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Cherish 番外(ABO!RR贱/荷兰虫)

AOzero:

Attention:


1、之前给马总的那篇ABO!RR贱/小荷兰的番外w阿晓之前提起来就写啦,写中标的那次(x


2、NC-17,酒醉Play,唉,我真是个糟糕的人,但说起意外,当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酒醉……(x 车技很糟糕,呜呜呜呜


3、这篇算是双向暗恋……好像也不是很暗,小虫那边已经表明了,贱贱没有w


 


 


OK?


还是送给马总嘿嘿嘿w


 


 


by AOzero


 


“你终于来了。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已经做好去拍卖会把这个男孩抢回去的打算了。”


Weasel挠着脑袋,快步从吧台后绕出来,把双手插在兜里、刚走进酒吧的Wade揪到一边。Wade被他拉扯到一旁,眼睛却一直盯着趴在吧台上的男孩。


“怎么回事?”Wade说,皱紧眉,“你让他喝酒了?谁他妈让你给他酒的?”


“不是我给的,我发誓。我就走开了那么一会儿,Bobby过来帮我看着,就给他递了酒。那个傻卤蛋头,”Weasel说,“听着,我给你解释一下刚才发生的状况。他走进来,然后Bobby看他心情似乎不太好,就给他倒了酒,一杯接一杯——接下来嘛——”


 


——他先是大笑起来。


Weasel走回吧台的时候,看见Bobby正在和Peter闲聊。男孩脸颊通红,眼睛发着光,大声发笑,笑得几乎仰过去,还不停用手敲着吧台,引得周围的壮汉都回头来看他。Weasel暗自庆幸吧台附近没多少人,大多数人都往舞池那边去了。


“你让他喝酒了?”Weasel快步走过去,扯住Bobby的手臂,“老天,你知不知道Wade会来削你脑袋的,老兄——”


“We、Weasel,”Peter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我给你讲个笑话——刚才Bobby告诉我的,哈哈哈——”


Weasel头疼地看着他,走到男孩前面,微微弯下腰,双手撑在吧台上。


“听着,Peter,我现在打个电话给Wade,让他过来接你,行吗?你在椅子上坐好行不行,别到处散发你的青少年活力——”Weasel伸出手,想把男孩固定住——他看上去都快往后翻下椅子了——但怎么抓都抓不住男孩挥来挥去的手臂。Peter大笑了两声,说:“Wade一定也会笑的!这个笑话真的可有趣了,我说——”


——接着他开始消沉。


“这有什么好笑的……”Peter把额头抵在吧台上,嘟囔着说,“我今天错过了数学考试……May婶一定会很生气,教授也是……”


Weasel一边擦着酒杯一边毫无兴趣地说:“这就是你心情不好的原因?虽然我一点都不担心——我以为你又和Wade发生什么了。”


“为什么要和他发生什么?”Peter抬起头,眨眨眼睛,又快速地捞起酒杯要灌自己一杯,Weasel伸手去抢,但Peter的力气惊人,牢牢地把酒杯握在手里,大有一种要把玻璃杯捏碎的气势,然后把酒倒进自己嘴里。他把酒杯推朝一边,轻轻地打了个嗝。


“我和他没发生什么。只是我的数学考试发生了什么。我的生活又不是围绕他为中心转的……”Peter嘟囔着说,都有些口齿不清了,他又把额头抵在吧台上,趴下来,“他的生活明显也不是围绕我转的……”


Weasel叹了口气,回头对Bobby说:“打电话给Wade,跟他说,十分钟以内滚来这;否则他就会看见他的小Omega解开纽扣在桌子上跳舞,然后被我拍卖出去了。”


——之后,他开始一直提起你。


“Wade,我前几天又去找Wade了,他给我买了一双运动鞋,我很想要的那双。但好像是Al让他买的,我不知道,他不说,但我还是挺开心的。”在喋喋不休地谈论Wade几乎二十分钟后,Peter吸了吸鼻子,“你们知道Wade之前和什么样的Omega在一起吗?或者Beta?”他忽然从吧台上抬起头,问。Weasel已经没兴趣搭理他了,只是哼了一声。Bobby在一旁接话:“他从不和谁在一起,他只是上完床就走了。”


“是啊,长成他那个样子,看一晚上还可以接受,天天看着迟早得英年早逝。”Weasel说,他只有说Wade坏话的时候会精神一些。他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看,我就掉了好多头发,一定是见他见多了。”


