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盾铁/贱虫】我们支持自由恋爱,这个除外

花辞卿❀:

Attention!
#涉及cp:盾铁 贱虫 幻红 牌快 EC(Tag只打了部分)
#我流虫以及我流时间线




纽约人民的好邻居结束他的夜巡时心情愉快,荡着蛛丝在高楼大厦间穿梭而过。他的腰间系着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是一个墨西哥鸡肉卷——一位好心的女士在蜘蛛侠拿回她的包之后作为回礼送给他的——虽然有些凉了,不过让Ms.Friday为它加热一下的话口感应该还可以,何况他的雇佣兵也没有那么挑剔。

“Wow look!Superhero swinging!”靠近大厦顶层的时候他听见雇佣兵熟悉的怪叫声,吓得他的蛛丝都差一点从手中滑出去——很好,已经滑出去了。

“哥知道一天不见哥的Spidey一定会十分想念哥,可是Babyboy你这么热情的话哥下面那位little-pool就……“雇佣兵身手灵活地接住了没能成功落地的小英雄。
『闭嘴,你还记得我们的小蜘蛛还没成年吗?』
「还是说你又想念Stark的掌心炮了?不得不说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再复原的感觉还是很糟糕的。」

“Wade放开我!我只是被你吓到才会拿不稳蛛丝的好吗?拜托你不要喊得这么大声,这个时间Mr.Stark很可能还醒着工作呢……”Peter尽力踮起脚把那个可怜的鸡肉卷举的高一点,以免它在死侍的亲亲抱抱蹭蹭中尸骨无存。“可是宝贝,你的Tony Daddy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就算他听见了——“雇佣兵把他未成年的恋人抱在怀里,难得郁闷地揭开两个人的面罩在男孩带着婴儿肥的侧脸上偷吻一下。

”Already heard.“钢铁侠推进器的光芒划开纽约的夜色,可怜的Peter吓得用蛛丝裹了死死抱着他不松手的Wade好几圈,然后一把将圆滚滚的Deadball挡在身后。

“晚上好Mr.Stark,我是说很抱歉我回来的这么晚,Deadpool在这里真的只是个巧合,他什么都没有做,能请您把手放下吗?”God,我真不擅长说谎。好孩子Peter在心里叹了口气。“纠正一下,哥只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顺便一说从这个角度看Babyboy你的小翘臀更可爱了……相信哥,你把蛛丝缠得更紧只能让哥更兴奋一点。”我刚才应该把他的嘴也缠上。Peter几乎隔着面罩都感受到了Tony越来越黑的脸色。

“闪开,Kid。”他听见Tony强作镇定的语气,但还是坚持挡在Wade前面。

钢铁侠飞到他们侧面,在Peter来不及发射蛛丝的时候就熟练地赏了那个嘴很贱还妄图染指他们团宠的雇佣兵一发掌心炮。“——或者不闪开也可以。”说完,他提起男孩的制服的后领飞回大厦内部。

他们才刚一落地,大厅里的灯就亮了起来。“Tony,是敌袭吗?我刚才好像听见了你发射掌心炮的声音。”匆匆忙忙套了件T恤跑过来的美国队长紧张地问道。

百万富翁看着男友健硕的胸肌终于消下去一点气。他从战衣上走下来,改用自己的手继续提着男孩的后颈,和Peter学校里发现他上课走神之后的训导员一模一样,“事实上的确有,一个对我们的睡衣宝宝图谋不轨的紧身衣变态——我抱歉我好像把你们两个也骂进去了?不过说真的,Pete你还记得你才十四岁么?你要知道Cap不喜欢那些不雅言论——”

“我们能不提这个了么?”Steve无奈地走过去把可怜的小蜘蛛从他另一位大家长手中解放下来,一直很忧心地望着窗外的Peter终于忍不住叫起来:“Mr.Stark我已经15岁了!以及Wade不是敌人他只是在大厦外面等我而已!”他应该坐下来尝尝我给他带回来的鸡肉卷,而不是被轰下去在冷风中一个人等待复原——当然,他没敢把后半句说出来。

“我听到他说的话了,天知道我不出去你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回来。Friday你猜那个雇佣兵说的话为什么这么让我生气?“
“抱歉Boss,我不知道,但我可以为您回放一遍。”
“Stop,Tony,在知道那位雇佣兵说了什么之前,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晚还能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Friday你能告诉我Tony多久没有睡觉了吗?”捕捉到奇怪重点的美国队长严肃地询问他们诚实的AI小姐。
“32小时51分39秒,Cap。”
“很好Steve,你不仅做了Peter的恩人还拐走了我的好姑娘。”Tony撇撇嘴,看起来有些生气。
“事实上,Boss,是您亲口告诉我给队长最高权限的。”
“嘿你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吗?”

