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奇异铁】Stephen说他并不会甜言蜜语(ABO) 贱虫番外

给我来个棒棒糖:

A RR贱×O荷兰虫    A奇异博士×O钢铁侠(微all铁) 


文章目录    


简介:Tony闻见了一股跟Vision煮糊了的汤一样的烧焦信息素味道,Peter坚持说那是威士忌酒的味道


预警:【MCU宇宙,复联4全部存活设定】【ABO】【OOC严重到爹都不认识】【虫铁亲情向】


按照时间线来说这个番外应该在正文的下之前,所以先发出来,第一次写贱虫orz希望没写太糟糕


没时间了先发出来,再挑虫








  Wade闻到那股Omega信息素味道的时候还在哼着小曲儿。他心情很好,他完成了一笔大订单,不出意外够他在家里在家里瘫上个两年的了。他停了下来,嗅了嗅空气。




  [哦,一个发情的Omega,在大街上,这可真刺激。]


  [哪个有钱人家的小玩意儿跑出来了?]




  自从二战后,Omega的数量回升了一些,但回升的可谓艰难。真不知道这个本来该被有权有势的人圈养在家的小可爱是怎么跑出来的。Wade兴奋起来,他一边往那边惦着脚走过去一边兴奋地侧过头:“哦,女士们先生们,看看我们现在遇见了一个什么!一个发情期的Omega!啊哈,一出好戏!”




  他大咧咧地拐进小巷子,丝毫不顾忌地释放他的信息素。那他绝不会再想回想的几分钟里不光摧毁了他全身的皮肤,也彻底让他的信息素从加了冰的顶尖醇厚Whisky的绵魅诱惑变成了那种发情Omega闻了都能瞬间萎掉的烧糊了的味道。像是一场大火点燃了酒精,生余下焦黑的无机物还黏在地上。




  紧接着,Wade看见了那个躺在地上的男孩子。他愣了一下,说道:“哦,观众们,他长得还真是可爱。哦,你看看那个腰和小屁股。”




  好吧,他撒谎了,他根本没往腰和屁股上看。男孩子棕色的头发被汗水打的透湿,蜷缩在墙角垃圾桶和一个木箱子之间,手里紧紧抓着一个书包。他抽动了一下鼻子,下意识地想要靠近他一点,有些茫然而失焦的棕色眼睛睁得大大的,湿漉漉地看着Wade。那是一双惊心动魄的眼睛,即便被欲望席卷也清澈见底。




  “哦,宝贝别这么看着我,哥要硬了。”Wade呆呆的说。




  Peter是两分钟前察觉到不对的。他的小腹下坠般的传来闷疼,两腿,尤其是大腿根酸软疼痛到无力。他抓紧了他的书包,隔着粗糙的布料喊了一声:“Karen,我觉得有些不太对。”




  他靠在墙上坐了下来,试图休息一会儿,看看自己能不能好点。但是席卷全身的疲软疼痛让他很快只能咬牙。他的头脑昏昏沉沉,后颈又烫又疼,他很快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挣扎着想站起来觉得还是赶紧回家更好一些。但是此时他已经失去了站起来的力气,脚下打滑地跌在地上。奇怪的感觉席卷了他的全身,他发出一声呜咽,缩起身子抖了一下。体内的燥热和汗水打湿衣服的触感同时传过来,让他万分难受。有什么味道正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让他难受,像是潮湿的水汽,是蜘蛛喜欢的环境。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能松手沉入水底。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似乎是什么东西烧焦了一般。他有些茫然地朝着那个方向看去,比视觉先一步到达的是嗅觉。他用力呼吸,似乎打开了不得了的开关,滔天的火焰燃烧着轰然席卷全身,他咬下一声呜咽——然后他闻到了。




  像是藏在火灾过后死寂的灰烬里的一点生机,像是吹开厚重的灰尘后开启了被时间和污渍封藏的酒。他闻到了一股香味,味道对于他来说绝对说不上甜蜜,更多是辛辣和刺激。他想起自己被大学里能搞到假证件的朋友拉去酒吧的时候闻到的味道。他发誓他没去几次——好吧可能有个快十次了——但是比其他的同学们来说真的不多。他想起那种深琥珀的液体——是烈酒的味道。




  他几乎下意识地朝着那个模糊的人影爬去,但是什么东西超过了体内的欲望阻止了他。Peter有些茫然地将汗水和泪水从眼眶中挤出,朝着另一个方向看了一眼——然后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拎着后颈的衣服拎了起来。




