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Wade看了Infinity War,而Peter亲了他

TracyTree🌳:

Summary:Wade看了Infinity War,开始抹眼泪,一刻不停地抹眼泪。而Peter亲了他。


Warning:重度OOC。初次写Spideypool,拿捏不好分寸。


分级:PG-13。有轻微的性暗示。


弃权声明:我不拥有任何一个角色,只拥有对他们无限的爱意。








Ready?




Here we go.








Deadpool有个无伤大雅的外挂——可以突破第四面墙。虽然一些规则不能破坏,但总有空子可钻。中心宇宙最近有一部大热的漫威电影,他听说了。并且,嘿,那里面还有他最可爱的亲亲小蜘蛛!管他的版权问题,那些劳什子,Deadpool才不在乎。上映当天凌晨,他就迫不及待地溜到中心宇宙的一家小影院,挤在一群情绪激动的迷弟迷妹之间,情绪更加激动地完成他的一刷。




『你进影院的时候有人向你投来奇怪的目光,没在意到吗,蠢货。』




「是啊,就算是coser也够奇怪的了。穿着Deadpool的衣服来看Avengers?兄弟!」




“闭嘴!我还看见有几个火辣的姑娘向我投来理解的目光!她们一定是知道我和baby boy的事情,并且支持我们!”




『今天你的脑子也不正常。别做梦了好吗。』




「现在你不仅疯,而且傻。啧。」




“闭嘴吧你们!”




上帝啊,Wade发誓影片前半部分他还顶住极度的醋意尽量做到镇定自若,嘴里偶尔叽咕几句“铁罐儿简直是个太平洋警察”“这用得着你管有哥在呢哥是空气吗”这种没头没脑的话,招来旁边观众不满的提醒。然而Thanos的响指一打下去,老天啊,他还没反应过来,他的亲亲小蜘蛛啊!Peter就在屏幕上晃晃悠悠地扑进那个美国大叔的怀里,说了一段让人揪心至极的话,慢慢倒向地面,然后化成灰飘走了。Wade几乎当场就想从座位上弹起来并抽出双刀跳向屏幕,试图狠狠地戳进灭霸那张紫色的丑脸。可惜这之后Thanos的镜头不多了;旁边座位的小姑娘大声抽泣了起来,吵得Wade脑袋疼。




那些杀千刀的编剧怎么敢?!他们怎么敢!看在老天的份上,Spidey还是个孩子,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就这样杀了一个孩子?




『那可是一个能徒手拉游轮的孩子。』




「对,还能挡火车。」




“那他也是个孩子!!!”




即使知道这只是部电影,Wade依然不可抑制地沉静在巨大的惊痛之中。


因为他还知道,对于Spidey来说,这可能并不仅仅是部电影。








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回到熟悉的纽约城,Wade跌跌撞撞地走在街道上,失魂落魄。那不仅仅是个电影,他心下很清楚这一点。同样的事情,或者更惨烈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在未来发生,真真切切。混乱地喃喃自语,一路碰翻无数垃圾桶,就在他真正处于发疯边缘时,一束蛛丝忽然猛地黏住他,并将他向上拉去。




老天,他发誓,即使被蛛丝吊上去的滋味儿相当不怎么样,可是,没有什么时候比这一刻更令他安心了。




他终于见到了他的Spidey,在一栋大楼的天台。




上帝作证,他的Spidey还是那样活力四射青春洋溢;他晃着腿坐在消防梯上吃三明治的样子可真性感——Spidey做什么都性感,做什么都可爱……只要他活着。




拜托,只要他活着。








Peter觉得Wade今天不正常。




准确地来讲,Wade平常就不正常。不过感谢这个疯疯癫癫的雇佣兵对他几年来的持续骚扰,Peter现在已经习惯Wade日常神经的状态了。不过今天不太对劲,比往日严重得多……今天的Wade看起来,似乎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并且陷入极度的焦虑……似乎还感到哀伤,对,浓重的哀伤。




