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妇联全员】Before the War(预告片产物/高糖/fin.)

如果君:

Ship:盾冬,锤基,贾尼,贱虫,寡鹰,Hope/Scott,幻红(都是HE)



 



Summary:关于他们决战前的温柔日常。




Before:预告片产物,MCU,小甜饼,片段式,OOC,零逻辑,欢乐全员向,有一些一直很期望的场景


 



1.


 



Thor和Steve坐在沙发上。


 



“我锤子没了。”


 



Thor说,喝下一口威士忌。这酒味道真怪,他评价,加了苏打更怪。


 



“我盾没了。”


 



Steve回答。他并不在意这个,只是试图用这种方式安慰一下朋友。


 



Thor看了他一眼。


 



“我眼睛没了。”


 



“——我有了胡子。”


 



“我头发没了!”


 



Thor突然有点儿激动,搞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和他争论这个。


 



“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了男朋友!”


 



Steve跟着站了起来。


 



“我男朋友没了。”


 



声音从另一方传来,Tony靠在门框上。


 



Thor果断回答:“你赢了。”


 



Steve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又喝了几瓶酒。


 



2.


 



他睁开眼睛。


 



周身的冰块像是几十年前西伯利亚的冰雪一样逐渐化开,他成功了,鲜活的绿草被推送到一个会有光的世界。


 



会有光,会有生命,会有气息。


 



——“由于长期不断的精神摧残,Barnes中士醒来后可能会出现短暂的记忆消失。”


 



——“是的,也许。”


 



金色渐渐占据他的视野。


 



金色黄昏,单车铃声,苹果派,军队。


 



“——Bucky?”


 



白色荒原,红色血液,痛苦,尖叫。


 



“——你能看见我吗?”


 



战争,永无止息的战争。


 



嘴唇微微松动。


 



“Steve?Steve。”


 



“呼叫Bucky Barnes。这里Steve Rogers。”


 



金色轻轻地拥抱住他。


 



“Steve。”他在他耳边重复着,冷气散开。


 



“你记得我?”


 



他笑起来。


 



“忘不了。我的队长。”他眼中的色彩逐渐柔和,流动,“我们现在在哪儿?”


 



“未来。”


 



3.


 



“什么名字?”


 



Loki微眯着眼睛,看着对面陷在沙发里用右手端着牛奶的人。


 



漂亮的蝼蚁,和那些妖艳贱货一点儿都不一样。哦,他男朋友对他真好。


 



“Bucky。”


 



Bucky回答。漂亮的神,他想着,不经意地耸了耸肩。太傲娇了。他哥哥对他真不错。


 



他这么想了,也这么说了。


 



“傲娇?哥哥对我好?”Loki放下布丁勺子,“不存在的。他甚至把我绑起来过。”


 



Bucky缩了缩脖子。哇哦。


 



“他和我在大街上打起来过。”


 



“算得上什么?他和我也打起来过。”


 



于是无辜坐在沙发上刷电影的Peter亲眼目睹了惨剧的发生,他们从拍桌子争吵直到站起来相互对峙,只为了争执自己的男朋友更差劲儿。


 



Peter开始疑惑——什么?到三条街外为男朋友买一个布丁算缺点吗?(“我让他到五条街外的那家店去买!五条街!”)这是什么情趣操作吗?


 



“还有哥哥的头发!说不定就是被谁剪了然后成了你男朋友的胡子!”


 



Peter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注意着他们别大打出手,直到Cap和Odinson先生赶来。


 



(事实上,这是错误的基巴闺蜜组相遇示范。)


 



4.


 



“上帝,Wade?”


 



红色雇佣兵头冲下出现在他的房间窗户外,Peter飞快拉开窗户。这儿是复仇者大厦,远比悄悄翻进一个高中生的家里困难。


 



“哦宝贝儿——”Wade轻轻落在房间的地板上,拉开面罩,咧开嘴,“来看看你啦!听说过几天你就要去打我那个情敌——别睁大眼睛!曾经的而已,我这不死之命也是拜他所赐。”


 



Peter鼓起脸颊,又塌下肩膀。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好事儿,可你依然会疼。”


 



Wade停顿了几秒,然后发出一种挺夸张的叹息。“我真是爱死你了Petey,”他摸摸小天使的棕色头发,“放轻松!尽管灭霸大大的妆容很奇怪,但事实上他长得还不错,毕竟Nat和他是一样的——哦,偏题了。[1]我是想说,你不用担心,你一定会完全平安且完整地回来的。”


 



Peter看着他,撇撇嘴,回答:“这算是一种flag,不是吗?”


