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荷兰傻]The First Kiss

🐢🍪:

#感谢大家滴支持!本吃粮咸鱼努力为爱发电
#还是脑补小甜饼





        我被狗啃了嘴巴。


        Asa Butterfield,瘫在座位上忍不住翻白眼的英国男演员,与男友结束第一次亲吻后如是想到。



        这次旅行谁也说不清是不是心血来潮。随着电影宣传期的结束,公司那边也爽快地批准了大块的假期,这难得的空闲时光像是游泳时吐出的泡泡,美好斑斓而又转瞬易逝。在昏天黑地的补眠之后,睡得一头卷毛的蜘蛛侠在透过窗帘的阳光里打了个电话,盘旋于脑海多日的告白得到了火星男孩同样懒洋洋的回应。然后就是订机票、酒店、旅行计划,他从不愿呆在家里消磨假期。


        为什么确定了关系后也只能趁别人不注意时拉拉手呢?


        Tom Holland,现任蜘蛛侠,戴着口罩与棒球帽满心憋屈地在毯子下揉捏着男友白皙修长的指节。盖着毯子的人正半阖着眼睛小憩,好几撮黑发被座位的靠背给蹭得翘起,大半张脸都被盖住了,呼吸声微不可闻。Tom甚至不敢确定他究竟是否睡着。飞机穿过云层时Asa就皱巴着脸说不舒服想睡觉,空乘送毯子过来时好奇地打量了好几眼,紧张得Tom又把帽檐给压低了几分,只剩一双眼睛在阴影里促狭地试图传达感谢之意。好在乘务员不久便转身离开,当毯子抖开裹到身上时,Asa已经蜷起肩膀眯了一阵了。



        “要不要喝水?吃块薄荷糖?oh God,你的黑眼圈都快挂到颧骨了。”


        “Nothing.我只是昨晚和我的游戏账号道了个别……我睡一会儿。”



        纠正一下,不是昨晚,是今早。Tom捏了捏那条像鹭鸶腿一样细的手腕一边暗自腹诽。


        飞机运行平稳,温度恰到好处,饮料里的冰块碰撞着在杯壁外渗出水珠。Tom发誓他蒙着眼都能认出Asa的手了,骨骼分明的掌背和修剪圆润的指尖,甚至虎口内侧一处小小的结痂擦伤都已经摩挲过了无数遍,两人的体温在交握间趋于平衡。似乎不堪骚扰,浅眠着的人不满地蹙了眉头抬起半边眼皮,喉咙里发出上了年纪的猫一样的咕噜声。Tom弯弯眼睛赔了个笑,半晌反应过来还戴着口罩什么都表现不出,只好伸手去拍拍Asa的肩膀让他继续睡。Asa困顿地眨了眨眼,倒是剥开毯子揉着头发坐了起来。


        “我们交往后都还没有亲过……”


        刚睡醒脑子还有点混沌的Asa听了隔着一层口罩的幼犬委委屈屈投诉,笑得险些把舌根下压着的薄荷糖给噎到嗓子里。“幼犬”垂着脑袋把手里的糖纸揉成小纸团,的确是一副沮丧模样,帽子没压住的一绺棕色鬈发在耳根后耷拉着像条小尾巴。Asa把糖块儿用舌尖顶到口腔壁上,撑着头给苦恼的男友排忧解难:“我可是拍过很多吻戏的,kiss这种事还有什么可害羞?”


        Tom好像连嘴角都给耷拉下来了,塌着肩头萎靡。Asa叹口气,握着他上臂左右晃了晃,又挺直了背伸长脖颈四处观察机舱里有没有人注意这边。危险排除,Tom只觉得突然间被扯了一下,柔软的毯子触感猛地覆盖了他的整个脑袋。


        再反应过来时帽子已经不知道掉到了哪里,口罩仅剩一边挂绳在耳朵上勒着。狭隘幽暗的空间里是Asa好闻的沐浴乳味,到处乱闯的是两个人近在咫尺的鼻息。适应光线后Tom惊讶地发现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竟然离得如此的近,他手忙脚乱地想要找一个支撑点来直起上身,一种纤细的温度填充了他的颈窝,然后是与他体温相同的、来自后脑勺的向下压力。


        “想不被人看到就只能这样,”Asa把相对低沉的嗓音压得更低了,吞咽声令Tom揣测他抿了下嘴,再说话时声音竟有些抖了,“……你要知道,我可从没拍过和男人的吻戏。”


        我当然知道,我把你的所有吻戏镜头看了无数遍并自动把女孩过滤成我的脸。Tom点点头眨了下眼睛。


        先是灌入鼻腔里的陡然浓郁的沐浴乳味,Tom觉得自己的鼻尖已经碰上了Asa柔软的脸颊,然后是刚睡醒后有些干燥起皮的嘴唇。Tom觉得自己的肩膀和手臂已经不受控制地在颤抖,他怀疑自己下一刻就要手肘一软然后砸到Asa的大腿上,下一刻就会在这个隐秘的空间里倒下;在一个小小的湿润的东西贴上唇部时每个脑细胞都跳起了芭蕾,脑袋里迷迷蒙蒙又像是原子弹爆炸现场。他紧闭双眼试图去避开视觉上的冲击,可那条舌尖划着湿漉漉的痕迹描摹到唇峰的时候,Tom认为自己的感官灵敏度与蜘蛛侠相比过之而无不及。他觉得自己简直要到沸点了。


        贴一下,舔一圈。Asa勾着Tom的脖子兢兢业业地依照镜头前的吻戏流程进行着所谓的kiss,他觉得自己是被泡在Tom的温度里了,所触所及全都是热烘烘的,比午后二时的阳光还要暖和。Tom的嘴唇生得很薄,触感也与保养得当的热辣女孩的红唇大相径庭,味蕾在细细的唇纹间品不出任何味道,可他就觉得该死的不想结束。但难道说就这样舔一下,然后推开,说hey dear我亲完了技巧如何?Bollocks,早知道就不该夸这个口。Asa有些绝望地垂了眼,硬起头皮把舌尖戳向对方闭合的唇缝时,倏地一排牙齿就咬上了他微微张开的下唇。


        wtf??


        还没等Asa做出反应,Tom更加疯狂的举动让他的大脑彻底死了机。他只是被一双充满力量的手给摁在了座位的靠背上,对方好像是把安全带都给解掉了,有些尖利的犬齿陷进口腔黏膜下的软肉,气息撒在脸上都稍嫌热灼。这举动显得更像条狗了。思维是僵硬的,意识都快在这种近乎野蛮的、不成章法的、撕咬性质的舔吻中变得涣散,Asa只觉得躺在椅背上像是被抽走了脊椎,迷迷糊糊地想着自己的下唇或许已经红肿到无法正常合上了,现在他就是块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等这初尝肉味的刚断奶的狗吃够了,再考虑待会儿口罩能不能拿来遮遮这没法见人的嘴。


        Tom在把毯子从头顶拿下后,偷偷瞟一眼Asa的眼睛又赶紧转开,来来回回几次,最终把目光定在了那瓣被啃得惨不忍睹的红通通的嘴唇上。Asa真的很好看啊。从阳光下皮肤上的细软绒毛,到脸颊上星星点点的棕色小痣,还有衣领里散发出来的好闻的沐浴乳味——


        “今晚的酒店房间我只订了一个。”


        Tom咂咂嘴摸着下巴,Asa把毯子揉成一团抱在怀里将脸埋了进去,却没能藏好他比嘴唇还红的耳尖。





end.


定个小目标!40赞开酒店车好吗?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