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荷兰傻] 没有名字的小甜饼

林离:

奇怪的设定。
慎点。
是糖。
不知道题目该取什么所以简单粗暴。x
ooc属于我荷兰傻属于彼此。




    “你不觉得他长得很好看吗?”昨晚熬夜今天早早来上课的Tom昏昏欲睡,被同桌用手肘戳了戳,半梦半醒迷迷糊糊地回答:“我很快我很快别催了再睡两分钟我真的醒了你相信我……”
    “哈?”
    Tom连忙睁开眼抬起头,一副困得失忆了的模样:“你刚刚说什么?”
    “你昨晚经历了什么啊兄弟,”同桌手指指向班上新来的那个男生,把声音压低,“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
    Tom揉了揉眼睛,转身往后看,却只看到他安静地伏在桌上,连侧脸都看不到。
    “看不到脸啊,”Tom耸耸肩,“你不会喜欢他?”
    “我去你的,要不是他内向不跟我搭话,这会坐我旁边的就是他。”
    “万一他不是内向,是被你一脸痴汉样给吓到了呢?”
    “你……你去跟他说话啊,他要是跟你聊起来了,我管你一个月饭。”
    “好。”Tom挑挑眉,呼了一口气,抖抖肩站起来,向那人走去。他屈起手指轻轻敲了敲少年的桌面:“Hey?”
    被打扰到的男生抬起头来,一脸的迷茫:“有事?”
    Tom愣住了。脑内好像飞过了一万句脏话。
    他真是[哔——————]好看。
    坐着的人微皱起了眉,看着大脑当机的Tom,先开了口:“问名字的?叫我Asa就行。”
    “A...Asa,抱歉打扰你睡觉,我想说,呃,我想说……”
    我过来打扰你睡觉只是为了说同学你实在是长得太[哔——————]好看了?
    会被打吧。
    “我的意思是,昂,我想说,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你近视对吗,我同桌,就他,”Tom知道自己现在一定脸红了,他伸手指向自己旁边的那个位置,“他说你近视,正好他视力特别好,所以想照顾照顾你,跟你调个位置。”
     话刚说完Tom就想给自己来两耳光。这什么烂理由啊。
     Asa明显愣了一下,Tom看见他脸上泛起了红晕,也看见不远处的同桌一脸的“我恨”。
    “换座位啊……可以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Asa勾起一个小小的笑容,Tom跑回去,努力摆出一个无辜的表情:“苦了你了兄弟,这一个月的饭,不要你请了。多谢你了。”
    同桌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面带微笑咬牙切齿的说:“你应该谢谢我脾气温和,也应该谢谢学校规定不准带管制刀具。”
    Tom转头对Asa一笑,发现Asa正盯着自己发呆,不由得又红了脸,转过来看着收拾桌子的同桌。
   “是很好看。”
   “我还是想不通他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大概因为我更帅吧。”
   “……”
   Tom看着Asa抱着书坐过来坐下,故作镇定的说:“我叫Tom Holland,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问我就行。”
   “好。”Asa的蓝眼睛里漾开一片笑意。
   他又笑了。
   他又笑了。
   Asa看着看呆了的Tom,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Tom?你怎么了?”
   “没,没事。我感觉很好。”
  我感觉我恋爱了。





    “小学霸,你好像不太愿意交朋友?”Tom趴在桌上,看着一脸认真正在做题的Asa。
    “我和你就玩的很好啊。”Asa放下笔,撑着头一本正经地回答。
    “当初是我先找你讲话的啊。”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去找你?”
    “……也对哦,等等,Asa你其实有来和我主动交朋友的打算?”Tom一下兴奋起来。
    “嗯……可以这么说吧。”Asa耸耸肩。
    “那,那,你为什么要主动来认识我?”如果Tom是只大金毛的话,估计这会尾巴已经摇上了天。
    “因为我觉得没朋友交,周围太安静了,认识一个话多的朋友,热闹热闹。”
    “…这样啊。”
   Tom第一次庆幸自己话多。
   “那,Asa,你平时喜欢去哪玩吗?”
   “在家打游戏。我不出门。”
   “难怪啊,这么白。”Tom忍不住伸手捏了捏Asa的脸,自己也被自己的动作吓了一跳。
   Asa倒不怎么有所谓似的,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Tom你大概很喜欢出去玩?健身房什么的?”
   老兄我想我现在要是不乘机摸一把你的腹肌是不是对不住你刚刚捏我的那一下脸?
    “那我们放假的时候出去玩玩好了。”
    Asa心中一阵暗喜,脸上却风平浪静:“好啊。”





