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分手未遂【荷兰傻】(上)

何书桓:

某天晚上脑子一抽就想写一下下这个。


HE没错哇小年轻们不管怎样都是要继续谈恋爱的。


私设把他们的年龄调整大了几岁,有h2o出现。




00


 


他最庆幸的,莫过于糊涂一时的事情未能如愿以偿。


 


01


 


四月份下旬的伦敦依旧冷得让人心里发慌,朋友曾经调侃过Asa,以他这样的体型在英国完好无损的生活了二十多年,还没被大风吹走,实在是幸运。


他穿着毛衣和厚棉服,在咖啡馆门口搓着手。


下雨了。


而他刚喝完一杯咖啡,顺带消磨了一整个下午,现在到了该回家的时候,却下起了雨。既不想坐回原来的地方再点杯什么喝的,也不想淋着雨回到三个街区以外的家,他只好站在咖啡馆门外的屋檐下摆弄起了手机。


隔壁家的女孩子又更新个人动态了,她妈妈给她买了新的裙子。


高中时的好友得意地发着和女朋友的合影秀恩爱。


同样在游戏开发公司上班的同事依旧刷着屏晒自己的宝贝儿子。


而他自己在网上发出的照片少得可怜,这个社交账号当初建起来最大的用处只是为Tom点赞而已。


他手指一滑,点开Tom的个人主页。


 


Tom不算是那种社交狂人,他去LA工作之前每天的动态也只是赞美一下家里的弟弟们,晒晒自己的狗。后来他去了纽约,开始发起了日常和自拍,每天动辄十几条。


或许环境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


Asa叹着气,在他快要长草的社交账号上发了一个单词。


【raining】。定位在这家开了十几年的咖啡馆。


 


不远处车灯的光很晃眼,Asa抬起手来挡住那两束黄色的灯光,没想到那辆车开向他,在面前停了下来。


副驾驶的车窗缓缓降下,眉眼单纯青涩的少年和他打招呼,“Asa!”


“嗨...Harry。”


“上车吧,我们顺路送你回家。”


Asa点点头,默不作声地坐进了车后座,这才看见驾驶座上的Harrison。


这是分手以后,他第一次见到姓Holland的人,以及和Tom有关的人。


Harrison一直从后视镜里偷瞄Asa的表情,但是后者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点的情绪,他沉不住气,只好先开口,“最近过得怎么样?”


“托你们的福,很好。”


Harrison假装没听出Asa话里的讽刺,“工作很顺利吧,听说你又升了职。”


Asa根本不在意这个,他只想确定一件事情。“你们路过这里,是碰巧?”


“呃...其实...”


Harry突然插话:“我,我刷动态的时候看到了你发的那条,刚好顺路,所以...”


于是Asa没有再说一句话,直到下车。


三个街区的确不远,在下雨天开车只需要不到十分钟,Asa临下车的时候对前面坐着的两个人说了句“谢谢”,副驾驶的Harry便急急忙忙地撑了把伞绕过车身走到他身边帮他挡雨。


这把伞来得很及时,尽管他马上就要进自己的公寓了,他还是需要在口袋里找半天钥匙——这是他很久以来的习惯,衣服口袋很大,区区两只钥匙串在一起,难找。


他摸到了钥匙,刚准备拿出来开门,就听见Harry低声对他说:“其实一个人还是很辛苦的吧。”


辛苦,怎么不辛苦。作为家里的长子,Tom可以了无牵挂地跑去纽约,可Asa不行,家里已经有一位出远门工作的哥哥了,他的父母需要照顾年纪还小的妹妹,他不可以再走远。


“那也得一个人好好地过。”


“其实你可以不必...”


