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hey,你在这儿(完)

湾仔码头:

-RR贱/荷兰虫


-全程嘴炮。


-无聊日常


-铁人亲情向


-14000字,都是因为Wade废话太多


 


 


“嘿,大家好,哥是你们的日思夜想的有着大棒棒的另类反英雄和最酷的尼龙紧身制服的好~朋~友~,DDDDDEEEEEEAAAADDPOOL!”


 


“关于哥,你们这些哥的忠实粉丝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WADEWILSON,哥的大名,是不是比你看过的所有真人秀的明星的名字都酷?!哥的身份多的比货架上的麦片牌子还要多,emmmh比如,雇佣兵?一个叫X战警的男子偶像天团的备选成员?实际上是他们求着哥加入,还有,我想想,勉强可以算一个英雄?毕竟哥的紧身衣是在是太英雄主义了,就连大名远扬的皇后区小虫虫都要模仿哥的着装品位。哦,还有一个身份,哥觉得最酷的身份,那就是,嗯,一切有关死侍的漫画动画电影的,男主角!”


 


“嘿,不要那么流着口水的一脸花痴样,哥知道你们迷恋哥,哥为了练就世界上最完美的翘臀的三万个深蹲不是白蹲。哥的人气哥心里有数,当然,哥是实力派兼具偶像派,各方面都超强,各方面啊哈。比如,不仅可以和所有最火辣的女人们来一发,也可以跟哥看得上眼的小男生来个法式深吻。本来哥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哥搞不定的事,毕竟,嗯哼,多亏那可爱可恨的自愈因子,哥打不过的敌人哥还能活得比他们久。但是……好吧我承认我的废话有一丁点多……现在终于出现了我搞不定的事了,原本哥的斜线刊女主角,可爱的小虫,哦当然我知道他是Peter Parker,那个帕克工业的掌权人,原本应该是他的,可是,该死……竟然来了个……嗯,怎么说,小小小小虫?”


 


“呃,Mr. Wade,你在跟谁说话呢?”


 


在第四次Peter Parker疑惑地发问后,Deadpool终于把头从第四面墙外转了回来,面对这个跟他一起站在纽约某个马上要倒塌的住满了流浪汉和吸毒仔的旧楼的楼顶的可爱小家伙,鉴于只有他知道Deadpool是个漫画里的角色,他决定撒个无足轻重的谎骗骗这个小可爱:


 


“一个敌人。”


 


“敌人?”


 


“一个无色无味的敌人,嘿,你知道,这样的家伙打出多少拳头你都无法发现,所以除了像哥这样富有战斗经验的成熟男人,其他人在他面前不过是战壕里的一滩烂泥。好了,可爱的睡衣小虫,听懂了么?听懂了,就给哥乖乖回家去,完成你那个该死的暑期作业?”


 


然而,楼顶的冷风让穿着新式战衣的蜘蛛侠清醒,他摇了摇头,似乎只信了Deadpool的话一半:“呃,pool先生,这样的叫法可以么?实际上现在是十一月,并不会有什么暑假作业。”


 


“哦,该死,我他妈怎么知道纽约的暑假怎么过?哥发誓哥在的地方学生仔们有一年四季都做不完的暑假作业,还有……”


 


小蜘蛛适时地出声打断了死侍,他可第一次碰到了个比他还不珍惜口水的:“还有,这里应该没有其他敌人,我是说,如果有的话,我蜘蛛感应会尖叫的。”


 


死侍面罩下的嘴扯了扯:“蜘蛛感应?老天,自从看了你在返校季里的表现,我以为那玩意是个上世纪的闹钟古董,并且在你奶奶还有大奶的时候就坏了。”


 


小蜘蛛---死侍确定---面前这个蜘蛛一定还在吃奶期,因为他竟然没有像其他他心爱的女主角那样让他闭嘴,而是傻得可爱地跟他喋喋不休的解释:“蜘蛛感应并不是某种机械装置,严格意义上,应该算是DNA变异带来的身体改变,所以我想他不会在我奶奶……还……的时候坏掉。”


 


小虫很自然地跳过了死侍嘴里那些总在红灯区听到的单词,其实也不是很自然,死侍看到他说到他奶奶的浦乳器官时,低下头挠了挠鼻翼。这真的很像那些中产阶级家只知道读书的呆子,那种在校园舞会被高大男生打曲是个雏儿,嘴硬说自己有很多资源,但其实电脑里只有MIT的公开课和TED又臭又长的演讲。


