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爱神的恶作剧

黑砂:



    Wade发现今天的小蜘蛛有点儿急躁。


    他去纽约闲逛的时候,正好碰上Spider-Man和一个丑陋的外星生物对峙,他们胶着了好几个小时没有进展,因为那个外星生物手上抓着一个七岁的小男孩。后来Wade看不下去了,对着那只怪物就一连串不堪入耳的嘲讽,成功转移了它的注意力,让蜘蛛侠救走了小孩。他们把那个胖得挤爆了整条街的庞然大物打得缩成一只扁扁的小虫子。Spider-Man用蛛网把它裹得严严实实地吊了起来,然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他连小纸条都没顾得上写,转身就咻咻地荡着蛛网,急吼吼地冲进了夜色。


    “嘿,嘿,”Wade在他身后忙不迭地唤道,“你今天忘了什么吗,多莉?”


    “我现在没多少时间陪你耗着,”Spider-Man连声音都高了一个调,随着他跳跃和攀爬的动作略微颤抖。他纤瘦的背影顿了顿,又转过身,大大的白色眼睛里盛满了歉意:“我们可以改天再约,我已经迟到太多了。别跟着我,好吗?接下来是Spider-Man的第二身份时间。”


    “好吧好吧。”Wade听闻便识趣地停住脚步。他想说些调侃他的小蜘蛛的俏皮话,问他今天猴急着是要去见哪位姑娘,张了张嘴却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想放他走。他们的搭档越来越好,默契又火辣,如果可以的话,去24h便利店买一支便宜的甜筒是最完美的收尾,然而一旦牵扯到Spider-Man面具下的事儿,他就完全无能为力。


    Wade心中的黄色小盒子在尖叫着让他挽留他,可Wade纠结再三,最后只是伸出手在Spider-Man布满纹路的圆脑袋上轻轻地摸了摸。


    “去吧,小糖罐儿,”他温柔的语气和粗粝的声音格格不入,“我自己去喝点好的。”


    Spider-Man怔怔地看着他,转身一言不发地跳下屋顶荡走了。


    


    “你害羞了。”


    耳边柔和的女性声音带着笑意响起,Peter觉得自己的脸颊发烫,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别这样,Karen。你干嘛总是要把事情评论得那么复杂呢?”


    “我只是在直言你不愿意正视的感情而已。”Karen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觉得Wilson先生读过这本书:《追求心上人的80条制胜法宝》。他之前的做法和第23条如出一辙:如果你是个活泼开朗的人,不如在某些时候表现得安静,沉稳而温柔,让你的追求对象因为突然的反差而动心。”


    Peter羞恼得两眼一黑:“他才不会去看那种书——而且他没有在追求我!”


    “而你喜欢他,这不矛盾。”战衣女士指出,“但显然你至今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还在不断推开他,去赴漂亮女孩儿的派对之约。”


    Peter抿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


    “我只是想尝试一下别的可能性,”他闷闷地说,“她很可爱,而且挺喜欢我的——我只是觉得不该喜欢上Wade,他——他那么坏。”


    “你知道他不坏,”Karen语气温和,“你只是怕他不会喜欢上你。”


    Peter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降落在他们约好的公寓楼顶。那里果然已经漆黑一片,很显然他用功的大学同学们不会因为一个派对冒险错过明天早上交小论文的死线。Peter蹲在屋檐边缘,撑着头,丧气地盯着那方黑乎乎的小窗子看了会儿,开始怀疑自己这么急切地跑一趟的意义在哪。


    这样的事儿从高中开始就在不断发生,他原以为等自己逐渐熟练于做一个英雄之后,可以节省许多时间给自己的私人生活和感情,但现在看来,闹心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非但作为英雄的责任越来越重,连他感情的那部分都在逐渐往自己英雄生活中遇到的那个人倾斜。像现在,他已经在屋檐上吹了快十分钟的冷风了,头顶却还若有若无地留着Wade那宽大粗糙的手掌触碰他的暖意。


    他原本那么讨厌这个人,口无遮拦,心狠手辣,疯疯癫癫,可他就是喜欢上他了,这能怎么办呢?他喜欢他每一个皱巴巴的笑容,有些肉麻的触碰和情话,他为他做出的每一步艰难的妥协和改变——Wade会在每一个他遇见的朋友和敌人面前毫不掩饰地强调Spider-Man对他的影响,而每到这时Peter都会窘迫地催他快点停下,试图通过喋喋不休的插科打诨掩盖内心荡漾的得意和满足。