“回家吧Harry,我很好。”Asa把手里的纸袋子放进Harry手里,那是他下午从咖啡店里打包的新口味的饼干,“谢谢你们今天来接我,以后我会记得带伞的。”


Harry见Asa已经拿出了钥匙准备开门,也就不多停留,抓紧了袋子,转身回到了车上。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Asa安稳地躺在一片狼藉的公寓里,明天是周日,他还可以睡一个很久的觉。


 


02


 


他的确睡了很久,以至于做了个很长的梦。


当Tom还是个高中生的时候,每天放学后都会在自家的院子里打篮球,有几次篮球不受控制飞了出去,还砸碎了爸妈房间的窗玻璃。犯错误后,第二天他到学校必然闷闷不乐,向Harrison还有Asa吐槽父母如何收掉了自己的篮球。每当这个时候,Asa都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毕竟在他眼中,篮球实在是个无足轻重的东西。


后来Tom不那么喜欢球类了,但还是热衷于健身,刚毕业的时候就练出了特别好看的肩部线条。那时候Asa夸过他,还不止一次,说他“好看”。他夸人的次数屈指可数,基本上都留给了Tom,所以Tom听到这样的话总是又惊又喜,像只猴子一样挂住他的脖子,说:“我没有听错吧?您开金口夸我了?”


再后来他们考入自己想要去的院校,当然分隔两地,但好在英格兰也就那么大,两所学校来回坐火车也花不了多少钱,闲余时间打一份零工基本上可以支撑住。所以他们常常轮流着,定期去对方的学校参观。一来一往,就像自己读了两所学校一样。Tom对Asa的学校很上心,每一次都挑Asa上课的时间过去,还要在他的教室装模作样地听听课。


学生时代要考虑的东西实在太少,所以他们的那几年过得很快乐,除了偶尔打电话吵吵架生点闷气见面互相捶上几拳以外,好得不得了。


别人说,毕业季就等于分手季,Tom说这样的说法完全就是胡扯。


在他眼里,异地恋,好歹也是在恋爱。对21世纪的人来说距离根本不是问题。而如果真的分开了,两个人不过是各自放大了孤独与痛苦而已。而且他和Asa的大学时光不也是在异地一起度过的吗?


真的到毕业之际,一切又不一样了。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但是不会那么早就准备好进入成年人的世界,找工作这件事情困扰了Asa很久,他在大学修读的文科专业竞争力太小,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自己一直当做爱好来对待的游戏开发,没想到歪打正着,简历投进大公司的结果是一个通知他面试的电话。


而Tom毕业于理工科专业,向来不愁找不到薪资合适待遇优的工作,在这方面他不需要任何人担心。Asa一直都相信Tom能够比很多人都优秀。


他们互相给对方买了合身的定制西服,互相打领带,怕把衣服弄皱,又正儿八经地端坐在沙发上看着对方。


“你这样子可真帅,Asa。”


“看样子很合身,你的腰线实在是太好看了。”


互相夸赞了几句,两个人对视着,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Asa笑得直不起腰。


等他止住笑之后,发现Tom把一张纸摆在茶几上。


他没戴眼镜,半天才看清那是什么。


——那是一张机票。


“其实我后天面试的地方,在纽约。”Tom鼓足勇气才敢对着Asa的眼睛说出这句话,“我想让你一直这么开心,又不想欺骗你,这很矛盾,我知道。”


“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找一份伦敦的工作需要去纽约面试?”


“...Asa,这份工作不在伦敦。”


 


再后来的事情,无非是Asa镇定自若的支持了Tom的决定,因为他发现没有一个人反对Tom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他们都觉得这样是最好的选择。


可笑的是,Asa自己都在了解那家公司之后,也认为那样才是最好的。


Tom说,距离不是问题,如果真的很在意对方的话,远和近都是一样的。


Asa点头,嗯了一声。


 


Tom的面试结束之后买了最早的返程票回伦敦,那天Asa开了父亲的车去机场接他,Tom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冰箱贴,说是他面试之后匆匆忙忙买的——它后来一直待在Asa公寓的冰箱门上。


“面试怎么样?”


“还不错。”


“有把握进前三吗?”


