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追债

肆渡:

小短文。




<1>


韦德当初从垃圾堆旁边捏着鼻子把男孩捡回家,只是单纯为了好玩。


他粗暴地把男孩扔进浴缸,血痂和污秽把清水染黑,小可怜变成了落汤鸡,韦德笑得满地打滚,心情大好的掐了把男孩肉肉的脸,有了个歪主意。


等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这个穿着粉色睡衣一脸坏笑的男人正捏着自己的脸,说是救人一命,讨点工钱。


男孩心里计算着自己空荡荡的钱包,结结巴巴地,能不能分期付款。


韦德眼珠子骨碌一转:不成,万一你跑了呢?


男孩一气:我可是超级英雄,不会撒谎。


韦德怔住了,随即笑开了花:超级英雄?


男孩懊恼地背过身,后悔自己说漏了嘴。




<2>


韦德“好心”把男孩送回了家,舒舒服服地躺在他家的沙发上,一会看看报纸,一会看看男孩。


占据头条的正是当红的超级英雄——赫赫有名,真面目却又无人知晓的蜘蛛侠。韦德把报纸歪来歪去,和对面坐着的男孩相比较,最后得出结论:男孩没有骗他,他确实是超级英雄蜘蛛侠。


韦德又问了男孩的名字。


男孩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彼得.帕克。


韦德放下手里的报纸,改成了一会看看男孩,一会张着嘴巴高声喊几句“彼得.帕克”。


彼得被韦德闹得心烦,甩手就是一本书砸了过去,问他到底要干嘛。


韦德翻了个身,蹦蹦跳跳地走到彼得身边,捏了捏他肉肉的脸:彼得这个名字真是土爆了。




<3>


那天之后韦德就在彼得家赖下了,整日抱着他的床哼哼唧唧,吃他的还用他的。


对此韦德理直气壮:正是因为你是超级英雄,怕你贵人多忘事,哪天就把我给忘了,到时候想再来见你,可难了。末了还不忘坏坏的说,万一哪天没钱吃饭饿晕了,把蜘蛛侠的秘密说出去可就不好了。


