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 《Promiss to me》 (ABO)

PURE_kilig:

–RR贱/荷兰虫。


–注意!ABO,NC17。


※匆匆写完就放出来了,没有细修,因为我要去吃团圆饭!祝大嘎节日快乐!!!












12.45 P.M     From Peter:


   【嗨,Wade,我想知道你睡觉没有?唔,现在有点儿晚了,我知道。】


12.46 P.M   From Peter:


   【而且我有点儿饿…虽然冰箱里有May做的火鸡派,但我不喜欢月桂粉的味道,真的,那实在令我——不舒服。】


12.51 P.M    From Peter:


   【好吧,我知道你睡了。】


12.52 P.M    From Peter:


   【老天,你真的睡了?!】


12.52 P.M     From Peter:


   【好吧,你真的睡了。】


12.52 P.M     From Peter:


   【不敢置信你真的睡着了!你怀孕了吗老天。好吧,好吧——替我向彩虹小马问好。】



   距离最后一条消息发来的时间看,才刚刚过去三分钟。而Wade仅仅是下楼去买了一打墨西哥卷——如果说用枪抵着别人的脑袋强迫做一打墨西哥卷也算买的话——老天,他只是忘带了手机而已!


   Wade握着手机,屏幕的亮光将他凹凸不平的脸也照得忽明忽暗。他瞪着眼,将Peter发给他的这几条消息来回看了好几遍。
事实上,这还挺常见的。自从他们确立关系后,Peter就喜欢给他发些有的没的话,好像他的注意力终于从Stark工业上转到了Wade这里一样。消息的内容通常像是小学生记日记,从昨晚梦见了什么、早晨的煎蛋居然奇迹般的没有糊、午餐的饭盒里有一只虫子,以及太妃糖新品的味道很不错——这些都是Peter喜欢发给他的。


   同样的,Wade也喜欢这么干。忙碌的Deadpool享受着每一次掏出手机时,看到来自他小男友塞满了对话框的消息,然后雇佣兵动一动手指,再噼里啪啦地回给男孩一大堆连对话框都塞下不的消息。


   他们乐忠于此。恶心黏糊的程度让Ned惊呼:“我应该给你们俩的手机程度都做些修改,收件箱的容量三天就会被你们用爆了!”


   “噢,你压根不懂”Peter吹了声呼哨。男孩用单肩挂着书包,关上储物柜的门后转过身,他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让Ned想要照着脸揍上一拳:“Wade真的是我见过最棒的——Alpha了!”


   而眼下,这个被Peter称为“最棒的Alpha”的男人,正屏着呼吸,在又一次从头到尾翻完Peter的短信后,“砰”地一声扔下了一大袋墨西哥卷。





   Wade冒着雨攀上窗台——顺便说一句,下着雨的纽约夜晚该死的冷,他的兜帽衫都湿透了,牛仔裤的裤脚轻轻一拧都可以挤出水来。而这栋老式公寓的住户显然都早早睡了,几乎没有灯光照射的攀爬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但无所谓,反正他现在爬到了。Peter卧室的窗户没有上锁,但是从外面看,里头是一片漆黑。


   他奋力一跃,让脚底也踩着窗台,然后不算费力地就向上推开了窗户——很显然的,他的身手处处透着“我经常干这事儿”利索劲。


   窗户慢慢地滑开,几乎没发出声音。Wade蹬着窗台翻身跳进来,一声沉闷的落地声。然后迅速地,床上那坨黑乎乎的被单像是听见了动静似的,蠕动了起来。


   几秒之后,房间内重归安静,Peter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听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Wade,是你吗?”男孩的声音小小的,充满了试探般的不确定性,随后他似乎是用力抽了抽鼻子,语气渐渐肯定了起来,“嘿,我知道是你,我闻见你的气味了。”


   “那你的气味闻起来可不算好。”


   Wade说话了,他迅速走到Peter的床边,柔软的床铺凹下去一块,然而那个平时见到他就喜欢靠过来的男孩却一反常态,被单似乎被拽紧了,随后这一大坨热源往墙角里挤了挤。


   Wade有些惊讶地挑起眉,像是为了确认似的吸了口空气。他从进屋时就察觉到了:Peter现在的气味闻起来实在有些糟糕。
Wade喜爱男孩往日的气味,那会让雇佣兵觉得,虽然自己身处寒冬的森林里,但冬日的阳光会暖洋洋地洒在他身上,干燥的林木和干草味儿充斥着鼻腔,而偶尔在林间一闪而过的、鼓着脸颊的松鼠,则会让Wade情不自禁地想到Peter本人。


   但是现在完全不是那样的——黑暗的、狭小的房间里挤满了沮丧、悲伤的气味,Wade再也不能感受到阳光的照射,他们全都躲在了乌云的后面,林子里的寒风将他吹得瑟瑟发抖。太糟糕了,简直像是经历了一场森林大火后的重灾区。