    看,这才分开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就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Karen,”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提醒我我已经成年了。”


    战衣AI了然,贴心地为他搜索了一列附近的酒吧。


    反正他写完小论文了。Peter掂量了一下这个月剩余的生活费,决定还是去喝点啤酒,点一些便宜的热狗和炸薯条,毕竟难得有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时间,稍微摄入一点酒精也没什么不好。




    Wade Wilson仰头又灌下一杯伏特加,无视了周围人看到他的脸时或惊惶或奇怪的目光。他对这种事比以前可习惯多了,光秃秃的脑袋堂而皇之地暴露在外。他的头罩被他随手扔在了一边,毕竟这种时候他并不想要借头罩掩饰自己可怖的脸去和谁说话,巴不得所有人离他越远越好。


    现在自己的这副模样被老朋友们看到肯定又要笑掉大牙,Deadpool,一个刚刚从恶心的外星巨物手中救下小男孩的邪道英雄,现在因为那么一丢丢失恋情绪坐在角落里喝闷酒。


    在他喝下不知道多少杯的时候,他感到身边的椅子被拉开了。


    “一杯海尼根,谢谢。”


    Wade听到这声音不禁一怔,不单单是因为这声音太过稚嫩让他怀疑这个客人有没有到泡吧的年龄,还有一点,他音质里那种昂扬青涩的感觉让他太亲切了。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男孩有一双圆圆的棕色眼睛,宽大厚实的灰色连帽衫让他看上去毛绒又暖和。他似乎没什么泡吧的经验,酒上了之后他就开始喝,无言地一小口一小口,局促地盯着自己从过长的袖子里堪堪露出一小节的手指尖。


    我的天,Wade在心里感慨,这小东西成年了吗?


    显然,酒吧的侍应生也想到了这一点。他要求男孩出示自己的身份证件,他愣了一下,乖巧地应了声,从口袋里掏出一本驾照递给他。侍应生狐疑地看了看证件又看了看他,把驾照慢慢地还到他手上。


    “我的脸显小,先生。”他解释什么似地补充道。


    Wade看着他认真眨动的眼睛,忍不住笑出了声。那男孩听到声音之后转过头,在看到Wade的脸之后差点像只受惊的兔子从椅子上蹦起来,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算得上是惊恐。啊,是不错,Wade理解地点点头,但这小孩儿的反应也太过了点吧?


    “喂喂喂,别慌,小可爱,”Wade还是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无辜,“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好吗?我就是长得奇怪了点,当然也很危险,总之不是个好人,如果你现在想逃命——”


    “不!”男孩立刻反驳道,又坚定又大声,让Wade都愣了一下。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突兀,再开口时声音小了一倍:“我不想逃,你也不奇怪。我……我就是……”


    男孩努力稳住身形,上半身还是对着他的,但视线早已游移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一刻也不敢在Wade脸上停下。这显然也是个胆小的路人正常的反应之一,然而令Wade匪夷所思的是,那男孩的脸几乎眨眼间就红了,从脖子根红到耳尖,声音都在发抖,脸上的激动和心虚让他越来越觉得这不像是害怕他,反而,呃,像是他的头号狂热小粉丝。


    Wade Wilson压不住脸上的笑容了——他此刻非常非常想调戏他。


    “你是不是知道我?”他好整以暇地把椅子往男孩那里挪了挪,表情十分流氓。


    “嗯……呃……”男孩纠结了一下要不要撒谎——天呐他的表情实在太好懂了,“是的。你是Deadpool,对吧?”


    “回答正确。看来你以前在我的哪个现场?”


