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Waiting

金发棕发专业户:

关键字:灵魂伴侣au,贱贱等待的日子,混合时间线背景(又称时间线错乱),私设如山,一发完的ooc。


(1)
一个人能在青春期的时候得到他灵魂伴侣的名字,它通常来得太过突然,然后一连串的签名就浮现在了你的手上。这就是为什么你要练字,不然你和你的灵魂伴侣可能因为字太丑错过太多时间。


一个老兵坐在坦克顶上这样和韦德说,而下一秒他就被空军投下的炸弹炸死了。


韦德扯出一个假笑,在这操蛋的战争年代还有谁会在意自己的灵魂伴侣?没准下一秒就死了。但他还是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背,那是一行清秀而带着韧劲的字,很像学生写的字,在他第一次上战场那天浮现出来。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个时间点冒出来是存心害他?


结果一个大旗立了起来,在那名老兵死后不足三个月二战便宣告结束,随后他又被X武器计划选中并且天杀的毁了容也死不了……哦还有,不是灵魂伴侣但真心相爱并且能接受他外貌的女朋友也离开了。天意弄人,难道不是灵魂伴侣就真的没办法一辈子在一起?那如果他的灵魂伴侣死了怎么办?整整一个世纪以来他就没见过这个叫彼得帕克的人,姓帕克的多名彼得的也多但就是没有一个叫彼得帕克的人。


九成是战乱的时候死了。韦德夹着他的独角兽回到房间时想。


(2)
在惹怒阿贾克斯后,对方翘着二郎腿端坐在塑胶椅子上,凑前去看他那只被牢牢固定住的手臂,手指随着刺人的视线往下移到手背。看见那行名字时阿贾克斯讽刺地笑了笑,低下头用拇指轻轻抚摸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恋人送别的场合,这让韦德极其不适。他挣扎着,嘴上惹人嫌的话语没停,被沙尘天使堵上嘴之后也呜呜个不停。阿贾克斯似乎已经恢复了冷静,换上了和刚刚抡着拳头的精神病人截然不同的斯文败类模样,但他的话语表现出那只是表象,阿贾克斯的内心永远是个疯子。


「天使,让我们把这贱种送进去好好体验一下窒息吧,」阿贾克斯离开了那张肮脏的白胶椅,拍了拍身上灰尘,又突然回过头来对着韦德笑,「哦对了,为这个可怜的男性默哀。听说灵魂伴侣的痛苦他也能感觉到来着?」


嘿,傻子,我压根不认识他。他是不是忘了我现在的对象是女性?他肯定忘了。


这行字的存在感在他不断的被虐待时高得可怕,每当他痛苦地高声嘶吼时手就会不自觉抚上那行字,似乎这样就能有谁能来把他拯救出苦海。但最终在他炸掉了研究所后这股骇人的存在感又很快的消失不见。


(3)
威瑟尔递给他一杯鸡尾酒,「说实话我甚至以为你是没有灵魂伴侣的那种人,直到刚刚。明明注孤生很适合你。」


他厌恶地扬扬手示意对方把酒拿走,这只该死的黄鼠狼明知道他不喜欢喝这种闻起来就甜腻得要死的水果80%酒精10%苏打水10%的鸡尾酒还要故意怼到他鼻子前面,「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如果我没有成为死侍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所以按正常的人生来讲我还没遇到他,我就死了,或者说他还没遇到我,他就死了。」


「恶,你这说法让我想到了网上的那种东西,什么『每一个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都有它的意义而它会让你变得更完全——』,之类的。」


「也许是有意义,但那更像是让我毁灭。这个叫彼得帕克的臭小子真是害惨我了……妈的!如果我的灵魂伴侣是凡妮莎的话——嘿伙计?你怎么了?别是出门前忘了关煤气炉。」


威瑟尔本来正在擦拭着玻璃杯,听韦德唠叨到一半时整个人忽然僵了一下。他缓缓地抬起头来看他,面对韦德一连串的问句与迷茫的表情他只是摇摇头,嘴里不断嘟囔着「看在上帝的份上」和「怎么可能」。最后他深呼吸,放下杯子,右手手掌不断的往下推示意韦德安静听他说话。


「你刚刚说是『彼得帕克』?那是在你手上的名字?」


韦德点了点头,并再次将那行字秀给威瑟尔看,只见对方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似是万般艰难的开口。


「不不不韦德……你说漏了。」


「什么?我以为我的理论完全没有问题……不对,我刚才不是给你看了?敷衍现行犯被我抓到了!」


「闭嘴!实际上,我认识那个叫彼得帕克的家伙,他是我在ESU的大学同学…也就是说,不是还没遇到你就死了,而是他压根没出生。而你没见过他也很正常,因为不像托尼史塔克那个花花公子,他是个宅男型的天才。」


这样一说韦德威尔逊顿时明白了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个名字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威瑟尔在成为瘾君子和他的技术供应前原名杰克汉陌,而让他成为「瘾君子威瑟尔」的正是死侍本人,并且是在汉陌正在读ESU和彼得帕克有竞争的时候。


