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一次乌龙的出轨事件

刺球:

文中的Violet是Wilson家的故事中的小小虫【贱贱和小虫的孩子】(具体那个世界的其实没有多大影响,某球偏向于宇宙二号)


主持人(刺球):这一场事件是由于恋情建立基础不深和不能体谅对方所导致的乌龙事件,以下先有请被告方开始陈词。


被告(Wade.Wilson.贱):Peter,哥真的不是故意的。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哥真的不想的。而且……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保证。哥当时醉的厉害,也没有那种能力……


【竭力向原告方看去,试图再审判前庭外和解】


当事人(Violet.我真的只是路过):我可以证明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做,首先我其实是Top,然后我对……


主持人(刺球):{咳咳,打断了两人混乱的发言}:那个……当事人现在还没有到你发言的时候,请维护法庭的秩序。还有,那个被告。庭外和解的部分还没有到,不要勉强我这个强行当主持人的菜鸟好吗?请配合我们的工作,你要做的就只是如实陈述那天发生了什么就可以了。


被告(Wade.Wilson.贱):那天,其实本来也没什么的。就好像是因为一点小事情……


原告(Peter.Parker.虫):{瞪着被告贱‘你的意思都是我无理取闹’的眼神威慑}


被告(Wade.Wilson.贱){连忙改口}:额,都是哥的错,都是哥不好。反正当时哥和小蜘蛛闹了矛盾,然后就被赶……{看了一眼原告},就很无理取闹的跑出了家门。


主持人(刺球):然后你去了那里,被告?


【由于主持人一个个打名字太累,所以缩写一下】(其实只是想偷懒)


被告(W.W.贱):然后我就去了玛格丽塔酒吧


主持人(球):好了,我们都知道你在那里遇见了当事人,我们现在有目击者。来,请目击者上来。


(这里又不是衙门……)


主持人(球):咳咳……{尴尬的看向了一边}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是的,我可以证实被告贱说的是真的。


被告(W.W.贱):卧槽,Weasel!被告贱是什么东西?有这样说你的朋友的吗?


主持人(球):被告,请注意你的言辞。目击者请你继续。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是这样的,Wade。哦,不好意思。被告贱当时……


被告(W.W.贱):老天,你就不能别改口吗?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没有理被告}:被告贱当时是一个人在大概凌晨的时候吧,从门口进来的。一副他今天绝对做了什么坏事的表情……


被告(W.W.贱):喂喂喂,Weasel!你不要太过分啊!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我只是在说实话。


被告(W.W.贱){瞟了瞟原告明显黑下来的脸上用唇语说到}:你他妈的在这样哥就真的完蛋啦。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一脸无所谓的也用唇语回答道}:你不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吗?我这是在变相帮你。


被告(W.W.贱){一脸恐慌的继续用唇语说到}:你他妈这是再帮我吗?你这个弯道也拐的太大了吧,等还没转过来给早就被你给甩死了!


主持人(球):咳咳,你们俩别太过分啊。我们有没瞎,小动作不要太大啊。被告,你最好老实一点,要不然这个案子就没法进行了。


当事人(Violet.我真的只是路过){叹了一口气,微笑的看着被告和原告}


主持人(球):目击者请你继续。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我说到哪了?哦,对了,废话少说好了。被告贱就是在他几十年都雷打不动的座位上点了很多杯酒以后就开始说胡话,什么……


被告(贱):咳咳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试图打断目击者}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完美无视}:然后就开始说什么我要出轨,重新找一个更好的之类的。


原告(虫){怒视着被告贱}


被告(贱){讨好可怜的看着原告虫}


当事人(Violet.路过){有点尴尬又有点开心的夹在两个人的中间}:有点像爸妈吵架,不是吗?{小声说到}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然后我没怎么理,他因为你知道被告贱这种家伙,有的时候不理他往往是最佳的最明智的选择。


被告(贱){绝望脸}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然后他就突然间看到了那小子{指了指带着帽子的当事人的方向},说什么啊啊啊啊,他好辣啊,哥要泡他之类的话,然后就一副死狗的样子凑到那个小子的身边去了,然后之后的我也不知道了。


