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ABO】 过度保护(Excessive protection)(Chapter 2)

林真:

【全员向/贱虫为主/非典型ABO/锤基贾尼盾冬及其他cp不定期乱入/我只想讲个故事】


ooc慎入


食用愉快。


微锤基不打tag惹。




前文:楔子 Chap1




本章Coulson客串and贱贱终于出来了(忘说是未毁容无能力设定






“这儿!”人群中Loki一身重金属朋克打扮十分抢眼,黑色的头发在并不那么真实的阳光下透着浅绿色的光芒。这个人向来是琢磨不透的,从高中时代Peter就这么觉得。此时此刻他挽着新欢的手臂招呼他,脸上带着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笑容,相比之下他身边的Thor倒显得世俗些,总是挂着金毛犬一样憨厚的笑容,搂住Loki的动作也很自然。




Peter对于Thor能入Loki的法眼这件事感到很不可思议,他知道以往这家伙都交结什么人,无非是市井头目、酒吧歌手之类看上去与他“一路”的人。Thor是个例外,对于Loki来说他过于光明了,无论笑容,还是发色。
“辛苦你了。”Peter来到两人面前,不自觉地转转手腕上黑色的小圆环,这个跟随了束缚了他七八年的东西将在今天被另一样东西取代。面前的白房子一如他儿时一样阴森恐怖,里面是什么样他已经全然忘却了,只记得Ben叔领着不过十五岁的自己到白房子里领到了黑色的小圆环,然后……



然后……



然后柏油路被染成了出自地狱的黑红色。所以即便不那么久远的事情Peter还是想把它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白房子是什么样子了呢?Peter怀着忐忑的心情跟随二人走进去,他回头,就像是困兽走入下一个铁笼时无望的挣扎。



出人意料的,白房子内部并不像外面那样可怖,各个区域被分得很清楚,大厅里是临时布置的抑制器更换点——制管所的工作人员们取下来人的手环,然后在他们后颈腺体的附近植入一个纽扣大小的芯片,它几乎是隐形的,这是Peter对自己概念最引以为傲的地方。



“嘶——”Loki后颈也不可避免地挨了一针,“标记有这么疼吗?如果有的话我他妈还不如自生自灭。”又一次,Thor无可避免地听到了这一切,可他还是一副傻笑的样子。“我要去换班了,”Thor挂上工作人员的牌子,他被安排到保安部,“接下来的参观Coulson会带你们走。”Thor推过来另外一个工作人员。Loki白了他一眼,走时候还不忘捏捏Thor胯骨上面结实的肌肉,然后痴痴笑了一笑。““咳嗯——”Peter合时宜地咳嗽一声,一旁的另一位alpha尴尬地整理衣角,好像不怎么习惯这样的场面。Thor佯装受痛地捂着下腹,一瘸一拐地走开了。“那我们就开始。”Coulson公关而不失友好的笑容让Peter感到了一丝可靠,但或许是因为多年在制管所做接待员练就的一番能力。谁管呢,挨过今天就好了。Peter揉一揉肿胀的腺体以缓解疼痛,那儿有点不大对劲。



.......


“这一层是外包的福利机构。”Coulson的声音平缓而有力,虽然一路上Peter都没怎么听他的解说,倒是Loki愉快地这问那问的。这是开放区的最后一层,omega的福利机构,omega可以在这里在alpha志愿者的帮助下解决心理上的问题,当然如果是处于发情期的omega,生理上的帮助上也可以。除了前台接待的两位先生,看不到任何人——里间是被隔开的,为了给公民基本的尊严保障。



“接下来我们就要到楼上去了。”Coulson手按着电梯键,眼神寻求着两个omega的确定,Loki又把期待的目光转向Peter,后者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电梯一寸一寸地上升,每挪一步都似乎伴随着一丝线缆的崩断声。Loki和Peter站在观光梯的落地玻璃边上,忐忑不安地看着地上的人群一点点地变小。“接下来是非公开区域,请各位参观者收好录像摄像设备,听从引导人员安排,有任何不适请向工作人员请求帮助,祝您参观愉快。“电梯里柔和的女机械声响起,看样子是要到了——alpha们的住宿区。电梯门缓缓打开,alpha们刺鼻的信息素味道扑面而来,搞得Peter紧张得缩缩身体:”你之前是有多想不开才会到这来?“Loki眯眼:”你会爱上这的。"“我不这么认为。”



进去,熟悉的制管所黑白灰配色,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格局不像大厅里那样。比起一个公共场所,这里更像是一个公寓。“我们曾经把犯事了的alpha放在这,”Coulson说话的声音很独特,掷地有声,不像一个小员工,更像是一个领导者,“但现在这里更像是一个租界,alpha们主动来登记入住,不只是这里,很多地方也设置了类似的场所。”



