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Violet

刺球:

强烈建议先看这里的介绍再看这篇文。


是一个小小虫回家前发生的故事。


建议先看完上面列表里的【贱虫】Violet


【贱虫】致最最亲爱的彼得帕克先生


【贱虫】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后再看本文。


Hannah第一次见到Violet的时候,她就被男孩干净的蓝色眼睛深深吸引了。而她已经三十岁了,青春不在美貌也将要离她而去。衰老对于像她这样的人来说,往往是致命的。


你的前半生已经过去,而余下的日子却仍旧没有着落。


她不知道当自己失去最后的价值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等着她,她害怕对那必然到来的未来感到恐慌。


但当她看到男孩的其他伙伴都急躁的去拉那些年轻女孩的手的时候,男孩只是默默的坐在一旁有些许局促的笑着。


男孩有一双干净透亮的眼睛。


里面包含了很多Hannah可以读出来的东西,或许就是在那双干净的眼睛里她找到了能够让自己摆脱这一切的方法,一个或许能够拯救自己的手段。


她笑盈盈的朝男孩走去,披着自己蜜棕色的长发。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一双温柔的眼睛,而这一次她将要把自己的优势放到最大,她得赢下这场赌注因为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Hannah。”她微笑着朝那位有着干净蓝色眼睛的男孩伸出手,用她那双和发色一样的眼睛温柔的看着眼前的男孩。


“Violet。”似乎是惊讶于自己的搭话,男孩稍显紧张的握住了她伸出的手掌,“Wilson。”


“Violet.Wilson.”他补充道,耳尖染上了浅浅的红色。


那是一双让人安心的年轻的手掌。


Hannah在心里有些许窃喜的想到。


那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对Hannah来说。


Violet虽然显得有些局促,但在这方面他无疑是个绅士。


Hannah甚至想过,如果不是自己要求Violet甚至会真的陪自己玩上一整晚的飞行棋。


他是个奇怪的人,奇怪但是温柔的人,对Hannah来说。


Violet对于他们将要做的事情显得并不是十分热情,他就像是个不小心闯入夜店却只是点了一杯牛奶的单纯的青少年一样,不知所措。


“Violet你是第一次吗?”


Hannah这样问过站在一边磨磨蹭蹭的Violet,Violet摇了摇头。


“没有,我只是每次都会这样。”男孩显得有些尴尬的笑道。


他几乎是做了自己能够想到的全部的保护措施,Hannah第一次见到像Violet这样的人。一般来这里的人都是图一时的快活,他们总是亟不可待尽量不浪费一分一秒。这或许也是为什么在这个地方总是会出生许多没有人要的婴儿的原因。


“放心吧,我的小英雄,我没染上什么病。”


当汉娜躺在床上对仍旧漫吞吞的Violet说道的时候,后者只是看了她一眼回答道。


“我不是担心这些。”


到了最后,Hannah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谁卖给了谁了。她有些弄不清楚了,Violet显得十分体贴。他亲吻着自己的嘴唇,脖颈,还有身上的其他地方。他抚摸着自己,温柔的,像是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


Hannah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到被人重视着的感觉了。


或许那只是一时的幻觉但她深深沉迷于此。


她紧紧的抱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孩,“Violet,Violet……”


她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男孩,轻轻的温柔的叫着他的名字。


当Hannah第一次见到Violet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会是属于她的。


她透过那片干净蔚蓝的海洋窥见了埋藏在那片美丽海洋之下的深深的痛苦与悲伤,那是一双干净的而又流着泪水的眼睛,Hannah知道。


虽然其他人可能会被Violet的笑容被他几乎是永远也停不下来的笑话所迷惑,但Hannah知道那是一双流着眼泪的眼睛,而自己恰好拥有那片干净的海洋所渴求的东西。


她决定利用这一点,利用眼前的这位年轻的男孩来帮助自己永远的离开这个出卖自己灵魂来得以生存的地方。


“能说说你的故事吗,Violet?”


