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荷兰傻】爱情不对等

英國芒果薄荷茶:

ooc意识流小甜饼


现代au短篇一发完


勿上升



凌晨两点的伦敦,Asa失眠了。
他叹了口气,翻了个身,拿起枕边的手机,输入密码解锁。屏幕上的对话框里是还没发出去的那句话。用力地攥了攥滑落到腰部的毯子,Asa咬咬牙,点击了发送。
“我们分手吧。”
打开了勿扰,屏幕慢慢暗了下来,模糊地映出Asa的脸:乱糟糟的黑发、苍白的脸、蓝色的眼睛和瞳孔中慢慢涌出的眼泪。
“不许哭。”他暗暗地对自己说,一边用力地把脸埋进枕头里。他的鼻尖接触到了一股淡淡的皂香,夹着古龙水和发胶的气味。这股混合出来的味道说不上好闻,但这是Tom的味道,可能是他上一次睡在Asa枕头上时留下的。
“不许哭。”Asa呜咽着对自己说。房间里静悄悄的,他把脸埋得更深了些,眼泪控制不住地从脸侧滑下。“你爱他,所以你不许哭。”
Asa不知道的是,他开了勿扰模式的手机收到了无数条信息。而他的爱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门前。

被门铃唤醒的时候,Asa意识到自己的体温高得不正常。想必是半个夜晚辗转难眠的副作用吧,他苦笑了一下。脑袋像要裂开似的疼,感官也连带着变得迟钝起来。Asa在床上坐了两分钟,直到门铃伴着一阵急躁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了,他才慢慢地起身,光着脚向门厅走去。
地板冰凉的温度顺着脚底渗进皮肤里,Asa的大脑这才清醒了一些。但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了反应:他按下了门把手。

Tom站在门口,穿着一件旧旧的蜘蛛侠卫衣。他可真帅,Asa混混沌沌地想,我却决定要放弃他。
“你发烧了。”Tom皱了皱眉,奶音也因为焦急显得有些沙哑。“我们分手了。”Asa轻轻地说。
“快回去床上躺着。”Tom置若罔闻,熟门熟路地就要把Asa推回房间。
“我们分手了。”Asa抵不过Tom,干脆直接坐到了地上。没来由的,他感觉心脏一阵抽痛。“我们分手了,Holland。我,跟你分手了!我想要离开你了!”
Tom看着眼前的男孩,他如宝石般的蓝眼睛溢满了泪水。他的声音因着崩溃的情绪走高,却因为发烧显得格外虚弱。Tom叹了口气,干脆利落地把人打横抱了起来,放到床上盖好毯子。看Asa不再乱动了,Tom摸了摸他的发梢。
“为什么要分手呢?”
话音刚落,床上的人的那双蓝眼睛重新又变得湿漉漉的。Asa张了张嘴,却只发出一声无力的呜咽。Tom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There must be a reason behind every decision. 能跟我说说吗?”
“你对我太好了。我们彼此付出的爱意,实在是太不对等了。我从来不愿意在公众场合和你牵手拥抱,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对你的爱…”Asa抽泣了起来:“可是你呢?你对我真的太好了。你总是能给我想要的。我们之间一直是你迁就着我。我知道的,你肯定很累了。我没有资格这样…这样…这样占着你不放…”Asa的声音颤抖着,他转身用毯子蒙住头,深吸了一口气。
“I have to let you go, Tom.”
“You are too good to be mine.”

房间又一次安静了。Asa听见Tom叹了一口气,随即感觉有人从身后抱住了自己。
“你不用把毯子拿下来,如果蒙着头能让你感觉更好些。”Tom的声音很温柔也很平静。“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些话,我希望你能认真听。Asa,爱情从来就不是什么对等的东西。就比如说,只要你想要,我愿意花三个月的时间给你织一条围巾,也愿意花一年的时间为你盖一座木屋。但是你不会织围巾,也不会盖房子。你因此而感到愧疚。”感觉怀里的身体颤抖了一下,Tom伸手将人抱得更紧些:“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围巾,也不是木屋。我想要的一直就只有你:你的喜悦、你的笑容、你的各种感情和可爱的小缺点。”
“我爱你,Asa。我只要你。”
“现在睡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说。”

早上八点的伦敦,Asa被Tom抱在怀里。
“不分手了吧。”他说,转身面向Tom。
Tom笑了,他看着Asa蓝色的眼睛,还有他眼睛里的自己,轻轻地拿自己的下巴蹭了蹭自己爱人的鼻尖。
“我爱你。”
“Now give us a kiss.”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