Steve把坐在吧台旁边和AI斗嘴的Tony·三岁·Stark拉到怀里,把他的咖啡推得远远的:“好了天才科学家,现在是正常人类的睡眠时间。晚安Friday。”

“晚安Cap。”AI回答道。

“记得把大厦的安保系统提高,进来和出去的都不准。”被恋人拖回房间之前,Tony补上一句。

Friday好像真的休眠了一样没有回答他。

家长们走后Peter抱着侥幸心理到楼下试着以自己的权限打开门,遗憾的是墙壁上浮现出了“LOCKED”的红色字样。他转身垂头丧气地用一根蛛丝把自己拉到电梯里,声音委屈地向空旷大厅说了一声:“晚安,Friday姐姐。”

“晚安,Spiderman。”AI小姐这时又醒过来回答他。

“Wait Spidey这是你掉的东西么?”电梯合上前一秒,他听见一阵风划过耳边,但蜘蛛感应却没有响起,他眨了一下眼睛,就看见一头银发穿着皮衣,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少年站在电梯另一边,肩上架着一滩死侍。

字面意义上的,“一滩”死侍。

“天呐Wade你……等等你是怎么进来的?Mr.Stark明明已经……”他拽掉制服手套,心疼地摸了摸男友血肉模糊的侧脸,然后略带警惕地看着正把护目镜摘下来的少年。

“放轻松,这种事情我做过很多次了经验丰富,在Mr.Stark和Captain吵起来之前我就进来了,然后听到外面一声响我才又出去把这个……呃,人带进来的。”少年拿出Wanda的身份验证卡,Peter立刻明白过来:“So,你是女巫姐姐的孪生弟弟?她还说过我和你很像!我没记错的话,Quicksilver?哦这太棒了!等我把Wade安顿好之后你能给我讲讲万磁王吗?女巫姐姐永远不肯提他……”

“事实上我本名是Petro MaxIMoff……Wanda不愿意提,哦,这电梯终于到了,这都够我自己跑三十个来回了。”Petro抱怨道。

“晚上好,Peter,很抱歉未经允许进入你的房间,我只是有些担心……哦,好久不见,Petro。”从Peter房间中穿墙而出的幻视略带讶异地和女友的弟弟x2打招呼。

“Hello Version,以及……这就是Wanda不愿意提起我们的父亲的原因。”Petro指着半空中的姐夫,对Peter解释道。

“是这样的,你们知道,理论上振金也属于金属的一种,而它是和我的每一个细胞融合的,所以……”向来波澜不惊的幻视这时也露出一丝尴尬。

快银趁着他说话的时候上下跑了一圈,拿来了大厦里所有能拿到的零食:“所以他被老爸挂在金门大桥上整整一天……而且Remy也在上面,最后还是教授劝老爸把他们放下来的。”

幻视看起来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看着两个团宠左一口薯片右一根薯条:“所以,Petro,我记得Professor应该是和Mr.Stark约定明天带你过来看望Wanda的,为什么你提前来了?”快银又迅速地从房间另一端拿来一盒饼干递给Peter:“哦,只是老爸前天赶回来和教授下棋的时候听说我们要过来,他也打算跟着,所以我提前过来和你说一声,搞定啦,我现在回去还能陪陪Remy来着,可惜大厦好像被封锁了。”

刚打算带着Wanda溜走的幻视愣住了。就算他照样能出去,但是把Wanda一个人留在这里面对疾风未免太渣了。

第二天,复仇者大厦差点被暴怒的万磁王像索克威亚一样抬到半空,居然在大厦内部见到了Deadpool的钢铁侠也差点把所有装甲拿上来列队展览。

“Listen,Erik,你答应我会支持孩子们自由恋爱的。”好脾气的教授尝试着安抚双手颤抖的万磁王。

“Tony,我觉得Charles说的有些道理,我觉得Pete有自己的判断能力。”美国队长拿着他的盾,艰难地从钢铁战衣的掌心炮下救下了一个花瓶。

“我支持自由恋爱,但这个除外!”抓着Peter的Tony和拦着Wanda的Erik同时回答了自己的伴侣。

Fin.

评论

热度(220)

  1. 吃土氨酸密码子ಠ_ಠ快来削我啊 转载了此文字
  2. 快来削我啊花辞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