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Striking Up the Same Old Tune(AU/非典型ABO/fin.)

Mr.If:

Striking Up the Same Old Tune/老调重弹


 


Summary:人生中Wade Wilson不想经历的操蛋事儿能写满一整套大英百科全书,“和前男友见面时正处于发情期且被发现”能排列在第一页。




 


Before:无毁容漫画贱/荷兰虫(按照演员年龄,22岁已成年),无能力AU(酒吧驻唱/小记者),非典型ABO(只有Alpha有发情期),破镜重圆,一个励志故事爱情喜剧,傻白甜甜甜,塞了很多R级梗(x),OOC,BUG,提及寡鹰


 


1.


 


“事实上,有关我和Wilson先生的故事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爱情故事,我们双方用了很长时间来确认自己对对方的情感。”


 


正在为当红歌星撰写传记的经纪人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


 


“我用了一秒半。”


 


2.


 


在故事开始之前,我们要向一只小白猫致以最崇高的感激。正是因为它——善良的Parker记者在看到一只受伤的猫蜷缩在路边,便把它送去了几个街区外的流浪动物收容所,并以就近原则走进了另一家酒吧——才使两位主人公得以相遇。


 


尽管Peter Parker看起来就不会是个习惯于在酒吧随便拽个Alpha过一夜的人,但在这种场所,他可以同时听到有关与欧洲某国家关系进展的言论或是哪位先生的邻居穿出门的Burberry吊牌没摘。这儿对于一个记者来说,是灵感发源地,是信息聚集地。


 


“纯饮料?这可比一位勇士对我说他要一杯纯酒精更骇人听闻。”Beta老板回答他,指尖在玻璃杯上敲击,“你知道吗,男孩,要是我这儿是什么正规地方,我也许应该请你出示身份证。”


 


Peter嘟囔了一句关于成年的言论,而酒吧老板显然确实不在乎这个(即使他应该),转而善良地去找一些看上去足够正常的饮品了。


 


在Peter开始犹豫是否应该离开这个地方时(天哪,他想起冰箱里还有一杯即将过期的牛奶),一声刺耳的口哨声破入空气。他茫然地抬起头,看见酒吧中央的立式话筒前站着的人,看见他紧贴在那上面的嘴唇,看见挂在他身上的吉他,看见他在浑浊的空气中依然耀眼的金发。


 


瞬间地,这个小空间里的密集的谈话声蒸发掉了一大半,三种性别的人或浓或淡、混合的信息素也停止了流动——但作为一个依靠找重点谋生的人,Peter没在在意这个。


 


获得了大部分注视的驻唱同样耀眼地笑起来,“我亲爱的们,我决定用一张还没透支的信用卡换你们今天晚上的所有酒!猜猜怎么着,喝得最多的人将有幸——得到我的一个亲亲!哦,如果你愿意,当然还有其他。”


 


然后敲桌子声和欢呼声灌输进Peter的耳朵里,其中夹杂着酒吧老板的语调抱怨:“我一定会找个机会谋杀他的,我是说,假如他不是唯一一个驻唱。他总这么说,却从没有真正付过所有刀。”


 


Peter猛地转过头,褐色眼睛亮晶晶地问Weasel:“您刚才说酒精度数最低的一种酒是什么来着?”


 


3.


 


Wade坐在椅子上,用手背托着下巴,盯着趴在桌子上的Omega,那一只下垂着的手攥着的玻璃杯中最后几滴酒液正在缓慢地划过杯壁,落在地面上。


 


“再怎么迷恋我,小可爱,也应该用点儿健康的方式。”


 


“我不听我不听。”这是Peter的回答。他艰难地直起腰,用酒杯上的一片切片柠檬抵上手腕,吸了吸鼻子,“喝个酒都赢不了,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不,意义是存在的。”Wade忽然郑重其事地说,把那片柠檬夺过来放进嘴里,“比如还有一个人有一个免费的亲亲想送给你,比如还有一些第二天早上醒来会后悔但做的时候愉快极了的事情等着你——”


 


“先生。”


 


这声称呼过于清晰而坚定,以至于Wade要怀疑这个男孩醉醺醺的状态是否真实。他看着Peter往前倾倒了一下,但又没跌入他怀里,只是搭上了他的肩膀。


 


一种会使你清醒却又沉沦,令某个M开头的连锁店自叹弗如的海盐焦糖味的冰淇淋正在逐渐包裹住他。


 


“我的先生,您总比我清楚,现在谁更需要对方。”


 


4.