Peter在面罩下皱起眉头。到底发生什么了?如果让Wade陷入这样糟糕的情绪里,那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可能会非常危险;如果是这样的话,蜘蛛侠义不容辞,必须了解真相。




对自己的逻辑感到满意的Peter跳下消防梯,走到Wade身边。




“嘿,你怎么了?”Peter扯下自己的头罩,拍了拍Wade的肩膀。




Wade先是僵了一下,继而保持着定在那里的姿势,一动不动,盯着Peter看。




“小蜘蛛还活着……!天哪他刚刚是拍了哥的肩膀吗?他因为担心哥而主动爱抚了哥的肩膀吗?小蜘蛛真是天使啊……这么可爱的spidey绝不能死去!哥不会让spidey死去的,有哥在,spidey就在!”




『白痴,你以为蜘蛛侠的生死就由你决定了?』




「还不是那帮画手编剧动动笔的事,你以为你算老几啊?」








Deadpool难得地在与盒子的辩论中陷入了沉默。




因为他知道它们是对的,一如既往。并且对于这件事,这件顶顶要命的事,他无能为力。




千言万语堵在他的喉咙,他想告诉他的小蜘蛛平行宇宙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并且相似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想抱住这个男孩求他别走;他想亲吻他的面罩,亲吻他面罩下的双唇,告诉他这里有一个破破烂烂的人爱他并愿意用生命守护他……他希望他的Spidey远离一切可能的危险,即使这是最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微微张开嘴,没发出一丝声响,就那样僵在原地,失去一切调笑的心思,说不出一句打破沉默的话。




有温热的东西滚下他的眼眶。








Peter第一次见到Deadpool哭。




这太荒谬了,他以为Deadpool这样的……这样的人,是不会哭的,至少不是对着自己哭。




他看着这个红色紧身衣变态站在自己对面,先是陷入诡异的沉默,死死盯住自己;继而,他感到那人的目光变得愈发悲伤而绝望,面罩下的眉头紧紧了皱起来。




Peter感到事情不对,刚想出言安抚,却在下一秒停住了嘴巴——泪水隔着面罩从男人的眼中滑落下来,带着难以言说的哀伤。




天哪。Peter的脑中一片空白。天哪。




他的双臂不受控制地向前伸去,张开,环住对面流泪的雇佣兵,收紧,把他按向自己的胸口——他的力气似乎有点失控了,因为现在他能清楚地感受到Deadpool身体轻微的颤抖、沉重的呼吸,甚至是他心脏有力的搏动。




他的一只手伸到Wade的脑后,轻轻把他的脑袋按到自己的肩膀上,温柔地拍着。




Peter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或者说,其实在这几年中,越来越多的时刻他想这样做,却缺少一个理由;他接受了Wade无数个或纯洁或过分的拥抱,甚至亲吻,老天,但从未主动做这样的事情;而就在刚刚,他的行动代替理智先一步告诉他:本也不需要什么理由,这样做就好。




于是蜘蛛侠拥抱了死侍。即使他不清楚Wade为何如此悲伤,他不确定这样是否合适,不知道这样是否越界,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Wade又一个脑洞大开的小把戏——他只知道Wade看起来很难过,需要一个安慰,而他愿意提供这样一个安慰,甚至更多——于是他紧紧地抱住了他,紧得不像一个哥们儿间的拥抱,如此温柔,如此……如此暧昧。




他只是紧紧地抱住了这个男人,抛开一切细小的担忧与疑虑。








Wade在这个拥抱中慢慢安静下来后,吞吐吐吐地把他的担忧乱七八糟地说了一遍,尽量避开关键信息,可还是忍不住吐槽一大堆诸如“导演真是为了赚钱连良心都不要下这样的狠手”“人家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黑暗,黑暗至极”等等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抱怨。Peter在旁边颇有耐心地听着,虽然大部分时间搞不懂Wade混乱的逻辑和语句,不过大致弄明白他是担心自己死去,啊,担心另一个宇宙的自己会死去。好吧,Peter心想,他看起来是真心在意这件事啊。




