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ABO】【贱虫】蜘蛛侠的保镖(1)

歌小糖:

大家都分外的热情,搞得我很羞愧……
所以先放第一更吧。
老规矩,可以催更。


ABO世界观,A、B、O三类性别中都可以互相标记
贱A虫O(未分化)
RR贱无毁容,荷兰虫(初登场15岁设定)
superfamily
盾A铁O

====以下正文====

他暗恋着一个人。

韦德下意识的轻轻摸了摸腰间的手枪,每当他不安又或是缺乏自信的时候,就会这么做。

他将手自然的贴靠在腰间藏枪的位置,装作不禁意的抬头,正巧撞上了那个身着红蓝紧身衣的英雄。

韦德舔了舔唇,抬起手在嘴边围成扩音器的形状,“嘿,蜘蛛侠,能来个后空翻么?”

干净利落地一个后空翻,紧身衣完美的勾勒出了英雄的曲线。

韦德抑制住自己想要开口调戏的欲望,掩饰性的鼓起了掌。一旁的卷饼摊主甚至还给了一个喝彩的口哨。

哥打赌这只小蜘蛛绝对还没成年。
韦德想道,然后他暗自给了自己一句厌弃的嘲讽。

韦德威尔逊,AKA国际认证3A级别的保镖,Alpha,活了很久很久的……额……变种人?变异人?随便哪种吧——年纪大的都可以做那个小家伙的太爷爷了!(也许)——结果现在还特别没出息的搞暗恋,甚至,他根本不知道那只小蜘蛛到底是什么性别。

万一他根本就是直的呢?

韦德目送着小蜘蛛消失在不远的楼顶,叹了口气,接过摊主递过来的三个卷饼,顺手将钱扔进了一边的零钱盒。

就算小蜘蛛是直的又怎么样呢?
反正韦德威尔逊现在暗恋他是个不变的事实。

额……嘿,刚才那个想法有点太不韦德了。

韦德打了个响指,“OK,让我们重来一遍。”

“什么?”

韦德甚至没看自己的客户一眼,只是略带保护性质的虚环着将他往自己的小破车上塞,一边敷衍表示,“说的不是你,来,你现在应该上车,先生。只要将您安全的送上飞机,哥的任务就完成了,对吗?”

大概是韦德下意识散发的信息素有些不耐烦,并且还略有些强硬的侵略性,客户有些傻愣愣的点了点头,任由他将自己塞进了狭小的车后座。



蜘蛛侠离开前瞥了一眼楼下那个喊着自己来个后空翻的男人,若有所思的停留了片刻。

“哦,天呐,要迟到了,梅要发飙了!”

他惊呼了一声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彼得耳边挂着耳机,背着背包,手里抱着滑板打开门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会有那么一天。

他的爸爸之一——矮的那个——托尼·史塔克青紫了一只眼眶坐在沙发上,看起来似乎还在和梅在调情。

彼得差点以为是自己的「小秘密」暴露,毕竟他的老爸是那个「天才」史塔克。

额……虽然彼得自己好歹应该大概也许也是个「天才」史塔克来着。

关于那个蜘蛛的小秘密,应该没有暴露吧?

彼得表现的可能有些慌张,“额,嘿,爸……你的脸怎么了?不会是和我爹地又吵架大打出手了吧?哦,天呐,老爸,你别用那种表情看我,不是我故意要这么猜的,但是你知道,你们有前科,那次可是把我吓坏了……”

托尼无奈的眨了眨眼,耸了耸肩,“放松,睡衣宝宝,你爹地可舍不得再来第二次「内战」,这只是普通的「英雄勋章」罢了。现在,让我们去你的房间谈谈。”

“额……老爸,你确定你这个台词不是从我爹地那儿拿来的?”

托尼给了彼得一个白眼,“那是我的合法丈夫,不论我拿了什么都是合理合法的,我的男孩。”

彼得暗自吐了吐舌头,自家老爸秀起恩爱来总让他觉得自己需要戴上墨镜以防被闪瞎。

他有些忐忑的关上了自己的房门,扭头就看到自家老爸还挺严肃的表情。

“Pete,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你没有任何反对的权利。”托尼摇了摇手指,拒绝了彼得想要开口的意愿,“我和你爹地已经讨论过这事儿,并且达成了共识,所以,别妄图反驳。”

彼得傻眼,爸爸们的共同决定,他要完蛋了。

他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下。

托尼察觉到了他的紧张,给了彼得一个安抚性的笑容,“嘿,精神点,睡衣宝宝,这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不用一副快死了的表情,只是一个保镖而已。”

“……什么?保镖?”

托尼轻哼了一声表示肯定,低着头摆弄这自己的腕表式全息投影器,“这是你的保镖,从明天开始会贴身保护你,在不暴露你是一个「罗杰斯-史塔克」的前提下。”

彼得根本任何心思看那些资料,他拧着眉有些急切的反驳,“可是,老爸,彼得帕克根本不需要保镖啊,究竟是为什么?”

托尼抬了抬眼,“但是彼得·罗杰斯-史塔克需要。”

“可……”

“没有可是,睡衣宝宝,我和你爹地的老对头可能——虽然只是「可能」——得到了关于你是我,AKA 钢铁侠,与美国队长的儿子这个信息。你现在并不是那么安全,在我们那位「老朋友」彻底落网之前,我们需要没有后顾之忧。当然,”托尼一脸了然的表情看着彼得,“如果你想住回复仇者大厦,并且办理转学手续的话,保镖这个计划可以不要。”

“不不不……”彼得连忙阻止了自家老爸开启的自说自话模式,“我可不想和我的朋友们分开。”

“那么没有其他问题了。” 托尼「啪嗒」一声利落的关掉了投影器,随手扔给了彼得,“睡衣宝宝,你的保镖资料可以自己看,明天你上学前他会来这边报道并且陪你去学校。我也已经和梅打过招呼了,他从明晚开始就住在你隔壁的客房里。”

彼得把玩着那只腕表式全息投影器,一边皱着眉看着托尼。

托尼关门前似乎有些心软的张了张嘴,“睡衣宝宝,这只是暂时的,好吗?我和你爹地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而只要我们确认没问题了,你又可以做回你皇后区的彼得帕克了,亲爱的。”

彼得几乎就想要坦白他的「小秘密」了,告诉他亲爱的老爸,蜘蛛侠根本不需要什么保镖,他可以自己保护自己,还可以帮助他们一起解决问题,不过他还是在开口前理智的闭上了嘴,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自己的床上,目送着自家老爸离开。

这下完蛋了,要怎么才能不暴露身份还应付好这个「保镖」?

彼得伤脑筋的扶了扶额。

所以当彼得第二天急匆匆的出门准备去学校的时候,开门就差点撞上一张熟脸的时候,他几乎差点跳起来直接倒挂在门框上。

“哇哦,你好啊,小可爱彼得帕克,哥是韦德威尔逊,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保镖了哟。”韦德抛了个媚眼,嘴角勾起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

评论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