Hannah将自己的胸部贴上男孩宽广的后背在他的耳旁轻轻的说道。


应该是触及了男孩埋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东西,Violet回过头来看着Hannah的眼睛。


“你是来拯救我们的吗?”


她故作天真的问道,所有人都喜欢这套说辞。


明明是他们带来了战争,带来了伤亡,带来了混乱。


现在是这样,几十年前也是这样,以后是这样,未来也如此。


刽子手总是喜欢赋予自己英雄的名义,战争总是会用着和平的名号。


但大家都喜欢这样虚假的自欺欺人的说辞,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我们不会带来伤亡,我们为你们带来了和平的橄榄。


虽然都是骗人的,但他们喜欢这样的说法。


可眼前的男孩摇了摇头,“我不是来拯救这里的,”他说着似乎是有些自嘲的笑了,“我只是一个雇佣兵罢了,收钱办事。”


他看着Hannah有些许波动的眼睛说道,“在这一点上,你或许该恨我,Hannah。”


但尽管这样,Hannah还是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些关于Violet的事情。


因为他总是喋喋不休,在夹杂着一大堆或真或假的言语中总是不经意的透露了一些关于他自己的真实情况。


他其实并不是一个孩子,他已经很大很大了,只是遗传给他的能力让他看起来永远都是少年的模样。


他有两个姐姐,他形容他们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姐姐而他深深的爱着他们。


他没有妈妈但是他应该是有两个爸爸,他们爱他而他也爱他们。


他一直都渴望着自己能够回到他们的身边……


这些都是Hannah从Violet的口中套出来的。


男孩渴望有一个家庭。


他一直都渴望着自己能够拥有一个就像他自己描述的那样的家庭。


亲切可爱的姐姐,温柔善良的父亲,虽然总是弄出笑话但同样深爱着他的爸爸……


Violet希望自己能够拥有这样的一个家庭,那样美好的梦境在自己眼前的这位男孩心中应该是不存在的。


如果存在的话,男孩或许就不会选择自己。


Hannah亲吻着Violet的嘴角想到。


但这也是她自己能够达到最后目的的唯一砝码。


如果说在之前Hannah的计划都还是在缓慢实施的过程中的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疑将整个计划推进了一大步。


在她回家的路上她看到了蜷缩在角落浑身是血的Violet。


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她抱着在他眼中几乎是奄奄一息的Violet回到了自己破烂的家中。


Violet伤的很重很重,他的手臂几乎都被炸没了,腹部也受了很严重的伤。她都不知道,眼前的男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还没有停止呼吸。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连最基本的急救知识都不懂,她也没有钱能够去请医生。


这种状况或许连医生来了也毫无办法。


Hannah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她可能是用着最愚蠢的方法包扎着男孩身上的伤口,她不停的忙活着不让自己停下来。


那一瞬间,什么计划什么想法都在她心中消散了。


不想让他死。


Hannah看着躺在自己床上的Violet,她不停的忙活着尽管可能都只是做了一些无用的事情。


她擦拭着男孩那张满脸血污的脸,小心翼翼。她换了一盆又一盆的水,洁白的纱布都被染上了死亡的颜色。


就像之前一样,Hannah没有办法。


她总是这样,没有权利选择没有能力拯救。


以前是这样,现在也一样。


活下去,活下去,上帝保佑,上帝保佑,上帝保佑……


Hannah在自己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向着她在很多年前就已经不相信了的上帝祈祷,恳求他能够让眼前身受重伤的男孩挺过去。


他的同伴们呢?怎么到这时候了身边都没有一个人?