跟随着Coulson的脚步,两人直直往前走,两边的房间没有墙壁,取而代之的是透明的玻璃墙,Peter小时候的歌谣里唱过:“制管所里装着大大的单向玻璃,小小的omega从玻璃后面偷偷看你。”这里像是一个蜂巢,每个不足50平方米的小隔间里都住着一个alpha,在玻璃后面做着人们都会做的事情:睡觉,饮食,工作,没有人看外面的东西————长长的走廊,两个omega和一个alpha。



制管所里装着大大的单向玻璃,小小的omega从玻璃后面偷偷看你。
“一点感觉都没有吗?”Loki凑近,试图在Coulson听不到的情况下问这一句。“能有什么感觉?”是啊,能有什么感觉,这些人和他以前看到的本身就没有什么不一样,同样的强势,同样的自大,同样的使人窒息的味道。“这里的都是非常优质的alpha,Mr.Parker,”Coulson还是听见了,并且难得转身看着两个不知所措的家伙,“或者您对alpha不感兴趣的话,楼上还有omega区。”这句话叫Peter又抖了一下,刚刚接种过的腺体还是一胀一胀的,肿的发疼,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要不,我们上去看看?”看着Loki跃跃欲试的样子,Peter决定先放一放自己的事。



Coulson微笑着看着两人,现在的气氛很微妙,三个人站在看不到头的走廊里,两个在大眼瞪小眼,一个在微笑着旁观,更不要说旁边不计其数的巨大玻璃和不可能被忽视的alpha们。”Coulson?可以让我们自己随便转转吗?”Peter避开Loki寻求答案的目光,问道。“嗯......”Coulson看看手表,上面有着星条旗的花纹,“您有1个小时的时间,祝您愉快。我就在不远处的咨询台。”“”谢谢你,Coulson。“



”你有,什么,毛病!“Coulson刚离开不远,Loki就在Peter身边转起了圈圈."就没一个看上的?“”没有。”Peter的回答直接干脆,一下子把Loki呛得没了声。Peter别过头,环顾四周,alpha们还在干着自己的事。“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你就是不明白。”Loki又说起了常对他说的那句话,放弃般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可这次Peter没有跟上去,走廊深处,有什么在吸引着他,也许是空气中的味道。



大理石的瓷砖走起来并没有那么艰难,没有背负任何心理负担的Peter自然像在公园散步一样,近似欣喜地观察两边房间里的人们,更像是浏览,像是在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但是没有猴子看他,这感觉很好。



直到有只猴子碰上了游客的目光。



一瞬间的,两人的目光成了一条直线。Peter甚至没有时间避开,就那么定定地看着,对方也定定的看着他。这种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看蚂蚁搬家,排成一线的蚂蚁忽然朝着孩子的方向走来。像极光遇上北冰洋,像火焰遇上南极洲。不是契合,就是毁灭。Peter从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没看到什么星辰大海,说不出来那眼神传达的是什么,绝望?憎恶?好像都不是,更像是从云端俯视苍生,从海平线阔望游鱼。



Peter百分百的确定他看不见自己,也许他只是在发呆。Peter打算就这么看下去,试图从他蓝色的眼睛里能看出些什么来。可没等这场无聊的游戏结束,Peter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他不仅是腺体肿的发疼,空气里的味道变了,更多的是———他自己的味道,体内似乎也有一股热流在不断涌动,他身体里omega的那部分叫嚣着钻破皮囊想要出来。Peter试图喊Loki的名字可他发不出来一丝丝的声音,他扶着那面巨大的玻璃慢慢跪坐在墙边,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这次和他以前的发情期不大一样,他没有任何力气,想做的只有一件事。



屋里的人停止发呆,警报响起,面前房间的门被撞开。alpha结实的身躯紧紧地包裹着Peter,还有他刻意释放的安慰的信息素,这将Peter强烈的欲望稍稍缓解了一些。“谢谢.......”Peter还想说下一句请这位alpha叫一下自己的朋友才发现,刚才那句几乎是气声。还好警报声够大,不仅Loki,甚至Coulson和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都赶了过来。



“Wilson?你不应该出来的。”Coulson手里甚至攥着警用电棍。“Seriously,Phil?你就用这个对付我?行啦行啦我知道你们那套狗屁体制,哥不能在有omega参观的时候出来。但是,这位迷人的小家伙进入发情期了。新换的那什么抑制器貌似有这个副作用,小护士给我扎针的时候我没怎么听.......”



“总之吃点抑制剂就没事了,”Wilson捡起Peter刚刚掉在地上的眼镜,“我们还会见面的Peter,顺便,经过我长达3分钟的仔细观察,你的眼睛很漂亮,你不需要这东西。“





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等等,他怎么知道我在看他的?






TBC.


感谢阅读。





我写的不是少女基,


请随时做好任何一对cp发刀的准备,


另外我还是以糖为主义道路哈。。







评论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