主持人(球):好了,谢谢目击者的证词,你可以离开了。


被告(贱):喂喂,什么,Weasel这就可以走了?不行啊,等等。


目击者(老天我真的不想在现场.Weasel){没有理被告的哀嚎,离开了法庭}


原告(虫){无奈的捏了捏鼻子}


主持人(球){看着被告贱的方向}:好啦,被告,现在轮到你和当事人的陈词了。请说吧{微笑},这次请不要在搞砸了哟。


被告(贱){感觉自己完蛋了的叹了一口气}:哥……哥当时找到那个小子是因为他的{偷偷瞟向原告的方向},他的背影很像你,Peter。哥以为你来找我了。


原告(虫){转移了视线,没有看向被告贱}


【但是在某球的角度看起来好像在笑】


主持人(球):好啦,被告。不要在说一些其他的话了。请你主要说说当时发生了什么。


被告(贱){懊恼的挠了挠头}:哥其实也不记得了,哥好像是走了过去。发现当事人{指了指当事人的方向},真的长得超级超级像Peter,真的!他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哥(曾经的哥啦)和Peter的完美结合体,总之哥当时超级震惊说请他喝酒。然后他答应了,一杯一杯,全算再了哥的账上。不过,那小子的酒量真的不错。然后哥就莫名其妙的回了家,然后哥就被指控出轨,然后哥就到了这里。{再次看向原告}小蜘蛛你相信哥,虽然哥之前私生活很混乱,但是有了你之后,哥绝对不会再去操别人的屁股。


原告(虫){红着脸瞪着被告}


当事人(Violet.路过){似笑非笑的看着被告}


被告(贱){连忙改口}:哦,不不不。哥只是想表达哥是绝对不会出轨的,肉体精神都不会的{有些后怕的看了看当事人}!当然啦,哥的屁股也不会给别人……


主持人(球){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被告,请注意你的用语。好了,你的发言结束了。下面有请当事人发言。


被告(贱):喂,可是哥……


【主持人暂时关闭了被告的麦克风】


当事人(Violet.路过){笑嘻嘻的脱下了自己的帽子露出了自己蓝色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和原告互相对望了一眼}:嗯……差不多和被告说的一眼啦。他过来找我搭讪,我们喝了一点酒,然后他就醉倒了,之后我送他回家,然后就没了,事情就是这样。


主持人(球):就是这样吗?没有什么隐情?


当事人(Violet.路过):除了被告一直嚷嚷着‘小蜘蛛,对不起,哥这次真的错了,原谅我吧。’和掉在我身上,怎么扒都扒不下来的话,就没有了。


被告(贱){有些尴尬的喊道}:喂!


当事人(Violet.路过){无奈的耸了耸肩}


主持人(球):我们怎么能相信你的说辞呢?毕竟在某种程度上,你也是被告。


当事人(Violet.路过){思考了一下}:首先,我是Top从来不在下面的。第二,被告和原告是平行宇宙的我的另一对父母,我为什么要Fuck我的爸爸啊!


原告(虫){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被告(贱){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原告和当事人}:什么!喂喂喂,Peter,你不会一早就知道了吧?


原告(虫){笑得前俯后仰,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看着被告说到}:对啊,Wade。不然怎么让你长点记性?


当事人(Violet.路过){笑着看着被告无奈的耸了耸肩}


被告(贱){怒视着主持人}:喂,你!


【主持人已经先行撤退了】


【好的,此次庭审现场没想到迎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主持人提前溜走,原被告双方在法庭和解,很好很好】


后记:


(逃命回来的某球)


嗯……这个梗我其实是想认真写的(以文的形式)


但是这个对话体+法庭觉得好好玩,所以准备放飞一下自己(捂脸)


另外Wilson家的故事列表点:这里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那咱们下篇文再见吧,拜拜!


 

评论

热度(69)

  1. 快来削我啊刺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