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The Splendid Sun 01

罗非池:

The Splendid Sun


无能力AU 雇佣兵Wade X 高中生Peter


 


进度:


约6至7章完结。日更或隔日更。


 


Summary


    雇佣兵Wade Wilson接到一个重金任务,从生物学家Parker夫妇处偷取一份研究报告,他要趁报告发表之前,把这份报告偷出来。他认为这份纸质报告就藏在Parker夫妇家中,于是他假扮Parker家的租客,在Parker家隔壁住了下来。正当计划进行顺利时,Parker家的儿子Peter让他陷入了棘手的两难境地。


    毕竟敬业的雇佣兵从来没有被目标的儿子请求“以结婚为前提进行交往”的经历。


 


Chap 1


    这是一个平常的黏糊夏天,Wade正窝在一栋民宅的居室里假扮一个正常而贫穷的租客,像所有失业的it男那样散发神经质,比如在走廊上大声和电话里的某人讨论快速排序,又比如因为一毛两毛的物业费和邻居斤斤计较。


     而今天,他决定去找房东说他要拖欠这个月的房租。Wade的房东是对学者夫妇,温文尔雅,特别是Parker夫人,即使Wade这三个月来常常用各种想象力丰富的借口拖欠租金,她对Wade的态度也从不粗鲁:“这个月有困难吗?那下个月一起补交也是可以的,Pool先生。”——这是Wade的假名,Wade Pool。


 


     Wade敲了敲房东的大门,应门的不是Parker夫人,而是一个似乎还没经历变声期的男孩。


    “来啦!”门里传来男孩兴高采烈的声音,“Wade是你吗?”


    Wade怀疑男孩是飞过来开门的,上一秒男孩的声音还距门至少5米,下一秒大门就被打开,露出一张17岁男孩的脸,“Wade你来了!今天要和我一起拼乐高死星吗?”


    “不要。”Wade直截了当地拒绝他,又揉了揉男孩的棕色头发:“Parker太太呢?”


      


    Wade常常自诩烦人专家,可在他和这个男孩相处的短短几个月里,男孩常常令他烦不胜烦。这男孩是Parker家的儿子,从他俩打一见面男孩就对Wade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当然以Wade对自己魅力的认识,自己吸引到什么样的男人女人都不足为奇,可这也太过了吧!哪个男孩会对才第二次见面的男人说:“我想请你参加我的毕业舞会,作为我的舞伴。”呢?


 


    把Wade安顿到沙发上,男孩就跑去泡茶招待客人,一边摆弄一边絮絮叨叨对Wade说话,什么“爸妈去实验室了今晚不会回来”,“我的ps4游戏到货了”,“Wade你有没有吃晚饭?”,“我做个蛋卷给你好吗?”,还有亘古不变的那句:“Wade你到底参不参加我的毕业舞会?”


 


    “我说,Peter,”Wade喝了口茶打断了男孩的滔滔不绝,“你坐下,我来找Parker太太。可是既然Parker太太今晚不在,哥可以陪你拼死星,只要——你让我插的上话。”


    男孩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他一屁股坐在Wade旁边,用他那双深棕的眼睛盯着Wade,期待见多识广的Wade能边和他拼乐高,边给他讲什么有意思的神奇冒险。被Peter期待的眼神闪到,Wade一边开始胡诌些旅行奇闻,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栋房子。


    Peter似乎不介意Wade说话颠三倒四,他非常认真的听,时不时还提个稀奇古怪的问题。


 


    Peter是那种,和年龄很不相称的小孩。他已经17岁了,却还没有同龄人变声期的粗哑嗓音,还没长小胡子,整天穿着宽垮的上衣和裤子,露着不那么强壮的胳膊和小腿,整个人像只还没开始裱花的小蛋糕。Wade常常觉得Peter展现出的智商——比如口算4位数加减乘除,和他的那些小发明,和Peter稍显稚嫩的外表实在太太太不相称了。


    “对了。”Wade终于讲完了一个杜撰的旅行故事,以西班牙房东老是以在家工作为由赶他出门为结局,于是他假装不经意地说:“你爸妈在家平时谈工作会赶你出去吗?”


         


    Peter一听这问题,对他狡黠一笑,说:“不告诉你哦。”


    又来了!每当Wade试图提起关于Parker夫妇的话题时,Peter都会用“不告诉你”来终止对话。不是搪塞的转移话题,而是明明白白的“不告诉你”,老让Wade产生错觉,这是Peter在说:“我知道你别有目的,但是我不介意,只要你不提,我们还是好朋友。”


 


    “嘿,我给你看个小东西,是我的小发明!”Peter拍拍Wade的肩膀,放下乐高积木跑回房间拿什么去了,留Wade一个人在客厅对着乐高的半成品发呆。


     Wade拿着自己那块乐高积木,心不在焉地往拼了一半的死星上重重一按——


    “哗啦————”乐高死星竟然应声而倒,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什么声音?”房里的Peter喊道。


    “呃,没什么——”Wade大声喊,“好消息!哥待会儿能陪你多拼一会儿积木了!”


