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Disguise 5(伪装/ABO)

刺球:

一个不知道小虫是O的蠢贱贱的故事


小虫带球跑注意预警


前篇点这里:传送门


正文


“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翻动着Peter的检查报告这样说到。


虽然是这么说,但这位医生脸上的表情可并不轻松。Peter老老实实的坐着自己的小凳子上,手心冒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水。


“但是……”


医生突然停下了翻动报告的动作,他抬起头来看着脸色明显显得有些发白的男孩说到,“但是你体内的激素有些不太稳定,最近都没有和自己的Alpha呆在一起吗?”


他这样问道,而Peter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


虽然他最近在自己家的附近总是能够发现Wade鬼鬼祟祟的身影,但是他没有在给Wade打电话也没有在和他见面。


所以从某种层面上说,他虽然每天都见到了自己的Alpha,但是最近的确都没有和自己的Alpha呆在一起。


“这样啊,”医生看着Peter显得有些为难的表情说到,“你的身体状况挺好的,但是激素有点不太稳定,所以小孩发育的有点慢。”


“别担心,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发现男孩的表情更加发白了他连忙补充道,“至少现在还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但是你得和你的Alpha呆在一起。小孩也需要Alpha在身边来维持正常的生长,但是如果你有特殊情况的话,我们这里也不是不可以给你注射激素……”


“不不不,不需要。”


Peter急急忙忙的打断了医生的话说到,“这个问题我可以解决的,不需要额外的注射激素。”


刚刚听到自己的小孩发育的有点慢就已经让Peter很愧疚了,如果还因为自己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弄到要额外注射激素的地步那自己就真的是一个很糟糕的家长了。


“我有Alpha的,并且我们的关系处理的很好,没有什么问题。”


除了一些乱七八糟的隐瞒和误会外倒真的是没多少问题,Peter在自己心里这样无奈的想到。


“那就好。”


医生看了一眼Peter,放下了手中的检查报告,“记得多吃点东西,小孩的体重有点偏低了,然后还有……”


领了一大堆检查报告以及药物,Peter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灰溜溜的被自己的主诊医生一通数落,并再三表示自己以后一定会注意,这才离开了医院。


在Peter回到公寓的路上,Peter又看到了潜伏在自己楼下的Wade。


男人仍旧穿着他那好不隐秘的红黑制服,鬼鬼祟祟的一脸做贼的样子。


Peter经过Wade身旁的时候无奈的笑了笑,Wade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住在几楼门牌号是多少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面具下的长相。


他不知道Wade老是在他楼下蹲点到底有何意义,但是不管怎么样,Wade的行为却让他有些高兴。


Peter提着从医院里带出来的一堆东西,缓慢的走上了楼道。


与此同时,Wade仍旧在他身后的不远处蹲点。


离怎么近都认不出我,笨死你好了。


Peter朝着自己的公寓走去,这样想到。


他回到家,将东西放好,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靠在了自己的沙发上。


小家伙确实如医生所说体积有点过小了,Peter抚摸着到现在还不是特别明显的腹部。


有些担忧了起来。


虽然医生说自己除了激素水平偏低外没什么别的问题,但是激素水平偏低带来的影响远远没有说的那么轻巧。


他总是会感到无缘无故的腹痛,还有晨起的眩晕感,吃不下东西应该就造成了也是小家伙体重偏低。


而这一系列的的原因大概就是自己死扛着不愿意让Wade来照顾自己所导致的。


想到这里,Peter脑海中浮现了那个身着红黑制服在自己家的楼道前兜兜转转的高大男人。


男孩沉默了一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


Wade在Peter家的楼下徘徊着。


手掌中握着的手机老是停留在同一个收件人的名字处,署名是亲亲的小蜘蛛。


哥要不要给小蜘蛛打个电话?


不不不,这样好像不太好吧,万一小蜘蛛觉得哥太烦了怎么办?
Wade这样想着,准备拨号的手又从拨号键处挪开。


那发条短信怎么样?
但是短信应该怎么写啊?


怎么样才能显得体贴又不啰嗦?


Wade盯着那个小小的手机屏幕看了半响又垂头丧气的把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样好像也不太好。


他很想见他的小蜘蛛,想知道他最近还好吗身体状况有没有改善。虽然Peter给了他自己的电话号码,但是说真的Wade真的没有勇气去拨打那个他在就已经烂熟于心的号码。


难道哥上次还表现的不太好吗?


Wade有些失落的想着,Spidey一直都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他现在甚至都无法确定小蜘蛛到底是真的想让自己照顾他还是只是不想直接拒绝自己而想出来的谎言。


他想要呆在男孩的身边,但却又担心自己会显得太烦了。所以Wade在每天都在Peter的楼下蹲点,他不知道小蜘蛛面具下的脸究竟长得是什么样子,但是他总是这样认为来来往往的行人中总有一个会是他的男孩。


但是就凭借身形再加上最近的温度都还挺低的,一般人都穿着厚厚的衣服,所以想在整栋楼的住户中找到自己的蜘蛛男孩还是挺有难度的。


没事没事没事,总会找到的。


Wade有些强行自信的想到,正当这个时候,本来以为永远都不会有人打来电话的手机居然响铃了。


Wade按压住激动的心情,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的激动与高兴的接通了电话。


……


“Wade?”


