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ure thing

我就看看我不搞:

*我写的所有虫都是荷兰,都是甜的。

*推荐你们听这首歌呀,我觉得很适合贱虫,中秋快乐国庆假期愉快









Peter在和死侍谈恋爱之前,他是不知道自己能和男人谈恋爱的。

这有点废话。

不过多奇妙啊,这就跟一场发热一样,也许上午还好好的,下午就突然开始头昏脑涨四肢无力,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的,没有一个预告,死侍只是在他身边待得久了一点,见面的次数多了一点,就这么突如其来的互相吸引互相喜欢了。

但叫他说有多喜欢死侍,说不出来,他对所有人喜欢的程度都是差不多的,比如对May姨是那种想要好好保护她的喜欢,再比如对Ned是那种想要好好珍惜的喜欢,对死侍的喜欢很复杂,因为死侍本身是个乱七八糟的存在,他没有任何定义,可能上一秒还在Balabala的说着废话,下一秒就能用那张一样的嘴说出迷人的情话,Peter很难跟上他的节奏,就好像死侍拽着他的胳膊在拼命的跑,他跌跌撞撞气喘吁吁却是心甘情愿,他年轻而充满好奇心,而死侍就像是每天早上醒来时的一个惊喜,让他快乐又总是一惊一乍的。

最近学校里有一个叫R的姑娘似乎对他有意思,那姑娘长得也挺漂亮的,Ned曾三番五次打趣他们两个。

「Hey!peter?你在想什么呢?她是个好姑娘!」Ned急死了,不停在Peter面前指手画脚,「你就打算一直捧着你的战衣过日子?还是你还忘不了Liz?」

「不!不是因为她!Ned!拜托!别再因为这件事情烦我了,她……她很好……但我,」Peter不太擅长撒谎,棕色的眼球左右闪躲着,「我就是,突然不想谈恋爱了,你懂吗?」

「What?」Ned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

Ned理不理解但是无所谓,毕竟他很好应付,只要Peter随口扯几句复仇者联盟的事情就完全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

但R这个姑娘,在学校举办的一次舞会前夕跑来找他当舞伴,并当众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Peter又尴尬又惊慌,他不想让女孩觉得难堪,想要推开的手势也被他晃了两下选择安安静静的贴在了腿边,周围的人都在起哄,他笑都不太会笑了,只能僵硬的冲L点了两下头。

「所以……」死侍关掉了手边的音乐,他们两个正坐在房顶借着夕阳来一场约会,这个动作让Peter紧张了一下,「她长得好看吗?」

「嗯……啊……挺好看的,但是!但是!」Peter晃荡着小腿急着解释,「没有!我没有仔细看她的脸超过一分钟!我实话实说,Wade,我不能说人家姑娘长得丑。」

「看看你这男孩,你要是找个女朋友可怎么办?」死侍轻轻弹了一下男孩的脑门,「在自己的交往对象面前,要无条件的说所有异性长得丑才行,懂吗?」

「……我又不找女朋友,」蜘蛛侠搞不懂男友到底要不要生气,整个人现在说话都有些底气不足,他有些躁动的用手指甲在死侍制服的裤沿上刮蹭,「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她……当时人太多了……」

「善良的孩子,既然对人家没感觉就要趁早拒绝才行,你这是在做坏事,除非她在众人面前亲了你……」

「……」略过这一情节没讲的蜘蛛侠不说话了。

「No way……真的假的?你这Spidey?」死侍看上去激动极了,「她这个小娘们儿!Oh!现在的高中生怎么都这么不懂知足?自己长得年轻好看还要抢别人的男朋友!」

「没抢!没抢!」他又慌乱了起来,伸手捂住了死侍的嘴巴,过了一会儿又改成捧住他的头,凑上去亲了他脸颊一下,「她就亲了一下我这里,就一下,就一秒,Wade.」

「对着我心口扣动扳机停顿一秒和两秒有什么区别,我都是会死的!哦,你别想吐槽我死不了。」Wade Wilson其实已经被一个乖兮兮的亲吻给搞定了,但还是在强行装酷。

「……Wade你真的怪我吗?」男孩恋爱太过生涩,他弄不懂了,以为死侍是真的生气了,「我……我努力的想躲了,但是还是没躲开,都怪Ned一直在我旁边叽叽喳喳害我分心,对不起……你如果那么介意的话,我明天一早就去拒绝她。」

他有什么错呢?看看他吧,看看他这张脸,少年人的稚气未脱但却清爽帅气,他不是一个干瘪瘦弱看起来营养不良的男孩,精致的肌肉分布在身体每一个该有的位置,他就像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羚羊,谁会不喜欢他呢?