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Hannah是在Violet干净的眼睛中看到了满脸泪水狼狈不堪的自己,在她自己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自己哭得一塌糊涂。


当时自己一定难看死了。


Hannah会想这一段记忆的时候总会这样想到。


Violet早就醒了,而现在他正用着自己那双干净的蓝色眼睛看着Hannah。


在那双平静的蔚蓝色海洋里似乎是泛起了一丝不一样的波澜,但很快就隐去了。


“是执行任务弄得,他们要我去拦截一架……”


他在猜测着Hannah心中可能存在的疑问,并且小心翼翼的解释道。


他谨慎的看着Hannah脸上混杂脏污的泪水,解释道。


“哦,你说这个。”


他似乎再解释完一切后终于猜到了Hannah狼狈的真正原因,他举起了自己的那应该早就不复存在的右手说道:“没关系,我能自愈的。”


Violet看着Hannah流泪的眼睛似乎是不太能理解Hannah此时的表现说道。


“没关系,我能自愈。”


他用自己新长出来的干净上面还缠着Hannah包扎上去的纱布的手掌轻轻的擦去她脸上的泪水温柔的说道。


“我自己能够恢复的。”


Hannah她紧紧的抱住了眼前的男孩,而Violet没有推开她。


当Violet离开Hannah家的时候,她站在门口叫住了还未走远的男孩。


“以后住在我这里好吗,我这里比军队里还是要好的……”


Violet回过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但还是走了。


……


Violet从来都没有在Hannah家里留宿过,但他到时经常来拜访她。


他会带来Hannah喜欢的鲜花,Hannah喜欢的脂粉,甚至又一次她还带来了Hannah家一直都缺的一张板凳。


他会亲吻她,和她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他们也一起睡觉。


他会给她钱,理由是他不能在她这里白吃白喝,但Hannah其实知道如果只是吃一点东西的话是要不了那么多钱的。


但她没有拒绝,微笑着收下了。


那一段日子是Hannah最开心的时候,她坐在Violet带来的躺椅上一边认真的听着男孩见识过的奇闻异事。她快活的笑着,因为Violet从来都不会重复的俏皮话。她搂着眼前高大的男孩,闻着他金色头发上的香味虽然有时里面也会散发着一股硝烟混杂着血浆的味道。她亲吻着Violet的,而后者也会小心翼翼的回吻她。


那是Hannah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在她失去的一切之后,在她不得不出卖自己的灵魂以谋求生存之后,那是Hannah最开心快活的日子。


她曾经再一次的恳求上帝让这样的生活永远不要结束。


Violet是个善良温柔的孩子。


尽管他自己总是说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但她知道其实他并没有那么糟糕。


他是隶属于BJST政府的雇佣兵,他总是出色的完成任务在不杀掉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军队里面的那群人总说Violet的枪法逊透了,说他总是打不中敌人的要害总是会一不留神的放过几个,但Hannah知道他是故意的。


他故意避开了本来要求他杀死的敌人的重要部位,放他们回家。


他会把子弹打入敌人战斗时必要的部位,让他们再也上不了战场。


Hannah知道这一切,因为她曾不止一次见过Violet教她用枪的时候,几乎每一枪都正中红心。


“回家陪在家人的身边总比在战场上不明不白的死了好。”


是这样回答Hannah的问题的。


“学会用枪对你有好处,这样你就能够保护你自己了。”


纠正着她拿枪的动作他轻声的说道。


Hannah觉得Violet一定会是一位出色的家长。


他很喜欢小孩子,Hannah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


她不知道Violet是从哪里学来的熟练的包扎技巧,她也不知道Violet是从哪里学来的哄孩子的办法,这里的小孩子都喜欢他,因为他从来都不对他们生气他允许他们对向他撒娇提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有时候他甚至会和他们一起疯。


高大的Violet也会笑的像个孩子一样。


他会是一位优秀的父亲。


虽然他自己看上去还像一位孩子。


Hannah曾经在自己的心里勾勒着自己和Violet的未来的时候曾经这样偷偷的想到。


他像是失去了很多东西,但又无法弥补。


所以他把这些补偿都用在了Hannah还有那群脏兮兮的孩子身上。


“我会一直在这里。”


