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心意

傲安:

全文梗概   http://2263786243.lofter.com/post/1e03c7d5_1291d08d


希望大家先看梗概,免得看第一章无聊起来,而且还会有点让人感觉有点云里雾里的。


主要是现在介绍一些所需要的背景,这一章还是甜甜的幼年回忆,放心使用喽~


写了一个小小的开头,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吧。我并没有想好结局,所以结局未定,不要提早下结论哦~


❤❤❤日常求红心~求评论~


爱大家!


1


“我知道自己喜欢你,


但我不知道自己将来在哪里。


.因为我知道,无论哪里,


你都不会带我去。”


 


“我知道你喜欢我,


但我不知道自己将来在哪里。


因为我知道,无论哪里,


我都没法带你去。”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张嘉佳


 


1


“韦德,我们之间,究竟是差了些什么。”倾盆的冷雨毫不留情的冲刷着街道,荷兰仿佛能感受到雨水侵入骨髓的冰冷,他捂住身上的伤口,在雨中嘶吼着,他看起来明明已经精疲力尽了,可还是硬撑着跪在地上。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时时刻刻保护他,又抛弃了他的人。




一切都要从他出生那一刻开始说起,从他的角度来看,一切都是解释不通的,比如他的出生,比如家庭成员的组成,比如家人的职业,比如韦德的出现。




他没有母亲,却有两个父亲。他是高科技的产物,是基因合成的结果,是托尼和斯蒂夫的爱情结晶,是所有人的掌上明珠,是复联希望的起点。他象征着希望和新时代的开启,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出现。虽然小小的荷兰并不感受到这些,但是却在无意中收获了所有人完全的爱,包括一位非复联成员:死侍。




死侍是一个奇怪的存在,自出生起,他就一直担任自己独一无二的保姆,面对复联其他成员时,他总喜欢带着自己的面罩,只有对着软绵绵的小荷兰才会摘下面罩,大概是因为小荷兰不会嫌弃他那张皱巴巴的脸吧。小荷兰会坐在韦德的怀里,将自己小小的手放在韦德的脸上,抚摸每一道伤疤,似乎韦德的伤疤是上天的馈赠,是他独一无二的标志,荷兰喜欢那些伤疤,他对这些伤疤感到亲切,这是韦德的一部分,他喜欢全部的韦德。




“韦德韦德,你不是复仇者联盟的人,你为什么可以待在复仇者大厦啊。”荷兰四岁的时候在普罗旺斯的花海中问过韦德这样一个问题。韦德将荷兰高高举过头顶,让他俯视那片花海,然后举着他奔跑其中,让他感受掠过花丛的快乐,嗅过花香的满足。




“我之所以可以留在这里白吃白住,就是因为要领你体验如同现在这样的幸福啊。我的小荷兰,你知道什么是幸福吗?”韦德将荷兰放在自己的脖颈上,双手扶住他的腰,漫步于紫色的花海中,在一片茫茫的紫色中,时间流逝的感觉似乎被淡化了,人似乎很容易沉迷其中。




“幸福,幸福,幸福就是,就是笑。幸福的人都笑,爸爸和爹地!索尔叔叔和洛基叔叔!班纳叔叔和娜塔莎婶婶!艾瑞克叔叔和特查拉叔叔!他们总是在笑,他们都是幸福的,所以,幸福就是笑。”荷兰抬头看着天,小奶音悠悠的从那张伶俐的小嘴巴中荡出来,融入云彩中,韦德觉得,空气都变甜了。




“荷兰啊,也不是所有的笑都是幸福。”韦德也看向天空,他的表情有点复杂,怎么说呢,无法判断他的情绪,似乎一瞬间,痛苦和快乐都集结到了一起。荷兰太小了,理解不了韦德的话,只是“咯咯咯”的笑出声来。韦德的眼中好想攒齐了泪水,在阳光下,反射出点点的光。




