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父子与情人(上)

Mendes:

本篇是因为看到荷兰说如果不演小蜘蛛,他觉得演死侍的私生子也不错,所以就想动手试试。
写不出万分之一的可爱,短篇写成流水账,小学生文笔,occ属于我(シ_ _)シ
欢迎大家评论,求同好。
————————————————
周六的晚上九点,我们的好邻居蜘蛛侠正晃着双腿坐在一座十层高的公寓上悠闲地喝着草莓牛奶。
“Karen现在几点?”
“晚上九点零三分Peter,离门禁时间还有57分钟。”
“那还早~我们可以在这儿吹会儿风,聊会儿?”
Karen思索了一会儿,幽幽地问了一句:“Peter你和死侍是什么关系?”
“啊?”很明显Peter有些猝不及防,他好像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你和死侍是什么关系?”Karen以为风太大Peter没有听见便又问了一遍,“他好像很黏你?可是据资料显示,他的人品不太好,似乎没有人喜欢他。”明明是一句问句却是肯定的口气。
“不不Karen,虽然死侍的确做出很多不讨喜的事情,但也不至于没人喜欢吧。”Peter想也没想就反驳了战衣姐姐的评价,可是他很快就陷入了沉默,他与死侍的关系。他记得那个家伙曾经说过“嘿小蜘蛛,我们可是超凡好伙伴!”也许就像死侍说的吧,好伙伴,也只是好朋友。Peter将罐子里的草莓牛奶倒尽嘴中。
“难道你们是情侣关系吗?”
“噗——咳咳咳,Karen你在说什么啊!”Peter将还未喝下去的草莓牛奶喷了出来,他红着脸摇头否定了这个荒唐的想法,“要我说我最多当他的儿子,才不会是情侣呢。”
“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啦Karen。”
【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懂!】
“算了,今天搞定Loki已经够累了,早点回去吧!”Peter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将手中的易拉罐准确的扔入楼下马路边的垃圾桶里,他高兴地吹了声口哨,一跃而下荡着蛛丝回了家。而在他离去的公寓天台出现一团紫色烟雾,等到散去之时,我们的恶作之王执着他的魔杖望向蜘蛛侠消失的身影诡异地笑了:“哼,这荒谬的恶作剧怎么能少了本王?就让本王来实现它吧小虫子。”
——————
阳光、鸟鸣、闹铃,美好的一天又开始了。Peter是被一阵低沉的男声唤醒的,他睁开眼睛朝周围看去,嗯,满屋子的HelloKitty和小马玩偶,还有红黑相见的死侍公仔,很棒……个鬼?这tm是什么鬼?Peter不禁在心中爆粗,自己有喜欢过这些东西吗?好吧在自己还是5、6岁的时候的确有吵着看动画连续剧的,除了死侍公仔,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刚才那个浑厚的声音是May姨吗?Peter赶紧下了床,站在等身镜前,他愣住了,自己怎么缩小了?看上去就像自己5、6岁的样子。
“wtf?”
“嘿宝贝,咱们说好注意language的~”Peter循声朝门口看去。
【fuck 怎么是Wade?】
“天呐,我还没戴面具!”Peter吓得赶紧捂着脸,身份危机!
“你干嘛捂脸?还有什么面具?”Wade走到Peter身后推着他朝客厅走去,“好了好了大宝贝,daddy一大早可是给你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快去洗漱去。”语毕还拍拍他的小屁股。
“嘿,我的屁股!”Peter瞪着他,表达着不满。
Wade看着他的小动作,发出了一声怪笑,他捂着肚子拍了拍Peter的脑袋:“我的错我的错,我只是没忍住,谁让你老爹我一直忙着工作没空陪你。”
“你才不是我老爹!”
“哦哦,别这么说,我知道你在发小脾气,你只是缺少父爱罢了。”Wade用食指抵住Peter的小嘴,“所以daddy今天决定好好陪你,开心吗!”
【开心个鬼。】
Peter一脸冷漠地打掉他的手,去了洗手间。他把自己关在洗手间,狠狠的用冷水洗脸让自己冷静冷静,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死侍成了我的老爸?老天爷是石乐志了吗?该不会是昨晚他和Karen聊着关于他与死侍是什么关系的话题成真了吧?那他更愿意相信自己来到了平行世界。他觉得这是个噩梦。无奈地完成了洗漱便又回到了客厅,他才发现他还是太年轻,这满桌子的墨西哥卷才是真正的噩梦。
“Peter宝贝儿,你怎么看起来不高兴?不喜欢墨西哥卷吗?”Wade还在继续做他的最后一个卷。