  Wade皱起眉毛,看着那三个来者不善的人。其中一个看了看Wade,又看了看Peter,龇出一口黄牙露出一个笑容。




  [恶,这个笑真恶心。]


  [同意。真想把他的脸撕下来贴在镜子上让他好好看看自己。]




  虽然Wade很想同意他们,但是现在的情况看上去有些不对了。他歪了歪头。那个黄牙闻了闻,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呕,你的信息素味儿比屎味儿还难闻,就不要想着能操到这个小可爱的啦,他是我们的了嘿嘿。”




  就在黄牙说话的同时,Wade眼尖地看着有人拿出了一管针剂朝着那个男孩就要扎下去。他下意识地将手放到自己的绑着一把沙漠之鹰的大腿边,然而——




  那个看起来浑身湿透软成一滩泥的Omega抬起了一只手。他准确地捏住了那只针管。




  Peter艰难地抬起眼睑看了一眼那个人。铺天盖地而来的陌生气息让他浑身发抖。他几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但是那让他裸露皮肤不寒而栗的感觉是真切的。他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近乎倔强疯狂地抗拒着让他投降的本能,抓住了什么东西。他的喉咙发出一声模糊的声音,带着哭腔,似乎是呻吟,似乎是低吼。Peter能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抖,他要坚持不住了。




  铺天盖地的信息素席卷而来,夹杂着让他安心的烈酒的味道。他哼了一声,手随着身体的放松垂下来。蜘蛛反应告诉他对方是没有威胁和敌意的,他凑近了一些。




  Wade此刻有些无措了。他正抱着那个香甜的Omega站在原地。小心翼翼地不让男孩的哪怕一个衣角沾到地上横流的血污,但是那个不老实的Omega还在往他怀里钻,而且谁能告诉他为什么男孩死死攥着那个该死的书包不松手?他脑子里的声音正在兴奋地叫嚣着让他就地操了这个小家伙。他几乎愤怒地屏蔽掉那些声音,然后有点无措的——转了个圈。




  “好吧好吧,我得找个通风好一点的地方藏起他——哦不,通风不好的地方。靠。哥的脑子都要被小可爱的信息素给——卧槽卧槽你干嘛哥的贞操!”




  正把脑袋搁在Wade肩膀上嗅的Peter被有些粗鲁的扯开,委屈巴巴地露出一个湿漉漉的眼睛。




  “呃——操!妈的你们都给老子闭嘴。好吧观众朋友们这个情节发展成这样我也是没预料到的,要是有机会我真的很想给作者先来一套组合拳击完毕后如果他/她还活着再给来一个法式热吻,至少十分钟的那种。哦天啊天啊这个场景也太——呼。”




  Wade一头扎进了一个小仓库里。仓库的主人死后,Wade就霸占了这里。好吧仓库的主人就是被死侍弄死的。Wade呼出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把男孩放在角落,怕他磕到头还用手在他的后脑垫了一下。然后少年猛地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卧卧卧卧卧槽,哥就知道哥那个该死的生理卫生书是骗人的。”Wade骂骂咧咧,他发誓他把手抽出来的时候绝对手腕上得有个白印子。说好的发情期的Omega都是任操的软脚虾呢?他后退了两步,见男孩还有朝他挪过来的趋势,拔腿就跑。




  [哦,Wade,怂货。]




  “闭嘴。”Wade恶狠狠地说,“哥得去给他弄点抑制剂来。这年头这东西可不好弄,不过也不先看看是哥是谁。”他冲出去又冲回来小心把门关好锁好,直径把钥匙扔下下水道就跑。至于怎么进去的问题——哦天这对于死侍来说从来就不是个问题。




  然而当他拿着好不容易弄来的抑制剂跑回来的时候,Wade只看见了明显是被生生从外边被强大外力撞碎的大门,以及一仓库已经开始消散的差不多了的甜腻味道。




  “哇。”他说。手里昂贵得可怕的抑制剂掉在地上,随着清脆的声音摔得粉碎,冰凉的液体缓缓淌出来,流了一地。








  天知道Wade为什么还要去那个仓库。他只是路过,真的只是路过。然后他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子正在仓库边上的时候差点没拔刀。等下——




  他认出了昏黄的灯光下有点微卷的棕色头发,Wade捏紧了手指。男孩蹲在地上看上去很为难,他手里捏着什么东西。Wade思考了一下,他想踏出去和男孩子笑眯眯的打个招呼,可是他的腿僵住了,他动不了。




