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关于一个诅咒叫“嘤嘤嘤”》喜剧向一发完

锡兰之红:

《关于一个诅咒叫“嘤嘤嘤”》


配对:Wade&Peter


简介:一次行动结束以后,死侍身上的伤口全部愈合,然而却感染了一种新型病毒,其症状非常奇怪……




01


“我要喝水水,亲爱的小虫虫。”


Peter今天第十四次差点在关上冰箱的时候把冰箱门把手给拽下来。他反复提醒自己,要冷静,平常心,这不过就是普通超级英雄的一个普通的一天,你知道你能够解决这个,比起天上飞的外星人,地里跑的变异怪兽,不就是自己男朋友感染病毒忽然有些不一样?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小可爱,我的水水你怎么还没给我拿来呀。”


Peter把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矿泉水放到客厅的茶几上,望着抱着皮卡丘抱枕身陷在粉红色沙发里的恋人。


“哎呀,你为什么瞪我。”


恋人那坑坑洼洼牛油果一样的脸上八字眉一撇,眼水汪汪直勾勾盯着他看。


“是不是我惹你生气了。”


Peter想吃一颗止痛药压制一下自己的偏头痛。他把水打开亲手递到了对方的手里,告诉他:“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喝水吧,Wade。”


Wade小幅度晃了晃他的头,乖巧的眨巴着眼睛双手接过了水。


“哎呀。”


他娇嗔的喊了一句。


Peter感觉自己的偏头痛更厉害了。


“水水溅到衣服上惹。”


Peter下意识先站起身伸出了手:“那你脱下来我给你洗啊。”


Wade一阵惊呼,双手捂在胸口:“咿,你怎么那么色色的啦。”


救命。现在他想收回前言——比起天上飞的外星人,地里跑的变异怪兽,一个感染了诡异病毒少女心乘以一百倍的男友反而更加恐怖。


事实上Wade之前所展露的那些少女心在Peter看来真的没什么特别。什么穿粉色女仆装啊,像个姑娘那样大声尖叫朝着自己跑来啊,穿红色爱心围裙准备早餐。这挺好的,也是一种情趣。


然而,现在——这个说话嗲声嗲气,眨巴着眼睛小内八字坐在沙发上,把所有的武器都扔出了门大声喊着“啊太血腥了,太暴力了”的Wade(等他恢复了,他一定会后悔的),让恋人中年幼的那一个感觉有点压力偏大。


这件事得从昨天傍晚时说起。




02


老样子,死侍与蜘蛛侠又一次拯救了纽约——一个丧心病狂的死宅在下水道放置了一台“萌化装置”,听说这玩意儿一旦爆炸,整个纽约都会被少女氛围包围。听起来真奇怪,可奇怪并不意味着他们能无视这个随便那个家伙要干什么。


死侍一如既往利用自己简单粗暴的战斗方式找到了罪魁祸首,在蜘蛛侠的阻拦之下没把这家伙剁成肉酱。男人把犯人捆了个十分色情的姿势丢到神盾局,转头想去帮助蜘蛛侠拆弹。


那个死宅看起来智商挺高,他自制的炸弹Peter一时半会儿居然还没法搞定。最后快要爆炸的关头,是Wade及时赶回来把他护在了自己身下。


他后背被炸弹炸出一大块伤口,Peter一边小声低骂一边扶着他从下水道里出来。夜晚他俩如往常那样待在Wade的出租屋,吃着炸鸡看着行尸走肉,等待Wade后背伤好后,一起上床睡觉。


这些都只是日常的一部分。


也就是在这日常的一部分——Wade开始有了变化。


他现在洗澡的时候发出了尖叫。


Peter焦急赶到了门边,扶着门框问:“怎么了,亲爱的!”


Wade站在一片氤氲水汽中,手里拿着他们的洗发露:“不……不不不……人家简直不敢相信……”


“Wade?”


“我们用的居然是宝洁的洗发水?”


“……哈?”


“还是含硅油!”


Peter满头问号,有些不大懂男友的话题走向。


“你知道用这种洗发水有多伤发吗!”


Peter想了想,如往常那样回答他:“可你,并没有头发啊。”


Wade一脸震惊,手里的洗发水都随之跌落在地。紧接着他背靠浴室的墙壁滑落而下,哭的是梨花带雨:“天,人家怎么能这样子呢!一点都不精致惹!”


另一边Peter早就拨通了他那群人生导师们的电话:“喂,Banner博士!Wade有些不大对,他变得超级可怕!”




03


Wade变得很敏感,Wade变得很可爱,Wade突然很会卖萌,Wade突然就有了一颗百分百的少女心。这颗少女心让他扔掉了满墙壁的枪支弹药,还有柜子里藏匿的震动玩具跟皮鞭小手铐。


还有一些,Peter根本就没见过的小东西。其中又一大部分都没拆封,一想到这家伙随时都计划着把这些东西用到自己身上,年轻人就忽然觉得,Wade来这么一下好像也不错。


这家伙到底在亚马逊上买了多少情趣内衣……


还有丁字裤和香蕉裤!这个变态!


“啊——人家好变态!”


捂脸哭泣的Wade真是让靠在门边的年轻恋人感觉有些——想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Peter强制性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表情,拍了拍男友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亲爱的。你可以的。您能度过人生这艰难的时刻……噗……”


“哇——你居然还笑人家!人家不活惹!”


感谢Banner博士和Stark先生的帮助,至少让Peter能冷静面对Wade的这些变化。所有一切都不是永久不可逆的,随着新陈代谢,Wade身体里留存的病毒会被排泄干净,而且根据Wade的细胞修复生长速度,这个时间基本可以被缩短在十五小时左右。


十五小时——在开始的时候Peter真的觉得这没什么,眨眼而过。


然而在这第十四个小时,他感觉自己有些累了。


感受一下男友无时不刻都在和你撒娇,感受一下他晃着肩膀嘟着嘴顺便还要摆摆胳膊。


Peter心很累,累到甚至有点像一拳头把Wade砸晕了好让他睡过最后的两个小时。


“宝宝,抱抱人家吗,你为什么站的那么远。”


Peter露出一个疲惫而又温柔的笑,走过去,轻轻搂住了Wade的肩膀:“没什么啦。你想吃东西吗?”


男人小孩子般摇了摇头:“不用不用,和亲爱的抱抱就很好……嗯……”


Peter听对方语气突然微妙变化,紧接着屁股后面什么东西往里一伸。


“这个姿势也很舒服呀哈哈哈哈哈,宝贝今天怎么跟哥那么主动!”


十五个小时到了?


哦。


Peter意识到掰不开这家伙的手,幸灾乐祸先把早就准备好的话告诉了他:“亲爱的,十五个小时前你把你自己的枪全扔了。”


Wade僵在了那儿。


“还有,你亚马逊上买的小玩具也丢掉了。”


他猛地冲进了房间。


“对了,还有你没拆封的包裹。哦,那场面真的超级壮观。”


“不——!”




04


不过说真的,Peter还是会考虑看完恋人笑话以后,让他去地下室翻一下他上午帮忙打包的那几个纸箱子的。


但,等几分钟后吧。




THE END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