 


“如果说我面前有敌人的话,我想那该是你,Mr. pool。我的蜘蛛感应只要一靠近你,就叫个不停。”


 


死侍耸了耸肩:“那就不要靠近哥,赶紧回家,听话,我的小甜心。”


 


“我……我是个男孩,不我的意思是,男人。所以。”好了,这个该死的小媚娃又挠他的鼻翼了,“请不要叫我,甜心。还有,我一定要来找你,因为我有必要问你来纽约的目的,我有负责纽约安全的责任。”


 


“联邦调查局给你发工资么?”死侍必须扯废话,掩饰他想如果小可爱虫再因为他的浑话不好意思的挠脸,他就扒了他的紧身裤挠他的屁股的冲动。


 


“不……但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小蜘蛛非常认真地说,并且真的有好好在说,没有一点要动手的意思:“所以,Mr. pool,你来纽约的目的是什么?”


 


好嘛,重点终于来了,该来的总要来的。死侍有点苦恼起来,冲出第四面墙的他当然会说,我是来找我的灵魂恋人蜘蛛侠,他应该是个成年人,有着除了他之外最美的翘臀,而且年纪也够和他在夜店外面来一发‘蹭树play’,而且他叫着‘该死的死侍,你就不能闭嘴’的同时攀上顶峰的样子特别可爱。但是,这些话他不能对着面前这个Peter Parker说,Petery肯定会觉得他脑子有病,而且这种话会吓到他的睡衣宝宝。


 


穿越失误,到了一个死侍不该存在的世界,都是该死的编辑部的错。


 


死侍想起不知道谁说过,谎话和真话混着说,有效率90%,他咳了咳,显示出成熟男人的严肃:“哥是,哦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蜘蛛侠。”


 


“我?”小小蜘蛛侠指着自己,特别迷惑的样子:“为什么来找我呢?难道我的大名已经遍布世界了?”


 


“哦……好的是的。”死侍决定满足一下这个小可爱的虚荣心:“正是如此,蜘蛛侠的正义大名如雷贯耳,所以哥来找他学习如何做一名英雄。”


 


好吧,面对未成年,这次真的是学习如何像个正常英雄一样穿紧身衣了,而不是别的什么更有意思的事。死侍为自己福利被砍的事夸张地叹了口气。


 


蜘蛛侠显然很开心,而且也很贴心,他甚至把今天May给他准备的三明治从书包里拿出来,掰了一半递给死侍,并且诚邀他坐在快要散架的空调外挂机上。这个小男孩很仔细地看了看死侍的面罩脸,好像为他的尼龙遮罩能摆出这么多表情而惊奇。就冲这个清纯的小表情,死侍决定这一次不扮演蜘蛛侠完美的灵魂伴侣兼备暖床玩具,而是一个耐心仁慈的长辈。


 


“你看啥咧?”他摆出了万年难遇的大笑容。


 


蜘蛛把面罩拉起来,开始吞咽May的三明治。他的下颌还没有男人坚硬的轮廓,一点毛没有,死侍觉得他比那些做过巴西去毛的顾客还要光滑。纯洁男孩没发现死侍的眼神,用塞得咕咕的嘴回答:“我以前没有听说过你,Mr. pool。”


 


“就算你没看过哥相关的漫画?你也应该是Ryan Reynolds的颜粉吧?”


 


“什么?”


 


“好吧,算哥没说。”雇佣兵面罩下翻了个白眼,“毕竟哥,呃,哥平时只接点小活,可能只在北欧中东和加拿大有点名气。而且,拜托了我的小天使,你千万别叫我Mr. pool,那让我感觉自己是个千万富翁,可该死的我真的穷得只能和AI住在一起还只能买宜家的家具了。”


 


蜘蛛侠明显被死侍过快的语速过多的信息讲得头晕,他缓了一会儿才问:“好吧,那叫什么?”


 


“亲爱的。”


 


“呃,”小蜘蛛很认真地想了想:“能换一个么?”


 


“超凡好朋友。”


 


聪明的学霸蜘蛛选了个折中的方案:“Deadpool,这样可以么?听着,你刚刚说你在什么地方做着一点小事,我觉得这样很好。实际上,我前段时间拒绝了Mr. Stark加入复仇者的邀请,我也觉得应该从小事做起。你看,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不是会配合得很好么?”