可这个男孩子明显不知道自己迷人的地方,现在正低着头一脸沮丧的和他道歉,死侍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是那么正直的孩子,甚至偶尔显露出来的那么一点虚荣心都不足以成为他的缺点,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做坏事,他所有的念想的出发点都是万分美好的。

他一点都没怪男孩,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竟然觉得也有些青春可爱,主动的女孩和慌乱的男孩,他甚至觉得Peter parker这个少年就应该那样活着,但他又被自己的想象弄得恼火,又将自己的恼火发泄出来让一个孩子慌张,他才是个坏人才对。

「Wade?」Peter见死侍半天没有反应,忍不住抬头看向他,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侍的错觉,那孩子的眼眸中带着星星点点的恳求,那种想要讨好他的眼神。

「你道什么歉啊傻孩子,笨Petey,」死侍捞过他狠狠亲了两下,带响的那种。

「是我,我心里那个自卑的小黑人跳出来了,对我说‘嘿!有一个美丽年轻的小姑娘和Spidey告白啦!你又老又丑可以滚蛋啦!」他感觉到男孩也抱住了他,紧紧的,「是我的错宝贝,你不用拒绝她,不过要不要现在和我跳一支舞?」

少年咧开嘴笑了起来,白皙的牙齿看上去整齐可爱,上扬的嘴角将他的苹果肌挤得饱满又有光泽,他将快乐表达的那么自然又放松,双手揽上死侍的脖子,说了一句好。

死侍意外的擅长交际舞,而蜘蛛宝贝则显得生疏太多,在他第八次踩到死侍的脚之后,男人终于忍不住贴在他耳边调笑他:

「明天你就按照这个水平来,保证那个小狐狸精不会喜欢你。」

Peter 想说不要叫人家「小狐狸精」,话到了嘴边又吞回去了。

「我明天舞会一结束就会拒绝她的。」他嘟嘟囔囔着。

「万一人家不跟你告白呢?」死侍问。

「那……那就……怎么办?」他这方面经验太少,只能求助眼前这个身经百战得男人。

「那就享受吧少年!在你最美丽的年龄里享受你这该死的人气吧!或者,」死侍坏笑一下,「就直接跟她讲,你有一个高富帅男朋友了。」

他只开了个玩笑,却发现少年认真的考虑了起来。

「我觉得两个都不行,第一个对你太不公平,第二个……嗯……起码现在,不太行。」

「没什么对我不公平的男孩!哥曾经也帅过,享受过鲜花与掌声,你如果错过了那些,才是真的不公平,」他把男孩被风吹乱的卷发用手指一点一点梳顺,「而且我没想在你这儿讨一个名分什么的,就是普普通通的在爱着你这个小麻烦罢了。」

「看你这些歪理。」Peter忍不住抬头亲了一下死侍的下巴,觉得在他面前的雇佣兵是那么迷人的好过一切的,喜欢像是要超过了某种限度,争先恐后的想让他表现出来。

「我很爱你Wade,」他还整个人挂在死侍的脖子上,交际舞也变得过于贴近了,「比普普通通更爱一点。」

他想起当初和Liz告白时他还是那么紧张,他说完「I like u」之后整个人都像要虚脱了一样,可现在对死侍轻轻松松的说了「Love」,却觉得自己被盖着一层装满love的被子,松松软软的像是马上就能做个好梦。

他付出多少念想和喜欢,就能得到多少的回报,这才是恋爱,就像现在Wade这个紧紧的拥抱一样,是毋庸置疑的事。





End.

评论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