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无限复活(HE,一发完)

爱画黄图的小乐乐:

----


   “我得跟你说,死侍”


 


彼得牢牢握住蛛丝,他的战衣被损坏的已经不成样子,豁口的地方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


 


他尽量展开双臂,让自己的伤口在斗争中显得不那么疼痛:“以前我觉得你挺搞笑的,现在的你只让人厌烦!”


 


韦德灵活的避开对方射来的蛛丝,他扭动手腕将刀子转动起来,眉头紧蹙的模样没了往日的模样,他浑身散发的杀意,让拥有蜘蛛感应德彼得感到惊骇。


 


“这就是你为什么没有在笑,我觉得你没笑是因为我就要把你开膛破肚了。”


 


“比你更厉害的神经病也尝试过这么做,伙计。”


 


“或许你应该考虑点怎么杀掉我。”


 


彼得的脚被死死握着,那对于别的英雄来说十分纤细的脚腕让韦德不由得感叹果然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不过很可惜。


 


彼得突然感觉韦德的手像是泄力一般有了松懈,彼得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他在空中灵巧的翻身,脚腕脱离韦德的控制。


 


“多担心一下快速接近的柏油路面吧!”


 


彼得当然知道他不会死,他可是死侍,可就算他们关系不错。


 


好吧,是曾经不错,在他杀掉那么多英雄之前。


 


彼得将蜘蛛网喷射在较低的房子上,顺着蛛网的力量一跃而下。


 


“这可真疼!你有那个自愈因子可真幸运,那些被你杀掉的人就没那么好的事儿了。”


 


“算你走运,我跟你不一样,也算你走运我不会因为你所做的就杀了你。”


 


“走运吗?”


 


身体逐渐恢复愈合德韦德将半个身子撑了起来,他甚至都懒得看不远处的小男孩。


 


“你真认为就算你想动手他们会允许你角色崩坏吗?”


 


彼得被他神经兮兮的话噎的有点茫然,他大步向前拎起地上瘫软的韦德。


 


“什么?!我可不想再听到你的玩笑了,好吗?你那套砍砍杀杀的表演至今不太好使,所以别再威胁要把我开膛破肚了!”


 


“你说得对,我不会砍了你”


 


韦德的声音明显软了下来,彼得感觉周围的杀意逐渐退去,他正欣喜能把这个脑回路跟厕所通道一样的男人劝说回来。


 


下巴上坚硬的触感活生生让彼得打了脸,雇佣兵甚至来不及吓坏他。


 


就真的被打了脸。


 


“真是个小孩。”


 


“哈,哈”挂在蛛丝上的男孩大口的喘着气,被爆头的痛感仿佛还在,抓着蛛丝的手也摇摇欲坠。


 


“我记得…”彼得喃喃到。


 


“对,没错,我杀了你,可不知道为什么你又回到了这个时候。”


 


彼得被他一出声吓得像个受惊的猫,他甚至来不及听清韦德刚刚说的话,他怎么也想不到韦德会真的杀了他,就好像他以前说的话是放屁一样。


 


彼得用没被韦德抓住的脚狠狠地踹了他的脸。


 


“你他妈放开我,我就不该相信你。”彼得调整好恐慌的心情,他再一次看着那雇佣兵从高空落下。


 


彼得相信,他回到这个时候一定是有原因的,不论如何,他也要阻止面前这个魔鬼继续作恶。


 


“调整好心态了?我的小英雄?”


 


彼得挂在蛛网上,韦德看着连头套的表情都开始严肃的小男孩竟嗤笑出声。


 


他刚刚说……他杀了我。


 


他记得他杀了我,他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他不是时光倒流?大大的蜘蛛眼眯了起来,他不再作过多的思考,用蛛丝将韦德粘在了车顶上。


 


“告诉你个秘密。杀掉你的我现在已经把复仇者的小东西都杀了。”


 


“包括浩克。”


 


彼得睁大了眼睛,他不可置信的看向韦德,蛛网粘起了韦德旁边武士刀,他知道他打不过韦德,自己只是稍微被强化的普通人,对方可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雇佣兵。


 


他抑制着自己愤怒不甘的情绪,顺着刚被射到韦德脸边的蛛丝滑下。


 


武士刀狠狠地捅入韦德的肚子,这是彼得第一次拿起这样的武器,韦德甚至能看见少年的双手开始微微颤抖。


 


“我们能谈谈吗,韦德。”


 


“你这可不像谈判的态度,蛛网。”


 


“我们是朋友,我也和他们是朋友,我必须阻止你去杀掉其他的英雄。收手吧,韦德。”


 


“如果我说不呢。”


 