那种事情并非完全没可能发生,Wade的担心是有理由的。可他现在没空理会那细小的窜上脊背的不安。即使它会发生,也不是现在。现在……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处理。




他一边在心里试着把Wade乱糟糟的故事理清,一边忍不住回想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与这个前雇佣兵所发生的一切。




他看着Wade脸上一团糟的泪水,他眼角因为担忧而皱起的纹路,他拧着的没有眉毛的眉头,他漂亮的蓝眼睛上残存的雾气。




他感受着Wade全身上下透露出来的,因为他而产生的,巨大的悲伤与焦虑。




他感受着自己拥抱Wade,并且毫无停下来的念头。




心脏有力地跳动着,血液奔流在全身。




现在,就是现在。




他有许多话要讲。




他要做出一个决定。








“听着,Wade。”男孩一手拍拍怀中男人的背部,一手替他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把他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出来。




“我不知道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说实话,即使对于你,这想法也太过匪夷所思了。”




Wade抬起头,迅速摆出一个夸张的手势,“甜心——”




Peter对他摇了摇头。




“听我讲完。如果真的有难以抵抗的力量在操控我们的命运,掌管我们的世界,我是说,你嘟囔的那些’编剧’’导演’什么的……我们也无能为力。不过,大部分时候,我们过得还挺好,不是吗?也许你说的那些人,他们对我们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事情要往好处想啊Wade。人们安居乐业,纽约城在我们的保护之下,我们会战斗,但团结起来总能赢得胜利……虽然有时生活确实会刁难我们,但一切似乎都还过得去。所以,也许,你的担忧没那么容易成真呢。”




Wade皱起眉头,似乎在为男孩的天真而感到忧虑,不过Peter一向快活的神情突然严肃下来,于是他选择闭上嘴继续倾听。




“但是……嘿,我们都知道超级英雄是怎么一回事,不是吗?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在经历大大小小无数的战斗后,终于有一天,可以老去,退休,享受生活……也许养条狗什么的。然而,更有可能的是,有那么一次,我没能撑过去。”




眼见Wade嘴角耷拉下来,Peter马上出言宽慰。




“我可是纽约最厉害的蜘蛛侠啦,放心,这种事没那么容易被我遇到。你总得我有点信心吧!不过……不过,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说。”




“如果有那一天真的来了,我们就真的是有大麻烦了,Wade。可能是,我们谁都想象不到的、即使在最坏的噩梦中也没出现过的,巨大的危机。普通人们,老百姓们,他们会全部命悬一线。你知道的,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战斗到底,绝不轻易放弃。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如果我真的撑不住了……”




Peter按住Wade的双肩,目光坚定地看向他,刻意忽视手下男人轻微的颤抖。




“那就让我走,Wade。没办法继续战斗,以及带给Aunt May、Ned、MJ、Mr Stark,和所有人,还有……还有你,Wade……带给你们的悲伤,我会真心感到抱歉。不过,我知道只有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哪怕希望真的十分渺茫,可我请求你,坚持下去,为我,为所有人,坚持下去,带给人们生机与希望。即使……即使这意味着你要承受更多的伤痛和悲哀……我讨厌承认这一点Wade,或许以后也不会再提了,不过,如果那一天真的来了,我不确定我是否能撑到最后,但我知道你会是坚持到最后的人。所以,拜托了,Wade。拜托做完我想做的事情,拯救大家。”




Deadpool难得地严肃下来,紧紧盯着眼前的男孩,像是想用目光把他吓退,逼着他把刚才说过的蠢话吞回肚子里——什么“撑不下去”“让我走”,老天,他还是只是个刚成年的小屁孩呢,好吗,这么沉重的问题,他为什么要想?他为什么还要逼着自己做出这样的承诺,这么残忍——




Peter却毫不畏惧地看向他的双眼。小英雄眼中有些明亮的东西,在这一刻的光芒甚至有些刺眼。




“你不是想知道如何做个超级英雄吗,Wade。我要你记住我说的话,然后在那时想起来这些,并去当个真正的超级英雄。”