“嗯...还行。”


“哦,回去之后,收拾收拾行李吧。”


他去面试往返也不过五六天,这期间Asa除了自己的面试,剩余时间都躺在公寓的床上,饿了就叫个披萨,烦了就打会儿游戏,困了就继续躺着睡觉。


只不过他决定和Tom说分手了。


说出这句话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做了一个星期的心理建设,一直到Tom面试成功的电话打过来之后,他迫不及待想要和他分享喜悦了,Asa才准备好,然后吐出那冷冰冰的几个字,“分手吧。”


对你我都好。这句无耻的话常常出现在电视剧里,但是此刻他说不出。


 


分手对谁都不好,一点都不好。


 


Tom的笑容僵在脸上,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刚刚才准备要抱住Asa吻他。


“你说什么?”


“我不想重复,你明明听到了的,Tom。”


Asa发现两个人合租的公寓窗帘旧了,柜子裂开了,连阳台上的那盆花都开得不太旺了。唯独不敢再去看Tom的眼睛。


“是我让你失望了吧。”Tom陷在沙发里,低着头这么说。


“没有,你一直是我的骄傲。能够进入那样的公司也很了不起。我不想把自己上升到一个什么高度,我也知道你一直觉得分手是为了不影响对方这样的说法很垃圾,所以我提出分手没有别的原因,是我自己想要分手了。”Asa使劲抓住自己的卫衣一角,本来就宽松的大码卫衣被他扯得皱巴巴的。


以后的租金他可以一个人付清,周末也可以一个人窝在这里度过,修理坏掉的家具他不在行但是可以慢慢摸索,他不是个矫情的人,更不想软弱,更不想在以后无数个没有Tom的夜晚打电话给他哭哭啼啼。


“你在怪我。”


“我没有!”Asa下意识提高音量,“我如果怪你,会拼命把你留下来。”


他说的是实话。


“如果你挽留我,我真的会留下来。”


对于Tom来说,前途很重要,但是Asa也很重要。


“留不留是你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了。”Asa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们已经分手了。”


 


03


 


Asa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一点钟,窗外的雨还在下,他想起Tom走的第二天,也下了这么大的雨,天空像裂开了一个口子一样。


那天的Asa也是这样,一个人躺在公寓的床上盯着窗外的一小片天。直到几天以后他才反应过来,Tom不会回来了,坏掉的柜子要自己找人来修,旧窗帘自己拆下来洗,花也要他一个人照顾。曾经分配着轮流干的工作,全部都只能他一个人来完成了。


他在枕头上蹭了蹭,还是决定起来洗个澡再考虑下午要干些什么,手机放在枕头边也没关机,他顺手拿起来看有没有漏掉什么短信。


果然,Harrison发来了两条消息。


【一起吃个午饭吗?】


【有事情需要和你说。】


Asa早就把午饭时间睡过去了,于是他怀着歉意回复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才看到消息。】


那边的回信也很快,【没关系,那么一起吃个晚饭吗?】


他想拒绝,但又对Harrison所说的事情很好奇,没纠结一会儿就决定要赴约了,【好的,到时候把地点发给我吧。】


Asa和Harrison不算很熟,学生时代也是因为Tom的缘故才经常一起玩,还组团去苏格兰春游过,按理说Harrison没有任何立场在他们分手之后还对Asa好。他想不通。


既然拿起了手机,他不介意多刷一会儿,总之最后还是刷到了Tom的动态。在Asa浑浑噩噩睡觉的十几个小时里,Tom的主页又新增了几张照片。有深夜对着电脑拍的自己的劳动成果,也有邻居婆婆送来的饼干,还有穿着新买的衬衫的自拍。他看起来和上学的时候一模一样,即使工作之后一直加班熬夜,他还是充满活力。


Asa耸耸肩,觉得自己和Tom活成了相反的两个样子。


他虽然不颓废,但是也没有那么有活力,光是加个班都足以让他周末在床上躺个一天一夜。


 


有Harrison的地方就有Harry,这句话是以前Tom说的,现在看来的确如此,就在这短短的周末两天,Asa就同时见了他们两次。


这两个人正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等他。


Asa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进门的时候特意换上了一脸的笑容。


变成一个看起来充实幸福的人的确不难。


点完菜,Harry突然问起了他的情感状况,“最近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他是这样说的。Asa觉得好笑,在他印象中Harry一直都是个小孩子,尽管这个小孩子现在已经快要大学毕业了。