 


其实我们在床上的配合更好,死侍想,等等,他刚刚说了,斯,斯达克:“你是说,那个铁人,Tony Stark?”


 


小蜘蛛甜甜地笑了一声:“是的,Mr. Stark,他很乐意帮助我,很好。”


 


好吧,该死的慈善监护人的身份也被人抢走了,死侍决定还是要夺回他灵魂爱侣的定位。


 


皇后区小英雄今天很兴奋,一点也没有因为平静无异的街道社区而沮丧,因为他遇到了一个非常可疑的人,穿着和他差不多样式的红色尼龙紧身衣,一副英雄的打扮却言行有些低俗,他觉得让他从犯罪的边缘远离是他的责任。他坐在空调机上荡着他有些纤瘦的少年小腿,思考如何让死侍成为和他一样的正道栋梁,而我们的雇佣兵先生,也模仿他,拉起了面罩的下半部分,一边细嚼慢咽May的三明治,一边荡着腿。


 


“嘿,”Peter不满:“Deadpool,你为什么要模仿我?”


 


“嘿,我的小甜心。我来找你当学习当英雄的,除了那独树一帜的制服你可以模仿哥之外,其他你当然要教哥,包括荡小腿的频率。”死侍显然认命了,既然编辑和Fox犯了大错把他放到了这个世界线里,他就要好好当他的可爱死侍,幸好这个世界里的小蜘蛛和其他世界线里的一样可爱,死侍的眼睛粘粘糊糊地上下打量蜘蛛侠:“我说,做社区英雄就这么无聊么?”


 


嗯,今天的皇后区平静的,连一声汽车警报声都没有。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大多数的时候都这么无聊----”蜘蛛侠说谎了,他有些沮丧地拖拉尾音,“但是,身为英雄,应该习惯这份平静,这正好证明了你平时的工作是有效的。”


 


“好吧,废话一堆,哥总结一下,哥的小蜘蛛虽然觉得无聊,但是觉得是自己的功劳。”死侍在面罩下的眼睛狡猾地眨了眨:“有点小孩子的调皮,哥很喜欢。”


 


“Deadpool,闭嘴!你一点也不像要学习当英雄的样子。”


 


这声吼,有点Parker工业掌权人的气势了,死侍满意得很,他站了起来,站在空调外挂机上,将已经吃完三明治包装纸卷成一团,朝路过的老头丢了过去,并吹了声口哨。包装纸正好砸在那老头的头顶,在Peter发出抗议之前,老头回过头来对着死侍比中指:


 


“去你妈的,死侍!”


 


“去你妈的,斯坦.李,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小蜘蛛小心地将吃完的包装纸折好,收到书包的侧边袋里,然后看起来绝对不是客套地说了声:“Deadpool,你的知名度比我想象得高。说明你之前还是做了不少正确的事。”


 


“Sweetie,如果你知道那老头为什么知道我,肯定会为你刚刚的天真的发言羞耻得比在床上还要耻。”死侍显然腻烦了皇后区一成不变的平静,他来找小蜘蛛并不是为了学习让红色制服穿得更加有型。乐子就像女人的奶子,总要自己找的,他开始在空调机上狂跳,老旧的砖造墙体开始碎裂,落下想AI的头皮屑一样多的粉尘,坐在一边的少年Peter从来没见过这么作死的人,开始大声制止他:“Deadpool,我的天!你在干什么?!这里是七楼!快停下你愚蠢的行为,除非你也有生物静电!”


 


“我没有生物静电,但是我有有生物静电的超凡好朋友。”死侍还在不停得像个弹簧小丑一样蹦跳,蜘蛛侠发誓他看起来就像在马戏团瞎玩。好的,正当小蜘蛛想要用蜘蛛网将那个混蛋困在墙上的时候,空调机终于不堪重负地被死侍给跳塌了,死侍快活地尖叫着掉了下去:“我要死死死死死死啦!!!!”


