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待授翻/EC】 Into the Fray/阿尔法游戏(CH1上)

摸鱼儿:


简介:
每年,24名alpha从各个辖区中选出,参加一场至死方休的游戏。与此同时,一名omega将加入竞技场,作为他们丰厚的礼物。
这一年,Erik Lehnsherr的名字出现在alpha贡品的清单上,他已决意夹缝求生,却未料Charles—一位神秘的、不在乎任何规则的omega—打乱了一切。
警告:强奸企图,次要主角死亡,详细暴力描写,安排婚姻,无能力ABO
说明:
饥饿游戏AU
如果你没有看过相关电影,只要弄懂游戏规则就不影响阅读。

第一章


Genosha的都城依旧光彩夺目。


它从混乱贫瘠的旧世界里喷薄而出,像是闪耀海上的灯塔,昭示着其子民曾经拥有的平静和安宁,13个区也曾怎样地守卫都城。
数百年来外区人无法一窥都城真容。它仿佛古老故事集的一页—充满了城堡尖塔和奇装异服,拥有一种超越言语的精致,在五百里以外奉为神话。
然而神话并非无可撼动。没过多久各辖区揭竿而起,战争一触即发。Genosha的大半国土几乎沦陷,然而都城挺到了最后。胜利的代价是第13区整个夷为平地,残垣断瓦风化至今,警示着其他沉默的大多数。
但这种小小的警告恐怕不够,都城的领导人深知辖区的心性,都城已经在战争中失去了很多兵力,他们需要人力和权利的进一步提高,来巩固自己长盛不衰。
就是在那时,作为辖区的惩罚和都城的援助,辖区里所有的omega被集中起来,分配给都城的alpha。毕竟他们是一种珍贵的资源,不值得浪费在贫穷和劳作中。
有人以为这已是过度的惩罚了,都城中最智慧的人却相信人们会选择屈从。如果他们无法接触omega,他们将学会独自生活。这种管控的关键就在于两点:恐惧和希望。
基于这两点,阿尔法游戏产生了。

*****

一切开始于念到他名字的那个声音。
那种婉转的都城音调让他几乎辨认不出。直到周围人群鸦雀无声,无言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愣了很久。
后面的一周也在恍惚中飞过。记忆中最清楚的画面并非那傀儡都城的呼叫,而是他妈妈的嗓音。他们三分钟的告别已经结束,妈妈被穿着制服的人拖出去,哭喊着Alles ist gut,Erik.*
那个瞬间他决定要活着回家,即使他并非那些迫切期待游戏开始的alpha。他们中的一些甚至主动情愿,因为胜出即意味名誉、金钱,以及更重要的,与一位omega的结合。
Erik不在乎这个,他会战斗,然后活下来—他不去想象更遥远的事。他全心全意在乎的,只是怎么从游戏中活下来,而游戏规则恰恰是这世界上最简单的事。
两名alpha,年龄在16到21之间,将代表每个区参加角逐。作为激励,一名从各区随机抽出的omega个体将被投入竞技场—一旦他们年满十八。
在那之后omega不能再回到自己的辖区。他们的名字要么出现在那一年的游戏名单上,要么被分配给都城的alpha。尽管他们一生只有抽一次签,omega们并不比alpha幸运多少。Erik听说今年的12个区里只有14名omega到达年龄。也就是14分之1的概率。
Erik的名字则埋在是长长的名单里,而且他只剩下两轮强制抽签了,可惜概率从来不青睐于他。
如果他出生在别的辖区,也许其他那些争强好胜的alpha会主动请求取代他。然而12区的alpha大多是废物,唯一一个Erik估计可能参加的在他之前刚被抽中:那就是Sebastian Shaw。
Sebastian Shaw是个卑鄙的人,Erik几乎要感激这一点了,这大概会让下手杀死他的时候容易一些。Shaw多半会依赖物资库的武器,或者赞助者的礼物,这是他的弱点。Erik向来不会和人们打交道,比起等待场外援助,他还是更喜欢自食其力。
他的导师,Azazel,曾努力叫他讨好Genosha市民以换取资助,但很快放弃了他转而辅导他那天性谄媚的同伴。Erik勉强应付了采访,把每句回答控制在两个词之内。
而现在,他从输送管道中迈出,重新站在日光下,他唯一需要担心的事只剩下保持生命。
Azazel提醒说消失是他最好的防御。就算Erik从未听过他的话,他也知道这是对的。当他周围的所有alpha都摩拳擦掌,准备冲向基地正中的补给堆—那里是食物和弹药,Erik转过头。树林的边缘就在不到二十英尺远处,他可以飞快地赶到那儿。没有人会追逐他,他们对于前方更加丰厚的礼物垂涎欲滴。
Erik回头向补给堆最后一望,也就是在那个瞬间,他看到了他。
他们把那个omega贡品放在了补给的顶上,像极了一只待宰的羔羊。omega抽签仪式被安排在游戏开始前的那个晚上,在所有alpha贡品熟睡之时,来确保他不曾被任何alpha提前看到。Erik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惊讶于他的美丽,毕竟他见过的所有omega都是如此。也许是omega天生丽质,也许是唯有美丽的omega才能选上。
当然,这理应由概率决定。Erik想起以前看到的omega抽签仪式—在辖区内收看抽签也是一种强制行为。所有适龄omega都被送到都城的典礼上,盛装打扮、排列成行—然后‘冠军’被不那么礼貌地扔进游戏,其他的omega则一个接一个地被嫁出去。
今年的冠军穿着浅蓝色夹克和裤子,在灯光照耀下几乎褪成白色,与其他人的一袭黑衣形成鲜明反差。近距离的话,单凭气味就能从alpha里分辨出omega,但设计者们总是希望omega的标志再明显一点,不要被拉开弓箭的莽撞alpha当成靶子。
那个omega从补给堆上撑起身子,Erik才看清他并非站在定时圆盘上。那玩意是防止alpha提前开跑,但他们不能让omega承担把自己炸飞的风险,虽然事实也好不到哪儿去。那些奔跑的alpha贡品像一张巨大的网分布在他的四周,如果他提前跑,只会离他们更进一步而已。
他们是故意的。都城公民享受这个:看着omega在一开始就被捉住,在alpha们厮杀时从一边传到另一边。设计者们自然体察民情,他们使出全力制造一场精彩的演出。
那个omega也知道这个。他蓝色的眼睛中流露着恐惧,但又清明地评估着状况,他扫过每一个alpha来寻找突破口,但他们的网没有一丝破绽。
他此刻唯一拥有的优势就是包围他的武器和供给,然而这只是设计者们虚情假意的客套。omega们从未被训练过如何使用它—毕竟他们本就不是用来逃跑的。
伴随着滴答一声,倒计时指向了零,每个人都向中央全力奔跑,朝着武器和美人。只有几个藏进了树林,Erik就是其中之一。但他在慢慢地后撤,不忘留意着场中央的情况。
那个omega压根没动。一开始Erik以为自己对他判断有误,也许他根本没像自己想得那样评估全场,也许他只是放弃了。他站在那儿,注视着脚下,看alpha们狼群一样向他冲过来。Erik一边往树林里走,一边忍不住回头。
他抬头的时候刚好看到那个omega从武器中拾起一个大金属球,把它狠狠地向补给堆中砸去。
伴随着剧烈的光和响,世界褪化成一片白茫茫。

*XFC原文,德语,意为一切都会好的。
TBC

这篇我记得随缘翻译是坑了的,我沿用了原来的题目,不妥删。
因为不确定就先放了半章,有任何质疑或者背景不清楚都请评论给我。谢谢小天使们。

评论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