“工作才刚刚起步,这话说得还早。”Asa用勺子把杯里的柠檬片捞起来,又按下去。


他也不是没想过再找个善良的人一起继续生活,男的也好女的也好。但是仔细考虑之后,他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他不该这样的。


明明是他自己提出的分手,不管有怎样的结果都要自己来承担。


“昨天的饼干很好吃,我带回家分给爸爸妈妈还有弟弟们了,今天早上还带他们去办了那家店的积分卡。”Harry说。


“那家店老板人挺好的,我以前会和Tom一起去那里。”


Harry觉得疑惑,为什么这个人可以在分手以后这样淡然地提起Tom的名字,脸上的表情也波澜不惊,好像提起的只是个普通朋友。


“我妈妈有问起你。她问我你过得好不好。我说,挺好的。”


Asa的瞳孔抖了抖,下意识问:“她不会怪我吗?”


“她怎么会怪你,连Tom都没有怪过你。”这句话是Harrison回答的,显然他很清楚Harry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


“他怎么会没有怪我呢...”


那个时候的Tom,心里一定失望透了。


Tom一直以为异地恋不会是他们俩无法迈过的坎,自始至终都带着一百倍于其他人的活力和珍视来面对这份感情,没想到Asa先退缩了。


听说他收拾东西离开的那天头一次在朋友们的聚会上哭了,老同学以为他是舍不得,只有他的家人知道,是因为失去。


Harrison的轻声咳嗽把Asa从回忆中拉扯到现实,他说:“怪你的人,可能只有我。”


 


04


 


“出签了?”


“嗯,下周就走。”


这是Tom和Asa分手的第二个月,Tom还没离开伦敦,但是整整一个月他都没有再出过家门,偶尔在院子里打打球,打累了就躺在草地上望着天。


Harrison想把他出签的消息发给Asa,但是Tom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又让他作罢。


“Haz,这个周六我要在家里办个派对,你到时候提前半天来,帮我收拾收拾东西。”


“他来吗?”


话一出口,Harrison有点后悔,因为他看见Tom的神色有那么两秒迅速暗淡下去。尽管他又装出一副轻松的表情说:“我不想他来。”


 


因为家里还有未成年的小孩,Tom尽可能只邀请自己最熟悉的,不酗酒的朋友们过来。那些人不知道他分手了,进门的时候对着他说祝贺祝贺,可以带着男朋友去美国了。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不出一丝裂痕。


吵闹的音乐声缩小了每一个人私底下的心事,就连Tom都觉得自己好像是个只用活在当下的人。大厅里的人在灯光下重影了,酒精让他产生了幻觉。


有人拍拍他的肩膀,声音从音乐的缝隙中挤过来,“Tom?你还好吗?”


是Harrison。Tom回头笑呵呵地举起了手里的酒瓶子,眼泪突然流了出来。


他伪装的笑容,在那一刻崩裂粉碎。


真丢人,Tom Holland,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居然会为了分手哭鼻子。借着酒劲,他摔碎了酒瓶,索性抱着Harrison,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了起来。


朋友们都理解,毕竟大家都是同龄人,谁都没有像他一样在这个年龄就奔赴大洋的对岸工作,一去可能就是几年。


他们以为他不舍。


他们不知道他失去了多重要的东西。


 


05


 


Tom走后,他身边的人似乎都习惯于陷入该死的回忆中去。


首先是父亲母亲,总是和弟弟们讲他们的大哥小时候的事情,夸他是懂事的男子汉,还把他小时候的相册摆在了床头最显眼的位置。


再是他的弟弟们,有时候会在饭桌上提起自己的哥哥,笑哥哥不会念牛角面包这个单词。


还有Harrison,每次和Tom视频通话结束,都会梦见Tom在自己的聚会上嚎啕大哭的样子,认识了二十年,他第一次看见Tom这样失态。以至于他成为了唯一一个责怪Asa的人。