 


很可惜的是,他的地狱之行被蜘蛛侠的一根蜘蛛丝打断了。原本要把死侍困住的网变成细长坚韧的丝,困住了红面罩混蛋的手,将他吊在半空中,而蜘蛛侠自己坐的那个空调机也因为加入了188雇佣兵的体重而掉落了下去。


 


幸好这条路只有斯坦李会路过,不然就有无辜路人会被砸死了。


 


蜘蛛侠的手扒在墙体上,他生气地看着还不安分的死侍。一开始想要让他变好的想法开始动摇,是的,这家伙该不是穿越过来让他烦恼的吧。除了腻得恶心人称呼,还有种Peter捉摸不透的气质,这让男孩有点不自信。他的蜘蛛感应,还有Karan,都在提醒他,这个穿得跟他很像的人,是个定时炸弹,很危险。


 


“Plz,Karan,千万不要告诉Mr.Stark。”这是紧急情况下,蜘蛛在吊着死侍的时候跟Karen交流的话:“我有直觉他不会喜欢Deadpool。”


 


“你的直觉是对的。”Karan回答。


 


死侍在下面像荡秋千一样大呼小叫,并且试图劝说蜘蛛侠跟他一起疯:“嘿,让哥去死,让哥摇摆起来,哥很硬不要担心哥。”


 


Peter用他的蜘蛛大力将死侍甩了起来,并且撞坏了几个外架楼梯,这个反应,表示我们的小蜘蛛被激怒了,但是出手之后,他看着直直坠落的Deadpool又后悔了,在冲出去的刹那他尖叫着:“千万不要告诉Mr. Stark,如果他打来请帮我接语音信箱。”


 


“好的,你要小心,Peter。”


 


蜘蛛侠当然不会因为摇荡而受伤,就算带着个188的雇佣兵也一样,Peter觉得Karan有点小题大做,当然因为Peter还足够纯洁或者足够不了解死侍,Karan所提醒的是现在的场景-----


 


救了死侍的蜘蛛侠,被后者紧紧搂住了,那双手不安分的捏住了蜘蛛侠的胸肌。


 


“不得不说,Dude,你的胸比AI还要小。”


 


死侍紧紧贴着蜘蛛侠,尽量暧昧地说到,他发誓这是他能做到的最深的一步了,毕竟,这个世界的蜘蛛侠实在太小了,他像奶油蛋糕上的红草莓一样鲜嫩,很诱人,但是那是信仰,不能随便乱吃。


 


蜘蛛侠尽量无视他的浑话:“听着,我不知道你到底来干什么,你说要当个英雄,但是英雄不应该紧紧紧贴另一个英雄。我对你的目的存疑,Deadpool。不过我还是很欢迎你来到纽约,看在我给你了半个May的三明治份上,请你不要作恶好么?”


 


“如果是小蜘蛛的请求,哥会超开心地答应哒。”


 


“我真的没有精力再管一个来自加拿大或者中东或者北欧的红制服了,我想我会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的,对吧Deadpool?”


 


“对啊,比如在无所事事的纽约夜晚,带着哥玩嘉年华大转轮。”


 


蜘蛛侠在荡过一个大楼之后,总算平安地让两人降落,死侍几乎是被他一脚给踹开了。他还有点小,带着一个成年男人在摩天大楼间毫无意义地荡,让他有点累。他实在不是很高,撑着膝盖喘气的样子比其他Peter更加瘦弱。死侍站好之后,觉得裤裆有点紧,该死,他们本来就是恋人,这点身体接触加上那虚弱的喘气声,他的变形金刚有反应当然是正常的。


 


“其他的时候,还是会有一些事的。”Peter抬起头来跟死侍解释,“所以请你不要给我添乱。”


 


“好~哒~”Deadpool扭着腰肢,给蜘蛛宝贝比了个心,“如果你需要哥把那些超讨厌的烦人精给剁成肉罐头,哥肯定会上的。”


 


“不要杀人!”Peter着急地说:“我的意思是,我们没有资格杀人,坏人需要得到法律的制裁。”


 


“好吧,法律,那时啥?冬天在雪地上跑的海豹?”死侍看见了小蜘蛛的肢体语言,无奈和气愤,马上识相地改口:“好的,肯定不杀人,不伤人,ok?”


 


“嗯。”Peter点了点头,屁股口袋里的碎屏手机响了起来,他抽了它出来,“哦,该死,十点了,门禁要到了,我要先回去了。”


 


“啥?门禁?”Deadpool吃惊地张大嘴:“你还未成年么?老天!”