  “谁!”男孩在Wade准备溜走前先发现了他,他大喊了一声,站在昏黄的灯光下警觉地盯着那个方向。好吧,这可有些尴尬了。Wade走也不是,出来也不是,僵在原地不知道该干什么。




  行了行了。Wade那几秒在心里骂了上帝的祖宗十八辈——反正他的命也不可能更差了,更何况他也不信上帝。然后他乖乖举起双手,缓缓走了出来,贱兮兮地歪着头:“嗨~~~~小可爱~~~~~哥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呀~~”




  Peter愣住了。他站在原地眨眨眼睛,但是他旋即认出了信息素的味道。Peter红了脸,结结巴巴:“啊,是你,啊。先生,你好,我叫Peter。听说你那天救了我,谢谢谢谢。那个,这个给你——”




  听说?听谁说?Wade有些疑惑,但是美人给的东西他没理由不接。他把双手放下来,扭着腰十分骚气地走过去接了那张纸条:“嘿嘿是钱吗?小可爱你…哇——”




  字条上漂亮的字体一如男孩的眼睛一般干净。Wade说不上话来,他莫名地眼眶有些发酸。男孩惶恐地说:“啊不是钱,我刚上大学零用钱靠自己打工挣来的不是很多,那个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您会在我本来是准备把纸条往仓库里一塞就走人的,不好意思弄坏了您的门,我想Mr St……呃,那个,我家人也是为了找我比较着急才会弄坏门的,真不好意思。我我我,要不我赔您个门?我是说,呃,我写了好几封感谢信,但是最后都被我给撕了只留了这个最终稿,上面只有几句话但是我想说的其实挺多的。”




  哦,那个Mr.“嘶”是谁?不会是某个图谋不轨的家伙吧。




  男孩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您可真是个英雄。嘿,您穿着这样的衣服,真酷,您也是超级英雄吗?”




  Wade沉默了一下,过于强烈的某种情绪让他直径忽略了男孩话里突兀的“也”字。他随手将那张写着感谢的纸当着男孩的面撕得粉碎,在对方震惊和受伤的目光中丢到一边:“嘿,我确实很super,但是英雄,呵,谁爱当谁当去吧。”




  “哎,别。”男孩涨红了脸,想拦住他,但是又缩了回来,他鼓足勇气大声说,“但你是我的英雄呀。”




  Wade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回过身,看着焦急地挠头跺脚的男孩子。Peter扯着自己衣角说:“好吧,我不该打扰到你的。我,其实我也是瞒着我家里人出来的,他们不让我这两天出门。那个,我叫Peter Parker,就住在皇后区。那个,很高兴认识你。”




  他说着伸出手,一副要握手的样子,见Wade没动尴尬地用手心蹭蹭外衣,眼中路出些尽力掩藏的沮丧和失落。Wade几乎忍不住想要把这些情绪从那双眼睛里抹去了,但他没动。他只是偷偷看着男孩转过身去离开的背影,也背过身去。




  “Wade.”




  “哦名字很好听!”Peter兴奋地转过头。他眨眨眼,路光下已经空无一人了。








  知道了Peter的名字,他搞到男孩的住址就并不难。Wade发誓——好吧Wade并不发誓。Wade只是想着自己仅仅只是偶尔可以路过那儿远远的看一看。这年头Omega不好混,你就看看那些超级英雄就知道——复仇者联盟里几乎全是Alpha,剩下的也是一水的Beta。他脑子里的声音还在吵吵嚷嚷让他不得安生。他坐在酒吧里烦躁的喝酒,吧台后边的电视里是那个该死的有钱佬钢铁侠在接受访谈。




  “嘿,兄弟。”黄鼠狼往他面前扔了三张照片,神神秘秘,“你惹上事情了。”




  Wade正烦。他脑子里的声音正在嚷嚷着的关于Peter的话让他头疼。他用几乎把它们抓碎的力气一把抓起那三张照片,看了一眼就认出是那三个妄图染指Peter的恶心Alpha,他把照片扔到一边,照片顺着吧台散落着掉到另一边去:“是我杀的,咋?”