 



“才不是!别想那么多,总之操蛋的Wilson就是知道。”Wade游刃有余地笑着说,你很难再去质疑他的每一个词。随即他又开始翻衣服,拿出一小盒东西。


 



不,别误会。创口贴,仅此而已。


 



Wade向下拉扯制服,露出脖子下毫无实际用处的有着Hello Kitty图案的创口贴。“同款!你肯定会疼,并且无法迅速愈合。它当然比不上Stark神秘的高科技,但Kitty代表着死侍与你同在!”


 



他说完,接着又抱了抱Peter。


 



“好吧,这当然不见鬼地令人高兴。”


 



Peter笑起来,纯粹的愉快在嘴角跳跃。


 



“不,你真可爱Wade!瞧啊,我有个死侍战友,听起来酷极了!等等,Wade,你为什么——”他咬了咬嘴唇,突然有点儿犹豫,“为什么不和我们一块去决战?——抱歉,但我只是——”


 



他的声音掉在地板上。


 



Wade没立刻回答,只是吻了吻Peter的头发。他小声说:“我会的。这一次不行,我亲爱的。下一次我保证我会的。”


 



(迪士尼爸爸请大声告诉我你搞不搞他们!搞不搞!!!(。)


 



5.


 



他找回了他。


 



光芒从他身上掉落,蓝色眼睛有温度般微微转动。


 



长时间以来,他头一次感觉到眼泪是有意义的;与此同时,他会露出那种纯粹的、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最后,他只是说:“哇哦。”


 



Jarvis伸出手拍掉他衣领上的糖霜。


 



“你曾经支离破碎。”


 



Tony低声开口,玩世不恭的气息落在地面,悉数消失。


 



在阳光中,在沉默中,在不允许被打破的宁静中,在无法治愈的伤痛中,一种熟悉的声音轻轻落入他的耳中。


 



“我终成一物,只属于一人。”


 



(Clint开始思考人生,他对Natasha说:“Tony居然为自己弄了个长得活像Paul Bettany的男朋友!还有什么来着——对了,还和Vision一个样儿!”)


 



6.


 



Loki放下了手中的书。


 



这一动作几乎没发出任何声响,但还是使坐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Thor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站起身,蕴着笑意开口:“出去走一走,如何?”


 



而Loki只是把手放在了Thor的肩上,并向下用力。当后者重新坐回沙发上时,他伸出手,捂住了他那只眼睛。


 



Loki状似轻快地对茫然的哥哥说:“你像个海盗,还差个钩子做的手。”又摇了摇头,“看起来不够凶残狡猾。”


 



“弟弟——”


 



但他果断打断了他:“我不会为你伤心。”


 



Thor惯性地耷拉下嘴角。


 



Loki再开口时,语调中有着美妙的忧虑。卸下了讽刺与刻薄。此时此刻,Thor看不见他眼里的脆弱。


 



“因为这从不值得令人伤心。那只完好的蓝眼睛依然愚蠢而具有象征意义,并且现在,它承受了之前我对两只眼睛的爱意。”


 



(扒在门框上的Clint被Natasha第二次拽走,他撇着嘴说:“老天,现在我们都要走这种文艺风了吗!虽然很感人,Nat,但太可怕了。”


 



他夸张地颤栗着,Natasha不置可否地耸肩。)


 



7.


 



“为什么你不是红发!”


 



Clint对Scott喊出这句话时,嘴里还塞着一堆甜饼。这不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担忧着鹰眼会不会窒息。


 



Soctt眨了两下眼睛,摊开手。“不知道。嘿,老兄,你甚至也不是金发,记得吗?”


 



“你不是红发就算了,”Clint艰难地咽下食物,猛地发出一声吸气,“为什么Nat你的红发也没了?”


 



他转向Natasha,满脸纠结地用手摸了摸她金发末尾的小卷儿。


 



女特工勾起嘴角,说:“因为我得弥补你没有的金色,亲爱的。”


 



她抬起头,目光和Hope对上,两双眼睛中同时闪过“哦,长不大的男孩儿们”。


 



Hope坐在沙发扶手,用脚跟敲了敲地面。她用手拨了拨Scott的头发:“棕色也没什么不好。”


 



她去亲吻他的太阳穴。


 



8.