    “不是——我是说,”男孩低着头,睫毛在幽暗的酒吧灯光下扑闪着,“我在《号角日报》上见过你……嗯……没戴头罩的样子。”


    Wade挑了挑眉毛——眉骨,觉得自己的直觉感应响了起来。


    “你见过我。”他笃定地说道,满意地看见男孩脸上又漫起一层红潮,“你是亲眼见过我的。别害羞,男孩儿,告诉我你在哪。”


    “……克罗姆。”他最后小声地报了一个名字,“我当时在那里。当然,人群里。我……我一直很喜欢你。”


    男孩的声音里那些踟蹰和悲伤让Wade的心揪了一下,他觉得脑袋有点晕乎,他让一个那么可爱的小尤物伤心了吗?这世界上居然会有那么喜欢他的人,而他竟然还自怨自艾地觉得所有人都讨厌他?克罗姆,Wade想了想,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在街头扫射的小人渣团伙,但他记得。因为那是他第一次手下留了活口,他的小蜘蛛在事情结束之后给了他一个感激又赞赏的大拥抱,那时候欣喜而救赎的感觉现在还能清晰地回想起来。


    “我很高兴你见到的是那个时候的我。”Wade笑着说,“如果你认识我再早一些,你可能就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不会的!”男孩声音又变大了,有些急促,“再早一点我也会喜欢你,我保证!……噢老天我都说了些什么……”


    Wade看着男孩懊恼地捂住脸,脖子上的青筋都涨了起来,心里忍不住飘飘然了,像盛了一颗太阳——他可真是爱死我了。


    “你叫什么?”他问,“以后再碰到了哥就多罩罩你。”


    男孩呻吟了一声,看上去相当纠结,直接趴在了吧台上,把脸埋进胳膊里。他太害羞了,Wade想,正当他开始盘算着偷男孩口袋里的驾照时,他的脸朝自己转了过来,露出一双湿润的眼睛。


    他有点醉了,Wade判断。眼前的男孩简直可以说是秀色可餐,他的视线忍不住粘在他的身上,想象那身宽大的卫衣下面是怎样的身体——Badpool,停,停下来,听人家报完名儿才是礼貌。


    “Peter。”男孩轻声说,“Peter Parker。”




    Wade Wilson的内心陷入了一阵无比痛苦的挣扎。


    他和Peter Parker合拍得不行,他太喜欢听他妙语连珠地用一些可爱的比喻和双关语讲自己的校园生活了,吐槽他吹毛求疵的教授和阴晴不定的上司,酒精让他的声音变得低哑而柔软,听上去性感得要命,像只猫爪子一样在他的神经上挠。


    他知道自己深爱着Spider-Man,可现在他又真的很想和眼前这个叫Peter的男孩儿来个甜美热辣的一夜情。他难以置信自己还没泡到他的小蜘蛛就已经要出轨了,虽然,嘿,他们之间连告白和追求都没有,算得上什么出轨,可他对自己太失望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对小蜘蛛坚守那么多年的感情,如今就要败在一个见面不到两小时的男孩儿身上。


    可是你也没有告白呀,你说不定一辈子都不敢告白了,对不对?那你难道一辈子都要守身如玉吗? 


    可这是真正的精神出轨!我知道自己动心了!


    拜托,没人在意这个,不就是普通的移情别恋嘛!


    不行,我醉得太厉害了,我不能伤害我唯一的小粉丝……他妈的哪个作者给我安排了这么个操蛋的情节!


    “我……我应该回去了。”Wade头昏脑胀地站起来,“和你聊天很开心。”


    “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他听出Peter声音里浓浓的不舍和依恋,天呐,他不能抬头,光是听到这句话他的脚就快挪不动步子了。


    “对,小甜心。你也早点回去吧,你这样一个……”他伸手比划了一下,“会很危险的。”


    他甩了几张钞票给侍应生,转头要走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的手被几根暖洋洋的手指牵住了。他回过头,发现男孩另一只手里拿着Deadpool的头罩,Wade了然地点点头,本来应该是抽开手接过头罩道个谢就走的事儿,他的视线却在这时好死不死地撞进对方的眼睛里。湿漉漉的小鹿眼,茫然和纯粹,还因为沾染了酒气显得雾蒙蒙的。


    这下完蛋了。


    Wade在心里哀嚎一声,捞起男孩的腰,嘴唇终于自暴自弃地碾了上去。他听见黄色的小盒子举着小彩旗欢欣鼓舞,Wade懊恼地吼它闭嘴,搂住Peter把他抵在墙上,舌头撬开他的牙关,在他湿软的,带着啤酒甘甜的口腔里探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缠住了他的舌头渴切地舔舐。Peter的力气奇大,揪住Wade胸前的制服嘶嘶地喘气,直到Wade放开他,他才浑身瘫软地倒在他怀里。这小可怜甚至不知道接吻的时候怎么呼吸。