脑内的那些家伙开始喋喋不休的把他与彼得帕克之间所有的纠缠与关联都从记忆深处扯了出来当成话本来表演了。韦德有些迷茫,拿起了刚刚威瑟尔随手放在桌上的鸡尾酒开始喝。


凡妮莎的离去才让他想起他确实还有灵魂伴侣这一回事,而那个名字一直被隐藏在手套下,无论是杀人、吃披萨、打游戏、喝酒、做爱,诸如此类的时候都只是静静的躺在那,甚至被砍掉了手后它也随着手掌长了回来,像一双眼睛,静静看着他慢慢堕落、看着他一次又一次死亡,但同时韦德也太过习惯他的存在,这十几年来就没记得过。


那是被忽视的,却又永不磨灭的烙印。


(4)
在韦德告诉威瑟尔当年的事的幕后操纵者是他以后威瑟尔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见过他,他不知道他干嘛去了,直至「彼得帕克」创立了帕克工业后,韦德回来了,问他「如果我灵魂伴侣九成九是个终极大boss怎么办」。


他只是狐疑地摸出两张合照,指着在画面左边的女人问韦德,「老兄,你还记得他是谁吗?」


「…夏奇拉和凡妮莎。」


「你今天精神状况明明挺不错。」


「哈?威瑟尔你什么时候开始也学那群大白痴一样说话绕弯了。」


威瑟尔翻了个白眼,「彼得帕克不是什么好鸟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那你当初狂灌我毒品干嘛?」


「额,看他不爽?」


那天后威瑟尔也基本上没怎么见过韦德,因为他把他列在黑名单里了。


(5)
死侍和蜘蛛侠站在天台上,他们刚解决完一个关于「女儿」的大麻烦,蜘蛛侠正挖着冰激凌大口大口的吃,而他则给这个啃着雪糕的蛛网头当了一回知心大哥哥还差点亲了上去。他喜欢这家伙,但也不太喜欢,可惜他们的三观不合不然肯定能成一对。


得了吧,谁的三观和你相合,蛛网头嫌你暴力罗根嫌你吵电索嫌你…基本上什么都嫌。


说句大实话,刚开始他接触蜘蛛侠的时候是另有居心的,因为蜘蛛侠和「彼得帕克」这个名字不断地有联系,先是第一张蜘蛛侠的照片、再到蜘蛛侠救彼得帕克,几乎成了他的私人保镖。要不是亲眼见过两个人同时出现他都要以为两个人是同一个人了。曾几何时他甚至还以为帕克总裁是个超级无敌大坏蛋并因此极其不解为什么蛛网头这种超级无敌大好人会给他做保镖。


总而言之,三个人的关系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一言难尽。


额,和其他人的关系也清楚不了多少就是了。


两人各自思绪万千,相继无言,到最后还是蜘蛛侠打破了沉默。


「嘿…死侍。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没到这么熟但是,我想知道你的灵魂伴侣是谁。」


韦德笑得促狭,「我说是金刚狼你信吗?」


「……你逗我呢?真的?」


「假的。但我不是太想说出来那个人的名字。」怕伤害你的弱小心灵。谁知道你是不是喜欢帕克,不然为什么义务给他当保镖。


蜘蛛侠只是咬着雪糕棍,托腮盯着他。然后韦德也只能承认他对这双眼,或者是镜片完全没辙,「好吧。是你的老板。我一直没想懂为什么是他。不过就算是灵魂伴侣也不一定需要成为伴侣,不是吗?」


「看得出来你真的很讨厌他。我以为上次的事已经令你改观。」


「是改观了,但我还是不喜欢他。不说帕克了,蛛网头你呢?」


蜘蛛侠盯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在想些什么,然后他再挖了一勺雪糕。「出于各种理由不能告诉你他的名字,嘿别担心不是彼得帕克,我不可能跟你抢人,但我可以形容一下他。我一直以来都只是听说过他的名字,似乎是个穷凶恶极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但他愿意改变,虽然总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走歪路,也慢慢发现他其实是个很善良很温柔的人,于是我就开始接受他了。」


他笑得真甜,有点扎眼。韦德想。


(6)
蜘蛛侠受了重伤,淌血在地上微微的抽搐。韦德不由来的心慌,抱起他喊了出租车司机跟班飚车把人送去医院。傻瓜六人组虽然很麻烦,但是蜘蛛侠这么强,怎么会有事?他不是也有比平常人高很多的自愈能力吗?


天知道他绕路去买了宵夜回家的时候看见他瘫倒在小巷中像个死人的时候有多惊吓。


韦德也不忘在车上盖着人的脸为他换下制服,蜘蛛侠不会想他的秘密身份暴露的,不是吗?然后韦德就在手术室门前坐了一夜,直到医生把蜘蛛侠推进ICU的病房他就跟了进去。还好,只是重伤,不是死亡。


显然,医生们忙到昏天黑地并不会留意这个病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病人是谁,此时没了面罩带着伤口的脸就这样暴露在了韦德面前,并成功把韦德吓愣了。一个晚上就经历这么多吓人的事可对心脏不太好。


这他妈不就是帕克总裁的脸吗?!