彼得被韦德气的不行,可只要一表现出不满,韦德就立马装可怜搂着他的要哭唧唧的控诉,什么超级英雄忘恩负义,对普通人心狠手辣。


偏偏韦德还装得特别像,所以彼得气归气,还真的怕一拳下去,能把韦德这个普通人打出什么事情来。


加上手头确实没钱。一心软,一心虚,也就由着他胡闹了。




<4>


韦德胡闹了两天,居然摆出了道貌岸然的样子。承包了彼得的一日三餐(尽管相当难吃)和家里大半的家务(虽然彼得通常要花三倍的时间去收拾)。


彼得有些受宠若惊。


韦德抽了抽鼻子:我只是不想让你有借口用其他的东西比如生活费房租这样的来抵账。


彼得把刚刚的感动咽了下去,翻了个白眼:放下,欠你的一分钱也不会少。


只是那之后韦德的饭越做越好,家务越做越干净。


只是有的时候彼得回家看着亮堂堂的屋子,桌上香喷喷的饭菜会有些恍惚,他隐隐觉得自己欠韦德的越来越多,这账就像抽屉里扯出的耳机线,绕来绕去,扯不清楚。




<5>


日子就这么过了大半年,蜘蛛侠的名声越来越响,结下的仇家也越来越多。


那晚上两人正在胡闹,韦德笑嘻嘻地掐着彼得肉肉的脸,彼得怕控制不好力道误伤了韦德,闷着口气咬着牙忍着。然后敌人就上门找了进。


彼得对自己身份的隐瞒很有自信,所以没想到会有敌人找上门来,被打了个猝不及防。


他一边顾虑着韦德,一边抵挡数十名敌人,一时间十分狼狈,甚至没有注意到敌人明晃晃的枪。


于是韦德就直挺挺的冲过去,替他挡住了。


他替他挡了两枪,挨了三刀。


身体上打通的两个孔直往外面淌血,从根部齐整切断的手指滚到了彼得的脚下。


彼得还没来得及尖叫,没来得及后悔,没来得及痛哭。


韦德已经重新站起来,捡起地上的枪,一发接着一发,把敌人杀了个干干净净。


子弹划过空气,血肉炸裂成块的,敌人的尖叫,还有,彼得死一般的沉默。


他只是看着韦德。


他看着韦德身体上的血窟窿逐渐愈合,他看着韦德关节处重新长出五指。


他看着韦德熟练的拿着枪,大杀特杀。


那个所谓能够自愈的男人,那个所谓永远不死的男人。


眼前的是韦德.威尔逊,还是那个臭名远扬,真实面目却无人知晓的死侍。


死侍看着他,搽干净脸上的血,什么话也没有说。




<6>


彼得上门找史塔克借了一大笔钱,数额大到连史塔克都有些惊讶。彼得免不了被一顿奚落。


只是他宁愿欠着史塔克,也不愿去欠着死侍。


他要是早知道有这么多鸟事,当初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


他把钱扔到死侍面前时,他没有露出那副想象中的贪钱样子。


而是彼得从未见过的,凶狠的模样,他问:不过撒了个谎,有必要吗?


他又不是超级英雄,他就是个混球,撒个小谎,开个玩笑,他妈的天经地义。


但彼得只是淡淡地把钱又往前推了推:本该这样才对。我欠你两条命,付你两倍的工钱,钱到了债还了,你也不必天天跟着我,怕我跑了。


死侍直勾勾地盯着钱,彼得却觉得他是在盯着自己,看着自己浑身发麻。


就在他快绷不住的时候,死侍终于点点头,把钱收下了。


这可是钱,他一开始,从头到尾,要的都是钱,要的都只是着绿油油的票子,他没有理由不收。


彼得说,我们还可以做普通朋友。


死侍说,去他妈的朋友。他探过身子掐着彼得肉肉的脸,力道大的就像要把这块肉拽下来,说,你别以为你欠我的还清了。


彼得欠他的,远远不止这两条命。


彼得吃痛的推开他的手,头也不抬的说他知道。




<7>


很长一段时间,如果提到韦德.威尔逊,人们也许会埋着头想想他是谁,但提到死侍,人们的第一反应都是“那个追债的”。


他一开始只是相对于其他任务更偏爱“追债”类型,再往后,他就从一个单纯的雇佣兵变成了专业的讨债人。


谁敢问为什么,他就砍谁。


他干事情向来是喜欢就干,哪需要什么理由。


他就是喜欢追债追到把最后一分钱都握在手心里的踏实感。


数到最后一张钱的时候,时间就会从缝隙里泄露出来,就好像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午后。


彼得推开了他的手。


然后推倒了他整个人。


玻璃窗碎成片,每一片都伴着子弹冲过来,而彼得倒在他的身前。任凭那几个大窟窿咕噜咕噜往外淌血。


韦德说,你干嘛啊,我又不会死。


彼得笑了笑,抱歉,我忘记了。


他认识韦德.威尔逊已经很久很久了,但认识死侍,不过几天罢了。


所以他把钱全部还给他,想和他结束不尴不尬的关系。


他已经认识了韦德.威尔逊,现在他也想重新认识一下死侍。


他想说他们可以做普通朋友,和金钱没有任何关系,谁也不欠谁,然后重新开始,从普通朋友再到挚友,甚至更进一步。


他想说很多很多。


但他最后只说,死侍,我什么也不欠你了。


他没能完成后面几步,但起码第一步,两不相欠,重新开始,他做到了。


于是他笑着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含糊不清地,有气无力地,却又一遍接着一遍不肯停下地说。


韦德.威尔逊,我什么也不欠你了。


死侍掐着他软软的,冰凉的脸,说,放你妈的狗屁,还差得远得很。




<8>


死侍喜欢追债。有时候甚至不要报酬。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嘛。


他总是这么说。


他说这句话的一副道貌岸然,只是右手会轻轻抽动,仿佛在捏着什么。


END.






好狗血啊(。












 

评论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