至于Asa,他可能是最逞强,最不愿意承认,同时又是最容易想起Tom的人了。


 


“Asa?再不吃就要冷啦。”Harry提醒道,Asa这才反应过来已经上菜了。


面前的那盘意大利面是这家店的招牌,他向来对吃的东西不怎么挑剔,点单的时候常常会问一句,你们这里卖得最好的是什么。


他尝了一口,“挺不错的。”


Harry像是自己被夸奖了一样,高兴得笑眯了眼,“对吧?我周六上午要上西语班,离这里不远,Haz就会接我来这里吃午餐。”


“以后我大概会带我的新目标来这里吃饭。”Asa轻描淡写。


“新...新目标?”Harry有一点被呛到。


Harrison无奈地给他拍拍背,“不是你自己刚刚还问他有没有合适的人吗?”


“我就是问一下而已!咳咳...哪知道他真的...”


“那是他的选择,和你没有关系的,你不要这么在意。”


“和我没有关系!但是Tom...”话到嘴边就戛然而止,Harry也不咳嗽了,下意识地去看Asa此刻的神情。


Asa放下叉子,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沉默良久,Harry索性把手机掏出来,打开短信,决心一了百了。


“你自己看吧,Tom给我发的短信。”


【Asa刚刚发推,定位在xx街64号的咖啡馆,下雨了,他肯定没有带伞,你和Haz假装顺路去送他回家好吗?Ps.撑伞送他下车,他每次找钥匙都要找很久,别让他在家门口淋湿了。】


日期是昨天。


他把手机还给Harry的时候,手臂有一点发抖。


“他挺在意你的。”就像以前那样。


Asa觉得自己心跳得厉害。


“在意又能怎样呢?他还是走了。”


“可你呢?你挽留过他吗?”


“离开伦敦是他自己的原因,不是我赶他走的。如果你是我,你会挽留他吗?我从来都没说过什么分手是为了他好这样冠冕堂皇的鬼话,分手是我自己选择的,离开也是他的选择。我们做了这样的决定,怎样的结果都得自己承受。”


对面的两个人一时语塞,他们知道自己站在Tom那边的立场太过鲜明,以至于忘记换位思考,替Asa想一想。


最终是Harrison长叹一口气,“我终于知道你们为什么在一起了。”


Asa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们从分手到现在,逞强的样子,实在太像。”


别人都以为Tom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乐天派,以为Asa是个活在自己世界里对谁都很淡漠的人,于是自动忽视了分手给他们带来的影响。实际上,Tom用狂欢和惊人的工作量来粉饰自己的痛苦,Asa用满不在意的态度来掩盖自己的空虚。


“Asa Butterfield,有没有人说过,骗谁都不能骗自己?”


“......”他无言以对。


“承认吧,你不想和他分手。”


 


06


 


在纽约工作一年之后,Tom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假期。他刚来的时候很快融入了这个大都市的生活,但是一到假期他丝毫不留恋,迅速买了飞回英国的机票。飞机冲上云端的时候Tom戴着眼罩睡着了,在梦里他看到了许多久违的面孔,却没有见到他最期待的那一个。


 


一家老小加上Harrison一共开了两台车来接他,他哭笑不得,只好把行李扔进父母车的后备箱,自己坐进了Harrison的车后座。


“累不累?要不要睡一会儿?”Harry把副驾驶脚下放着的毛毯扔到后座上。


“不了,刚刚在飞机上睡了好久,脖子都酸了。”Tom换上自己以前的手机卡,再把手机调回了英国时间。


“那你想去哪里玩吗?”


“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啊...伦敦有新开什么好玩的店吗?”