  “看手法,早就猜到了。”黄鼠狼靠在吧台上大咧咧地说完这句话,挑了挑眉角。他凑过来压低声音,“看在兄弟的份上,独家信息,只说给你听,规矩你懂。这三个人来路可不简单,背后的靠山上下都有人,最近你可小心着点吧。”




  Wade不想听这些。吧台后边的电视吵得他耳朵直响。他把酒杯磕在吧台上:“得了吧,哥在乎?话说你能不能把电视关上或者换一个台?你看见周围的辣妞儿都在看电视,都没人看哥了。”




  黄鼠狼很想翻白眼,Wade接着说:“哥的屁股和大腿不性感吗?那些——”




  他的话被打断了,抬起头盯着电视看。电视里的小胡子男人笑着靠在沙发里,他穿着漂亮的西装,当着镜头——对着全世界带着笑意轻声而坚定地说道:“我们之间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事实上,我是个Omega。”




  “操。”Wade说,“操。”他跳了起来,朝酒吧外边冲去。








  Wade已经在Peter的住处外边转了三圈了。该死的他不知道怎么上去找他,而且他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怎么说——“哦,Peter,你知道吗?听说伟大的钢铁侠也是个Omega,他自己承认的,在电视里,所以是个Omega没什么的。”可放屁吧,这话也用不着他说,更何况Peter看上去好好的,并没有他脑子里演绎的什么被卖到有钱佬家被家里人当赚钱工具等等一系列狗血生死恋情节。正当他准备转第四圈的时候,他看见楼上有一扇窗户打开了。




  Wade抬起头,他一眼认出了那个正往窗户外边爬的男孩。他吓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真正意义上的跳了起来,然后向前跑了两步停了下来。Peter已经好好的坐在窗外了,他看起来离掉下来就差那么一点,可是他没有,而是坐在窗户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摇晃着他的双腿。灯光正从他的身后倾泻出一些来,勾勒出他美好青春的身形线条。




  Wade憋了半天,他说了声:“哇哦。”




  然后Peter就像是有千里耳那样低下头朝着Wade的方向看了过来。Wade惊得重新缩回阴影,他面对Ajax都没这么狼狈过。但Peter已经显然看见了他。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用力挥了挥手。




  “哦,真是棒呆了。”Wade嘟囔了一声。他从阴影里走了出来。然后他看着男孩陷入了纠结,似乎是想缩回房间,又想跳下窗户去够至少得4米开外的防火楼梯。Wade觉得自己的心脏绝对已经在嗓子眼了,伸手就能给抠出来的那种。他大喊了一声“别动”就冲了过去。




  然而等他冲上对应的楼层的时候,Wade目瞪口呆地发现男孩已经站在防火楼梯上用好奇的眼睛打量他了。Peter开心地说:“我跳过来的,这个距离对我来说还好,而且我经常这么干。你怎么过来了,刚好路过吗?你怎么又穿着这身衣服了?哇哦你背后的那两个东西是什么我能看看吗?哦……好吧不好意思,我不该碰你的东西,啊,我是不是有点话多,你看今天的星星真多,你想去顶楼看星星吗?不过我房间门没有锁,待会儿May姨发现我不在房间里会急疯了的,我们还是在这里看星星吧。对了Wade,哦你上回跟我说这个名字,你是叫这个名字吧?很酷的名字,我很喜欢。你怎么不说话?哦我是不是话太多了?”他已经坐在了栏杆上,腿悬空在外,开心地晃腿。




  “没…有……”好吧Wade确实没碰见过比自己还话多的人。但意外的,当Peter说话的时候,那些脑子里乱哄哄的声音全都安静了下来,就好像——就好像他们都在认真听男孩说话一样。




  “呃。真的没有”Wade看着男孩的狗狗眼挠挠头,他紧张的时候会下意识做这个动作,但是他可能已经一辈子那么久没有紧张过了,他脱口而出,“我挺喜欢你说话的。”




  “那就好。”在Wade还没来得及收回那句话的时候,Peter笑了起来。他眯起眼睛笑得露出一点牙齿,歪着脑袋,棕色的发丝映着黄色灯光,看上去暖烘烘的。像是一个——Wade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怎么想,因为从外形来看Peter的脑袋和它一点都不像——像是一个小太阳。




  “他们说我分化成了一个Omega。好吧,Omega。说起来,你的信息素是怎么回事?”Peter侧过头,因为面具的缘故他看不见Wade脸上僵住的表情,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很奇特,我觉得超级酷。就好像在一堆灰烬里,你得自己仔细找——”他伸出两只手做了一个挖洞一样的动作,“是威士忌的味道?是吧,我觉得是。我是个好孩子,我不去酒吧。Mr.S……我是说,我家家里人不让我去酒吧。不过我马上就要21了,就能自己去酒吧了。Wade,你要不要陪我去?我可不想自己去,也不想……”




  “等等!”Wade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的声音激动到遮掩不住颤抖,几乎哽咽,“你,你说我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呃,不,不是Whisky吗?我确实没怎么喝过酒我不太爱喝酒所以不是很熟悉很抱歉?啊不是酒吗?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抱歉。”Peter被Wade吓到了,朝后缩了缩,眼看着就要从栏杆上掉下去了。Wade连忙一把拉住Peter的手,把他拉了回来,然后触电般地缩回了手。




  [他能闻到你原本的信息素味道Wade!!!!这意味着什么!!!他在暗示你!!上他!!标记他!!!!]