   “Peter,嘿,甜心,看着我。我才不相信你给我发那些消息真的是为了确认我睡没睡着。”雇佣兵探过身子,伸手从角落里捞过被子里的这一团热源。


   随即,他迅速感受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坨软乎乎的热源居然正隔着被单轻轻地颤抖,甚至连他的手掌都感受到了那股悲伤的气息。Wade被吓了一跳,他尽量放缓了语调,用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柔语气——不敢置信那是他!对待青少年他一向没什么耐心,这个属于特例——“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你得让我知道你发生了什么。”


   “不——不,我不想……不不,不是,就是稍微等一等……”男孩的声音微微发着抖,有点儿语无伦次。那几乎快不像他了,距离Wade上一次听见这种声音,还是他们第一次滚上床的时候。这几乎让Wade也跟着惊慌失措起来。雇佣兵一手仍轻轻拍打着被单下大约是脊背的部分,一边探过了身,打算去开床头的台灯。


   “你非得让我看清楚——”


   他自言自语着,然而下一秒,被子微微掀开了一个小口,一道蛛丝陡然从里面射了出来,差点就将Wade伸出去的手粘个正着。


   “Baby boy…”Wade呻吟了一声,用脚尖轻轻踢了踢被子,被子里发出一声带着轻颤的叹息。Peter将被子抖了起来,随后,男孩的脑袋终于犹犹豫豫地伸了出来。


   “你得答应我,”借着月光,Wade看见那张脸上似乎有灰尘与泪痕的痕迹,男孩很小声地抽了抽鼻子,他的眼睛在月光下泛着不正常的空洞。


   “别开灯。”


   但是Wade没有理会,他没有蜘蛛感应,但属于雇佣兵特有的直觉让他在看到Peter那张脸的一瞬间就疯狂尖叫起来。那意味着发生了极其糟糕的事情——事实是,极其糟糕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你的眼睛怎么了?”他用手掌捧着男孩的脸,尽量让声音显得不那么惊慌失措,但手指却在微微颤抖,导致Peter也微微颤抖起来。被单很快就从男孩的肩上滑了下去,露出了一身脏兮兮的、湿透了的蜘蛛服。


   “我——我不知道。”像是感受到他的目光似的,Peter微微侧过了头,他圆润的眼睛眨了眨,但棕色的瞳孔却毫无焦距。以前Wade总爱用纯净平静的湖面来形容那双瞳孔,然而现在,它们真的是了。


   “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在夜巡,然后我看见远处有道光。然后——”Peter磕磕绊绊地说,嗓子像是陡然紧了起来,声音变得颤抖而破碎:“然后等我荡过去时,看见大地裂了一道裂缝,像是有道强光从类似地核什么的里头射出来。然后我就看不见了。”



   Peter的身体在说话时开始打颤,但他仍然将“看不见了”这几个单词完整地说了出来。他经历过不少事情了,只是仍然轻而易举地被失去光明这件事所击败,这几乎超出了一个十七岁男孩所能承受的范围。他的额头正靠在温暖的怀里,一双干燥的手轻轻覆进他乱糟糟且潮湿的头发里,掌心的温度正慢慢烘干所有的潮湿。


   “嘘……放松,放松。”Wade用另一只手缓慢地褪下男孩身上的蜘蛛服,它们因为雨水都皱巴巴地裹在了身上。


   “你怎么不让Karen替你烘干?——抬手。”Wade轻轻责备道。


   “噢,对。”Peter看起来像是刚刚回过神,听话地抬起了两条胳膊。随后,男孩将冰冷的鼻尖重新埋进Wade的夹克里,因此声音起来更加闷了:“…我忘了。”


   Wade叹了口气,他终于将紧身衣从男孩身上扒下来,继而脱下了自己的夹克,铺在有些潮湿的床铺上。幸好被子已经有了些温度,在Wade将男孩搂进怀里,再用被子将两个人紧紧裹起来时,Peter缓慢地、像是放下了心似的长吁了一口气。


   “Wade,你闻起来真好。”男孩闭着眼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喃喃道。


   “嘿,听着,明早我们就去找Iron Man,或者复仇者联盟,或者神盾局。我记得他们还认识一个北欧神还是什么的玩意儿。”Wade一手搂着Peter的腰,另一只手则轻轻贴在了男孩渐渐回温的背上,像安抚一只悲伤的猫一样,不停地来回摩挲着:


   “一切事情都会得到解决的,好吗?你只需要度过今晚,我会陪着你。现在睡吧,已经很晚了。”


   而Peter像是已经进入了浅度睡眠,没有理睬Wade的话,只是模糊小声地哼哼了两声。Wade便借着月光,低下头去亲了亲男孩的嘴角。


   “…只是亲亲?”像是睡着了的Peter忽然动了动,Wade确定他只是条件反射地在说梦话。


   “噢,是的”但雇佣兵仍然被逗笑了,他收紧了胳膊,让男孩的脑袋更加舒服地枕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只是亲亲。”






继续,链接走评论☞

评论

热度(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