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锤基】小鸟与披风

Tethys:

一篇傻白甜


本来是看完奇异博士写给 @菩提无树 的生贺结果愣神拖到了跨年


半夜更新大法好可能有OOC渗入










 


一个温暖的秋日午后,伦敦圣殿外。


Thor望着身旁依旧阴着脸的邪神无奈地叹了口气。


 


自奥创之战受到无限宝石的启发后他便返回阿斯嘉德意图对其中奥义一探究竟,怎知随后各种机缘巧合下揭破了Loki假扮Odin执政的谎言。实话说,当Thor看见王座上的老者逐渐幻化为弟弟熟悉的容颜的时候,心中热流汹涌百感交集,汇在眼角几乎要流出泪来。


雷神握住妙尔尼尔走上前去,在黑发神祇以为自己的脑袋要被锤碎的那一刻,狠狠地拥住了他。


Loki额头抵在Thor怀中沉默了一阵,破天荒地答应了一同来中庭寻求帮助的要求。


重新开启彩虹桥传送耗费了一番时间,二人花了蛮大工夫才在Tony的帮助下找到奇异博士的所在。


可就在临到门前,邪神却无故闹上了脾气,死活不愿同兄长一同进去。


 


“他会抓了我,然后再交给神盾局,”Loki抬头看大个子,绿眼里满是犹疑,“或者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呢,哥哥?”


胡扯,Thor忙不迭地跟人解释,有我在没有人可以带走你的。


那我也没兴趣为这种小事冒险,黑发神祇转过身去不理他。


“或许 … 我们可以换种方式?”雷神并没有放弃,“你既然可以变成父亲,那么变点别的东西… 应该也不是问题?”


Loki简直要服了自家兄长被中庭低端思想侵蚀许久后愈发智障的脑回路了。


我拒绝变成Jane,他背着Thor朝大个子丢了个看不见的白眼,其他女人也不行。 


“没这个意思,”Thor笑了,“我是指小宠物什么的,猫猫狗狗都可以。”


他的傻哥哥啊,愚蠢也是得有个限度的—— Loki气不过转回来想给男人一拳,却意外发现Thor牛仔外套上有一枚掉了扣子的,光秃秃的扣眼。


有办法了。


邪神抿起唇角念起咒语,在一阵烟雾过后变作暗金色的小鸟胸针,轻巧地别在那方窟窿上。


“Loki?”Thor显然是被吓坏了,“你到哪儿去了?”


在你第二枚扣子的地方!小鸟尖尖的嘴巴隔着外衣啄向雷神的胸口,快敲门啊!


大个子一边疼的吸凉气一边按响了门铃。


 


奇异博士比他们预想中好对付些。


Thor坐在沙发上连喝三杯酒后琢磨着自动续杯的原理仍不开口,这让Loki不禁怀疑起此番行动的目的是为了黑掉Stephen的杯子而不是什么寻找Odin。


“说实话我没怎么给外星人帮过忙,”鬓角花白的Dr·Strange带着悬戒的手指点过矮桌,“你算是第一个。”


事情总有先来后到,雷神低头放下啤酒杯,我这次来,是想请你帮助寻找我的父亲的所在。


没记错的话,你那爱惹事的兄弟仍旧榜上有名,Stephen语带锋利,对吗?


事实的确如此,Thor摇摇头笑了,可我习惯了 … 


习惯什么啊习惯!Loki可不乐意他这种胳膊肘外拐帮中庭人说话的行为,便朝着胸前的位置又是一啄。


“啊! ”


Thor突然的呼痛把Dr·Strange吓了一跳。


你还好吗?他伸手拍拍雷神的肩膀,怎么了?


突然 … 就胸口痛,大个子按住扣眼打圆场,不碍事。


可这一按却给Dr·Strange,不,更准确地来说是漂浮披风,发现了一块好宝贝。


“好别致的胸针啊,” Stephen朝金发男人的身前凑过去瞧,“女朋友的礼物?”