  “就他妈闭嘴,闭一会儿嘴。”Wade在心里默默地咬牙切齿。他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却又有点想转身逃跑。他被定在原地想尖叫而又叫不出来,他想切条大腿下来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用疼痛和咸湿甜腥的血液在舌尖告诉他该醒来了。可是他站在原地,因为Peter正用惶恐不安的眸子看着他,像是受惊的小动物,Wade怕吓到他。




  Peter翻进栏杆想要抓住Wade的手,后者像是触电般地朝后缩去。然而Peter的动作比他想象中要稳准狠了很多,他一把抓住了Wade手腕——Wade倒吸了口凉气。他觉的手腕绝对断掉了,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他第一次见钢力士,赤手空拳地揍他的时候。我操,这孩子怎么有这么大力气的——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想,Peter先一步像个受惊了的小动物松开了Wade:“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我不是……”




  Wade趁这个机会转身又想跑。Peter下意识地又要去拉Wade的那只手腕。随着金属清脆的声音,Wade握住了身后的刀柄——Peter终于意识到了那是什么。锋利的刀刃在黑暗里闪着冰冷的光,然而他的蜘蛛反应仿佛失灵了一般让他没有动作——然后Wade径直切下了自己的手腕。Peter终于尖叫起来。




  Peter的第一反应是尖叫,第二反应是Wade受伤了他要送他去医院,第三反应是捂住自己的嘴不要让May姨听见自己的声音。他翻身直接翻下楼梯,直径一路向下翻去,他手里还捏着那只手,到处都是的鲜血让他吓坏了,但他还是哆哆嗦嗦地拦在Wade的面前,压抑着尖叫:“你得去医院,Wade!你不疼吗?天呐你一定很痛!Wade,Wade!!!”




  Wade不想和Peter过多纠缠,可依然止不住脚下的一顿。已经很多年没有人问他会不会疼了。他咬着牙一言不发,狠心直径重新扎进了黑暗。




  如果一定要说,其实即便被吓坏了,Peter也有信心能不跟丢这个Alpha,但是他只是追了两步,回头看了看他大敞的窗口。




  May猛地打开房门,发现Peter呆呆地坐在床上,呆呆地看了她一眼。




  “Peter,你还好吗?”May觉得Peter有哪里不太对,皱起眉毛插起腰问他。




  “我没事。”Peter倒下去,滚进被子里眨了眨眼,直愣愣的回答,“只是有些累了。”




  “好吧。”May说,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有些艰难,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一样,“你得来看看新闻。”她加重了语气,“你必须得来看看这个。”








  Wade不是有意路过Peter的家门口的。




  [得了吧你就是想你香喷喷的Omega了。]




  “那不重要,而且他不是我的。”Wade咕哝。他从Peter家落荒而逃之后在自己家整整呆了一天两夜,顺便等他的手长出来。房东老太太抱怨:“Wade,Wade?哦你在家,天啊你居然不说话了,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好吧,被人掉包了也无所谓,记得按时交房租就好。”




  他还是没忍住,第二天早上从窗户翻出想看看Peter怎么样了。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受得了一直断手落在自己的掌心的。他有些后悔,不该那么做的,一定把那个孩子吓坏了。




  然后他就看见了几个人,看起来就不像什么好人。他们抗着一个黑色的袋子依次从一楼的防火门里钻出来。他没心情管这个,行侠仗义是警察和超级英雄的职责而已。他只想远远的看一眼他的Peter,看一眼就好。Wade躲在矮墙后边,等着他们离开。




  他们依次上了车,其中一个说道:“就是这个Omega折了我们三个人?”




  “闭嘴,上车。”




  卧槽卧槽卧槽??!!




  Wade下意识就摸枪了,然后他听见了车门关上和引擎发动的声音,骂了声操,这回是真的骂出了声音。








  Peter醒过来的时候,还在袋子里。他有点懵,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哦——自己好像被绑架了,听他们聊天的内容好像还是针对他Omega身份的绑架?




