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荷兰傻】全面沦陷

试图产粮的昕懿:

脑洞来源:张韶涵《全面沦陷》




“要不要跟我去看?”Nedd晃了晃手中的门票,“咱们学校音乐晚会。”


“不去。”Tom对这种音乐从来不感兴趣,相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研究面前的物理题。


“真不去?我要了好久的呢。”Nedd换了一种央求的语气,挪了挪凳子凑近Tom,“来吧,陪你兄弟我去啊。反正今晚又没有事。”


“不……”Tom转了转眼睛,有些犹豫,他最受不了别人求他了。


“Tom你最帅了。”


“好我去。”Tom迅速抽走一张票,在Nedd的欢呼声中打量起门票。


“Asa Butterfield……”Tom眯起眼睛。


“他是乐队的贝斯手。”Nedd一屁股坐回Tom旁边,用手指戳了戳那个名字,“Asa一出场,那少女的尖叫啊,铺天盖地,真的可以掀翻屋顶了。”


Tom难以置信地看向Nedd,挑眉笑了:“真的吗?那我可要见识一下。”


晚上。


Tom咬着吸管,坐在椅子上转来转去。他来晚了,原因是沉迷学习。


他给Nedd打了电话,会场里太吵了他根本听不清Nedd在说什么,只好坐在离舞台较远的椅子上远远的观望。


女生的尖叫越来越大声,Tom瘪嘴,坐这么远还这么大声,为自己的耳朵默哀一秒。


应该是Asa出来了吧,Tom想,还真想知道他长什么样。


忽然间,他看见一个人逆着人潮走出来,很高,腿很长,时不时拉高领子试图遮住自己的脸。躲躲闪闪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Tom盯着他,他似乎也看见了Tom,连忙加快脚步朝他走开。


Tom像是有了心灵感应一样。


那个人好像就是Asa Butterfield。


一步一步,心跳声越来越大,轰鸣得快要盖住会场的音乐声。


“Hey,旁边有人吗?”那人问。


Tom紧张得说不出话,只好微张着嘴,摇摇头。


那人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从口袋掏出手机正准备玩,发现Tom一直以一种期盼的目光看着自己。
好不自在。


“额,我是Asa。”他略微尴尬地开口,冲Tom微微点头。


Tom被他蓝色的眼睛给吸引住了,一瞬间有种地转天旋的感觉。舞台射出来的灯光时而晃过Asa身上,光影间的Asa像个精灵一样。


“哦,我知道。”Tom害怕自己的心跳声太大被发现,连忙接下Asa的话茬,“我是Tom。”


“你知道?”Asa放下已经打开游戏的手机,“我还以为只有女生能认出我呢。”


“我,咳,我刚刚猜到的。”Tom抿嘴,目不转睛地观察Asa的反应。


Asa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咧开嘴笑了。


Tom突然想起来,Nedd说Asa今晚有表演。可是他不去演出在这儿玩手机是怎么回事儿。


“你今晚不是有演出吗?”Tom问。


“最后一个。”Asa抽空冲Tom挤挤眼睛,“后台太闷了,我出来透透风。”


透透风还是玩手机啊。Tom腹诽。


“你待会会去看吗?”Asa突然问,吓到了正趁Asa不注意盯着他看的Tom。


Tom慌乱得碰翻了杯子,连忙手忙脚乱地扶正:“我,如果我挤得进去的话。”


“那你可得保护好你的耳朵。”


Asa顿了顿,没等Tom回答就继续说下去,“你可能不知道,我观察你好久了。”


Tom愣住了,不知道Asa是什么意思,他能感受到自己越来越紧张。


“从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


我第一次看见你吗?时间记不太清了,大概很久之前吧。你跟着你那个圆圆的朋友说说笑笑地走着,那时候的阳光很灿烂,可是我只觉得你笑的样子耀眼过了阳光。


什么时候习惯了一放学就会去篮球场看你打球,你赢了我会高兴,输了我会伤心。嘁,成了习惯后就很难改掉了。


Asa见Tom没有反应,自嘲地笑了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消息:“当我胡说吧,我去后台准备了。”


【我忘记了时间你忘记了语言
 气氛比糖果还要甜】


Tom才反应过来,迅速起身,一把抓住Asa的手,把他拉进自己怀里。


【Hey你可以靠近我一点
    你可以舍不得眨眼】


“我,我也喜欢你。”Tom红了耳朵,小奶音嘟囔着说出这句话。


“一见钟情?这么俗套?”Asa借着黑暗掩盖住自己脸红的事实,嘴上不服气地调侃Tom。


【当我望着你幸福降临快得像闪电
 心跳得好强烈】


Tom盯着Asa的眼睛,鼓起勇气:“我可以吻你吗?”


“嗯……可以。”


【这是爱的感觉
    全面沦陷】


两人在灯光下拥吻,黑暗中没有人看见Asa得意地勾起嘴角。Asa决定回去后要请Nedd吃一顿,两张票没白给。要不是Nedd,他的小男友这会儿得窝在宿舍里奋笔疾书地写题目了。


END

评论

热度(34)

  1. 快来削我啊试图产粮的昕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