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总裁和他的愚钝保镖(傻白甜,一发完)

天然然然然然°:

*依旧是贱虫复健了




*傻白甜谈恋爱,OOC预警




*伪三角恋,总裁虫,可以代入加菲虫和RR贱








总裁和他的愚钝保镖


 




韦德喜欢纽约的每一个地方,时代广场,华尔街,自由女神像,一切——除了眼前这座建筑。他抬头望着这栋高耸巍然的高楼,就像看见了监牢,囚笼,恶龙的魔窟,而他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走进这里。自从一星期前他脱离了雇佣兵身份,或者说被这栋大楼的主人以高额雇下,成为了一名保镖,每天早晨八点到总裁办公室刷脸就成了必需的工作。




乘着电梯直达顶楼,再走上一层,穿过冗长无趣的走廊,打开门。




“早啊,威尔森。”啊,一如既往宽敞明亮的办公室,落地窗展示着纽约最好的风景,办公桌前的男人悠闲地靠在椅背上,一手撑着脸颊一手拿着一叠文件,头都没抬却精准地猜到了来人。




监狱长,恶棍,魔龙!


韦德在内心咒骂,面具都无法掩饰他垮下的嘴角。事实上眼前的这个男人并非他内心世界所描述的那么不堪,相反是很英俊潇洒的,笔挺精致的黑色西装搭配银白色袖扣,勾勒出他挺拔修长的身材,再搭配上那副漂亮的蓝色眼睛……难怪纽约有一半的少女们会把彼特帕克总裁列于最想与之约会的黄金单身汉之一。




“小蜘蛛呢?”韦德问道。听语气显然他并不属于那些倾慕于总裁的钱财与美貌的人们。


彼特倒不在意对方不善的态度:“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你的友好邻居蜘蛛侠刚刚去巡查了。”


“那我走了。”


“等等。”


“干什么?我被雇佣来是当小蜘蛛的保镖的,可不是你的。”韦德转回身,心不在焉地往窗外张望,心里想着是不是能盼见他心心念念的小蜘蛛的美妙身姿出现在纽约上空。


彼特坐直身板,双手交合,微笑着说:“我还以为我们合同上写的是你当蜘蛛侠的副手一起来保护我呢。”


“没有。如果有那肯定不是你的脑子出了差错就是你又给我耍些没劲的把戏。”


“那至少有要求你必须听从他的指令对吧?”




韦德看着人眼睛里的笑意,就知道他早就把握住了优势,和以往一样。




“蜘蛛侠要你在这里陪着我。——如果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电话给他。”彼特一字一顿地说,观察见韦德惊讶接着沮丧失落的表情,嘴角忍不住笑得更深。


“陪你干什么?参加酒会还是勾搭封面女郎?”韦德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更确切的说,是瘫倒在上面,“陪伴彼特帕克”,很好,他心想着这真是这个世纪最无聊的事了。


“我可不是托尼·斯塔克。虽然被人称作是穷一点的斯塔克,但你知道我不是很沉迷这些娱乐项目。”


“是是。你不喜欢酒和女人,这听上去像个娘炮。哼,小书呆子,你打算怎么消磨哥宝贵的时间?”


彼特微笑:“你愿意和我共进午餐吗?”


 






“那个傻蛋帕克!我在办公室里玩了四个小时的乐高玩具,他才把今天一半的事务解决!我以前那个又老又瞎的室友都比他利索聪明。然后我们去纽约市中心最豪华的空中餐厅吃那些表面精致肚里一团垃圾的东西。下午他居然说不想工作了,要去游乐园玩,他的心理年龄过青春期了吗?我们就……”


听者嗤笑了声,打断了他喋喋不休的抱怨,说:“看来你要喜欢上他了。”


“怎么会!你知道哥最爱的是谁!”韦德尖叫起来。


“我们见面一个小时十分钟,一半的时间在空中荡,还有一半的时间是在聊他。”蜘蛛侠耸了耸肩。


“那只是因为他太过分了。而且他在剥削你,你巡查了一整天,不知道还被委派了什么危险的任务,你也不让我跟着,而他却在玩乐逍遥……”


蜘蛛侠安静地听着,最后摇了摇头,他原本今天心情出奇得好,这时笑声里却多了些沮丧无奈,他抬手向远处射出蛛丝:“有什么东西你搞错了,韦德。就算是我也有一天会失望的。”


死侍呆愣地看着逐渐远去消失在夜幕里的红蓝色身影,不知所措。


 






死侍要追求帕克总裁。这个消息成了员工茶余饭后的谈资八卦。当他们一大清早就看见那个一身危险的火器背上还背着两把武士刀的有精神病前科的新人保镖抱着一捧大红色的玫瑰花大摇大摆地走进总裁办公室,都是又担忧总裁的人身安全又好奇故事的发展。


但最害怕的还是总裁本人了。




“这是什么?”