“是,是我,是我。Spidey,有什么事情吗?”


战略失败了,Wade仍旧显得非常的激动与高兴。


“你现在在哪?”


Peter明明知道对方就在自己的楼下,但是他仍旧这样问道。


“哥……”


现在就在你家的楼下,怎么样要不要请哥进去喝杯茶怎么样?
Wade本来想这样说。


但是……


这样会不会显得有点变态?


“哥在……嗯,你有什么事情吗,小蜘蛛?”


Wade有些心虚的含含糊糊的反问道。


“那个……”Peter觉得有些好笑,“你现在能来我家一趟吗?”


“真的吗?现在,马上,立刻?”


Wade急切的说到。


“你现在有空吗?”


Peter微笑着继续问道。


“有有有!现在就有,马上就来!”


Wade爬起身就准备上楼了,但是当他走了几步以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Spidey的家的门牌号。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轻快的笑声。


“我还没有告诉你我家的门牌号呢。”


Peter笑着说到,他报出了一个门牌号码Wade连声应下。


但是Wade却没有立刻上楼,Peter其实本来就打算和Wade直接坦白了,所有的一切。


关于自己的真实身份,关于自己的性别,还有关于这个流着两个人共同血液的小孩。


Wade却没有马上上楼,Peter知道男人一直都在楼下蹲点他早在很久之前就应该敲响自己家的门铃才对,但是到了现在Wade仍旧没有来。


这一段时间拉了很长,长到Peter在等待中将自己家里陈列的照片收好,长到Peter又戴上了自己的蜘蛛面罩,插着手等待着Wade的到来。


这应该不会迷路吧?


Peter有些担心的想着,正当他掏出手机准备再给Wade打个电话的时候,终于传来了一串清脆的敲门声。


Wade抱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显得有些狼狈的站在门口,“hi,Spidey.”他抱着一大堆东西站在门口这样说到,“那个……哥去买了点东西,然后哇,你家看上去真不错。”


带着明显奔跑过的样子,Wade喘着气说到。


“好了,快进来吧。”


Peter打量着眼前上气不接下气的男人,微笑着说到。


当Wade把那一堆东西放下之后,他开始悄悄的打量起自己的男孩。


“那个……”


Wade第一次来Peter的家里,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你叫哥来有什么事情吗?”


Wade这样问到,但是话一说出口又觉得自己这样的说法不太好,他连忙换了一种说法继续到,“哥很乐意来啦,来你家。并不是不想过来的意思,我是说……”


Peter隔着面罩看着眼前慌忙解释的Wade,他笑了起来。


“好好好,我知道了。”


他认真的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完全领悟了Wade的意图,“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开始有些支支吾吾起来,Wade来的时间推的太久了一点,虽然他很感动Wade专门去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这也让他很难再继续自己本来打算说出口的话题。


“就是想看看你。”


Peter这也说到,但话一说出口他就有些脸红了但是好在自己的面罩挡住了这一切。


“这……这样吗?”


Wade有些干巴巴的说到,双手摩擦着自己的裤腿一副不知道手应该放在哪里的样子。


“哥……哥也很想念你,也很担心你,最近你还好吗?”


他试探性的问道,目光扫过Peter的身体。


Peter穿了一件比较宽松的衣服,遮挡住了微微隆起的腹部。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因为小家伙本来就小了一点点,现在其实还看不出来什么。


“那个,还好。”


注意到Wade看向自己的视线后Peter不自然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摆,他有些不自然的回答道,“但是得休息一段时间,你应该注意到了蜘蛛侠的工作暂时放了放。”


“我一个人在这里有些不方便,所以……”Peter越说越害羞了起来,语气也越来越轻柔,“可能需要你帮一点点小忙。”


……


Wade怎么也没有想到Spidey要自己帮的忙居然是留在他的家里来照顾他。


老天,那还算帮忙吗?


那简直就是中了头彩一般的存在好吗?


“那个……哥这样坐在这里就可以了吗?”


Wade有些紧张尤其是自己喜欢的男孩居然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靠在自己的怀里。


“嗯……差不多。”


Peter又将自己的身体往Wade那边更加靠近了一点。Wade身上的信息素味道很淡很淡,淡到Peter都有点无法辨别Wade的信息素究竟是什么味道。


但是这种感觉很好,有一股淡淡的令人心安的味道从男人的身体中散发出来。不像有的alpha的信息素那么具有侵略性,是一股淡淡的隐隐约约带着海盐的味道的信息素。


他喜欢这种感觉。


“你能离我在近一点吗?”


Peter搂着Wade的脖子问道。


“好,好的。”


Wade小心的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和男孩靠的更近一点。


“这样可以了吗?”


