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ABO】过度保护(Excessive protection) (Chapter6)

林真:

【全员向/贱虫为主/非典型ABO/锤基贾尼盾冬及其他cp不定期乱入/我只想讲个故事】

ooc慎入但是若是看了还请您食用愉快。

本章贾尼出现,情话贾max

格式明天电脑改qwq 前文请看主页orz

另外我的设定电影啊漫画啊哪的都有,求不嫌弃orz





以下正文








“我先说好,你让干什么我干什么,这我不反对,但是鉴于这个困难程度,我觉得佣金嘛……可以再提高一点。”Wade横在真皮沙发上,两脚不客气地搭在咖啡桌上。“你不明白事情的危险性吗?”Fury一个眼色,Coulson立马知道该说些什么,“Tony Stark是政府重点保护对象,如果这次恐袭幕后真的是Hydra那群老混蛋,他们下一个目标肯定是他!”“停!”Wade把衣领拽了拽,打断对方,“我不管你们政治家的什么狗屁言论,Stark不是挺有钱的吗,要我保护他,佣金可以跟他谈,我们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老蟑螂?”Fury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Mr.Stark不需要保护,”柔和而冷峻的男中音响起,“他身处Stark大厦,不需要接受您的保护,这没有必要,Mr.Fury。”Fury站起身,看着眼前与Tony形影不离的管家。Wade瞥了这位彬彬有礼的alpha一眼——他没把这家伙放在眼里。“Mr.Wilson,”忽然被点名,这让Wade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我是Jarvis,Stark先生的管家,刚刚那些话是Stark叫我说的。”管家摘掉蓝牙耳机将它调到关机状态。“现在我希望以个人身份雇佣您保护Stark先生。”





Fury和Coulson被晾在一边,眼前的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比他们低了几个级别,可被像蚂蚁一样忽视的却是他们。“你仍处在我的监视之下,Wade,好好办这事。”Fury走出等待室,这点小事让他跑来大厦一趟实在有损身份,不过说到底他能登上政台也是因为Stark的抑制器。



Wade看了一眼远去的两人,揉了揉鼻子,又坐回到沙发上,还招呼Jarvis过来坐,好像对方是来着参观的客人。“你是说,你们老板出钱让我保护他?那跟Fury给我安排活计有什么两样?还是你们有钱烧的慌。”“不是这样的,Mr.Wilson,sir没有同意Fury的要求,是我单方面雇佣您。”这下Wade有点迷糊了。还好Tony即使从里屋跑了出来。“Jar!为什么切断了通讯?”他出来就看到Jarvis跟一个痞子模样的大块头alpha坐在桌子边上,不自主地缩了缩身子。“怎么回事?”“Sir……”Jarvis站起来,连带着Wade也懵圈地起来。Tony叹了口气:“那就这样吧,Jar。”说完他打量了一下Wade,又转进了里屋。


Jarvis的视线没离开过Tony,直到他进到里屋去。“我们的雇佣关系正式生效,Mr.Wilson,我们会为您安排食宿,在雇佣期间您必须时时刻刻在不妨碍Mr.Stark的情况下保护他的安全。”看着Wade欲言又止的样子,聪明的管家很快就知道这个家伙想问的是什么。“佣金我一分都不会少,只要你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保证Stark先生的安全。”“好说。”


“我以为你真的会听我的话。”Tony敲击着桌子,桌上放着半杯上好的白兰地,他时不时会抿上几口。“对不起,Sir。但我希望你这次能听我的话。”Jarvis站在Tony后面,Tony的背影在落地窗的背光阴影下让Jarvis既着迷又心痛。“您也知道您是Hydra的重要目标,找一个冷热兵器精通的保镖保护您是有必要的安排,Sir。”“那你是觉得Hydra肯定会找上门来?”“不。”“你觉得我设计的防卫程序保护不了我?”“不。”Tony的声音因为背对Jarvis的原因闷闷的。“那你就觉得应该找一个不知道来历的雇佣兵来保护我!你对自己那么没有自信吗?你觉得你没那个能力保护我吗!”Tony的声音忽然拔高,他从座位上起来,他的脸离Jarvis的只有两厘米远。“不,”Jarvis冷静的说道,“我只是怕会失去您。”Tony因为情绪激动一喘一喘地,胸前的反应堆映照在Jarvis的衬衫上,有让人窒息的美感。“我已经失去您一次了,我不想再有第二次。”Jarvis右手抹上Tony的眼角,那个地方有液体渗出来,接着那根手指抚上Tony的下唇,Jarvis眼里出现了渴望的光芒,但那转瞬即逝。


Tony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被塞进了Jarvis的怀抱,后者抚弄着他还未发育完全就被遏制住的腺体,“告诉我,怎样才能拥有你?”Tony瞪大了眼睛,他想起前些日子里的深夜无眠,答案呼之欲出。“我不知道,Jar。”他又一次让自己失望了——以让他最爱的人失望为代价。


保护Tony Stark的这两个星期是枯燥却奢侈的,Wade甚至觉得自己胖了几斤,好在Hydra没有什么动作,Wade的工作轻松的就像个警务处每天吃甜甜圈的看门大爷。所以他晚上睡在Stark大厦的时候会想起那个有着卷翘睫毛的男孩,还有他漂亮的眸子和晶亮的眼神。他知道Peter在SI工作,但“暗中保护”Tony的这几天,他都没有看到过他。等待像是煎熬,有过不菲侦查经验的Wade知道Hydra绝不会轻易再出现什么动作,而他现在急切的想见到Peter,不为别的,或许只是为了看看他,也许再吻吻他。