 


一句玩笑话说中了事实,Peter又低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鼻翼:“呃,快了,毕竟我已经十五岁了。”


 


嘿,刚刚Deadpool是不是发誓如果小Peter再像个小雏鸟一样害羞,他就拔了他的裤子挠他的翘臀?


 


好吧,死侍选择暂时遗忘,以后再想起来这个毒誓。他待感谢这个尼龙的质量不太好,不然他那像蛋蛋长牙的脸会笑得太猥琐:“好吧,那么为了更好地学习如何做一个英雄,哥就这么留下来了?有时间call哥?比如你想去夜店的时候,可以叫哥当你的僚机,衬托你的帅。”


 


Peter把手机递给了Deadpool,似乎是让对方输入他的电话号码,并且持续无视Karan和蜘蛛感应:“我不会去夜店的,May会担心我的。”


 


“如果你不和哥一起去,看在你的小嗓音和小屁股上,哥也会担心你的。”


 


“那个,如果我要约你的话,Deadpool,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


 


死侍很期待:“红灯区?”


 


“不,图书馆或者社区学习中心。”


 


死侍感觉自己的白眼翻了360度:“哥发誓,要不是因为你是蜘蛛侠,哥肯定会把你的头拧下来给自己口。”


 


“不过。”他将输好了自己手机号,存了专有昵称的手机还给了小蜘蛛,“因为哥对你的爱,就算是图书馆哥也愿意去,社区学习中心就算了,哥真的不喜欢老女人的裤子味道。好了,有时间打给哥。”


 


他说完,就不怕死地从如今站着的楼顶跳了下去。蜘蛛侠不明白为什么Deadpool能如此罔顾自己的生命,看来他必须要跟Karan讨教更多关于他的事情。但首先,是不能让Mr. Stark知道这件事。


 


“你会再打给他么,Peter?”在拼命往家荡的路上,Karan问了Peter一个问题。


 


“呃,或许?”Peter心里觉得这是一个50%的谎言,“请不要告诉Mr. Stark。”


 


“好的,不过我实在有些担心你,Peter。”


 


同时被两个长辈女人担心的感觉时好时坏,Karan还好,毕竟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May就有点难对付了。一人分饰两角的感觉实在不太好,Peter小心翼翼地从窗户爬进房间之后感觉很疲劳。毫无大事的一天,但是比以往都要累,这都是源于从天而降的Deadpool,Peter发誓下次一定要吐槽他的制服抄袭自己的元素太多了。他在漆黑中换上了粉色睡裤,装作早已回家的样子走出去跟客厅里的May打招呼:


 


“我闻到了香蕉蛋糕的味道,我可以来一块么?”


 


“哦,天啊!Peter你是,是什么时候回来的?”May惊讶地捂住了嘴:“我一直在客厅里。”


 


“呃,不知道,也许是你去洗泡泡浴的时候?”Peter坐下来拿着蛋糕塞了一大口,保卫纽约这么大的运动量,只靠午饭和德尔玛的三明治根本不行:“反正我是十点之前就回来了,嗯,迟到十五分钟不算迟到。”


 


“在之前,有个穿西装的家伙来找你,听他说他叫Happy。”May也跳过了Peter的晚归,毕竟今天真的不算晚。


 


“什什什什么?!!!”Peter差点被噎住了,他应该赶紧冲回房间问Karan有没有拒接Mr Stark的电话,“他来,有什么事么?”


 


“你拒绝了Mr. Stark的资助?”


 


Peter心虚地点了点头,无论是钱财或者钢铁战衣,理论上是这样的。


 


“好吧,那个家伙今天来是提出了第二次斯塔克企业实习项目,那个花花公子亿万富翁不在,所以派他来说,让你尽快联系他,他说最近你都没有每天给他留50条言了。”


 


Peter小声嘟囔:“可是无论是Mr. Stark还是Happy,也从来没回过啊。”


 


May很无奈:“其实我宁愿你每天给我发50条语音留言。”


 


Peter有些愧疚,兼顾学业和保卫纽约,他的确很长时间没有和May好好共进晚餐了。他站起来,抱了抱这个爱他的女人:“May,对不起,我实在太忙了。”


 