他再次开口询问到。


“差不多。”


Peter看着Wade一脸紧张的样子微笑着回答。


夜已经深了,我们的人生赢家Wade.Wilson搂着自己的Omege在看着电视。


他最爱的男孩靠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信息素的味道,微微隆起的腹部离装着流着两个人共同血液的小宝贝。


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Wade.Wilson先生目前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自己最爱的男孩其实就是和自己最为契合的Omega,并且在之前就早早被自己标记并且还有了两个人的小孩。


然而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还一直为他蜘蛛男孩的身体状况而担心为自己之前谎报了自己的性别而愧疚。


是的,Wade此时此刻担忧而愧疚着。


他感觉到男孩比之前瘦了不少,并且还显得有些蔫蔫的说话声也好精神状态也好都有点比不上之前。


现在还很早,而他就已经显得很困很困的样子了。


“要不要休息了?”


Wade显得有些神情紧张的问道。


他不小心抚摸到了Peter的腹部,男孩的腹部有些鼓鼓的不像之前那样平坦了。并且距上一次Wade见到Peter的时候好像又变大了一点点,Wade对这种变化感到很担心。


但是男孩又总是不说自己身体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这种现状让Wade更加担心了。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询问。


在听到Wade询问的时候,Peter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他最近一直都很容易感到疲惫,并且自己的Alpha就呆在自己的身边,没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人放松和心安的了。


“那就休息了吧,我去整理一下,你去我的卧室等我。”


Peter搂着Wade的脖子有些迷迷糊糊的说到。


他爬起身子准备洗漱等等一系列事情,当Peter迈着有些虚浮的步子来到自己的卧室的时候,发现Wade一脸整装待发的躺在自己的床上等着自己。


一脸怎么样,想在上面还是下面什么姿势哥都准备好了的表情。


Peter看着面前做着夸张动作的Wade,无奈的摇了摇头,“今天我们什么都不干。”他这样说到,缓慢的爬上了床躺在Wade的身旁。


“明天什么也不干,后天也什么都不干,可能这段时间什么都不干。”


他把头靠在软软的枕头上这样说到。


听到Peter这样说,Wade有些迷茫,这样的话他不知道自己的蜘蛛男孩为什么还要自己在卧室等他。


好了,Wade先生今天很感谢你的帮忙,现在你可以去隔壁房间睡下了。


他会这样说吗?


Wade有些紧张的想到,但是如果Spidey这样说自己也只能认命的跑到隔壁睡下了,在对方说出口之前还是自己先识相点比较好。


Wade一想到着,就准备好爬下床了。


“你要去哪?”


Peter有些软软的问道,他拉住了准备离开的男人的手腕。


“那个……我们今天不是什么都不干吗?哥去隔壁……”


“隔壁可没有你休息的地方,”Peter这样回答,他拉住Wade的手使上了劲,将男人又重新拉回自己的身旁,“不是说要照顾我吗?陪我睡觉难道就不算照顾了吗?”


他有些好笑又好气的问道。


“你是说!你,我!”


Wade一时间有点失语,他指着自己和Peter这样说到。


你是说哥就算什么都不干也可以和你躺在一张床上吗?


Wade其实真正是想说这些,但是他太激动了以至于一时语塞,半天都没能把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说出来。


“对对对。”


但是Peter似乎是听懂了Wade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他点点头,将Wade拉近自己。


“不早了,”Peter迷迷糊糊的说到,“早点休息吧,少女。”


他熄了灯,把自己的脑袋靠在眼前呆若木鸡的男人的胸膛上。


过了半响,Wade看着好像已经真的快要睡着了的男孩问道,“那个……Spidey。你平时睡觉也带面具吗?”


还没等Peter回答,Wade就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一个睡眠眼罩给自己戴上。


“你还是把那个拿下来吧,哥怕你弄得不舒服。哥戴了眼罩,在没有允许的时候绝对不会偷看的。”


语毕还特意补充了一句,“绝对不会的。”


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Wade,Peter笑了,他摘下了自己的面罩挑着眉看着就Wade那双就算带着眼罩也看得出来闭得严严实实的眼睛。


男孩微笑的打量着眼前显得格外紧张的Wade,他拉着男人的手掌,将那双布满疤痕的凹凸不平的手掌和自己的手叠在一起附上了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


“怎么,怎么了吗?”


Wade显得有些紧张的问道。


“你又不舒服了吗?Spidey?”


“没什么。”


Peter这样回答到,他松开了Wade的手,环住了男人的脖颈,亲亲的吻了吻男人同样布满疤痕的脸颊。


“很晚了,休息吧。”


他这样说罢,便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月光轻轻的洒进了屋子,棕发的青年亲昵的搂着一个浑身是疤的男人,但是意外的,眼下的这个场景很美很美。


END


后记:


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想到会写这么多系列。


好久没有写disguise都快忘了怎么写了(尴尬的笑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羞愧溜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那咱们下篇文再见吧,拜拜!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