“你们都不知道他喜欢的Omega长什么样,我可知道……”Peter嘟囔着说,他双手平摊在吧台上,趴着说,“都是很性感的类型,金发碧眼……”


“那和你可是一点都不像啊。”Bobby傻笑着说。Weasel看了他一眼,然后也说:“这是实话,和你真是完全不像。”


Peter缓缓地抬起头,眯着眼睛,举起手,朝他们比了个枪毙他们的手势,嘴里还发出了“biu”的音效声。


——接着他又开始大笑起来。


“真的吗?哈哈哈哈——”Peter疯狂地拍着桌子,他的脸颊因为酒精和大笑而涨得通红,眼睛也满是水光,像是笑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Bobby一直点着头,而Weasel捅了他一下,说:“让Wilson知道你在这里说他的奇闻趣事给这个男孩听,你估计就会被狠狠踹屁股一脚了。说起来,他怎么还没来?丑到让整条街都交通堵塞了吗?”


——再接着,你就走了进来。


“总之,你可得想点办法。”Weasel说,“他现在引人注目到了一种地步,要不是他刚才直接捏爆了一个酒杯,估计已经有人上前来问他的价格了。”


Wade看了Weasel一眼,朝Peter走去。男孩趴在吧台上,小声嘟囔着什么。Wade用手背贴了贴他通红的脸,烫得他疤痕都要融化了。他把手收回去,推搡了一把男孩的肩膀,却差点直接把男孩从椅子上推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扶住快倒下的男孩,让他在椅子上坐好,靠在自己的身上。


“你给他喝了多少?”Wade问,一边打算把男孩扛起来,“你们这些混球,他还是个小鬼!他是个Omega我是个Alpha,我还没有标记他,最近离他热潮期又很近——我怎么送他回去,让他婶婶直接从家里抬出猎枪给我心口来一枪吗?”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谁让你不给他补好数学,或者帮他解决纽约的交通问题。”Weasel嫌恶地说,“不要扛他,不要——”


他还没说完,男孩就一下推开了Wade,快速跳下椅子,捂着嘴飞快地冲进了一旁的洗手间。


Wade站在原地,还保持着双臂张开的姿势,像是要拥抱谁似的。直到Weasel推了他一把,说:“快滚进去,罗密欧。老天,这就是你为什么一直没有除了床伴以外的伴。虽然这个疤疤脸是主要原因,我知道。”


 


Wade走进洗手间的时候,男孩已经吐完了,水龙头哗哗地流着水,男孩双手撑在洗手台上,面对着肮脏又破碎的、涂满涂鸦的镜子,不停喘着气。Wade伸手把水龙头关上了,他嗅到空气中有股不同寻常的气味,那是种略微带着甜蜜的气味,和另一股气味缠绕着混在一起。他忽然意识到了那是什么气味——


他暗自咒骂一声,他早该猜到Weasel的这个狼窝没有什么好东西——那明显是Alpha和Omega交合的气味。


Wade下意识伸出手,想去捂住Peter的口鼻,但Peter把他的手推开了,有些迷糊地直起身来。Wade扶住他的肩膀,想让他清醒一些。


“嘿,小怪物,你好些了吗?”Wade摁着他的肩膀摇晃了两下,“清醒些,你等会儿得走着回去,我不会背你,这样显得我像是个背叛逆儿子回家的老爹一样。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Peter半眯着眼看他,迷迷糊糊地嘟囔了一声。他的脸泛着不自然的红色,眼睛微微发亮。他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只是像是呼吸困难似的哽了一下。他咽了咽唾沫,再张开嘴时却微微喘息起来。


Wade暗自咒骂了一声,他把Peter拉得更近一些,这才从烟味、酒味和原先那阵纠缠的气味中,分辨出了另一股气味——那是Peter的气味,清爽但又带着点腻。这股气味现在还不是很明显,Wade几乎要把脸埋到Peter的脖颈边才能闻见——Spider-Man的特殊基因让Peter可以非常完美地抑制住自己的气味,但不是现在。Peter在Wade把脸埋到他颈边时颤抖了一下,他的手揪住了Wade的衣领,喘息声更大了一些。




http://ww3.sinaimg.cn/mw690/7c44ac0ajw1f9yyzhbps5j20c84qie5g.jpg




Wade的外套是不能再要了,但他还是把外套系在腰间,给几乎昏睡过去的Peter穿好了裤子和鞋子。他拍了拍男孩的脸,男孩微眯着眼,看上去已经没有力气走回去了。Wade叹了口气,叉着腰想了一会儿,把浑身软绵绵的男孩拉起来,伏趴到自己背上,把他背了起来。


