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Love in shadow

鲁斯特:

#荷兰傻#又是日常超啰嗦的我,先说一个喜讯就是我找到CP了,电脑与手机是两个号所以再说一下,嗯,国庆说好要高产,结果我还是低估了作业和补课,高三了还在想着放假是我的锅,现在已经开学两天了,望天,要不是今天下午发烧应该还更不了,反正说好的月更我会做到哒,嘛,还在找自己的节奏,希望写出来能看的作品,不想为了更而更,这篇还是挺用心的吧,欢迎捉虫,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一定要和我说啊。等忙完月考吧,争取出一些有质量或是有新意的文,欠的梗就慢慢来吧,感觉群里太太们都好勤奋啊,我要好好努力了。


 


设定大概算平行世界好了,主要有点害怕世界线乱掉,最后依然OOC属于我,深情属于他们。






上一篇地址http://lulusite.lofter.com/post/1e86e9ac_110888a1








酒吧开始的背景音乐


http://music.163.com/m/song?id=26145413&userid=249778909








Chapter 2 The moment


“有一段经文,我时常记得:《以西结书》二十五章十七节‘正义之路被暴虐自私之恶人包围,怀着慈悲与善意的人皆被庇佑。他们引领弱者通过黑暗之谷,念手足之情,怀慈父之爱。那些胆敢荼毒我兄弟姐妹之人,吾必将其除灭。”在音乐声中的声音忽明忽灭,伴随着背景的爵士乐有种别样的念白的感觉,那人的声音高了一些。


 


“到那时,他们便知吾为耶和华,吾必复吾仇。”这些年来,听我说这话的人,末日就到了,不过我没仔细想过其中的含义,我以为这是杀人前必须说的话,但是今天早上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开始反省。” 他的声音有几分低沉,大声的念白让声音又沾上了几分嘶哑的味道,手中握着的酒瓶被他当作是话筒似的在嘴边举着。


 


“现在我觉得,也许你是恶人,而我代表正义,我的枪引领着我通过黑暗之谷。也或许,你是正义之人,而我要引领你对抗这个暴虐自私的世界。听起来好像不错,但这是胡扯!”他双臂挥舞,神色有几分激动,“事实上,我是暴虐的恶人,而你是弱者,但我很努力,很努力地想当引路人。赶紧滚蛋吧!”蓝红间或的光影让他的面容变得晦涩不明,颇有几分艺术感。在大声的喊完最后一句后他终于摊在一旁,像是彻底喝醉了,人群中传来几声叫好和起哄的口哨。


 


Tom望着那人倒下的方向大笑“George,你忘了致敬”


 


那人又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伸出两根手指冲天敬了一个有些滑稽的礼。周围的哄笑声更大了。


 


“ 《低俗小说》?”他忍不住问道。


 


“我想是的,George的表演欲还是那么强”卷发的男孩把目光从远处收回,“对了,忘了介绍,Tom Holland,叫我Tom就好”他伸出手,正欲开口,却听到男孩又说“ 《雨果》拍的棒极了哥们” “谢谢,等等,你知道我?”


 


“当然”Tom真诚的露出一个笑容。“来吧,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们,就是他们想出擦汗这种莫名其妙的点子来的,天知道我只是迟到了那么几分钟,有的时候我真的在想我是不是交了一群损友。”


 


他跟着男孩在人海中灵巧地穿梭,像是在混乱的人潮中走一条通道,明明算是刚认识,他却觉得像是很熟悉似的,很可靠,很安心,好像Olivia的事情也没那么重要了,Olivia,哦,Olivia,他到底还是在心底浅浅地叹息了一声。


 


像是听到了那声微不可闻地叹息,前面领路的男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扭回了头。


 


“我是不是有点烦人?就是,我的话总是比较多,如果你觉得烦的话,我可以...”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有些伤感”他有些想要倾诉的欲望,或许,在这个比较喧闹的背景下找个陌生人讲故事也不错。”


“是我说错了什么吗?”Tom停下了脚步,眼神真诚而认真,满怀歉意地看着他。这反而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摸去鼻尖上的细小汗珠,回了一个微笑,“不,我只是,我今天刚和女友分手。”


 


“哦,我很抱歉”Tom又有些手足无措了,揉乱了他那头本来就不是特别整洁的小卷毛。
“没什么,你的邀请让我好受多了,我一般,在这种时候不太喜欢一个人待着,”他下意识地撒了一个谎,事实是,本来他会待在家里感伤一阵,然后可能会接着打游戏来麻木自己,昏天黑地直到下一次工作,然而他遇到了Tom,接受了他的邀请,还鬼使神差地吐露了自己失恋的消息,他觉得自己真不该喝那杯莫吉托,胃部有了微微的灼烧感,上次吃正餐是什么时候来着?他记不清了。


 


他们已经走到了刚刚Tom扭头喊话的角落,酒红色的大沙发上斜靠着个年轻人“所以你帮我找到了下个小Jerry?请告诉我是的,我的小Tom”他语调慵懒带着调笑,“嘿!我说过了别总这么叫我行吗,他也不是你的志愿者,是我新交的朋友”说到朋友这个单词,男孩回头用征询的眼光看他,他笑着点了点头“Asa Butterfield,叫我Butter就好”