韦德从不知到哪空出来的手,抓住了另一把武士刀,他狠狠地将刀插入彼得的后背,力道之大连韦德自己都有所波及。


 


蛛网的面罩里涌出一股鲜血,如果不说还以为是不透气的面罩被吹起了个鼓包。


 


那少年不知是痛还是怕,或是两者都有,他的身体颤栗的厉害,连发出的声音都有些呜咽。


 


“会…会有人阻止你……”


 


韦德身上的少年对于他来说似乎没有重量,那血比少年温暖的体温烫了几倍,他甚至能闻到对方血液里的香甜。


 


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一个城市的小英雄。他面罩上的白色双眸眯了起来。


 


“你知道吗……现在,X教授也死了。”


 


蜘蛛侠真是他妈的日了狗了,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又重生在这个世界。死了两遍的恐惧感已经超越了对抓着他的男人还有劝说的可能性。


 


“又醒了,蛛网?”


 


彼得能感觉到握着他脚腕的手死了死。


 


“这样吧,你跑你的,我这次不杀你了。但是你要答应哥一个小要求,不要去复仇者大厦。”


 


彼得没有接话,韦德知道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心里肯定复杂的很,他松开手任由自己自由落体。


 


“吓坏了吧,Baby boy。”


 


“哇,第一个我好像快到了。”


 


彼得转身就将蛛网送到远方,他不理会死侍神经兮兮的话,任由身体在空中快速荡漾。


 


韦德拍了拍身上的土,看着一旁如同惊弓之鸟四散的人群,他捂着头摇了摇。


 


“说了别往复仇者大厦去。”


 


话音刚落,火光四起。


 


韦德站在门外,一个房间散发着暖光,他静悄悄的从走廊靠近门边。


 


一把武士刀横插在墙上,吓得正在讨论的画家一跳。死侍快步前进,他狠狠抓起桌子上的稿子,表情由浅笑变得逐渐凝重了起来。


 


“你是……死侍?”


 


死侍扭过头,因为不停战斗的被炸毁的面罩露出他紧缩德嘴唇,他将食指顶在唇边,轻轻发出了一声嘘,然后接着看漫画的走向。


 


“不可思议吧,我真的找到这里来了。”死侍拿了一瓶放在桌子上还没开的可乐,如同认识许久的老友一样搂住了其中一人。


 


“原来我那么惨兮兮的全他妈的都是让你们弄的。”


 


……


 


画手们安静的让死侍有些不耐烦,他挠了挠头。


 


“你想要什么,容貌恢复,宇宙无敌,甚至留在这个世界,都可以。”其中一个人接话了,他死死的咬住下唇,他们知道死侍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他们不敢招惹。


 


起码现在不敢。


 


韦德捏住自己的下巴,假装思考了片刻,忽的他打了个响指。他大手一点稳稳的落在一个红蓝相间正跳跃的人物上。


 


“我要他活着。”


 


蜘蛛侠真的真的,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他低头看着脚下死死握住他的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说不出话。


 


“我终于知道你怎么老活着了。”下面的男人打趣儿到,他拉着彼得的手狠狠一拉,彼得感觉他的脚要脱臼了。


 


韦德纵身一跃抓住了蜘蛛侠的蛛网,将蜘蛛侠圈进怀里。蜘蛛侠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被吓得紧紧握住蛛丝不敢乱动。


 


要知道,他只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我这次谁也不会杀了。”


 


韦德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掀开了蜘蛛侠的面罩。


 


面罩下德少年早已泪眼婆娑,平日活泼的小脸快扭成了一团。


 


头上的男人叹了口气,仿佛早就知道结过会是这样。


 


“我们可以谈谈彼得,我保证。谁我也不会杀了。”


 


“你还不相信哥嘛!”


 


韦德空出了一只手,朝蜘蛛侠挑了个大拇哥,也正因如此蛛网剧烈德晃动起来。


 


彼得很想骂街,他眼泪如同豆子吧嗒吧嗒的掉,他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的话是真是假,是糖还是屁。


 


“滚。”


 


彼得似乎竭尽全力喊出这句话,与此同时,蛛丝已经被死侍的刀子切断。


 


“咱们还得干正事了。我得去自首。不。我得搞活他们。”


 


自由落体的彼得听到这句话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你他妈有病吧你!!”


 




---------------------------




一个小小的脑洞,背景是屠杀漫威宇宙,蜘蛛比较综合,偏向荷兰蛛




死侍屠杀也是有原因的,直到他看到了漫画,然后大概就是觉得对别的英雄不公平吧尤其是小蜘蛛。




……em。我也不知道我写啥。乱七八糟的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