没,雷神心中一惊,随后强装镇定地摆摆手,很普通的仙宫饰品罢了。


博士本也没打算多为难他,便准备转回之前的话题,却被突然前冲的披风领角扯了个趔趄。Stephen有些尴尬地拉住它的尾巴往回拽,却丝毫动摇不了披风扒上Thor外套的决心。


难搞了。


“它对精巧的小东西情有独钟,”Dr·Strange解开领扣让披风靠近大个子,笑得比先前温暖许多,“见见世面也好,对吧?”


Thor见状舒了口气,求助的事应该有点希望了。


算你有品位,Loki瞥了眼在自己身旁乱蹭的披风,再看看明显面色缓和的雷神,暗叹道没有我你是能干成什么事儿啊。


 


之后二人又聊了一阵,Thor对Odin失踪的事件背景简略解释,并同Stephen商讨如何根据线索寻找,原先蒙着重重迷雾的麻烦团障也渐渐地明朗起来。Loki趴在哥哥的扣眼上没法插话,觉得有些无聊,便轻轻啄了下衣角希望男人能早点结束,而这轻微的动作却被近在咫尺的披风注意到了。


总算见到和自己一般有生命的器物了!漂浮披风一下子来了精神,直接扑到了胸针跟前想把它取下来。


“快救我!”变作小鸟的邪神有些慌了,金色的小爪子紧紧地抠住Thor的衣料,忙不迭地传着密语,“叫他停下!笨蛋!”


你这宠物过分热情了点儿,大个子使了好大劲才把披风拽开往奇异博士怀里甩,不太好吧?


然后在心里默默安慰着Loki别怕啊我在。


Stephen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却发现披风像块破布似的趴在他腿上,连伸手摸摸都一动不动,看起来沮丧难过极了。男人垂眼沉思片刻,再抬起头望向雷神的双眸中闪着狡黠的光芒。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Dr·Strange把披风拎起围到身后系好,“把这枚胸针留下,我帮你找到Odin …此外分文不取。想必作为仙宫王储,应该是不会吝啬这点饰物?”


被看穿了吗?Thor没接话,脑中飞速地思考着之前露出破绽的可能性,不应该啊。


而Loki却因兄长的沉默开始五味杂陈起来。是在做选择的吧,他苦涩地猜想着,虚幻的构思划破最后一丝希望 —— 用一个恶贯满盈的囚犯换来一位英明神武的国王,换他也会这么做的。


所有人都会这么做,而Thor不应成为例外 … 例外的那个爱人,只存在于自己的梦中罢了。


邪神开始念动咒语,他要变回来,要逃走,继续去做那无处安家的惊弓之鸟。


“抱歉,”可Thor拒绝了Stephen,“你要万贯黄金也好,要我去寻些稀世珍宝也好,我统统接受… 但它不可以。 ”


那送它的人很重要,奇异博士从雪茄盒中取出一只捏捏烟嘴,起码对你来说很特别?


“算是吧,”雷神环了环手臂显得有些局促,难得地看起来像个羞赧的小姑娘,“我觉得是。”


Loki即将念出口的咒语戛然而止。


 


罪孽深重的自己,早已不再奢望救赎。


却也会在偶尔几个冰冷的夜晚想要触摸一丝温暖。


比如眼前这个愚蠢执拗的人。


“骗子,”邪神把头埋在衣料的褶皱里,“说谎。”


他不是不信,是不敢。


 


三个人各怀心事的沉默不语,凝固的空气间左摆又晃的披风显得直接而单纯。


那是他看中的东西哎,怎么就不给啦?


披风越想越置气,干脆趁Dr·Strange恍神间再次冲到Thor面前拽起胸针来。


“喂!”Thor右手抓住披风用力往后扯,左手紧紧地捂着金色的小鸟,“快停下啊!”