  战衣和蛛丝发射器都还在书包里,这下有点麻烦了。Peter想着,他小心地蜷缩起身体,从鞋子里——是的,鞋子里,Peter看那些电影里都是这样演的,小心抽出了一个被他包的很好的小东西。那是Stark先生给他的,浓缩便携版的Omega抑制剂,一针能管一天那种。等等,Mr.Stark是不是提过说打完针会嗜睡?啊,那好像不太好,要不要给它放回去。好像是发情期打完了才会嗜睡,和针剂没关系,那要不要打上一针保险。




  Peter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东西拿出来容易放回去可就有点难了。而且Peter还给它包这么严实——下回他不能包成这样了,里边东西根本拿不出来,可是他怕自己给针管弄碎了。他想了想,开始拆包装,希望这些人没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这回也许能破个大案子,Mr. Stark就能在电视前边宣布他是复仇者了。




  冰冷的液体被推进血管的感觉不是很好受。他莫名地想起了Wade,一阵难过。Peter想起他的信息素,想起他离开得多决然和仓皇,想起他总是穿着的红色紧身制服,说起来他挺喜欢那个制服的。Peter闭上眼,反正也没事干,他决定趁这个时间发一会儿呆。




  Peter想起自己一直被大家当成小孩子。他死过一回,又活过来,他去到过其他人终其一生都去不了的地方,面对过其他人绝活不下来的场景和敌人。有些事他不说不代表不懂,不明白只不过他不愿意明白,他确实话很多只不过因为他讨厌寂寞。他又想起Wade了,那个家伙怪怪的,话不是很多——好吧他们一共就见过两面,所以目前来看他话很少,他说他喜欢听自己说话,真好,他有好多好多话可以说给他听。Wade看起来很总是一个人,但是Peter觉得他们目前只见过两面也许他看人不是很准,但是就算是真的也没关系的,他们会成为很棒的朋友,很棒很棒那种,Wade就不用再总一个人了。




  车子停下了。Peter把手里捏着的空针管和布料纸巾乱七八糟的塞进裤兜里,然后佯装闭上眼睛。装睡比他想象中还要难一点,尤其当你被别人扛在肩膀上的时候。他们把他从布袋子里弄出来的时候,Peter觉得是时机了。他睁开了眼睛,吓得那个人喊了一声。








  Wade还没杀进那个工厂,窗户就砰的一声碎了。Wade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举着个Ak和从窗户里跳出来的Peter面面相觑。




  “Wade!你怎么来了!”Peter睁大了眼睛,头发有点乱,脸上还有点擦伤,但是那双大眼睛里边全是震惊。




  “哦。天。”Wade说着垂下手来,单手拎着枪,这场景和他想象的什么“英雄救美”之类的实在是太不一样了,“我来救你,但是好像来的有点晚。是的,显然,太晚了。”




  Peter的视线移到Wade的左手上,他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这家伙用他背后的武士刀将自己的手腕砍了下来。然而那只手现在就好好的,长在他的胳膊上:“你的手……”




  Peter顿了顿,他决定放过这个话题:“那个,不好意思,我认错了你的信息素味道。好吧,我真的很对不起。但是我很喜欢你的信息素的味道,也……挺喜欢你,所以,你愿意告诉我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吗?”




  Wade愣住了,他觉得他刚刚大概是又做梦,或者是听错了。他长了张嘴不知道怎么回答。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踢开的声音拯救了他。几个壮汉气冲冲的举着手枪向外冲,伸出手相抓住Peter。




  Peter只是一个闪身,及其灵活地躲开了。他一抬头就看见了Wade枪架了起来的Ak。Peter立即发出一声尖叫,他用力地把枪口朝一边推去。滚烫的子弹壳打在Peter的手臂上让看见了这一切的Wade也大声喊了出来。他吓得立即两只手都松开了枪。




  玻璃破裂的声音,枪被打飞的声音,那些追出来的人刹车撞在一起的声音,Peter和Wade掺杂在一起的尖叫声共同响了起来。




  “不要开枪!你会杀死他们的!”Peter抓住了Wade手臂。Wade张开嘴,他想和Peter说些什么——




  “轰!”




  “啊啊啊Wade——”Peter再次发出了尖叫,他冲着Wade被炸飞的方向冲了过去。




  悬浮在半空中的Tony还保持着刚刚发射掌心炮的姿势。他看着Peter的背影,忍不住爆了句粗:“What the f*ck??”