Wade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受到了大部分注目,Weasel朝他打了个理解的手势,接着又打了个请慢走的手势。Wade瞪了他一眼,背着男孩走了出去。


他系在腰间的外套,已经脊背上都传来男孩的气味,Wade加快了脚步,他还是决定不去Peter家送死了,而是往自己的公寓走去。Peter趴在他的背上,嘴唇贴着他的脖颈,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Peter深吸一口气。柜台后的戴着金边眼镜的女士对他挑了挑眉毛,眼里满是关切的眼神,这让Peter有些紧张,他的手握成拳又张开,最后揪住了自己的衣角。


“呃,请……”他说,因为女士微微前倾来聆听的姿势而缩了缩脖子,“呃……请给我一份验孕纸……”


他这句话说出来,几乎整个店铺的人都朝他投来了关切的目光。Peter有些急促地看了看他们,他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这些人却全都听见了,就好像他们也有超强感官一样。


“验孕纸?”女士歪着头,看了看Peter的后颈。Peter完全缩起了脖子。


“好的……”她说,然后转身给他拿了盒验孕纸,推到他前面,“孩子,如果那个Alpha还没标记你,我只能说,你最好让他——”


“我、我知道。谢谢。”Peter急促地说,他把钱放到柜台上,拿着验孕纸逃走似的跑出了药店。他的心里狂跳,觉得这并不可能,但又隐约知道一切是发生在什么时候。他快步地跑回了Wade的公寓下,顺着墙壁爬回了Wade的房间里去。Al坐在客厅里,他连招呼都来不及大,就闪进了洗手间里。


 


Peter坐在马桶盖上,抱着脑袋,几乎整个人都缩了起来。


Peter Parker,你完了。他想,你以后还怎么去上学。


不对,除了上学,他还要考虑别的事情。他该怎么和May婶说这件事?May会疯了的,她会崩溃地大叫,Peter,你是个好男孩,我一直觉得你是——接着Peter也会崩溃,他会捂着耳朵大声说,我很抱歉,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接着他们就会朝着对方惊慌失措好一会儿。


他脑袋里一片混乱,他应该怎么和Wade说这件事?Wade——他忽然想起来,Wade,Wade才是他最应该担心的。Wade会接受——接受一个孩子吗?


Peter觉得不会。但是——但Wade不是个坏人,也不是个混蛋,Wade只是……只是没有标记他而已。


Peter微微垂下眼帘,Wade还没有标记他……他想起他每次和Weasel说起Wade的事情时,Weasel都会对他说,他不是个坏人,但不是个会愿意解决麻烦的好人,你不该靠他太近的。他想起他的第一次和Wade度过的发情期,Wade抚摸着他的额头说,漂亮的男孩,我可不打算做你的Alpha,你可得想清楚。Peter因为热潮而浑身打颤,他躺在床上,朝Wade伸出了手。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他决定先去找Mr. Stark……虽然他一定也会生气,Peter忽然想到,Mr. Stark也是个他需要担心的对象。为什么他的生活里充满了需要他担心的人?Wade已经够让他头疼了。


但他还是得去面对……这就像是打倒一个歹徒,又来了一个,但无论来多少个歹徒,Spider-Man都必须表现得无所畏惧。Peter下定决心,平复了一下心跳,接着站起身来,走出了洗手间。


虽然他在去复仇者大厦的路上仍然心神不宁,满脑子都在想Wade的事情,还差点撞上大厦玻璃。Peter趴在大厦玻璃上,等着Tony放他进去,郁闷地想,作为刚上任的Spider-Man和一个刚怀孕的Omega,他要学会镇静面对的东西也太多了。


Wade就是第一位。Peter心想。然而马上,Mr.Stark就会变成第二位了,他非常清楚。


 


 


FIN.


 


 


唉,荷兰弟弟真是可爱哇!荷兰虫就是不碰就算了,一碰就停不下来,哭哭,呜呜呜呜


有些傻,车技也很不行,谢谢大家看到这里呜呜呜


 


最近圈子里的事情感觉,算是告一段落了。抱抱大家,因为有些生气,最近对这件事有些刷屏,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


继续安心地产些不怎么好吃的粮喂喂大家,希望大家不嫌弃w圈子不大,让我们互相扶持互相陪伴哇w!爱你们么么啾w


 


 

评论

热度(680)

  1. 快来削我啊AOzer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