在荷兰七岁的时候,托尼和斯蒂夫送给了一个专门的智能管家,凯伦。凯伦是个很听话的AL,几乎媲美贾维斯,贾维斯默默守护了托尼很久,托尼希望凯伦可以像贾维斯一样,默默的守护着自己最爱的小儿子。斯蒂夫没能帮上什么忙,但是是他亲手将这份操作展示给了荷兰,荷兰快活的接收了这份礼物,他深情地拥抱了所有的复联成员,然后狂欢了一整天。




“或许让这个小家伙无知一点是个对的选择。”洛基倚在索尔的怀里,顺了下自己耳侧的头发,慢悠悠的甩出一句话。索尔将洛基环在自己怀里,吻着他的耳朵,点了点头,“不让他知道灾难,是在保护他。”


“可是终归有一天,他会因为你们过度保护而变得天真不经事。他有权利知道自己两个哥哥的遭遇,你们剥夺了他的知情权,等他知道了,你们就后悔吧。”洛基闭着眼睛,仿佛不在乎的说。


“托比只是离开了,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了,抹去他的记忆放他去英国是为了让他拥有不一样的人生。至于加菲,你也知道,只是整个复仇者联盟的禁忌,不能随意提起的,托尼甚至会因为这个发飙的。加菲的死,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打击,没有人能够轻易忘记。死侍现在所作所为,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众人加菲曾经存在,韦德,是加菲的遗物,不是吗?”


“是的,韦德是加菲的遗物。”






荷兰上小学时,韦德总是担负接他回家的任务,他总是穿着连帽衫,带着帽子口罩,双手插在裤兜里,深深地低着头。荷兰知道韦德怕自己被别的小孩子嘲笑,可他想告诉韦德,只要有韦德在身边,他什么都不怕。一次他扑进韦德怀里时让韦德的帽子掉了下来,一个同学无意间目睹了那张脸,他发出了一阵冷笑,然后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人,下一次韦德来接荷兰时,大家都凑到韦德脸前嘲笑韦德是个怪胎。韦德不在乎自己被评论成什么,但是他怕自己的小宝贝被中伤,于是抱起荷兰就要走,荷兰扭动着挣开了他,然后走到那个撒播谣言的始作俑者面前,狠狠的出了一拳,然后脚踩在他那张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同学们没有料到,在班中一向与人为善,以好脾气著称的荷兰,竟然有这么凶悍的一面。


“那是我的大叔,你最好对他客气一点。说我可以,说他,你就是找死!我劝你管好你的嘴,顺便说一句,你这副嘴脸,最让我感到恶心。”说完话的韦德狠狠的碾了一下脚,翻了个白眼走到韦德的身边,坚定地拉起韦德的手,带着韦德离开了。


韦德的心,在那一刻,似乎有一丝丝的改变。


他有点害怕了。






韦德身上的伤疤常常隐隐作痛,在一些特定的天气,常常会疼得难以忍受,这就像是自愈因子在呻吟一样,无时无刻的折磨着韦德。荷兰每到特殊的天气,就会彻夜陪在韦德身边,拉着韦德的手,像韦德安慰他时一样吻住韦德的额头,在他耳边说:“韦德,我哪都不去,如果我不能让你不疼,那就只能让再疼的时候不要担心别的了。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一直陪着你。”韦德对这个小家伙故作深沉的话感到好笑,可他还是悄悄收紧了他的手,他似乎感觉,在身边的这个是他曾经的加菲,可他又很清楚,面前的这个,是他从小宠大的荷兰。明明是不一样的人,他不能产生一丝一毫相同的情愫。


如果他现在做了什么,他会觉得自己对不起遥远的加菲,也对不起如今的荷兰。他怕自己如果爱上面前这个小家伙,心中是存着对过往的侥幸,他怕自己的内心深处,荷兰只是一个替身。他内心的矛盾,让他心中的情感,滋生的更加剧烈。


可这一切,荷兰都不知道。荷兰只知道,自己没有韦德,就会被抽去灵魂,就会行尸走肉,韦德是他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十七岁那一年,荷兰终于鼓起了勇气。





评论

热度(55)

  1. 快来削我啊傲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