  他一边冲着Peter跑过去的方向追了过去,一边在头盔里拨通了Stephen的电话。电话没有像往常一样最多不超过五秒就被接起来。不过,一个金色的传送门代替了被接通的电话直接从他的身边出现。Peter从地上拎起来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的家伙,可怜兮兮地问他:“你没事吧?”他回头看了Tony一眼,下意识地把那个家伙护在身后。




  Tony又想骂人了。




Wade忍不住从男孩后边露出个脑袋,他一下子被Stephen的传送门吸引了目光,说道:“哇——这看起来可真是个很有创意的超级英雄出场方式。”




  Stephen下意识的以为Peter被当成了人质,身后的传送门还没消失,他一个手势,Cloak气势汹汹地鼓起下摆穿过一个新形成的传送门猛地朝着哪个方向扑了过去。然后Peter尖叫了起来:“哇啊Mr. Strange 等下斗斗斗斗斗篷先生不是的误会了他他他是我的,朋友!朋友!”




  Cloak显而易见地愣了下,然后那个穿着红色的家伙一把把他扯了下来,嘴里还不停地在说着什么似乎是在夸他似乎是在骂他的话。Cloak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进攻,有点懵地看了看Tony和Stephen。




  Tony冷漠地看着。他撤开了头甲,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两步。Peter看起来有些紧张兮兮地扯着那个人的胳膊:“呃,Mr.Stark,这是Wade,我的一个朋友。Wade,这是Mr. Stark。”




  刚刚缩回头去的Wade立即又把脑袋探了出来了一下,飞速说道:“哦,小可爱不用介绍,我知道,钢铁侠,要知道他的刊物数量可是仅次于蜘蛛侠,但是蜘蛛侠依然甩他一大截。顺带一提,你知道蜘蛛侠吧,纽约好邻居,我最喜欢的超级英雄。”




  Peter没太听懂Wade在说些什么,但他听见Wade提起了自己,还说自己是他最喜欢的超级英雄,不由得激动起来。呃,好吧,他的话好像不少。但是为什么之前对着自己那么少——




  Tony忍无可忍了:“Stephen,有什么法术能让他闭嘴吗?”Cloak吓得立即躲远了,生怕Stephen让自己去堵这个人的嘴。Tony好气又好笑地瞥了尴尬的法师一眼,不得不深呼吸了一口试图让自己冷静——然后他闻见了那种烧糊了的Alpha信息素味道。




  Tony愣了一下,打了个手势阻止了已经准备做法印的Stephen。Tony惊讶地看着Wade,Friday已经开始搜索资料了:“是你。”




  “什么?”Peter疑惑地看了看了看Wade,紧张兮兮地盯着Tony:“Stark先生他没有恶意,实际上他是在这儿是为了来救我的。他是我的朋友。”




  但是Tony忽略了Peter的话,他又靠近了一点,语气不善,不是因为而是陈述句:“就是你在Peter分化那天救了他。”他停了下来,看了一眼Peter,沉默了一下,“在那里杀了三个人。”




  Peter的脸刷的白了。




  “哦。哦。是我,恭喜你,认出来了。Ta-da- 不用谢,可以直接给我打钱,有钱佬。”Wade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看Peter,又看了看Tony。他想起Peter的那些“嘶”先生。他眯起眼睛,忽略掉自己要被Peter讨厌了的事实。




  “等一下等下,是的Mr. Stark是他那天救得我。他他不是故意要杀人的,Wade是为了救我。那三个人不是好人,真的。我第二天晚上偷偷跑出去——对不起Mr. Stark我不该偷偷跑出去但是我觉得别人救了我我不说一声谢谢是不礼貌的!然后我就遇见Wade先生了,你知道,呃,总之,他是个好人。真的!”Peter的脸色依然还是发白的,却依然毫不犹豫地站在Wade的身前。他的声线还有些颤抖,语速很快,带着点惶恐不安和焦急。




  哦,我才不是个好人——Wade默默在心里想。他看着挡在他身前的男孩,气氛因为他的话陷入了僵局。Wade在心里默默叹口气,直径伸出手去推了Peter一下。




  Peter被推了个踉跄,而对面那两位瞬间看起来已经准备好把他轰出地球了。Wade觉得自己应该开心,他们看起来很护着他的男孩。管他们呢,Peter就是他的男孩,反正——反正也没人知道。Wade自己知道就好了。




  Peter难过又不解地扭过头看了看Wade,后者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该回家了。”