蜘蛛侠≠彼得帕克?蜘蛛侠=彼得帕克?


稍微冷静下来后再想想觉得好像也没什么毛病,帕克总裁说不定就是借蜘蛛侠的制服出去逃掉工作然后好死不死遇到六人组最后被打趴下还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而已。


得打个电话给蛛网头才行。这份功劳是他的,他得要些奖励。


然后他看着床头旁屏幕碎了一半响着铃声画面显示的还是两人之前在天台上那张合照的手机再次陷入了沉默。


(7)
彼得帕克醒的时候韦德也还没走。这时候帕克总裁已经被认出来了并且被转移到了VIP病房,作为「病人家属」的他自然也赖着不走享受VIP待遇。帕克的助理还有那只黑色的小蜘蛛也来过,但都只是盯着他好一会之后就开始自己做事。


反正也没事好做,在这里蹭吃蹭喝付的也还是帕克的钱。韦德啃着水果篮里的苹果按下了护士铃后就走前两步给还搞不清状况的彼得递了杯水。虽然这样对一个大难不死刚醒来的人不太道德,韦德还是没忍住问话。天知道这几句质问已经在他脑海里面来了个环游世界。


「所以,你是彼得帕克?还是蜘蛛侠?」


那个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脸之后才算是完完全全清醒过来,好一阵子都没出声,满脸都是在考虑要不要再垂死挣扎一下的纠结表情。到医生、护士、那个叫安娜的助理和黑色的蜘蛛侠全都来了之后他才默默地回了一句「都是。」


然后韦德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


他需要时间缓缓。


(8)
这两天韦德想了很多,他人生第一次沉默这么久,当然,脑里面还是乱七八糟的。一切当初让他觉得吃味的、帕克和蜘蛛侠之间的联系都有了答案,甚至在带上「彼得帕克=蜘蛛侠=灵魂伴侣」这个滤镜后一切都变得甜滋滋的,他敢打包票这个滤镜的饱和度一定是调了满格,连身上时不时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疼也变成了甜蜜,杀掉了帕克也成了蜜糖。


因为他信我,所以蜘蛛感应没有响,于是就这么容易的被我杀掉了。


因为他承认了我所以他并没有追究。


因为我和他是灵魂伴侣,所以他的疼我都能替他分担。


这个单方面进入热恋期的傻瓜就这样傻笑着去买了份三明治和牛奶准备带给彼得,路过见到惩戒者时也继续保持这个吓人的笑容和他打招呼。惩戒者摇摇头嘟嚷死侍这大概是真的疯了。


韦德心情非常好,没理他,继续蹦跶着前往私人医院,牛奶都要被甩得起泡了。


坐电梯上楼的时候正好安娜也在,给他刷了钥匙卡上VIP楼层。韦德刚开始没打算直接进去,因为安娜说帕克在睡觉别打扰他,他怕自己忍不住手就只好在外面晃悠等人醒来,也不忘捂着三文治保暖。但没过多久后手臂上突然一阵针扎的疼痛然后就是被掐着喉咙的窒息感疯狂涌上来时他直接踹门进去了。玲珑蜘蛛正掐着彼得帕克的脖子。


玲珑蜘蛛先是有些惊讶,随后笑得渗人。她的目的达到了。她把死侍摁在墙上,掐脖子的劲道甚至加强了。但彼得仍然没什么反应,全身软趴趴的像个植物人,完全没有挣扎任着她掐,估计刚刚玲珑蜘蛛给他打了麻药。


「哎呀哎呀,我也是才知道爹地们原来是灵魂伴侣。但不好意思,有人要爹地们,他的报酬我非常非常喜欢,那就只好先搞定一个啦。至于死侍爹地,下次见!我会给你准备一打反变种能力药剂的!」


「操你妈你这狗娘养的怎么还没死!」


然后玲珑蜘蛛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先被射了一针反变种能力药剂,软软的滑了下去。惩戒者举着手中塑胶手枪挑眉。死侍也举起手中手机,按下护士铃打了电话给神盾局之后戳了戳玲珑蜘蛛已经变成正常女人的脸,抬头问惩戒者,「新货?」


「黑市收的再混些其他的。」


「留点给我,然后你该走了,神盾局不喜欢我们,还有就是记得搞定监控,不然你那些货就都该被尼克爸爸给收了。」


惩戒者点点头跳窗走了。韦德重新给彼得盖好被子后举起彼得的手,看见那一行歪歪斜斜的韦德威尔逊有点失笑,给他倒了杯水放在床头后也走了。


(9)
什么?你在等什么?这个故事已经完了。韦德等到了他的灵魂伴侣,蜘蛛侠等到了死侍,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