    Tom好说歹说才把Asa拉来了游乐场。
    Asa说自己唯一一次坐过山车都是闭着眼吼完的,并给了忍不住笑出声来的Tom一掌。
    “那我们玩……旋转木马?”Tom递过来一个冰淇淋。
    “两个大男人玩什么旋转木马。”
    话音刚落,天上就下起了雨。
    Tom拉着Asa就往街边跑,冲到一家书店下,才停下来发现刚刚自己牵到了Asa的手,心怦怦地跳,望着手心直发呆。
    “嘿?Tom?”
    “啊,啊?我没事我没事我很好!Asa你没淋到吧?”
    “我没事,我觉得你别怕是有事,你刚刚看着手发呆,我第一反应以为你淋雨的时候脑子进水了。你没事就好。”Asa一脸正经地说。
    小学霸平时安静不多讲话,毒舌起来也是比较要命。Tom暗暗想。
    “我们进去吧,其实这家书店我经常来。”
    刚淋过雨的俩人推门进去,被扑面而来的冷气冷得一颤。
    Asa看着Tom熟门熟路地和店员打着招呼,心里不禁感叹他的好人缘。
    “Tom,这个是你朋友?我看着好像以前没见过。”
    Tom揽过Asa的肩,眼里划过一丝狡黠,一本正经地说:“这是Asa,我男朋友,我们最近刚谈起来还没公开,他很好看吧?”
    Tom一点不带喘气的讲完,偏过头看完全乱了呼吸和心跳的Asa,眼神里满满都是爱意。
    “不不不是这样!我们只是普通朋友,真的。”Asa连忙解释,尽管对方已经是一脸的笑意——完全误解了。
    Tom带着Asa在书店里漫无目的地转,偷偷去看他红了的耳根,心里暗自为刚刚的恶作剧得意。
    “真可爱啊你。”Tom小声地说。
    “什么?”
    “没什么,外面雨停了,我们出去吧?我的小男朋友?”
    “闭嘴!”
    Tom看着Asa嘴角粉红色的冰淇淋渍,伸手轻轻抹掉了。
    好甜。







    考试又来了。学校规定每次考试班级前三名的学生都可以升到上一个层次的班去读书,同时考在最后的三个学生就要降下去。
    而这次考试成绩突出的Asa毫无悬念的有了升上去的机会。
    Tom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理所当然地为Asa感到高兴,但是要说没有舍不得,那是假的。
    上课之前老师对全班宣布Asa和其他两名同学要去第一层次的班级念书的事,尽管大多人都已经知道了,但是再说一遍,对Tom来说还是感觉不舒服。
    “我不想走。”Asa突然开了口,全班的目光都转移到了他身上。
    Tom也呆住了,望着Asa平静的脸说不出话。
    “为什么?”
    “我成绩不稳定,很容易会被刷下来,我觉得在这就很好。”
    “好吧。”
    好一个宁做鸡头不做凤尾。
    Tom暗地里为自己的失而复得鼓掌,握着笔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发抖。
    “我要是走了谁当你的小男朋友啊?”Asa浅浅一笑,低声说。
   “啊?”
   “开玩笑的。”