    Wade忽然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微妙感从心头浮现,他低着头凝视了一会儿Peter蓬松的棕色头发,抬起他的下巴再一次亲上去。这一次他把节奏放得很慢很慢,手撩开Peter宽大的卫衣下摆探了进去箍住他的腰(天知道他早就想这么干了),怀里的男孩双手放在胸前不自在地动了一会儿,随着亲吻的逐渐深入而不自觉地环住了Wade的脖子,温暖的,覆着绒毛的布料窸窸窣窣地围住了他的身体。


    Wade结束了这个吻,手上却搂得更紧了些,咬着他的耳朵小声道:“克罗姆,嗯?我才想起来,那天我的头罩根本没摘。因为我的脑袋被打穿了几个孔,为了不恶心观众,我一直保证它始终乖乖地呆在我头上。”


    怀里的男孩儿忽然僵住了,他试图用他的怪力挣开Wade,却因为酒精的原因使不上劲儿,于是只好乖乖地被雇佣兵拖回了怀里。


    “你是Spider-Man吗?”Wade低头逗他。


    “……不是。”Peter嘴硬,看上去像一只挫败的柴犬。


    “那你就是Spidey。”Wade笑出了声,“别装了甜心,除了你以外没有人第二个人会说那么多梗了。还有你腰上的肌肉摸起来什么感觉我都记得!哥可是给你做过不止一次身体检查,是不——”


    Peter彻底恼羞成怒了,伸出手死命捂住Wade不知道又要说什么浑话的嘴,却只是让雇佣兵笑得更加厉害,浑身都在打颤。


    “这可真是巧,”他笑道,“不是要去和小姑娘约会吗,这是被甩了?她知不知道你对别的男人说’再早一点我也会喜欢你’?”


      “我……我没想告诉你的。”他说,“那些酒——我每次和你呆在一起脑子就一团浆糊,但还是想……再呆久一点。”


    “我知道你指的是爱,宝贝儿。”Wade说,“好吧,我承认,如果你不是我的小蜘蛛,那我还要过上很长一段良心的挣扎,我可能会一边和小蜘蛛调情,一边心虚自己其实想着酒吧里碰到的那个小尤物——你现在把事情变得好办多了。”


    “说到这个,”Peter眯起眼睛,“你刚才是不是想……想……”


    “和你上床?是的,当然!”Wade交叉双指发誓,“但是看在玛丽莲梦露的内裤的份儿上,自从遇见小蜘蛛之后,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那么动心过。难以置信——一个小时前我还在咒骂爱神让我对小蜘蛛移情别恋,但现在我突然得到了世界上最可爱的男朋友。”


    Peter抬起头看着他,试图给他一个凶巴巴的瞪视,但他被亲肿了的嘴唇和眼里带的水雾可没什么威慑力,只会让Wade心生怜爱——顺便再低头飞快地啄了他一下。


    “我们可以慢慢来。”Wade甜蜜地哄骗道,“现在,我知道你有点醉,脑子不太清楚,今天晚上的这些如果你不想算数,那就不算。回家去,喝杯牛奶,好好睡一觉,明天我们一边打小怪兽一边讨论这事儿。成交?”


    他的小蜘蛛还不知怎的倔在那儿,Wade看着他,无奈地把他捞进怀里,搂着他歪歪倒倒地走出酒吧。


    “酒店在街对面。”侍应生好心提醒道。


    不不不,我们今天不睡他。守序善良的白盒子拍板,今天我们要做个体贴的好人,把我们的小男友安全地送回家。


    Peter Parker。Wade默念着他的名字,从未如此细腻地感受一个名字柔软的音节跳跃在舌尖上的气息。也许明天他可以问问他是怎么喜欢上自己的,又或者他的小男孩打算装傻当鸵鸟,那样就有的好调戏了——他完全有把握可以把他拿下,老天,他怎么现在才出手?


    无论如何,Wade愉快地想,明天又是另外一天了。




    


-END-





如果中间有要开车的错觉,恭喜你!……这不是错觉。


本想炖个快手肉,奈何废话还戏多,最后只好收了手,既不快手也不肉(……




评论

热度(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