Hannah搂着Violet精壮的身体说道。


但Violet没有回话,他避开了这个话题只是轻轻的亲吻着Hannah。


……


Violet离开了BJST政府,他的任务圆满结束了并且不打算再继续干下去。但坊间流传的说法是Violet和其中的一个人起了争执,两个人打了起来。被打的那个人还就是在最近一场的战斗中获得军功的人并被授予勋章的人,据说Violet狠狠的揍了那个人一顿,因此被记下了大过但是Violet接受一切关于对他进行处分的决定,他撕下了自己制服上隶属于BJST政府雇佣兵的标签,扔在了那被他揍的那个人脸上,离开了。


Hannah就是在这起事件发生结束之后,才见到Violet的。


她是在集市上听说的这件事,听说了Violet把那个人揍得有多惨。


“一脸的血,牙都被那小子弄断了两颗。”


大家都绘声绘色的讲述着发生过的事情,就好像他们当时就在现场亲眼见过一般。


Hannah她几乎是在得知整件事情的一瞬间就跑回了家。


她听说了Violet离开了BJST政府的事情,她担心Violet已经离开了,毕竟他就是突然间出现的。


当Hannah回到家的时候,她看到了坐在她家门前满脸血污的Violet的。


“就算没用蜘蛛力量那家伙还是那么弱。”


Violet看着一脸焦急的Hannah笑着说道,就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


……


“如果Wade在的话,他一定会支持我这样做的。”


面对Hannah的询问,Violet这样淡淡的说道。


……


“别开枪。”Earl高举的手臂,“我是YSL人,不要开枪。”


他露出了他自己那张标准的YSL人的长相,操着他那口标准的YSL语言朝着YSL政府军喊道。


就在对方停止瞄准的那一瞬间,他扔出了他手中的手榴弹并开始朝着YSL方面疯狂扫射。


……


他们赢得了那场战争,在YSL方面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


利用Earl自己的血统——YSL国的后裔身份,成功的击杀了YSL的军人,并且夺取了胜利。


“怎么样,Violet?”Earl拍着Violet的肩膀笑着说道。


“看看,这次我们赢得多漂亮。”


他举着自己刚刚颁发的奖章在Violet面前炫耀道。


“保卫了自己的国家,干得好,兄弟。”Violet将Earl放在他肩上的手拍下。


他看着眼前骄傲得意的男人说道,“但你的民族应该以有你这样的人为耻。”


“那不是荣耀老兄,那将是你一辈子的耻辱。”


Violet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


后来是Earl先动了手,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其实他想的没错,当时Violet就是准备羞辱他的。在Violet眼里,那就是耻辱一场依靠令人不齿的手段所赢来的不光彩的战斗。


Violet没有选择回避掉Earl的攻击,他接下了。


这就是为什么这起事件最终会演变成一场打斗的原因。


Violet没有使用蜘蛛力量,但他把Earl揍得很难看。


虽然只是一些皮肉上的伤口,但Violet仍旧面临着处分与惩罚。


“这东西留着给你好好供着吧。”Violet撕下了自己衣服上的标志,扔在了Earl的脸上。


“我本来就不属于这里,所以我不干了。”


他留下了这句话,离开了BJST。


……


对于发生在另外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Hannah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甚至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看着Violet那副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神情,Hannah突然就觉得其实也没必要弄得太过清楚。


她只是小心的擦拭着Violet脸上的血污,什么都没有问。


……


是时候向Violet提起那件事情了。


一天Hannah抓住了正准备离开的Violet的手说道,“今年已经是XXXX年了,我已经要三十一岁了……”


Hannah发现Violet的脸色当听说今年的年份的时候瞬间就变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彻底的我生活在一起?”