 


故事进行到这里,本应该是一个完美俗套的爱情故事——一见钟情、一次419、再发展精神恋爱(这个部分可有可无)。


 


但这里不得不插播一个更俗套的小故事。


 


一个高中生在一堆追求者中脱颖而出,使一位禁闭室管理员成了他的理想初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过对方宿舍的窗户、表面上在草坪上分享书单实际上只是在看着对方傻笑、写过情书并因此嘲笑过对方,总之,你能想到的情侣之间能做的事情。


 


还有争吵。


 


“你藏在我衣柜里的时候至少撕坏了我第二喜欢的那件衬衫!”


 


“那我们就先谈谈,你上次翻窗户你拽掉的窗帘值多少件衬衫!”


 


好吧,这显然不会是他们分手的原因。可见鬼的是,他们分手甚至没有大吵一架这个前兆。前一天他们还在沙发上抱着一品脱冰淇淋看《终结者》,后一天高中生就没能在甜品店里等到管理员了。


 


高中生再也没见过他了。


 


经过多方打听,高中生获悉管理员辞了职,并在辞职信中写道:“见鬼去吧,嗑药的学生和秃顶的教授,我要干摇滚。”


 


于是高中生想起了在这位Alpha的言语中透露出的音乐梦,当时他对此附议。老实说,他也有过这种美好梦想,但它飞快地在化学公式中被遗忘了。


 


令人惊讶地,高中生既没有哭天喊地也没有在Twitter上发表“关于我是如何被那个混球欺骗了情感”。记得吗,他又不是伦理剧里的女主角,他当然理解他的前男友不辞而别是因为对自己梦想道路的未知、为了不拖累自己所爱之人、为了使这位高中生的前途一帆风顺。


 


一切都和往常无异,除了有时高中生会在半夜醒来用那把前男友遗留在这儿的、断了一根弦的吉他开始弹唱《The End of the World》并遭到邻居的投诉。


 


5.


 


回到现在。


 


人生中Wade Wilson不想经历的操蛋事儿能写满一整套大英百科全书,“和前男友见面时正处于发情期且被发现”能排列在第一页。


 


他几乎是被Omega催促发情,抑制剂已起不到应尽的作用,加了姜汁汽水的威士忌味的信息素在窜满了整个房间。Wade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自己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同时用一本词典不轻不重地往头上砸着。


 


轻快的脚步声。他看着Omega穿着那件非常宅男但就是讨人喜欢的红格子衬衫,用手臂环绕住他的脖子,坐在了他的腿上。


 


然后他发现对方就只穿了一件红格子衬衫。


 


再然后,他听见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那么,你想吃冰淇淋吗?”


 


这是什么危险发言。Wade舔了舔嘴唇。


 


“你变了,宝贝儿,你再也不是那个被亲一下都会脸红的纯情男孩了!”


 


“那当然啦。”Peter用愉悦的声调说,气息吞噬着他的思维,“在你混球地不辞而别之后这几年里,我可是——”


 


Wade迅速埋在Peter的腺体处吸了一口气,试图寻找被其他Alpha标记过的迹象。


 


“——看了不少爱情电影呢。”


 


“哦!哇哦。”Wade说,没由来地感到放松。他垮下肩膀,随即去亲吻男孩的皮肤。


 


6.


 


“你睡了未成年。”Weasel指出。


 


“我没有。”


 


“你有。”Weasel意有所指地看向正在盯着一杯樱桃汽水的Omega。


 


“我没有。那儿根本就只有一个22岁的记者,没什么未成年呀。”


 


“哦。”Weasel擦着杯子,“所以你和他睡了。”


 


在他还来得及说出“你对得起你之前交的那个什么让你刻骨铭心的男朋友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诸如此类的话之前,Peter跑过来把那杯汽水塞到了Wade怀里,露出一个微笑后转身走了。


 


Wade把视线黏在他的后背上,配合着一个粉红色的傻气笑容,直到它无法捕捉。


 


“你爱上他了。”Weasel继续指出。


 


“我没有。”


 


“你就有。”


 


这个结论是建立在逻辑基础上的,包括但不仅限于:Peter连着来了这家从他的住所到这里不得不坐出租车的酒吧一周,Wade身上浓重的冰淇淋味实在无法忽视,Peter在Wade唱完每首歌时起立鼓掌,即使他正把一首法国歌曲唱得像意大利语,即使他把《Counting Stars》唱跑了调,也会隔着酒吧的烟雾对台上的人真实而甜蜜地微笑。


 


7.


