惧,无助,感觉死神就站在他身边。


“妈妈很快就回来了!”Valentine无力地恐吓着Peter。


他还有杀了Peter的冲动。


这种残忍,残暴的人,杀了也不该可惜!


在战斗学校有努力锻炼的Ender力气可不小,他用力掰开Peter的手,凶狠地瞪着Peter.


“瞧,你以为你真的是最完美的?你和我一样,小子。”Peter松开Ender的脖子,恶狠狠地推他一把。


“Ender……”Valentine瞪了走出房间的Peter一眼,脚步不止地奔去检查Ender的脖子,“Ender……别听他说的……”


“我刚才……真的想杀了他……”Ender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刚才的想法,“如果他没有及时松开,我可以用脚绊开他,然后我可以再取得有利位置,我就可以杀了他……”


他是Peter的亲弟弟啊,他也是残暴的……


不……他不是……


3、


从Mr.Graff出现在Wiggin家门口到离开,Ender一直怀疑着他是否在梦中。


“时间紧迫,虫族可能随时引发下一次进攻,我们要做足准备。我们需要的是聪慧,果断,灵敏,能随机应变的指挥官。”


“可我是Omega.”Ender把最大的问题问了出来。


“战争不会区别性别。”长官正色道,“我们会给你提供充足的抑制剂,太空学校的纪律严明,性别不是障碍。”


Omega真的能上战斗学校吗?怕是想笑死全世界吧?


Ender和Graff长官走进舱内,就引起了全部新生的注意。


“他怎么这么瘦小?”“好像是Omega……”“什么?!”“……我看不……”


Mr.Graff没有呵斥他们安静,任由他们低声议论这个迟到的Omega.


Ender觉得,也许Mr.Graff所说的性别无差,只是为了让他乖乖地跟着自己走罢了。这里依旧还是Alpha的领地。


很快,他就被证实了这一点。


“你们笑什么?在我看来,Ender是这里唯一的一个聪明人,即使他是唯一的Omega.”


飞行舱内猛然安静,怪异地盯着Ender看。


盯着拥有特权的Omega看。


被众人孤立。这是Mr.Graff培养Ender的第一步。


“看来我婶婶说的是真的。”一个男孩突然出声。


全部人的目光又转到他身上。那是一个棕色卷发的可爱男生,他似乎不知道所有人都在看他,只是冲着Ender笑。笑容中带着真诚的赞叹:“她说Omega是脑袋最灵活的,最适合做指挥官。迟早有一天所有人都会默认这一点……你叫Ender是吗?很酷的名字。我是Peter Parker.”


听到Peter这个词,Ender下意识地恐惧握住男孩伸出来的手:“Andrew Wiggin.我姐姐喜欢叫我Ender.”


“嘿!Ender,我是Bean.” “我叫Alai.”……


小孩子还没有特别分明的性别歧视。Mr.Graff神色不明地看着破坏了他的计划的Peter,又吩咐众人了一句注意,就离开了。


飞船倾斜了一个角度,起飞倒计时的灯亮起,点燃了燃料,准备起飞。


“谢谢。”Ender低声说。


Peter歪头看着舱内唯一的Omega:“我以前也因为瘦弱被同学欺负,直到我成为了Alpha,来到了这里。”


其实Peter没有说实话。他是一个Beta,但被一只变异蜘蛛咬了一口之后,他的基因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再次检测时,Peter就变成了一个最接近Alpha的Beta.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Ender看着Peter的笑容,也回他一个笑容。


4、


“Ender!你不许进零重力场,站到一边去。”Bonzo傲慢地瞪了Ender一眼,带领着队员逐个进入场内。临走前还嘀咕了一句,“捣乱的Omega……”


Ender不是服从无理要求的人,他自作主张,跳入零重力场,加入队里的战斗。


“厉害!你怎么想到这个方法的!”Peter对Ender研究出来是战斗技巧由衷地感叹。


Ender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就这么……闪过脑子,然后我及时捕捉住了他。”


“你把我的命令当做了什么?”Bonzo大步地走向两人,伸手要揪住Ender的衣领。


Peter的蜘蛛感应立即尖叫起来,动作流畅地抓住Bonzo的手腕,压低他的上半身,用力一扭。


“啊!”Bonzo顾不上两个小弟还在旁边看着,吃痛地大叫。


虽然Peter不是真正的Alpha,但他的蜘蛛力量比谁的都大。


“那你把上校的命令当做了什么?培养他,加强他,你做到了什么?”Peter又扭了一下他的手作为警告,“真是对不起呀,长官。”


Bonzo察觉到Peter松开了手,愤愤地甩开了他的手。


“你可以和队员炫耀,你骂赢了我,我会做出一副不满,丧气的模样回去。但你明天要说:‘Ender,我改注意了,你应该参加我们的比赛。’这样大家都会觉得你宽容大度。”Ender生怕怒气冲天的Bonzo会揍Peter,赶紧开口。


“你在和我谈条件吗?Mr.Graff除了给你上战斗学校的特权外,还给了你命令Alpha的特权?”Bonzo轻蔑地一笑,“你最好小心点,Wiggin.”


特权……Ender恨死了这个词。仿佛他做的一切都是这些Alpha赏赐的一般!


不管Peter怎么帮Ender化解,不再是一个小队的Ender还是免不了被Alpha们欺负。


比如突然出现在上课电子桌面上的“下贱的Omega”字样,拒绝同桌吃饭,轻蔑地调戏。


Ender很好地学习了姐姐身上的那股忍耐和友善。孩子们的感情还是比较单纯的,两人一点点地把同学们拉近他的身边。


总的来说,Ender还挺满意在战斗学校的生活。他在这里可以学习到更多的东西,还有……即使是被排挤了会有些孤独,极度想念Valentine,但他还有Peter,这个和他的暴虐哥哥同名的温暖的男孩。


有时候他感觉Peter比他更像Wiggin老三。


Alpha,善于战斗,灵敏,温柔。


可Ender一点也不嫉妒他,他欣赏他,甚至……喜欢他。


不是因为他会像Valentine一样悄悄地护着他,而产生的依赖感……他大概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他。


一切就这么发生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Ender看着和有说有笑的Peter,突然想:如果说他想获得什么特权,他想要永远在他的身边。

评论

热度(83)

  1. 快来削我啊灰咒语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