Harry歪着脑袋想了半天,“好像没有,除了吃的。”


“那就先回家,明天再说。”


 


工作是游戏相关,日常也基本上都是游戏,Asa有时候会和朋友开玩笑说自己连假期都不忘记工作。连续加了一个星期的班,周末也得赶工,他烦躁得几乎要砸键盘,没想到这一次没等他动手去砸,用了好几年的笔记本突然崩溃,用了以前惯用的老套路也不好使,他无奈,只好背着电脑去公司。


天气稍微暖和了一点,不过尽管暖烘烘的太阳照在他身上,他还是觉得屋子里更舒服一些。


屋子里更舒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足不出户的话就不会遇见他不想遇见的人。


起初他以为他加班太累,眼花了,后来那三个人朝自己走过来,才发现,的确是真的。


Tom回来了。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又像隔了一条漫长的时光一样遥远。


他站在Harrison和Harry中间,对着Asa露出了一个不尴不尬的笑容,他说:“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你这是要去哪里吗?”


“嗯。”他抬起电脑包,“电脑出问题了,我自己也解决不了,打算带去公司让同事修一下。”他怎么就忘了公司离Harry的学校只有一站路呢?


Harry眼疾手快地抓住他手里的电脑包,“Tom会修!”


他当然知道Tom会修,但Harry没有一点要松开电脑的架势,Asa只好也松手,眼睁睁看着他把电脑包拿着往Tom的怀里塞。


“去我的公寓坐一会儿吗?”Harrison甩甩手中的钥匙,指着不远处的楼房。


都走到这一步了,Asa只好硬着头皮也跟了过去。


 


Harrison的公寓看起来就不是自己一个人住的,而Harry轻车熟路地找到了红茶和杯子,给四个人都泡了茶。最后他们三个人坐在地毯上看最新的电视节目,Tom一个人坐在后面的餐桌边摆弄Asa的电脑。


那是一档做菜节目,Harry偏过头让Harrison好好学着,免得每周出门吃饭太浪费,Harrison笑着拍拍他的脑袋,说,好啊。


Asa不喜欢看电视,没一会儿看困了,自己爬到沙发上侧躺下,恍惚间,电视的音量好像变小了,Harrison和Harry打闹的声音也消失了,有谁过来给他盖上了被子。他疲惫得睁不开眼。


高中以及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他和Tom都空出了大量的时间,那时候他们也像现在这样每天腻在一起,学习做菜互相给对方做好吃的,偶尔抽个空庆祝一下周年纪念日和什么节日,穿上自己喜欢的衣服去外面的餐厅吃饭。


分手之后,每当看到这样对未来毫无顾虑的情侣他就只想到了结束这个词。这不是悲观,这是现实。


 


平常就不太习惯熬夜,加班一周的Asa明显是累了,一直到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天黑了,而这里不是自己的家。


黑暗中只有不远处的桌子上亮着电脑的光,电脑前的Tom正在专注地盯着屏幕。


“Tom?”


“你醒了啊。我去开灯,你闭一会儿眼睛再睁开。”Tom去摸灯的开关,而Asa没明白他叫他闭眼的意思,依旧睁着眼看他。


灯被打开,突如其来的亮光让Asa的眼睛疼了一下。


“叫你闭上眼睛了!怎么不听话。”Tom走过来坐在他身边,“眼睛有没有事?”


Asa使劲揉揉眼,“你关着灯看电脑也对眼睛不好。”


“我怕灯光太亮把你给弄醒了。”


他无话可说,即使分手,Tom还是对他那么好,好得让人愧疚。


于是他马上生硬地转移话题,“他们俩呢?”


“他们太闹腾,我把他们赶出去了。”


Asa笑出声,“你好像忘记了这里是他们的房子。”


Tom耸耸肩,拉着Asa站起来,“躺太久了,起来活动一下,不然腿会麻...我的天。”他话还没说完,睡僵了的Asa真的整个人歪在了他身上。


Asa的黑发蹭在他颈窝里,让Tom有些不自在。


“我走之后你也没怎么运动吧,睡久一点都站不稳了。你再坐会儿,等能站稳了再起来,我去把你的电脑装进包里,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他无奈地把Asa按回沙发上坐着,转身去取电脑。