这就是他的男孩了。当Wade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不受控制地轻轻点头了。




Wade深深地望进Peter棕色的圆眼睛里,看到那束光芒,如此鲜活、天真,如此倔强、坚定。他还太年轻,不知道死亡的沉重,没经历过真正撕心裂肺的绝望。可他又意外地老成,天天念叨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荷尔蒙最易作乱的年纪心甘情愿地当个纽约好邻居,躲开一切掌声与称赞只为保护他那May婶婶的心脏,关键时刻能一声不吭套个睡衣就冲上战场,奉行着打死不杀人的原则无论那将带给他多大的危险……




并且,还在刚刚,用最令人难以拒绝的方式,逼着自己做了个该死的拯救世界的承诺。




瞧瞧,愚蠢又伟大的Peter Parker,连他自己的后事的都安排好了。




Wade气的咬紧后槽牙,心脏却因为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情绪紧紧揪成一团,眼睛险些又要发热。他蠢兮兮的蜘蛛侠,他天真的男孩,他的小太阳,他的珍宝——永远是这样,让他气的跳脚,恨不得封住他该死的嘴教他重新做人,做个自私点的人,让本就操蛋的日子稍微那么好过些。




可Wade知道,Peter不会妥协。最可气的是,即使他倔得像头牛,蠢得要命,Wade依然会忍不住认为他该死的火辣,该死的性感。他的男孩身上有一种纯粹的光芒,任何黑暗都无法侵蚀的、强大却柔和的光芒,就像清晨七点透过树叶间隙洒下的阳光,令匍匐于泥沼中的人发疯般地向往。生活待他十分刻薄,可他那颗心如此坚强,根本没有仇恨栖居的地方。




他总是像个天使一样,Wade想着,脑子里的盒子破天荒地附和。他开始描摹Peter的样子——柔软的卷发乖巧地搭在额前,棕色的双眼中永远闪烁着活力,浅色的雀斑落在他白皙的脸颊上,挺直的鼻子、俏皮的鼻尖,和在那之下粉嫩如花瓣般的嘴唇。他每一个惹人喜爱的小习惯,他一向坚毅的下颌的线条,他在思考时习惯性抿起的嘴唇,他遇到难缠的对手时依然挺拔的脊背……




Wade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和惊涛骇浪的情感里,完全没在意他的男孩,此刻忽然勾起一个微笑。








Peter满意地看着Wade缓慢地点头。现在,该说的已经说完了。现在,他要做出那个决定了——




缓缓收回环住男人身侧的手,轻轻捧住他的脸,带着点羞涩的笑意,Peter慢慢靠近对面的男人,缩短两人间的距离。




坚定而温柔地,直至二人的唇紧紧相贴。




一个不带情欲、纯洁美好的吻。




一个令人心安的吻。




男孩能感受到对面人的气息在那一刻忽然消失了,手掌下的面庞也变得僵硬不已。该死,现在他倒是害羞起来,之前明明不要脸地亲了他那么多回。




试探性在男人的唇上磨蹭几下,同时安抚性地摩挲着男人的脸颊,Peter低声轻唤Wade的名字,期待着他的回应。




“……Peter?”石像动了动,发出一声模糊的呼唤。




石像忽然抬手用力拧了一把大腿,咕哝着:“……老天?我不是在做梦吧?”