 


“John,John Li,一个吟游诗人”那人带着戏谑的微笑与Asa握手,“所以,让我猜猜,一个人,感情的事?Butter?”被说到了他也只能无奈地耸耸肩。


 


“今晚我请了,交个朋友”不容拒绝地“Liz !这位的帐算在我头上,再来一杯杜松子酒!”John冲吧台喊道,然后又用眼神搜寻了一圈,问他“才一会功夫,Tom呢?还有Tolkien,见鬼,他不会又喝多了吧?”他想起了刚刚那个醉汉,可是Tom叫那人George,“如果你是在说George,我想他现在应该还倒在左边吧台大概第三个座位,”“哦,没错George,Tolkien 是他今晚的名字,一个玩笑,或者说,一个‘大冒险’”他笑笑“和Tom的擦汗一样?”


 


“没错,失陪一下,我想我得去找他,希望他这次不要吐在我身上,谢了老兄,再会!”


“再会。”他余光瞥见了Tom,手里端着杯饮料,臂弯处还挂着一个装外卖的纸袋。


Tom把饮料递给他“希望你不会讨厌甜的。”“什么?”他尝了一口,才发现杜松子酒被换成了热可可,还有点烫,是有些甜了,但说不上讨厌,似乎连胃痛都好了许多。


 


Tom打开纸袋,是一些披萨,汉堡,还有甜甜圈,他只注意到了男孩有些发红的耳朵尖,大概是刚刚出门冻的。


 


“是这样,我还没吃晚饭,介意一起吗?抱歉擅自更换了你的酒,但是喝太多酒对身体没什么好处不是吗?”男孩搓了搓手,拉开外套的拉链。


 


“谢谢。”他把杯子递给Tom“你才是需要他的人,外面冷吗?”


 


“还行,伦敦的天气不总是这样吗,”Tom接过杯子喝了一口,笑了笑,又把杯子递回去,“这就够了,已经暖和起来了,吃东西前还是喝点热的比较好,这样对胃口好。”


 


看着Tom开始享用他的汉堡,他觉得饥饿感似乎又重新找上了他,他捏了块披萨,“我还以为,你不会是这种吃‘垃圾食品’的人,他自然而然地开口,也喝了一口热可可,是挺暖和的。Tom皱了眉头笑“事实上我还挺爱吃这些的,我看起来像什么?饮食规律健康的养生家吗?”他也笑了,胃现在已经不痛了,暖洋洋的,你看起来像个乖宝宝,他没说出口,这可不大礼貌“我不知道,只是觉得你看上去像是那种餐餐都吃的很健康的人”


 


Tom把薯条往他的方向推了推,“没有华夫饼了”然后又嚼了一口汉堡“说真的,第一印象有时候并不准确。” “是吗?”他拿勺子慢慢搅动着杯子里的热可可,看它形成一个漩涡,像是Tom的眼睛,他想。“比如说你,第一眼看起来像.....”Tom停顿的时间有些长,他抬起头“像什么?”“嗯?”像是陷入了某种沉思突然被打断了Tom好像走了神“没,没什么”


 


他皱了下眉,在谈话中走神可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Olivia也曾这么指责过他,他当时在想什么来着,记不清了。原来坐在对面的人是这种感受。他感觉自己的思绪要越飘越远了。


 


Tom的汉堡已经快吃完了,热可可的味道居然还蛮不错,要知道他一度认为这种饮品的口感会过于甜腻,一种很欢脱的铃声响了起来,伴随的似乎还有强烈的振动,很显然这次不是他的手机,男孩开始了翻找。


 


“这里是Tom,嗯?”男孩用手背抹了抹嘴边的调料“她感冒了吗?等等,我马上到”Tom抱歉的看向他“抱歉Asa,我恐怕得先走了”说话间Tom已经套上了外套,他递了张纸巾,示意男孩把嘴擦干净“没关系,快去吧”“谢谢,再会!”他盯着男孩的背影走到门口,直到消失不见。


 


“她?”是女朋友吗?他举起杯子,却发现可可已经见底了,有些茫然地坐了一会,眼睛还是很涩,索性也套上外套回家,找了一圈也没有见John,于是放弃了打招呼,走到门口,外面还是很冷,但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因素,想到那杯热可可,他总觉得,没那么冷了。


 


跨过一个水洼,他走下地铁,风小了些,又看了一眼手机,仍旧没有回信,也许,就这样了吧,看着屏幕还想再回忆些什么,脑海里却只想起了刚刚在酒吧的一切。


 


“Tom”他默默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也许,不会再遇见了吧?连个联系方式也没留下,感觉是个不错的人。


 


到了家门口,他摸出钥匙,指头冻的有些僵,对了几次才对上锁眼,他自嘲地笑了。


 


扑向他的床铺,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稀薄的归属感。或许是因为有一阵没睡过,被子有些湿冷,他缩了缩,小声地骂了一句,终于还是进入了梦乡。


 


 


 


 


 


 


 





评论

热度(15)

  1. 快来削我啊鲁斯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