怎知那块有生命的布料竟是横了心地要跟他抢,前冲后撞地一次次去扒男人的手。


Loki见状又急又烦,憋了几秒看披风还是丝毫不放弃对自己的纠缠,终是没忍住念出咒语现出了原形,在没有预计好支点的情况下直接扑在Thor的怀里。


客厅的沙发不算大,所以他在落下来的时候顺带着撞倒了一旁桌上已经开封的红酒瓶,星星点点地被撒了满身。


尴尬,邪神干脆把脸靠在他哥哥的肩头不吱声,这下全搞砸了… 


 


“真没想到伟大的雷神阁下也会表演如此下作的把戏,”Stephen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走上前拎走披风,“抱歉,我得收回我之前的承诺。”


然后Loki看着雷神低下头,蔚蓝的眼睛暗成一汪深海。


告诉他你会把我带回神盾局,Loki用密语低低地传达,或者直接把我留在这里 …


一切困扰的事情都会解决,不是吗?


何况这也是你要我来中庭的意义吧。


“我接受,”Thor沉默半晌后望向奇异博士,“那么打扰了。”


然后他把Loki拉进怀里拥地更紧。


“但是我弟弟,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出口在那边,Dr·Strange意味深长地瞟过楼梯的方向,我可没什么兴趣看你俩表演兄弟情深的戏码。


 


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伦敦圣殿的门后。


“有趣,”奇异博士在房间的角落里找到了闹着脾气瘫成一团破布的披风,安慰地用手掌摸着,“那不仅是特别,是他的挚爱啊。”


哼,披风还是哭唧唧地不开心,但是好好看啊… 


“好啦,”Stephen笑,“我再去古董市集给你买一个好吗?”


 


感觉过了挺久,Thor绕着伦敦圣殿不远处的树转了好几圈,居然还是下午啊?


“你是在故意岔开话题吗?”Loki甚至无暇去顾自己湿淋淋的衬衫和外套,绿眼睛里满是犹疑,“究竟想做什么啊 …”


怎知雷神又没捉到重点,一脸白痴相地问他饿不饿以及哪家餐厅会更好吃。


先找个地方,他弟弟坏脾气地回答道,我要换衣服啊!


好,大个子笑成眯眯眼,重重地揽住黑发男人的肩膀,咱们走!


 


“Loki,我相信终有一天会找到父亲,然后再一起回到阿斯嘉德。


有我在,你不要逃了,也不用再逃了。


我们会开创一个让所有人都幸福的光明时代 …… 


所以,请给未来一些希望,好吗?”


那是埋藏在树下无人知晓的,雷神心中的密语。


 


 


END


 


后记:


 


披风记不得是多少年后,自己竟是能化作人类的模样了。


依旧青春永葆的奇异博士却还是不让他出门… 罢了,能在伦敦圣殿里跑跑跳跳也很好呀!


棕发红衣的少年在楼梯上欢快地跑来跑去,却意外听到门铃发出声响。


难道是Stephen回来了?披风哒哒哒地冲去开门,却在意外见到了眼熟的黑发男人。


他知道,雷神的弟弟,Loki。


不过好像胖了些 … 大衣扣子都系不到小腹了。


“有事吗?”披风皱眉,“我记得之前主人好像很不喜欢你… ”


你都能变成人形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没时间了,Loki直接推开他走进门,有人要抓我帮个忙。


又做什么坏事了?!披风刚想去拽他回来却听见门铃又响,不能再往里走了喂…


可惜邪神一溜烟却又神奇地没了影,少年只得叹口气过去再开门。


只见门口站着两位穿着黑西装的高个子年轻人,面孔惊人地相似。


 


“我叫Hugin,”左边的年轻人先开了口,“右边的是Munin,我们是来自阿斯嘉德的神使,请问您有看见王妃吗?”


王妃?披风有点纳闷了,他没见过女孩子啊… 


也就是Loki殿下,Munin说,刚才看见殿下进了这扇门。


你们找他做什么?


“王妃殿下怀着王储到处乱跑,”Hugin尴尬地笑笑,“今晚国王陛下巡视边境回来我们很难交待的 …”


 


哦,披风一低头看见了又伪装成胸针挂在他衣角的金色小鸟,原来你要下蛋了啊。


小鸟气哼哼地咬了他一口。


滚!


 


END


 


 


 



评论

热度(98)

  1. 快来削我啊Tethy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