她笑着用她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Violet说道。


“我们可以组建一个家庭,永远永远的在一起。”


“如果你喜欢小孩的话,我们可以生几个宝宝。”


“然后我们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


Hannah不知道是否是自己太过直白吓到了Violet,还是他本来就只是想找自己玩玩而已。就像是被什么事情敲醒了一般,Violet几乎是逃离了她的家。


但Hannah知道他还会来找她的,因为她知道她为Violet描绘的生活就是男孩内心里渴求的东西。


他还会来找我的,一定会的。


Hannah在心里想到。


在Hannah的预料下,在第二天的黄昏的时候Violet在一次来到了她的门前。


他第一次主动亲吻了她,拥抱了她。


他抚摸着他的身体不停的说着一些Hannah更本听不懂的东西,什么不要走,为什么总是要丢下我一个人之类的。


那一刻Hannah更加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Violet只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像平常一样,他依旧做好了可以说是全套的防护措施,那一刻有一个想法在Hannah的心中出现。


“我不是在担心这个。”


Violet曾经这样回答他到。


或许他这样做只是因为……


他不想要拥有自己的孩子,拥有自己的家庭。


……


那是Violet唯一一次在Hannah家留宿,也是最后一次。


“我要走了。”他看着还在床上的Hannah说道。


“应该再也不回来了。”


Hannah爬了起来,她看着Violet背对着他的后背在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受到了背叛。


“什么?Violet这就是你的回答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就这样准备走了吗?你就这样丢下我?因为我配不上你吗?因为我已经老了不好看了吗?因为我让你你厌倦了吗……”


Hannah不记得自己说了些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语速越来越快。


泪水又一次不争气的从自己的眼眶中流下,她质问着Violet朝着他吼道。


不你不是这样想的。


内心中的另一个声音朝着Hannah喊道。


你只是不想他走,你想要他留下。


那就求他啊,Hannah求他别走,你现在都在说些什么??


Hannah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自己当时的样子大概很凶她可能说出了一些难听的话,她不知道。在那一瞬间,她只是觉得自己要被抛弃了。Violet抛弃了他,他不要她了。


对她感到了厌倦,要抛弃她了。


她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去了,那个需要依靠出卖自己的灵魂才能求得生存的地方。


她不想再回去了。


再也不想回去了。


“你就没有哪怕有那么一秒钟爱过我吗,Violet?”


她绝望的喊道,男孩至始至终都没有回答。他就像Hannah想象的那样,安安静静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不是你配不上我。”他说道。


他看着Hannah,就像之前那样用自己的手掌擦干了Hannah脸颊上的泪痕。


“我离家太久了,该回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不能耽误你。”


“我喜欢你,我是说真的,我很喜欢你。”


“是我配不上你,你值得更好的。”


他把一叠数量可观的纸币放进Hannah的手中,“这些钱够你过上正常的生活了,你再也不需要去那种地方了。”


“不是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面包店吗?现在你就是老板娘了。”


“别哭了,Hannah。”


“对不起。”


“我得去见我的姐姐了,时间不多了。”


“对不起,Hannah。”


他最后一次亲吻了Hannah的脸颊,说道。


“你值得更好的,你应该有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而不是和我在一起。”


“我配不上你。”


……


Violet再也没有回来。


在Hannah面包房开业的时候他没有回来,在Hannah结婚典礼上牧师询问还有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他没有回来,在Hannah的孩子出生的时候他没有回来,在Hannah的孩子有了孩子的时候他没有回来,在Hannah最终闭上眼睛的时候他也没有回来。


Violet再也没有回来,他在最后的最后也没有回来。


“我喜欢你,我是说真的,我很喜欢你。”


在Hannah离开前往天堂的时候,Violet对他说的话回响在她的脑海。Violet从来都没有说过他爱她,可那一刻她流着眼泪却像是一个受到心爱人求婚的小女孩那样幸福。


“我喜欢你,我是说真的,我很喜欢你。”


Hannah。


END


后记:


不知道写这篇文会不会被打死。全文几乎没有出现小虫和贱贱,Mary和Ellie,甚至连Violet都是在侧面出现的。但我就是想写这样的一个故事,本来是想写小小虫离家出走到回家的那段时间他身上发生的事情,结果就写成了这样……


真的很抱歉。


说实话打tag打的我很心虚。


等下赶出几篇纯贱虫文来赎罪(跪下)


本来想说挺多东西的,但到了最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就这样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那咱们下篇文再见吧,拜拜。

评论

热度(42)

  1. 快来削我啊刺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