“我要和你和解。”


“和解什么?”


“我想昨天我对你的态度可能不太好……”


“你每天对我的态度都不是很好。是不是每天我都要经受这样的惊吓?”


“不……”但昨天是第一次小蜘蛛说会对我“失望”。


“噢,我明白了,你想追求蜘蛛侠,让我说点好话给你铺条坦路是吗?”


“帕克!你从来没有这么善解人意……”


“我拒绝。”


“好吧,你以前就很善解人意。”


“哈哈。谢谢。我拒绝。”


“……”这个恶魔!


“你没有看出来吗?”


彼特笑吟吟地把玫瑰花束好,摆在阳光下,韦德保证如果那捧花还在自己的手上,他一定亲手把它碾碎冲进厕所下水道。


“我在追求你呀,威尔森先生。”


 






有多大的几率同时在两个人身上感受到同样的感情?韦德至今都记得那个恶魔总裁对自己表白的时候,那双盈着笑意的水色的眼睛望向自己。他一直以为这双迷人的小鹿眼睛只对蠢女孩才有效,但他却发觉自己一不注意的话就会自然而然的……沦陷进去……不!我是不会对小蜘蛛劈腿的!永远不会!




“啊,他是个巫师,百分百的,他不是普通人,我早就知道……心灵控制,还是魔法……他用这种低劣的手段让小蜘蛛也迷恋上了他!他缠着我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是韦德和小白小黄讨论了三天三夜得到的结论。三天三夜,他没有去工作,也没有去夜巡。在他听到那句告白时,就好像听见心里什么砰通砰通一阵乱跳,他最后的理智克制着他不要破窗从三十层楼跳下去好让自己的脑袋瓜里吵吵嚷嚷的声音安静些。




现在他安稳了。他很得意自己洞察了一切。然后他才发觉到什么不对劲。三天,小蜘蛛没有找他,帕克也没有音讯。


 






是遇上麻烦了。韦德心中警铃大作。在赶往帕克工业的路上,他已经脑补出蠢蛋彼特被超级恶棍绑票,勇敢善良的蜘蛛侠去救他却不慎中了陷阱,没有人能帮助他们,而唯一的希望却在自己的公寓里思考愚蠢的青春期的恋爱问题。


我会为此杀掉自己一百次的!


 


出租车停到工业大门前,冲进大楼,电梯直达顶层,撞进办公室的门——


彼特帕克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抬头看见气喘吁吁的死侍,意外地挑了下眉头:“好久不见。”




“啊,哦……小蜘蛛呢?”


“工作。不像你,习惯了擅自离职。”


韦德被硬哽了一下。虽然没有明显的表露,但彼特似乎心情不是很好。


“前几天我有点事。”他不自觉地开始解释自己的缺勤。


“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要让你来上班也是一时兴起的娱乐而已。”


“嘿,保护小蜘蛛的安全可不是娱乐!”


“当然,呵呵,不过那个家伙可是连脸都不看,要是他真的信任你愿意把生命交托给你,怎么会连身份都不告诉你?醒醒吧,死侍,你知道他从来都不喜欢你。”




韦德又一次无语,帕克总裁看着文件头都没抬一下,风轻云淡地每个字里却都像带着刀子似的。这和往常的他不一样。虽然帕克一直都是魂淡,但以前只是“会让小蜘蛛因为保护他和他的工厂而陷入危险”,现在还要加上一条“对员工冷嘲热讽人身攻击”。


要说帕克以前的性格,应该说和小蜘蛛比较像,很随和,会开开小玩笑,对谁都很真诚……




“你怎么了?你好像变了个人……”韦德这时把他那套“巫师心灵魔法”的理论都甩到脑后了。


彼特皱眉,把手里的文件夹砸在面前人的头上:“我嫌你烦,受够你了。出去。”


 






韦德委屈地坐在帕克工业门口绿化旁的一张长椅上,如果以前彼特要他走,他肯定溜得越远越好,去找小蜘蛛或者去找纽约最棒的墨西哥卷店,但现在他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留在这里。




报纸的头条是:黑色蜘蛛侠!纽约友好邻居不再?!