  Wade是目送Peter走进那个传送门的。传送门的后边干起来干净而又洁白,总之看起来很贵就对了。Wade站在脏兮兮的水泥地上看着Peter的背影,他的脚边还有鲜血。他看着Peter离开,踏进那个传送门——他回过头,想要再看Wade一眼,但是被Stephen的身子挡住了。Stephen也往传送门里迈了进去,他进去半个身子然后回过头低低地喊了声:“Tony。”




  Tony微微地歪过头给了他的爱人一个俏皮的笑。Wade夸张的说:“哇。好甜蜜。”




  “Wade Wilson,神盾局有你的资料。”Tony没被激怒,他回过头,棕色的眸子死死盯着死侍眼睛那里白色布料,“前雇佣兵,你现在的能力是什么,嗯?自我修复?总之,Peter那孩子不是某个普普通通的路人,如果你没做好准备替他去死,就给我离他远点。”




  其实什么“替他去死”这话只是Tony不耐烦的随口那么一说。他回过身,脚下的推进器发出蓝光的那一瞬间,Tony听见Wade说:“我不会替他去死的。”




  Tony连白眼都懒得赏给Wade一个。他往Stephen的方向飞过去。传送门在他的眼前被关上,Wade看着空无一物的空气喃喃自语:“活着太难受了,我是说,一个人活着,只有一个人活着,太难受了,我怎么舍得让哥可爱性感的小Peter经历这个,他那么善良,看着别人替他去死肯定会很疼很疼的,还好哥死不了。哥一个人承受这些就够了。”








  Wade以为这个故事会就这样结束了。他和Peter是两个世界的人,天堂和地狱的那种差别的两个世界。Peter看起来并不会被卖给有钱佬受欺负,毕竟全世界也没几个比Tony Stark有钱的。Wade不喜欢Tony Stark,但他知道Tony是Omega的时候开始有点喜欢他了,因为Peter也是Omega。但是这个有点也只是相对的。不过再后来他知道Peter背后的“嘶”先生就是Tony Stark了,所以Wade现在不那么讨厌Tony了——又同时很讨厌他。




  这并不矛盾对吧?我是说,你当然可以同时不那么讨厌和非常讨厌一个人。




  但那不重要了。那都和Wade没有关系了。Wade的拒绝承认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在了,像是被人挖空挖走了一样,空留下血淋淋的伤口。不过,伤口嘛,Wade早就习惯了,总会自愈的——虽然Wade宁可他们不要自愈好一点。




  他脑子里的声音依然再叽叽喳喳,没什么东西能让他们一起乖乖的安静下来了,也没有什么人能推开他手里的枪了。




  某一个凌晨,Wade拎着一个空啤酒瓶子准备回家。不要问他为什么拎着空酒瓶子。他乐意。好吧他拎着空酒瓶子,这样他看见某个不顺眼的人的时候就可以顺便用力把酒瓶子砸到那个倒霉家伙的脑袋上。他用钥匙打开家门,听见里边传来交谈的声音。Wade愣了一下,他捏紧了手里的酒瓶子。




  [哦,来了来了,要砸人了!]




  然后那些声音停了下来。




  “嗨,Wade。”Peter在屋子里冲他露出一个太阳一样的笑容,“我帮你收拾收拾了屋子,你的房东婆婆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和她聊天很开心。”




  Wade的酒瓶子落在地上。他顾不上他那个瞎了眼的老太婆房东愤怒的大叫,说Peter刚打扫好的房间。他一把抓住男孩子的肩膀,也顾不得会伤到他,将他直径拽出门外。他重重把门摔上。




  “你来干什么!不对,你怎么会知道我住在这里?讨人厌的钢铁侠告诉你的吗?我以为他恨不得我去死。”




  Peter不赞同的把眉毛拧起来,嘟着嘴生气地说:“Mr. Stark很好,他不讨人厌,也不会希望你去死,不然你早就死了。我知道你这里是Karen告诉我的。我来找你。”




  “ 哦,你不知道Karen是谁。”Peter眨了眨眼,他不嘟着嘴了,而是将外套的拉链拉开,露出里边显眼的蜘蛛标志,“Karen是我的战衣姐姐,她超赞的。Wade,你说我是你最喜欢的超级英雄,别想抵赖。”




  他笑起来:“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夜巡?这样我当你的英雄,你当我的。”




END


很期待Wade跳出来给我那个十分钟的法式舌吻


贱贱(笑):你忘了你得先活下来

评论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