把电脑装好后,Tom背起电脑包,走到沙发后面戳戳Asa的肩膀,“走啦,我送你回家。”


Asa懵了,他只听见,“回家”两个字。


 


两个人并排走在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互相客套着问对方近况,对于对方的问题统一用“挺好的”“还不错”这一类词语来回答。Asa觉得自己虚伪,在Tom面前把自己的近况描述得极其充实,实际上他最近因为加班黑白颠倒,随时随地都可能头疼得直不起身。


这间公寓曾经是他们一起住过好几个月的地方,即使过了快一年,Tom对这里还是再熟悉不过。


何况Asa连门锁都没有换。


Asa打开门之后,Tom还是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径直走进去按开电灯,在乱七八糟的客厅里环视一周。


“我这里没有茶,只有牛奶。”Asa尴尬地带上门,想以这种方式催促他离开。


没想到Tom点点头,把电脑包放在沙发上,自己走向开放式的厨房。他知道Asa把牛奶放在冰箱的第二层,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热一杯喝下去。只不过他在打开冰箱门之前被一个小小的东西吸引了注意。


那是一个冰箱贴,来自美国。


Tom这才注意到,屋子里除了陈设没有变,连他没有带走的东西也都还在原地。他喜欢的马克杯摆在厨房的窗台上,他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吸烟用的打火机也放在茶几上他最顺手的位置。


他跑到卧室,双人床上也并排摆放着尴尬的两个枕头,他走的时候快要枯萎的那盆花还在,依旧是一副不旺盛的样子。


Asa就站在卧室门口,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我想提醒你,这里不再是你的家了,进别人的卧室需要经过他的同意。”


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他们之间客套的氛围重新变得剑拔弩张。


“为什么你不把它们扔掉?”


“我懒得扔。”


“谎话。”


“那你说说看,为什么不把它们都带走?所有,和你有关的东西,全部都带走。”Asa扶着门把手,胸口剧烈起伏,他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Tom苦笑,从他身边走过,离开了房间。


Asa花了几秒用来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跟着他走到客厅。Tom站在客厅中央望着电视墙上的那一排相框。正中央有一个空缺,落了四个角的灰尘,还有四个空荡荡的钉眼。他知道,那里曾经是他和Asa的合影,就像他自己一样,已经被Asa以一种十分生硬的方式从生活中剥离。


“照片呢?”


“我扔了。”


“我不相信。”


“随便你。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一句,Tom Holland先生,我们已经分手了。”


“是你提出的分手。”


“是你先选择离开的。”


Tom盯着他,想从他的面部表情中找出一点点的不忍和留恋,但是他失败了,他永远都摸不清这个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你知不知道,我去纽约之后每天发那么多照片是为什么?我想让你看到,我怕你忘了我。是不是很可笑?”


Asa无言以对。


“我很想你,Asa。这十个月我每天都想见到你。”他凑近他,想伸手触碰他的脸颊,最后还是没能鼓起勇气,又放下了手。“假如有一天你和别人在一起了,要告诉我,让我知道你过得好。”


Asa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Tom继续自顾自地说下去:“当然,没有我的时候,你一定少了很多负担,过得很好吧。不用再去承受异地恋带来的压力,也不需要绕过时差去联系一个大洋彼岸的人。真好。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他转身走出公寓,没有再回头看一眼。


Tom Holland,你真的很自以为是。


Asa觉得鼻尖一酸,自己已经不受控制地走到了公寓门口,对着Tom刚走出几步的背影说:“没有你在的时候,我过得很不好,Tom。”


 


夜晚的风很凉,Tom的怀抱携裹着冷风而来,用近乎把Asa揉碎的力气狠狠抱住他。


这是他们彼此盼望了十个月的拥抱,滚烫的温度在风里像一束火在拼命燃烧。




(首更9300字 含标点)


-------------------------


虐文真的是我的菜啊 噼里啪啦打了这么多还没结束。


再次说明一定是he啦 不过这个地方还没到结局。


我爱荷兰傻!

评论

热度(144)

  1. 快来削我啊何书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