         


     等Peter拿着他的小发明看到死星的惨状,他发出一声悲鸣:“Wade Pool!你知道我拼它拼了多久吗!你太坏了!!”


    Wade对他造成的凶杀现场还企图狡辩:“哥就是照着你的样子往球上按,没想到你没放好,它自己倒下了。”


    Peter一听,更加气愤,他拿着他手上的一个什么东西朝Wade一射,几束白丝应声而出,把Wade的双手缠了个结结实实。


 


    “喂这是怎么回事,Peter Parker你不至于吧!”Wade立马低头企图扯开手上紧紧缠绕的白丝,事与愿违,这缠手上的白丝简直纹丝不动。


 


    “这就是我本来要给你看的小发明,我的发射器。”Peter鼓着嘴走近Wade,袖手看他挣扎:“放弃吧,我的蛛丝除非两小时后自行溶解,是不可能被你挣开的。”


    “你管这些恶心的黏糊糊丝线叫蛛丝?”Wade夸张地翻了个白眼,“那还真是太形象了我的男孩。”


     Peter一听,立马狠狠地在Wade的鞋子上踩了两脚:“Wade你真的太过分了,趁我还没完全生气之前赶紧回去吧!”


     “这可是我新买的乳腺癌配色AJ!”Wade先是小声地抗议了一下,见Peter没有提出“重新把死星拼好”的要求,他赶紧脚底抹油,提前结束了在Parker家的拜访。


 


    Wade回到自己的房子,还穿着他的AJ就倒在床上,他没有费心去解开手上的蛛丝,而是维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回忆着AI(他曾经的室友,一名凶悍的老太太)摊沙发上的姿势开始冥想起来。


 


    Peter——Wade轻声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是他的Peter。短短几个月的相处,Peter已经在他心里成为“他的”了,作为两个相差十多岁的人,他们相处时间太多了。几乎每天下午Peter放学都会敲开Wade的房门,和他待上一两个小时。Wade每回都欣然同意他的拜访,一开始Wade骗自己是为了套取情报,可渐渐Wade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他对房东的儿子本人产生了点不该产生的着迷。


 


     那是一个平常的早夏下午,他俩靠在旧沙发里,一同翻一本汽车杂志。Peter穿着很短的校裤,一边翻看一边叽叽咕咕。看着看着,他越过Wade的手臂要找一个什么古董车型,翻到之后,Peter开始小声惊呼。


    他的棕发触到了Wade的太阳穴,当他伸手在汽车图片上比划时,臂膀扫过Wade的脸颊。他对Wade说着什么,可Wade眼前仿佛升起一片燃烧的烟雾,因此对Peter的回应很慢,因为他的目光全都集中在Peter摩挲碰撞着的光裸膝盖上。 


    见Wade没有回应,Peter一下子扑到Wade的身上,Wade顺势抓住他细软、瘦峭的手腕,杂志像离笼的飞鸟逃到地上。Peter挣脱了Wade,向后一倒,靠在沙发里。然后,极其自然地,这孩子把他的腿靠到了Wade的大腿上。


    “Wade,Wade?我给你哼首歌吧,这是我们学校古典乐队今年的圣诞曲目。”Peter的思绪飞快的从汽车杂志转到了古典乐,并且不管不顾地唱起歌来。


    Peter的双腿卷曲着,放在Wade的大腿上,Wade不由自主地在他小腿上随着歌声打节拍,Peter的腿罕见的非常光滑,体毛稀疏,这是Wade刚刚发现的一个小秘密;Peter懒洋洋地仰卧着,唱着歌,踢开他的拖鞋,散发着他那股夏日般金色的热气——他的每一个举动,每哼一个音调,脚跟每随节拍轻轻一颤,都使Wade一会儿痛苦,一会儿沉迷——这是男人对一个17岁男孩难以承认、隐秘地燃烧着、在一个下午喷发而出的秘密。


 


    Peter喜欢Wade,Wade也喜欢Peter,那么Wade应该一边亲吻Peter的嘴唇,一边不怀好意地揉他的屁股。


    “Bad Deadpool.”他对自己说。


 


     ——可是Wade发誓他永远不会回应Peter的爱意,甚至不会让Peter看出他对他也抱有好感。


     这不是一个合格的雇佣兵,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成年人该做的事情。他只会静悄悄地偷走报告,然后假装Wade Pool因为喝水呛死了,从此消失在Parker一家的眼前。这是他的设想。


    “Good Deadpool.”他又对自己轻声说。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