 



AA宇宙:


 



“预告片里没我。”Clint抱着个巨大的冰淇淋碗,撇着嘴说。


 



Scott用勺子从那里面舀了一大块放进嘴里,他同样吸了吸鼻子。


 



“预告片里也没我。”


 



“伙计,你需要一个眼镜了!”Clint叫道,事实上,鹰眼总有这么一个优势,“你就在那儿!”


 



他用手指着定格的手机屏幕上猎鹰的肩膀。


 



Scott抓了抓他现在拥有的红头发,抱起胳膊,“谢谢你朋友,这可真是一个安慰。”


 



(Scott Lang,一个让近视fans说不出话来的超级英雄。)


 



9.


 



“哦,”Loki坐在沙发上操纵着游戏手柄(是的,忘了它吧,这只是一个见鬼的梦),“你会输的,布鲁克林男孩。”


 



Bucky没纠正他这个称呼。毕竟Loki确实比他大——大那么个几千岁而已。


 



Tony嘴里叼着半个甜甜圈走近沙发,他吐出一口气,伸出手快速拨动了几下Bucky手中的手柄。游戏结束,Loki愤怒地看向他。


 



焦糖色眼睛闪了闪。作为这其中的年轻者,Tony无辜地耸了耸肩。


 



于是他们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直到能接受到黄昏的光线。


 



“是的,智能手机就是这么开始的。”Tony说,“哈,怎么样?”


 



他们谈论了很多,过去,现在,未来。


 



“那时我们不得不到处凑钱,然后在你父亲生日那天为他买了个小得可怜的奶油蛋糕。他真是个善良并且喜欢奶油蛋糕的富翁。”Bucky笑起来,像是能找回过往的全部光彩。


 



“他可从来没告诉过我这个!听见没,Jar,我对甜食的依赖是有原因的。”


 



最后Tony赞叹地研究着他的机械臂时,Bucky开口轻轻地说:“我很抱歉,Tony。”


 



Tony做了个手势。


 



“听着,朋友,我可从来不是值得被道歉的人。我们谁也不需要对谁道歉。我敢说,我们也从来没有真正恨过谁。”


 



Bucky继续轻声回答:“你是个好人。不论你是怎么想的,你父亲也是。”他又轻松地笑了,“对极了,假设没有Steve,我会爱上你还说不定呢。”


 



“呃老天,我刚才说了什么?——请告诉我这周围没有人。”


 



他们大笑起来。


 



“最多也就是有点儿讨厌你每次都会把牛奶喝完,”Tony试图严肃,“Clint差点儿因为这个追着我跑,我的朋友。”


 



(希望他们能成为朋友QAQ)


 



10.


 



复仇者大厦里为所有人收拾完房间后,空了出来一个狭小的空间。


 



独立而私人的。他们几乎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约定——当有人在那里面时,谁也不能去打扰。


 



第一天,里面传出了八十年代的爱情金曲。


 



(“搞什么?Quill又他妈在里面尬舞?”)


 



第二天,里面传来了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


 



(“什么?Peter都要拯救世界了为啥还要做愚蠢的化学作业?”)


 



第三天,里面传来了衣物摩擦的声音。


 



(不,别那么想。只是博士在练瑜伽而已。)


 



第四天,Sam冷漠地坐在里面吃麦片。只要他坐在沙发里不过一分钟,就会有各种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分享走一点儿他手里的食物。


 



他真是搞不懂情侣们。


 



11.


 



每当他们坐在在餐桌前时,活像在圣诞节团聚的一大家人。他们会因为某个旁人听不懂的梗而大笑很长时间,会因为一点儿小事气鼓鼓地争论不休。他们意识到,除了死亡,对于超级英雄来说,再没有其他因素会让他们分离了。


 



Fin.


 



+1.


 



(决战后)


 



“他醒来后会发生什么?”


 



Wanda看着眼前的Vision,眼中的慌乱是无法掩饰的。


 



Tony没回答,而这种沉默对他来说太不寻常。


 



“他会醒来的,对吗?宝石回到了他身上,他会醒来的。——他——他会失忆吗?”


 



Tony轻轻地抱了抱Wanda,担心她的失控。“放松,孩子。我们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他会记得什么。”


 



“但他永远不会忘记对你的情感,亲爱的孩子。”


 



那双眼睛缓缓睁开。


 



FIN.


 



1.Nat指电索,在贱贱2里和灭霸爸爸是同一个演员(Josh Brolin)。他非常好看的((


 



2.最后瞎几把扯的,抱紧我幻呜呜呜TAT


 




评论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