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第八条消息 <贱虫> 一发完 HE

wincest:

       严重ooc
  
       又到了一天的晚上,然而在纽约这个大城市,现在才算是忙碌一天后的休闲时光。
        Peter一如既往的穿上蜘蛛侠战服穿梭在纽约的高楼大厦中。
        在帮助了3位老奶奶过马路和帮助两个小孩子解决了唯一一个泡泡糖会谁问题后,和从前一样坐在一个大楼顶上,吃着汉堡,微凉的风吹过。
         一个穿着红黑紧身衣的高大男人也出现在了大楼顶上。
         “嘿,baby boy,哥来啦,有没有想哥!”红黑紧身衣的男人大大咧咧的坐在Peter旁边,笑嘻嘻的。
           Peter稍微往旁边坐了坐“wade!说了多少次了别叫我baby boy!!”说着,狠狠地咬了一口面包。
           “可是,哥觉得baby boy 很适合你啊”wade露出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Peter。
         “随你吧”Peter略带无奈的说。
             两人坐在楼台上,谁也没说话,只有咀嚼食物的声音和车水马龙的声音。
             良久,寂静到让人感到不舒服的时候,wade叹了一口气说“小蜘蛛,哥最近要出个任务,嗯,大概半个月才能回来”
             Peter惊讶的看着wade,早知道自从他两确定关系这2年以来,wade从来没有接过3天以外的任务。
           “什么任务,这么久,你不会又去干违法的事吧,不可以做不好的事。”Peter严肃的说着。
            “小蜘蛛!自从你接受了哥的告白后,哥就改过自新做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了!!”wade拉着嘴角傲娇的双手插腰,“哼!小蜘蛛不信任哥了,突然好难受,要小蜘蛛的亲亲才能好。”
              Peter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男人摆出这么少女的姿势,无奈的拉开面罩露出粉嫩的嘴唇,吧唧一口亲上了男人的脸。
            “哇哦!哥赚了!!哥的baby boy亲了哥的脸!!”说着不顾小蜘蛛的同意伸手抱住,“放心,哥很快就回来了,别担心。”
              Peter看着面前笑嘻嘻的wade,内心涌动着这种不好的预感。
    ——————————
  
           wade不在的第二天,Peter已经2天一个人在夜晚巡逻。
           耳边少了那个雇佣兵天天的碎碎念和骚扰甚至有一点轻松。Peter在巡查日记上写着。
         wade不在的第9天,有点想他。
         wade不在的第11天,有点想他。
         Peter日记上写着。
        已经快一个月了,Peter没有等到雇佣兵回来,却等来了tony·stark。
         tony带来了一个破破旧旧的手机,Peter一眼就认出这个手机是wade的手机。
         tony一脸疲倦的说“昨天晚上有个邮件寄过来,没有寄件人,里面只有个手机还有张纸条写着给小蜘蛛。”
         Peter沉默的接过手机,果真,那个不好的预感是真的。
         tony拍了拍Peter的肩膀什么也没说,便起身离开,关上了房门靠在门外。
          不久,门内便传来了Peter压抑的哭声。tony轻轻的叹了口气离开了。
            Peter颤抖的打开手机,屏幕上依旧是那个笑的死贱的雇佣兵抱着自己的照片。
            终于在一个隐蔽的文件夹里看到了wade留给自己的东西——七条语音。
            Peter颓废的瘫坐在床边,颤颤巍巍的点开语音。
            嘀 ·嗨,当你看到这个的时候哥肯定死透了。
           嘀  ·很多时候哥总是想死,可是治愈因子不让哥死。
           嘀 ·现在哥死了其实还是有点高兴的。
           嘀 ·哥死了,哥的公主Kitty怎么办。
           嘀 ·还有,哥在布鲁克林楼下酒吧左边第三个房子那边的狗窝,哥在里面藏了小蜘蛛的内裤,一定要挖出来,不能被人偷走!
            嘀 ·说到小蜘蛛,哇哦,小蜘蛛有一个全世界最棒的屁股。。
            嘀 ·可惜哥还没干上小蜘蛛屁股,嘤嘤嘤。还有,哥爱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你愿意嫁给哥么,哥知道自己是个杀千刀的雇佣兵,可是小蜘蛛,哥的baby boy 哥是真的爱你,哥愿意为你改变”
           Peter拿着手机,泪流满面,拼命的点头,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我愿意,愿意。
           “嘀”手机又响了一下,“其实哥是逗你玩的,你要是愿意嫁给哥,就来xxxx74号来找哥,哥一直在哦。”
            还在伤感的Peter听完这局语音,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被那个雇佣兵耍了,恶狠狠的抓起地上的手机砸到了课桌上。
              “嘭”一声巨响吓到了还在外面的tony,不知道实情的tony悠悠的给steve发过去了一条消息‘Peter那孩子好像受到的打击挺大,早知道我们还不如同意他两’
             而在房间里的Peter从阳台上跑了出去,去找那个该死的雇佣兵算账了。
            后来,在纽约的大桥上,整整一个星期上面都吊着一个红色的紧身衣的奇怪男人。


           
       
   
         


       
          


       

评论

热度(50)

  1. 快来削我啊wince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