连小蜘蛛也变奇怪了啊……




“你终于肯回来了吗?”


安娜玛利亚走到他的旁边坐下。韦德仍旧看着手里的报纸不说话。


“真少见啊,你居然真的会有一天不去缠着他,而且还这么安静。”


韦德叹口气,他心里还在想着彼特那句“受够你了”。怎么就这么难受……


“被骂了?”安娜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这也不完全是你的错,你看到他那套黑色的制服了吧,我问他是不是被寄生体寄生了,他还否认说自己很好。这几天普通员工都有感觉他们和蔼可亲的帕克总裁变得越来越刻薄了……”


“啊?你说什么?”韦德没有认真听,只捕捉到几个字眼,但他突然发觉事情不对。


“我说,没时间给你唉声叹气了,彼特需要我们,毒液寄生体对蜘蛛侠来说很危险的,以前就……”


“等等,帕克是蜘蛛侠?”


两人对视了几秒,都逐渐露出震惊不可思议的表情。


 






保镖死侍先生自被雇佣以来终于有了第一份工作,保护他的上司,暗恋对象,以及情敌。


而且,都是同一个人。




安娜少有语无伦次过,在对完死侍的口供之后,她终于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他和我说,你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受不了他对你的欺骗所以离开了他,还说以后你再回来他就要打断你的腿。”通讯器对面安娜这么说道,虽然现在是春夏季的夜晚,但死侍还是打了个寒颤,“我当然看出他不对劲了,要知道帕克工业的每个员工都看得出来总裁心悦你,就算你是个魂淡——而你喜欢蜘蛛侠,蜘蛛侠忠于帕克——这在他们看起来就像是可笑的三角恋情!”


“解谜这样PG13的天赋适合更聪明的超级英雄,我的脑袋经常在开窍之前就被子弹崩得鲜血淋漓,这对我太苛刻了。”韦德狡辩道。


“呵呵,真好笑——说真的,你到底怎么看待这事的?”


“魂淡帕克其实是小蜘蛛?”


“对。”


死侍耸了耸肩,虽然他知道对方看不见这个动作:“我永远喜欢蜘蛛侠,原来我以为帕克是在让他做危险的事,但他只是又一次在试图把所有危险的事揽在自己身上。他怎么会觉得我会因此抛弃他?他怎么会这么觉得!”


安娜叹口气:“好了,先别多想了,我们再确认一遍任务,首先你埋伏的这个天台是蜘蛛侠每天的必经之路,你要等他足够靠近的时候牵制住他,然后用遥控器打开安置在周围的声波发射器……死侍,死侍,你那里怎么那么吵?死侍……”




过了几分钟,通讯器的杂音终于恢复正常,死侍说道:“回收完毕。接下来我该把小蜘蛛带到哪儿?”


“……总裁知道你的效率后会给你发奖金的。”安娜说。






 


彼特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醒,他发觉自己在公司休息室的床上,头有些刺痛,但回想不起晚上发生了什么。直到他看见隔壁床上呼呼大睡的死侍。




毒液,黑色蜘蛛侠,死侍,埋伏,声波枪……


啊,韦德知道了……


在意识到这点后他的头脑瞬间当机。




最后他在穿着病服戴着口罩打算偷偷溜出公司的路上被安娜逮住,撵回办公室换了套西装,还被命令要好好待着等韦德醒过来两个人解释清楚。


过了五分钟韦德也来了,在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彼特,脸有些红红的,然后他坚持声称自己是因为被安娜打的。


“那她为什么打你?”彼特突然觉得自己不怎么紧张了。这个场景就好像过去的一个多星期一样——总裁和愚钝的雇佣兵保镖。他应该总是占有主权。




“因为我睡得太死……”


“嗯哼,还有呢?”


“因为哥没有好好完成工作……之前没有保护好小蜘蛛……保护好你。”


啊,韦德脸红了,这次肯定是真的脸红了,就算是那牛油果质感的脸皮也掩盖不了了。




彼特笑起来:“没关系,我和蜘蛛侠关系很好。如果我去和他说情的话他一定会原谅你的。毕竟,”他站起来,走到韦德的面前,漂亮的小鹿一般的眼睛里是一如既往的真诚与快乐。


“无论是我和他,可都是真心地喜欢你呀。”


 


这一定是什么魔法吧。韦德再一次确认了自己之前的设想,虽然这次是好的方面。




END。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