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荷兰傻】Devil's joke chapter.1

kokoospider:

  我和基友说,我写完Seven Days就回来写庆成,我觉得我怕不是也要被她摁在地上捶了。


——————————————————————————————


  Tom赤红双眼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Asa,他发了疯似的想要挣脱捆住他的铁链。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Asa倒在地上,他漂亮的溢满星河的眸子一点一点失去光华。


  “Tom,我希望我下辈子是个漂亮姑娘,这样说不定你也能多看我一眼。”


  “Asa——Asa——”


  Tom绝望的喊着Asa的名字,转而对着踩着Asa尸体瞄准自己的脑袋的男人露出笑容“你终有一天会遭受报应的,那都是你所作所为的累积。叔叔。”


  男人也同样笑了笑,扣响了扳机。


  “Tom!Tom!”


  Tom直直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接着涌入全身的疼痛感让他再次脱力般的倒了回去,连带着他逐渐清晰的思维和视觉。


  他努力的眨了眨眼。


  Tom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应该在过去48小时里一个接着一个惨死在自己面前的人全部都毫发无损的站在自己的床边。


  “Tom,你可算醒了。上帝啊,你知道你睡了多久么?” Haz坐到了Tom的床边,他的眉头还有因为皱紧而留下的淡淡痕迹。


“Haz,我这是下地狱了么?你不是..”已经被打成筛子了么?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难道真的把你打成弱智了?现在看着我,这是几?”


  “你看你非要去斗场找刺激,他妈都睡了几天了,再不醒Mark老爹就要把我剁成肉泥扔给新送来的两头阿拉斯加郊狼了。”


  Tom眨眨眼,好像是那一次,自己被几个旁系同辈的刺激了,跑去竞技场和大块头比高低,结果被摁在地上猛捶,在医院躺了四五天才出来。


但是..那都是四年..哦,艹,上帝..他不会..


他被自己噎的说不出话来,显然这件事让他有些无法消化。


  他好像回到了过去,又或者这只是他死后做的梦。不知道是恶魔的玩笑又或者是上帝的怜惜。


  “Tom?Tom?你不会真傻了吧?Haz怎么办,我哥好像真的不行了。”Harry一手搭着Haz的肩膀,俯下身来想要伸手摸正发着呆的Tom的脑袋。


  Tom笑着撇开头,甩掉Harry趁机揉乱自己头发的手。他偏过头就对上了刻意将自己隐藏在角落里的人的眼神,几乎瞬间男孩就低下了自己的头。


   “老哥?”Harry看着Tom定定的望着Asa,他有些紧张,是他把Asa带来的。但是Tom对Asa可以算得上是讨厌了,这俩人明明小时候就像是连体婴一样形影不离。


  “嗯?没事,我很好。”Tom收回了视线,“我想多睡一会儿,我脑袋疼。” 


  “Asa,你能留下来么?”在大家都鱼贯而出的时候,Tom出声喊到。正准备第一个出去的男孩收回了他的步子,其他人几个人识趣的替Tom关上门。


  “帮我个忙好么,替我调整一下床的高度。躺着让我真的不太好受。”Tom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看上去亲切又温柔。Asa转瞬错愕的神情并没有逃过Tom的眼睛,不过,他也能理解,如果一个唯独对你恶言恶语了几年的人,突然温柔的对你说话。他要不是脑子坏了就是有什么更大的阴谋。


  不过,Asa并没有站在太久,他上前小心翼翼的替Tom调整了床的高度,让Tom可以更舒服的坐起来。Tom看着Asa的脸蛋,眼前恍惚又变成那张失去血色灰白的脸。一想到这些,他心就像是要被一只手捏爆了一样。他忍不住伸手覆上了那只按在床沿骨节分明的手,Tom张张嘴,他很想问Asa为什么在明明自己对他态度那么恶劣的情况下死都要护着自己,他就真的这么喜欢他么。
 
   但是他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知道Asa肯定不会承认,反而也会用最一针见血的单词来讽刺他。


  Asa不着痕迹的抽回了自己的手,“怎么了,我不提供情/色服务,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打电话给你的小情人,我想她会很愿意自己坐上去动的。”看啊,看吧,这个比自己年纪只小一岁,牙尖嘴利,目无尊长的男孩。这也是每次他的好脾气到Asa这里就没用的原因之一。


  但是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和Asa和好。就像以前那样,天杀的,为什么不能让他回到更早一点,他和Asa还没有闹崩。他很想念Asa盯着他,对他笑起来俏皮又鬼精的样子。


  但是说到小情人,Tom被子下的手忍不住握成了拳。他会被抓住,还有组织内一系列的损失就是因为那个女人,也怪他自己识人不清,连累了真正爱他的人。


  杀人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这次就换他先动手。


   他以Kary Brother的名义起誓。


 


 
 
 

评论

热度(77)

  1. 快来削我啊kokoospid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