这番想念化作每夜窗外刺得Wade睡不着觉的星光,然后化作精神上的渴望,然后在他脑子里的某个区域炸裂撕碎反应为过量的多巴胺。也许真如死侍说的那样:每个平行宇宙的Wade Wilson 都有一个叫做Peter Parker的灵魂伴侣。先陷进去的总会是Wilson家不出息的傻子。


然后他又开始想起死侍来,那个红头套的家伙总是会传授给他一些他不知道的知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第二天在天台吹风的时候会有个红衣服的家伙荡着蛛丝拿着两个烤玉米饼出现在他面前。“看!很炫酷吧?”死侍晃悠着手里的蛛丝发射器,“小蜘蛛可不会轻易把这东西给别人保管。”“我猜是你偷拿的。”Wade毫不留情。死侍竟然内疚的低下头:“是啊兄弟。当然了,我是说,我真的很想成为他那样的人。”Wade坐在他旁边:“Something wrong?”“没有,”死侍盯着那个发射器发了半天呆,“还是老样子。倒是你我的好兄弟,我感受到了你的迷茫——这也是我穿越这么多个宇宙来这的原因。”


Wade拆开一个玉米饼,里面放了不少辣酱,他咬了几大口,然后把这几天不寻常的想念都告诉了死侍。“这跟你泡过的金发大妞们可不一样了!”死侍近乎骄傲的踢着腿,“这也许叫做爱,没法禁止。电影里那位被困在Fox版权墙后面的兄弟,我跟他也见过一次,他从那面墙后面看到他宇宙里的小蜘蛛的时候,甚至得靠割掉老二来抑制自己泛滥的欲望。哦我忘了!你可别这么做,你不像我们这样有自愈能力。”Wade笑了笑。“所以我该怎么办?”“告诉他,趁你有这个机会。Wilson从不是机会主义者,他们只创造机会。”死侍说完就消失在了纽约的高楼林丛之中,他还要把发射器还给他的小蜘蛛。


“祝您愉快,Stark!”两星期到了那天,Wade几乎是飞奔着离开Stark大厦的。“看,什么事都没有。”Tony用手肘碰碰Jarvis,“你还给了那个不要脸的雇佣兵50万美金。”“至少我安心了,sir。”Tony后脊一阵紧搐,Jarvis的声音总是该死的动人,说出的话总是该死的让人着迷。


“Peter!”Wade冲进Sister Margret,空无一人的酒吧,只有撅屁股在吧台下面够半支烟蒂的Weasel回头看了他一眼。现在是中午十二点,Weasel再傻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迎客。他进到吧台后面那个地下室去——那是他的一个安全屋,也是他觉得小憩最舒服的一间,因为这的彩虹小马总是有一伏特加的味道。


夜晚降临,薄云像纱网那样被人扯碎抛弃在天边,Sister Margret的灯光透过地板缝照进安全屋,地板传来嘈杂的脚步声,Wade才刚刚被这噪音吵醒。Peter该来了,Wade这样想。


“Wade!”他刚从吧台冒了个头,就听见一个小鹿般雀跃的声音叫了自己的名字。不是Peter还能是谁。“好久不见啊小鬼!”Wade打着哈哈走出柜台,他的心怦怦直跳,还好舞台声音把他的心跳盖住了。Peter离他越来越近,然后……


给了他一个拥抱。


Wade几乎没站稳,但他考虑的却是自己的心跳是不是被男孩听见了。“我很想你,”Peter放开他,“你没受伤吧!这些天你去哪里了?”Wade甚至不敢相信这个男孩是Peter Parker。


他们坐在酒吧的角落。得知Wade是去给自己老板当保镖的Peter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起Tony的过人之处——这让Wade有点嫉妒。随后Peter又开始没完没了的问Wade的雇佣兵工作,Wade当然会全都告诉他。


“Peter,”Wade在一个谈话结束的间隙找到了机会,虽然他们刚刚谈的不是什么浪漫的话题,但Wade还是凑到距Omega不到五厘米的位置,他甚至能感受到omega温热的呼吸,“我想……我们可以试试。”


微弱的电流顺着颈部米粒大小的抑制器传感器一路进入脊髓,顺着脊柱知道每一根肋骨的末梢,然后这些电流放大为碎骨一般的疼痛,让胸腹腔里的内脏积压在一起。——抑制器的反应比Peter的回答更加早地回应Wade,就是这样摄魂销骨疼痛,仍然没让Wade挪动地方,因为Peter的眼神也是同样的摄人心魄,他挪不开身子,或是,他挪不开眼睛。


“哇哦……这下可真够猛的。”抑制器会根据omega释放出信息素的拒绝成分的多少控制疼痛的级别,这次的疼痛让Wade有点寒心。“对不起……Wade,”男孩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很有趣,我刚刚说的想你什么的都是真的,只是……我暂时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他就算是惊慌失措也那么迷人,就算是拒绝的话从他嘴里也好听极了。


“我好像真的陷进去了。”





TBC.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