    今天是放假第一天,Tom还没有给Asa打电话。
    今天是放假第二天,Asa也没有给Tom打电话。
    Asa捏着手机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帮卧在大腿上的猫顺毛。
    “他会打给我的对吧?你看你的表情,你想要我打给他?不行不行,我平常话又不多,什么事都没有,就这么贸然打给他,多尴尬啊。”
    “又不能直接说,啊我是因为想你了才给你打电话。”
    “为什么放假这么无聊啊。”
    “你这样看着我,是想让我给他打电话?是吧?”
    “得了吧得了吧,我就看看他的电话号码,不拨通就是了。”
    “要是他知道我喜欢他,他会不会和我绝交啊。”
    “可是我们现在是朋友啊,他不会知道的,所以我一个电话也无妨,对吧?”
    “那,我就借口说问他作业,顺便聊聊天,就不尴尬了。”
    “那我打啦。”
    Asa按下呼叫键,心跳不自觉加快了。
    “等等!可是他看见我有记下作业是什么啊!”
    电话已经拨通了。
    “喂Asa?”
   “嘿Tom,啊我,我打电话给你是因为,是因为,呃……”Asa大脑一片空白,低头看到了看着自己的猫,“是因为我的猫!”
    “你的猫?它怎么了?”
    “我的猫啊,它说,它,它说它想你了……”
    Asa butterfield你真是跑的一手好火车。连膝盖上的猫都忍不住要鼓掌,当然,如果它能的话。
    对面那头的人忍不住笑出了声来:“想我了?你的猫?”
    “是啊……它说的……”这头的人已经放弃挣扎了。
    “那你开门先。”
    Asa连忙跑去开门,发现Tom站在门口,笑盈盈地看着一脸尴尬的自己。
    “你的猫想我了,但是我,我不知道怎么的,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我猜大概不是因为你的猫。”
    Asa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心跳的声音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
    砰。砰。砰。
    “是因为你。”
    Asa一时间忘了怎么反应,任由Tom上前一步,轻笑着,嘴唇上一阵柔软附上来,好像就在这一刻,全世界都被温柔了个遍。







     “Asa,Asa,你最厉害了,我最最最最喜欢你了。”
    “闭嘴吧Tom,你夸我也没用,下次,我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帮你写作业的。”
    “不会的不会的,我知道Asa肯定舍不得我受罚,对吧?”
   “恰恰相反,我不知道到有多舍得,这是你活该。”
   “写的累不累?”Tom一双狗狗眼不停眨巴,看着Asa奋笔疾书。
   “是啊很辛苦。”
   “你辛苦归辛苦,什么时候考虑嫁给我?”
   Asa的笔停了,他偏过头,对笑嘻嘻的Tom翻了个白眼。
   “……不要脸。”
   “我要你就可以了。”
   “你再说话我就把书撕了喂你吃下去,这样我晚上也不用做饭了。”
    “好啊,用嘴喂吗?”
    “……”





    “Asa?起床了。”Tom用食指轻轻刮着怀里人的鼻尖,“你说了要去看日出的啊。”
   “Asa?Asa?”
   “Tom你别说话让我再睡一会,一会会……”Asa迷迷糊糊地回答。
    “可是你昨天说好了,今天要是起不来,无论如何都要叫你起来的。”
    “好好好……我数到五就起来……1……2……3……4……2……4……3……1……2……”
    “??不是说好数到五吗?”
    “……我还没数到啊……”
   “不起来也行,”Tom搭在Asa腰侧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慢慢地转向后背,缓缓向下滑,“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实话,我很想再经历一遍……”
    “我起来了我起来了!”Asa连忙裹着被子站起来,努力大睁着眼睛,柔软的头发凌乱得不成样子。
    Tom笑着起身,走过去轻轻落下一个吻。
    “早上好啊。”
    醒来发现甚是爱你。






写完了。
依旧是瞎[哔——]写。
荷兰傻真的是。
太美好了。
太美好了。
给看完的小可爱比心。
莫名很冷都记得多穿衣服。
明天就返校了。
晚安(???)。

评论

热度(59)

  1. 快来削我啊林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