 


Peter宣布:“我恋爱了。”


 


而这显而易见地在平静的海面上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包括正在和Steve切磋近身搏斗的Natasha一不小心一拳砸在了对方的眼睛上、Clint咬在小甜饼上的下一口咬在了舌头上、Tony手里拿着的James最喜欢的杯子差点儿掉在地上摔个粉粹(感谢他的眼疾手快)。


 


这是个乐队。好吧,至少他们现在是个乐队。一开始这只是个单身俱乐部,名为“复仇者”,旨在作为单身汉组团报复社会(思想上的)。虽然他们后来基本上一个个都内部解决了,但“复仇者”这个名字一听就很摇滚。于是这个乐队成员每次参加访谈时都要编出好多个不同版本的关于乐队名称的原因。


 


Peter可以对他们说这个而用不着一大堆解释,因为他们并不知情他在高中时的那段恋情。


 


“你恋爱了。这很好,哈,亲爱的,你当然应该这么做。”Tony说,打了个手势,“Well,他有什么优点?”


 


“呃,他是个摇滚歌手?”


 


Natasha翻了翻眼睛,“同行之间都看不顺眼,Peter,这是减分项。”


 


Peter咬住了嘴唇。


 


“呃,他有着世界上最漂亮的金发?”


 


对此,Clint做了个鬼脸;Thor挺真诚地笑了;Steve不发表意见。Tony轻轻嘟囔了一句:“谁还不能染个头发呢。”


 


8.


 


“但我怀疑他对我没有同样的感觉。”


 


在和Clint一起去超市买了一大堆零食并把它们塞进家门后,Peter突然沮丧地说。


 


“——抱歉,什么?”


 


“我是说,我认为他把我当成他在发情期时的炮友,并且仅仅如此。你瞧,他甚至不愿意标记我。”


 


“不。”Clint关上冰箱门,作为复仇者乐队内为数不多的Omega,他有职责与Peter沟通,“要我说,我的朋友,我可没有炮友会给我做蔬菜粥放在冰箱里,也不会小心翼翼担心你会不会上班迟到,更不会在冰箱上贴一个上面写着‘记得吃早餐,我的男孩’的便利贴。”


 


Peter觉得脸颊发烫,并把这算在他在春天里穿的过厚的衣服上。他抓了抓针织毛衣的边缘,说:“你居然有过炮友!我要告诉Nat。”


 


9.


 


Form ?To Wilson:


 


老兄,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标记他?听着,假如你敢伤害我们的朋友的纯真情感,就找个人明天在后山给你收尸吧。


 


Wade复杂地看着这条信息。


 


他在高中时期不标记Peter是因为他们的未来没有确定性而他觉得Peter似乎也并不愿意,他现在不标记他——


 


好极了。Wade都要被自己的深明大义、坐怀不乱感动得吸鼻子了,这个小混蛋就想着怎么永久拥有他?(糟糕的句子。)


 


他把目光转移到正枕在他腿上看《悲惨世界》的Peter身上,“说真的,Petey,你的朋友是不是都是冷面无情、大腿上绑枪、烟头随处乱扔的混社会?”


 


Peter眨眨眼睛:“什么?”


 


Wade把他拦腰抱了起来,扔进卧室里比沙发柔软的床上。


 


10.


 


Peter咽下了最后一口吐司,他戴上帽子,歪了歪头,对Wade说:“没有你我就只能终日和咖啡因作伴了。太谢谢你啦,Wadey。”


 


这情景十分眼熟,那双流溢着光彩的眼睛与记忆中更加稚嫩的一双逐渐重合。


 


那个男孩在本周第五次走进禁闭室。


 


这些时间里,若是有人问他:“你最喜欢学校的哪个地方?”必定会收获这个好学生这样一个回答:“禁闭室。”附赠一个傻笑。


 


管理员打开电视,里面一个蓝色眼睛的人说着一些能用来当催眠曲的语句。他叹了口气。这个男孩要不就是爱上屏幕里那双蓝眼睛了,要不就是爱上他的了。这二者必居其一。


 


但这个男孩坐在座位上时,目光的指向性极其明显。


 


“再怎么迷恋我,小可爱,也应该用点儿健康的方式。”管理员摘下正播放着Queen乐队某首快要过气的歌曲的耳边,坐上桌子,随意地说。


 


小可爱只是继续仰着头,笑意满满地盯着他。


 


时间到。管理员走向门口,抓住门把手,拖长音调:“下次——“


 


“见”的音还没说出口,他猛地住了嘴。


 


门没被拉开。管理员皱皱鼻子,又拉了一遍。


 


“妈的。”他诅咒道,“我早就说过这门该换,他们见鬼地是当玩笑听的吗?”


 


他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也许可以强行撞开门,但他又不想因为这个赔偿任何费用。


 


“真不幸。”围观着的学生说。但如果他嘴角的笑意没有那么明亮,会显得更真诚些。


 


更糟糕的当然还在后头,要不怎么说,生活就是个婊子呢?


