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开不败的花(一发完)

歌小糖:


*花纹症梗
*双结局

ABO保镖没更新倒是先开了这么个脑洞😂😂😂

====以下正文====

韦德斑驳的、布满疤痕的皮肤深深浅浅,所以,直到那抹绿意围满他的腰腹之前,他都不曾发现。

他在发现后曾用刀生生剐了一圈肉下来,除了搞得他自己安全屋的沙发满是血液以外,并没得到其他的收获。

嘿,这么说不正确。

其实有个收获来着。

——那个绿色藤蔓状的玩意儿跟纹身不一样,它不会因为韦德把肉割了就随着那些烂肉一起消失不见。

白盒子和黄盒子还有韦德争论了很久,结果不管哪个都没争论出个所以然来。所以韦德就跑去找了鼹鼠叨逼叨,搞得鼹鼠很是崩溃,听了半天没找着重点。

“嘿,兄弟,你到底想说什么?”鼹鼠抬手放在了韦德的肩上。

“哥现在特么就像是颗盆栽!盆栽,知道不?”韦德夸张的比着手势。

“你啥时候还养花了?”鼹鼠摸了摸鼻子,思索着要不要给自己倒杯酒。

“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养的!”韦德抬手就开始解皮带。

“哇哦哦哦哦,我们俩虽然是好兄弟,但我真的不能满足你的性癖,兄弟。”鼹鼠张了张嘴,后退了半步。

“去你的,哥才不要上你,哥就对纽约好邻居的小屁股有兴趣。”韦德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的拉起了衣襟,斑斑驳驳的皮肤上缠绕着诡异的绿色,“你说这到底什么玩意儿?”

鼹鼠没吭声儿,目光有些惊惧的看了眼韦德,随后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兄弟,你竟然是认真的……”

“什么认真不认真?你要再不给哥说个明白,哥就扒了你衣服扔出去。”

“好好好,你别急。”鼹鼠做了个妥协的手势,“这是花纹症。”

韦德眨了眨眼,“什么玩意儿?花纹?你说这东西哪里长得像花纹了??”

(还不是你皮肤长得太个性,这不花纹也得有点个性么。)黄盒子吐槽道。

好吧。

韦德砸吧了下嘴。

“韦德,你竟然是真的喜欢那个纽约小屁股,啊不——纽约好邻居蜘蛛侠的?”

韦德难得在脱口而出之前过了过脑子,沉默。

“这是花纹症!只有那些有暗恋的人才会得的病症,我的老天,韦德……你得让蜘蛛侠爱上你,不然你身上的花越灿烂,离你的死期就越近。”

死期?
韦德不由挑了挑眉,不理会鼹鼠的叨叨叨,穿好制服扭头就走了出去。

我们的蜘蛛英雄晃悠着蛛丝在纽约巡逻,韦德则一屁股的坐在了他与小蜘蛛相约的大厦楼顶。脑子里得白盒子与黄盒子几乎吵翻天,韦德却是一反常态的沉默。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已被藤蔓缠绕的腰腹,不经意便发现蜘蛛侠带着冰激凌迎面而来。

“嗨~~亲亲小蜘蛛~~”

一切和「死侍和蜘蛛侠的日常」没什么区别,除了韦德从那天起停止的「爱的表白」以外。

死侍感染了花纹症,然而死侍并不会死。

韦德在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就决定对此闭口不谈,当然也不是说他这个话唠可以「保守秘密」,所以很快蜘蛛侠就知道了韦德拥有一个暗恋对象的事情。

在组队打击罪犯活动中,大概韦德莫名其妙第四次死亡之后,蜘蛛侠气急败坏的勒令韦德必须解决他那「该死的」花纹症。

韦德难得的沉默让蜘蛛侠愈发生气。

“韦德,为什么不试试去告白呢?”蜘蛛侠看起来有些烦躁。

“天呐,小蜘蛛,你这么关心哥,哥真是太感动了,嘤嘤嘤。”韦德夸张的做抹泪状,“但是哥不能去告白,他不会喜欢哥的。”

“那你就不能不喜欢他嘛!!!”

韦德被突然暴怒的蜘蛛侠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他。

“抱歉,韦德,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就是,你为什么不试试呢?”蜘蛛男孩看起来有些泄气,“韦德,你很好,我相信你会喜欢的人他一定不会介意你的伤疤的。”

韦德哑口无言的看着夕阳下的蜘蛛男孩,“哥喜欢的人……就是你啊,宝贝男孩。”

面具下的彼得一愣,一时之间楼顶只能听到地上传来的微弱鸣笛声。

“你看,哥就知道,哥不是什么好人像小蜘蛛这么可爱的小天使怎么可能喜欢——”

韦德后半句的话被一个不那么宽厚的拥抱给堵上了。

“……小……小蜘蛛?”韦德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小心翼翼和不确定。

“闭嘴,你个白痴雇佣兵。”男孩闷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韦德激动的一把搂住了他。

“天呐天呐天呐,哥竟然告白成功了?哥喜欢的小蜘蛛正好也喜欢哥?这是哪位同人写手对哥这么好,我的天哪……”

那天,死侍得到了蜘蛛侠的一个吻——青涩而又甜蜜。


【热爱甜饼的宝贝们别看下去了!!!这里就是结尾!】









韦德带着卷饼嘚瑟地吹着口哨回到了自己的安全屋,有什么比与恋人互明心意更值得庆贺的呢?

他下意识的指腹在腰间停留,仿佛那里还留存着小蜘蛛柔软嘴唇的触感一般。

“天呐,哥满身都是血腥味,哥的宝贝男孩刚才吻的竟然是这样的哥!”死侍慌慌张张的跑进了浴室,决定给自己洗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然后或许可以半夜偷偷去找小蜘蛛?

好吧,他不知道小蜘蛛住在哪儿。

韦德大概第二天中午才迷迷糊糊的从浴缸里爬了出来。

没错,他在浴室过了一夜。

他抬眼看了下时间,发现与小蜘蛛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于是急匆匆的套上了制服,从窗口一跃而出。

大楼楼顶小蜘蛛带着热狗坐在边缘,熟稔的和韦德打了个招呼,并扔了个热狗给他。

“天呐,哥真是太爱你了甜心。~”死侍一边飞吻,一边灵活的坐到了他身边,啃起了热狗。

“韦德。”

“嗯?小蜘蛛叫哥什么事儿?”

“花纹……”

“全好啦,昨天到家就全部消退了,都是亲亲小蜘蛛的「爱的亲亲」的功劳。”死侍说着给了蜘蛛侠一个媚眼。

面具下的彼得松了口气,喃喃了一句「那就好」。

大约三个月后,韦德留了封言辞极其混乱的「信」给蜘蛛侠,并且提出了分手。

蜘蛛侠面具下的彼得帕克不由松了口气。

又两个月后死侍顶着一身的血腥味出现,将蜘蛛侠从绝境之中救了出来,再一次和蜘蛛侠组队打击犯罪。

一直到蜘蛛侠退役,告诉了韦德真实身份的彼得帕克结婚生子,又在某个繁星满天的夏夜永远睡去,死侍/蜘蛛侠小队都很活跃。

韦德站在帕克工业的大厦门前,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腹。

制服之下,他斑驳的背部盛开着一朵不败的花,繁盛万分而又狰狞非常。
那是一切的开始,却永远没有了终结。

评论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