他背后的女人轻笑了:“没关系,我的小Peter。你闻起来,嗯,像打了十场橄榄球比赛,去洗个澡吧,这个味道不太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最近是加入了什么运动社团了么?你身上的肌肉结实了很多。”


 


“呃,算是吧,四分卫的第三替补,也要加入练习,当然只是跑步。”Peter心虚地放开了May,“下个礼拜五,泰国菜好么?”他在弥补对May缺失的陪伴。


 


May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小家伙,真的没有人邀请你去返校舞会么?她们真没有眼光,我的Peter是最有魅力的。”


 


Peter带着这句赞扬钻进了莲蓬头下,在水流划过他年轻有力又柔韧的身体时,他却想起了今日的那个Deadpool。他对他感觉很熟悉,而且很信任。无视蜘蛛感应和Karan实在不像他会做的事,不过,他觉得他们以前一定见过,而且说不定自己揍过他。


 


“嗨,说不定是别的世界的事呢?”Peter马上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该死,我也变成了神经不正常的人了么?”


 


洗完澡之后他蹑手蹑脚钻进了房间,关好门,锁好窗,蹦到床上,套上头套呼唤Karan。柔和的女声立刻回应他,有时候Peter怀疑Mr Stark为什么能制作出这么温柔的Karan,他直入主题:“Mr. Stark打过电话么?”


 


“一通。”


 


我的天啊,纽约要来2012的风暴了。Peter马上要求回拨,他不知道铁人会不会搭理他,但是这通他一定要回打,算是某种礼貌,尤其对铁人来说无视是最不可原谅的。他心里祈祷对方很忙,并且不会接他的电话,这样对着语音信箱他会比较自如。很遗憾的是,他只对了一半,对方很忙,但是接了他的电话。


 


“小子,如果你说你在和女人约会我才会原谅你刚刚无视的我的电话。”钢铁侠那边的声音很杂乱,那不是英语,可能是西半球的某个古老国家:“哦,该死,我在和一个孩子说什么呢。”


 


“我……”Peter想起了没了Liz的校园生活,决定不能中了铁人的套:“那个,实在对不起,Mr. Stark,我今天有点忙,所以没有接你的电话。”


 


“Kid,你知道撒谎是不好的,尤其在一个久经商场老奸巨猾的军火商面前。”Tony正似乎摆脱什么女人的纠缠,他的语气不太好,Peter抱有一丝侥幸那不是因为自己今天拒接了他的电话:“Karan的语音提示是,Mr. Stark的电话已经被拒绝接受。”


 


“哦,Karan。”Peter抱怨,Karan公事公办:“我是人工智能,不会撒谎。”


 


“Kid,虽然我不想像我老爸那样总是语气不好,但是我警告你,如果有什么人不怀好意的接近你,你最好听从Karan的建议,远离他。”


 


“辅助车轮协议么?”Peter抱怨,“我不是小孩子了。”


 


“等你能游刃有余的处理你返校季的舞伴问题再说吧。”好吧,这一点上,Tony Stark确实很有发言权。Peter一时被刺激得气氛,脑子一热脱口而出:“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拿这个说事?”


 


“一个两个?”MIT博士学位的铁人发现了什么:“还有谁?”


 


“不是……没有,我是说Flash,我们学校的一个可恶的家伙,我好像跟你提到过他?又或者没有?Mr. Stark,你知道的,每个学校都有那种有钱又受女人欢迎的人,他们总是那么招人讨厌。”


 


“很遗憾的告诉你,我在学校的时候大概就是你说得这种人。”Tony的调侃带着一点他被欺瞒的不满:“Peter,你有没有发现只要你慌张的时候,总是比平时多说很多。老天,我提醒过你无数次,一,不许拒绝我,二,不许在老道的军火商面前说谎。今天你一石二鸟,全部犯了。”


 


“对不起……”Peter只是一个15岁的小孩,他对成熟的男人的话总是没办法,无论是优雅的花花公子Tony Stark,还是一棒走天下的Deadpool。


 


毕竟他们身经百战,而Peter只是处男。


 


“对不起,”Peter再次道歉:“一个叫Deadpool的家伙今天来了纽约,我的蜘蛛感应在离他三公里的时候就响个不停,我知道他应该是一级危险的人物了,但是,我在劝说他的时候,发现他还不算坏,我想我可以让他成为一个好人。”


 