Peter被他的反应气到想笑,可是努力忍住了。“不是的,Wade。你瞧,咱们俩认识这么久,我……我其实……我其实也……”




石像的眼睛瞪大了。




“……我也爱你呀,Wade。”




紧紧盯住眼前的男孩儿,Wade先是陷入了短暂的不知所措,继而过分用力地箍住了Peter的身体。这该死的一天,这该死的谈话,还有这——令人震惊的、幻梦一般的吻——他真切地怀疑一切都是假象,是他脑子终于坏掉的迹象。可是,可是,他手下的触感如此真实,老天啊,这他妈的,一切居然都干他妈的是真的——




他的男孩儿对他说,我爱你。




他黑暗生命中的光,他午夜梦回时的全部迷思,他残破躯体中的爱与温柔,现在忽然从天边飞来,变成他的爱人。他那为世人所厌恶的面庞,这个天使愿意亲吻;他那曾经堕落绝望的灵魂,这个天使愿意拯救。




Wade用唇颤颤巍巍地碰着Peter的唇,Peter的下巴,Peter的脸颊,完全失去他那一向娴熟的亲吻技巧,几乎完全依靠本能笨拙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与浓得化不开的爱意,还有那令人心疼的深深的震惊。他以为自己永远配不上Peter,永远无法同他比肩,只能站在阴影中仰望那灵巧的身姿。可现在,他听着Peter在自己耳边喃喃念叨着他多么喜欢自己的肌肉,自己的身材多么性感,自己的嘴炮既烦人又可爱,与自己交谈时能肆无忌惮地甩出一连串双关语而不用担心遭到嫌弃……自己的伤疤多么令他揪心。没有嫌弃,没有轻蔑,Peter似乎真正爱着自己,就像他疯狂地爱着Peter那样。




说起来真的很不可思议,可这确实发生了。死侍与蜘蛛侠,谁想的到呢。




Peter还在黏黏糊糊地表着白,说他发现Wade的内心奇怪的善良,他脑子里那些疯言疯语透着一股子天真,他想要做一个好人的决心如此高尚……Wade恍恍忽忽地听着,胸腔里的血液再一次用力奔腾起来——这一次不是因为难过,而是因为巨大的狂喜。他在这一天经历了太多情绪的起伏,再承受不住更多、做不出什么反应了;除了用力抱紧他的男孩儿,他以为自己即将失去的、却忽然发现对方也深深爱着自己的Spidey。




“嘿,Wade,嘿……”Peter放轻了语调,柔声呼唤着怀里的人。他看到Wade再一次流泪了,而他本人似乎根本无暇察觉的这一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正浸泡在咸涩的泪水中,复杂的情绪混合其间,瞳孔因为茫然而略微放大,令Peter的心狠狠揪了起来。当Wade因为他的告白而露出难以置信的震惊时,他在那一瞬间痛心地意识到,这个一直满嘴骚话、时不时把自己逼疯的男人,其实脆弱得可怜,根本没想过有一天能真正和他在一起。如此想来,那些言语上的擦边球、不合时宜的拥抱、过分亲昵的“友好亲亲”……也都染上了一层略微可悲的意味。




好了,打住,Peter,当你的男朋友在自己怀里哭泣的时候,别惹得自己也跟着哭出来。




收拾好思绪,Peter弯了弯嘴角,轻轻用手拭去Wade面庞上的泪珠,扬起脑袋,吻上Wade的额头。




“墨西哥卷怎么样,我亲爱的男朋友?今晚,我想我们值得一顿美妙的晚餐。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或许还能得到一份餐后甜点。”




微微羞红了脸,Peter温柔地说道。他平日里几乎不会说这样的话,可今天的Wade如此可怜,他值得一点奖励。




怀里的Wade动了动,似乎终于回了神儿;也不知道是因为“墨西哥卷”,还是“餐后甜点”。磨蹭了几下,一双不老实的手慢慢从Peter的后腰下滑,爬到他的屁股上——




“都听Spidey的。”




FIN.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这个梗看完Infinity War之后就在脑子里产生了,当时我坐在电影院里,忽然冒出一个阴暗的想法:如果Wade看到他的Spidey化成了灰怎么办?他这次可没办法靠输血拯救蜘蛛侠了。啧,那想必十分令人绝望,嘿嘿(闭嘴。


一直默默蹲坑底吃粮的我感到良心的谴责,于是愤而产粮,如果不好吃还请多多包涵啦=)


期待小心心、小蓝手,更期待可爱的大家的评论!





评论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