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原创】反高潮 26 (盾铁+贱虫 ABO)

淹死的鸥鹭:

食用说明:


接复联3剧情之后,会OOC轻喷(这里纯电影党,对漫画了解不深)。


ABO设定,更新时间不定,如果坑了,请大家当无事发生过……


理论上来说,晚上10点前我没说停更,就一定会有,多晚都会有的。


希望有小心心和评论,谢谢大家!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或许史蒂夫可以再说些什么,诸如我不会离开太久,给个确切的返程时间,再损两句托尼做饭的手艺,可史蒂夫没有。


 


彼得低着头吃着盘子里那条蒸鱼,他感觉自己像是被盐糊住了喉咙,他缓慢地吐出最后一根鱼刺,托尼向他打了个响指:“进入正题,和我去工作室。”


 


彼得再不明白也能感觉得到斯达克先生心情不好,一开始迎接他的笑脸也没了,直到进入实验室之后,他才真正明白发生了什么。


 


实验室的投影上循环播放着他穿着战衣时的画面记录,下面标明了时间地点还有谈话内容。


 


“彼得·帕克给你的报酬,一万美金,也是封口费。”


托尼把语音识别转换成的文字念了出来,他按下暂停键,看向身后的人:“解释一下?”


 


“就是……字面意思……”


 


“你是怎么会和他联系上的?是他先来骚扰你的?”


“呃,准确来说是我、是我先去勾搭的他。”


 


有那么一秒钟,托尼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揉了揉眉心:“你再说一遍。”


彼得抿了下嘴唇,眼睛看着实验室灰色的地面,不说了。


 


托尼觉得有点热,他扯了扯领子呼出一口气,双臂撑在了操作台上:“你知道他是谁吗?”


“死侍。”彼得点头,他说得很小声,活脱脱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学生。


 


“韦德·威尔逊,X武器的产品,拥有无限再生的能力,简单来说,一般武器杀不了他。”托尼调出了死侍的各种资料,包括他在黑道上明码标价的佣金。


 


“雇佣兵,业务水平一流,拿钱办事,活做得很干净,杀人的最快纪录是3.1秒。”


“没心没肺,无恶不作,帕克先生,这样的人你也相信?”


 


彼得想为韦德申诉两句,投影上突然出现了死侍脱下面罩后的脸,小蜘蛛无法控制地往后退了两步,但他还是结结巴巴地把话说完:“可我找他,就是因为我愿意相信他。”


 


“听好了,我不对他的外表做评价,但是我得告诉你,他今天可以背叛前雇主,明天就能背叛你,你连他杀人的样子都没见过,随便就把‘相信’两个字拿出来说了?”


 


“死侍不会的,他的确嘴碎无礼,但他不会背叛我的。”


 


在这个场景下托尼该笑的,但他笑不出来,彼得走到了斯达克先生面前:“我相信他不会的。”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给他钱呢?你那么信任他,封口费的意义在哪里?”


“我不怕世人诋毁他,我怕的是您。”


 


“如果不是他,我们根本找不到那个红色的怪物,您现在说不定还被关在核电站,他帮了我们,您为什么还要这样呢?”彼得越说越急,他甚至开始打断托尼的话:“没有他,九头蛇的计划说不定就成功了,至少现在队长还能近您的身吧!”


 


说完彼得就后悔了,这不是他的本意,可惜覆水难收。


 


托尼关掉了实验室的投影,操作台上放着的一个手提箱弹开,里面是一套全新的蜘蛛侠战衣。


 


“拿上你的东西,出去。”


 


“新的战衣里是不是也植入了监控系统?”


托尼沉默着没说话。


 


彼得将手腕上的机器拆下,放在了实验室的桌子上,那是托尼连夜帮他改进过的发射装置:“我很感谢您给予我的一切,但如果这意味着我完全没有隐私和自由。”


 


“那我宁可穿着睡衣出去行侠仗义,也不会再接受您的东西了。”


 


彼得朝着托尼的背后深深鞠了一躬,随后头也没回地离开了实验室,听到关门声,托尼只得干干地苦笑。


 


好极了,偌大的房间又只剩他一个人了。


 


一个小时之后,Friday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实验室里响起:“Boss.”


 


托尼终于找回了点意识,他的步子变得不太稳,在他从内置电梯回到自己房间时,再熟悉不过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且比之前的还要猛烈,热潮带来的后遗症像巨浪一样将他卷入海中。


 


史蒂夫到瓦坎达和黑豹进行了政府方面的信息交换,巴基的情况也好了很多,两人见面的时候拥抱了很久。


 


“等我彻底痊愈之后,我们可以并肩战斗,和以前一样。”


“并肩战斗。”史蒂夫用力拍了拍对方的后背:“不分时间,一直都是。”


 


“另外,关于斯达克的事……”巴基面露难色,他说得磕磕绊绊:“我……我一直想对他说对不起,虽然我知道这没用……他……斯达克最近还好吗?”


 


托尼的脚边散落着十几支抑制剂的密封袋,他的热潮丝毫没有退去,Friday将门锁死,空气里的信息素含量一度超过临界线。


 


他浑身都是冷汗,紊乱的热潮几乎要将他逼疯,他连站立都已经很困难了,在他挪到浴室的时候,他看到洗手台边放着一件史蒂夫的旧衬衫。


 


米色的衬衫是史蒂夫最常穿的那件,昨天洗过澡后他忘记将衣服带走了,一直藏着托尼脑子里的炸弹突然炸开,电流穿过肉体的痛感变得极为真实。


 


“抑制剂的库存……”


“Boss,第十四支在五分钟前刚刚注射过,那是库存的最后一支药剂,下一批需要两个小时合成。”


 


痛苦客观存在,但托尼还是将衬衫穿在了身上,他的身体接受过一次史蒂夫的信息素,Alpha的骤然离开让他的身体极为不安,Omega开始分泌体液试图用最原始的方式吸引对方。


 


托尼倒在地毯上的时候,他的五指按在胸口发亮的反应堆上,并用那件米色的衬衫将自己紧紧裹住。


 


他会熬过去的。


他必须熬过去。



评论

热度(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