“这就是你口中的丰盛?”
“哦,天呐Peter宝贝儿!”Wade将盛好的盘子放在桌上,“你变了,我知道你一定是在怪我经常不陪你玩,怪我不关心你,怪我没有做个好爸爸对吧?呜呜,爸爸的心好痛,你看你甚至都不叫我daddy了!”Wade带着夸张的哭腔捂着脸在哭诉,Peter头疼地投降。
“好好好,我吃我吃,你别再哭了!”
“好的,你吃快点,否则上学要来不及了~”
【你变脸也太快了吧!】
——————
Peter一直觉得自己的车技不如人意,但是比起现在,坐在Wade的车里,他觉得自己好像在蹦迪一般。
“Peter宝贝儿,你看上去脸色不太好?”
“如果你可以开慢点的话我就不会这样了!还有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的车闻起来就像墓地?”
“哦,工作需要。”Wade停下了车,“到了宝贝儿,放学来接你哦,亲个?”
“不用了不用了。”Peter逃似地抓了包跑了。
“哼,kid。”
——————
就这样昏昏沉沉度过了快大半天,终于迎来最后一节课。
“这道题谁会?哦,Flash你要回答?你来吧。”
“选C!”
“错了Flash,看来太flash也不好呢。”
“哈哈哈哈。”课堂上一阵哄笑,Flash有些尴尬。
“Peter!你来回答吧。”
“啊啊?”Peter原本还沉浸在如何回到原世界的思考中,被老师点到名字有些无措,还好Ned在旁边提醒了他,他才找到了题目在脑内思索了三秒钟回答道,“选A。”
“回答正确,Flash看来你得向Peter好好学习了。”
【这很简单,再说我实际上15了!】
“Parker你死定了!”Flash在大家又一次哄笑中回头朝着Peter咬牙切齿地低吼。Peter只能尴尬地回以一个笑。
放学的时候,Flash果然找到了在和Ned聊天的Peter,他堵住两个人的路,恶狠狠地瞪着Peter:“Parker~又到了Flash的锻炼时间了,你准备好了吗?”
“嘿Flash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说!”Peter看上去有些疲惫,他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Flash身上,他必须得尽快找到回去的方法。但他的无视无疑让Flash感到恼怒,他猛地拽起Peter的衣领,将他提起来:“Parker,是不是我好久没教训你你皮痒了?”
Ned很害怕Peter再被欺负,他想跑去找老师,但是他更惊讶于Peter没有像往常一样害怕,而是镇静。他看见Peter用一只手抓住Flash的手腕,好像下一秒就能甩开他一样。然而令谁都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男人突然用手刀打向Flash的胳膊,接着用力地拍了一击Flash的脑袋,随后将Peter抱在怀里,他心疼地问着怀里的孩子:“Peter宝贝儿你还好吧?那个高大个儿有没有弄疼你?”一边说一边到处摸着Peter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像在做人工检查。
“没,没有。”Peter有些脸红地拍开他的手,“话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应该在学校外等我吗!”
“因为等急了!你瞧现在是下午3点50分20秒!”
“那才离放学时间过去了5分钟20秒好吗!”
“所以daddy来了,还帮你解决了恶霸!”Wade用脑袋蹭蹭Peter的脸,“我说那边那个小金发大胸!下次别让我看见你再欺负我家Peter宝贝儿,否则…嘿怎么了?你干嘛堵我嘴!”Ned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好像看见Peter在害羞?
“你的话真多!还有放我下来!”
“啦啦啦,我听不见听不见。回家!”
“哼,你这人!啊,Ned再见!还有Flash。”
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剩下的Ned和Flash刷新了对Peter的认识。
Ned:“Peter你从没和我提起过你爸,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爸爸!”
Flash:“这还是我认识的Peter吗!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25)

  1. 快来削我啊纯黑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