 


由于他正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内和一个Omega共处一室,他的发情期提前了。


 


“操他的。”Alpha咬着嘴唇,一只手掐着另一条胳膊,他试着不要让自己去摔桌子,“甜心,你确实不想和我在这儿来一发吗?”


 


“我不会趁人之危的。”学生回答,“这儿还有监控呢,先生。别担心,我已经给人打电话了。”


 


这是一段艰难的经历。一个Omega就坐在你对面,你却连小左和小右都不能用。


 


直到注射型抑制剂的针管没入他的皮肤中,他才觉得他正在呼吸。视野终于清晰。那个男孩的信息素钻进了他的嗅觉系统中,钻进了他的记忆中。


 


“您可要记着,好先生,我爱您。”


 


谁能忘记呢?


 


“……呃?Wade?”


 


Wade回到现实。他看着Peter,看着他已经过一些磨砺的脸庞。


 


在疑惑的注视中,他给予了一个难得言简意骇的答复:“我也爱你。”


 


11.


 


Wade Wilson这个名字不再只在他的前女友口中被冠以一些R级定语,他抱着键盘或吉他把Swift的一首乡村唱得很重金属的视频在YouTube上点击率超过了猫片。


 


由于他录制视频的地点基本都在家里,所以评论区有不少分析党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分析他已经有女朋友或男朋友了,但没有实锤,粉丝们也就并不在意。


 


直到一张他从酒吧出来以后,还背着吉他,亲吻站在门口的Peter的脸颊的照片开始流传。那里面Peter的脸背对着镜头,但Wade的面容清晰可见。


 


这几乎在粉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有祝福的,但只在少数;多数人在质疑他们的关系是否与交易有关,是否出于真心,另一个人是否借机上位——有些评论绝对到了非常不友善的程度。


 


于此,Wade非常生气,但中弹更多的另一位当事人却毫不在乎。


 


“这一点儿都不爱情励志片!”Peter的一只手搭上额头,装模作样地感慨,“我们重逢时,我还以为我终于可以傍上大款,享受你的荣华富贵了呢。惨痛的事实却是我不得不成为你的绯闻对象。”


 


好吧,他真的不在乎。但还是——


 


找准时机,Wade干脆地找了个理由把Peter灌醉了,接着打开手机的录像模式。


 


假如你点开了那个视频,你会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人灿烂地笑着,握住另一个看起来更年轻的人的手,而后者正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瞧见没,”还清醒着的那个说,“这是我的男朋友,我的Omega。全宇宙最可爱最善良最迷人的人。而我呢,有幸成为了他的初恋和最后一个恋人。”


 


男孩把嘴唇贴在对方的脖颈上,用黏腻的声音说了一句:“说对啦,我爱死他了。”


 


金发先生把他们交握着的手伸到镜头前,咂了咂嘴,“天啊,我承认现在没什么说服力,太悲伤了。但我悄悄希望一下下次我们出现在视频里的时候中指上会戴着一对戒指,你们不送贺礼就算了,真的不祝福一下我吗?”


 


这段视频上传以后起到了爆炸式的作用。评论里平时的恶语相向基本上都改成了“我的上帝你的男朋友怎么这么好看哇!”“他真可爱呜呜呜等等说清楚他成年了吗你会不会欺负他!”“拒绝狗粮,从我做起。”“嫉妒你!你要是对他不好我就取关啦!”诸如此类。


 


Peter第二天看着这些大笑着说:“粉不如黑,Wade。”


 


12.


 


在Wade Wilson发表第一部个人专辑的记者招待会上,Peter已经纪人的身份出席。他站在话筒前,微笑着说:


 


“……我相信Wilson先生今后会把一切精力与时间献给——”


 


献给摇滚事业,献给音乐界,献给粉丝们,献给国家和民族。管他的呢。


 


“——你。”


 


在闪光灯或镭射灯或目光下,在众目睽睽下,Wade紧接着说道,面对着他的经纪人,单音节单词铿锵有力。


 


Fin.


 


1.一段对话。


 


Peter:“老师,我要干摇滚。”


 


Wade:“得了吧,长成你这样,画眼线、穿柳丁靴、开黑嗓?所有人都会以为你是站街的而不是摇滚歌手。”


 


2.后来Peter还是加入了复仇者乐队。


 


由于Peter的人设立体了起来,他和Wade的粮也就多了起来。但所有同人都承认自己比不过官方。


 


3.还有很多东西没解释清楚,很多梗没塞进去(x)如果有人看就写后续(小声逼逼


 



评论

热度(140)

  1. 三元Joyce如果君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的故事啦 有关于爱情 我能想到的唯一事物只有你
  2. 快来削我啊如果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