“Deadpool。”Tony的语气瞬间严肃了,他已经离开了西半球古老国家的热辣女郎们,而是很严肃的和小蜘蛛对话:“如果Karan没有提醒你,那么我会马上销毁这个系统。”


 


“史诗级灾难般的误会。”Karan的修辞出奇得多。


 


“不不不,Karan很好很棒提醒了我很多次。”Peter非常善良地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那么我不得不严肃地教育你了,Kid。”铁人的语气不比战斗时好到哪去:“从各个方面来说,你都不能再接近这个叫Deadpool的人。他很危险,杀人如麻,而且手段残忍。并且,花言巧语。”


 


Peter想起了那些他给自己起的犹如百科全书一样的甜蜜昵称,脸红了。


 


“该死的,我要让Happy重新安排我的行程,Kid,你搞定不了他的。”Tony似乎是给Happy和Friday沟通了一番,确定了回归美国的日程:“在这之前,你可以先停止你社区小帮手的兼职。我会启动对Karan的管制,你应该做一些你这个年纪该做的事。”


 


“不!!!!!”Peter惨叫:“我搞定得了他,相信我Mr Stark。不要这样,这对我太残忍了,纽约和皇后区需要我!而且你没有权利这么做,战衣你送给我了,Karan是我的朋友。”


 


“而他是我的女儿,社会就是这么残酷,Kid,你需要教训来学习。”Tony一如既往他商业巨擎的风格,干净利落地收了线,只剩下Karan一阵颠簸混乱后,开始和他说话:“最新的婴儿安全带计划启动,权限最高等级,来自TonyStark。”


 


“什么婴儿安全带计划?”Peter发现他的蛛网设置模式打不开了:“好吧,Karan,我现在还能干什么?能够调用任何犯罪记录么?”


 


“不,你可以观看海绵宝宝视频。”


 


“该死的。有别的选择么?”


 


“更高级别的权限,你可以看辛普森一家。”


 


Peter绝望得仿佛被秃鹫人打败了,“拜托,Karan。你那么好,我总有点其他的事情可以干吧?”


 


“好的,Peter,其实我偷偷帮你留了一手,”一阵长久的沉默,Karan不疾不徐地说:“最高权限,你可以看南方公园。”


 


Peter觉得自己被一百个沙人碾过了一遍,不,比那更挫败。


 


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学习西班牙语和物理也是除了保卫纽约之外重要的事,好吧,返校季舞会也算,不过Peter现在可没心情想这个,他的心被吊了一百斤的哑铃那样沉重。Ned当然发现了,化学实验课的时候,他悄悄凑过来:“Dude,你是不没淘到你心爱的二手PSP?”


 


好吧,他根本没钱买PSP,哪怕是二手过时的老款,他只能从垃圾箱里搞古董鉴别,Peter的心情更沉重了。Ned发现了他的话没有P用,小心翼翼地问他:“因为Spider Man?”


 


Peter很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说为什么最近油管上没有新更新的蜘蛛侠视频了,不过,我想有人被你影响了。”Ned从裤裆里掏出了手机,在实验桌下递给Peter:“你看这个,红色的制服,超帅的动作,我猜他肯定是蜘蛛侠的模仿者。”


 


Peter只瞥了一眼就惊讶得差点打翻酒精灯:“Deadpoollllll??!”


 


““谁?!”


 


“呃,一个蜘蛛侠的崇拜者。”Peter总算嘴上占了便宜,有种得意的感觉。


 


Ned耸了耸肩:“他们都这样说,不过我觉得不是,毕竟,这家伙是很酷,但是酷过头了,虽然没有杀人,但是经常会把犯罪者打得很惨。”


 


Peter藏在实验眼镜下的眼湿漉漉地睁开了:“什么???!”他心里一阵紧张,Tony和他说的话一字不落地在他的脑袋里横冲直撞,尤其是那四个字‘杀人如麻!’他几乎没有犹豫,抓起他放在地上的书包就往外跑,老师的声音比Ned的呼喊更快,他问:“Mr. Parker,你去哪?”


 


“呃,我要上个厕所,抱歉。”


 


“我想上厕所还要带书包的,Mr. Parker总是历史第一人。”


 


“因为Parker 屁颠儿有着像个姑娘一样的细腰!”Flash首先出声讽刺:“所以像个姑娘一样要带包上厕所。”


 


“嘿!”MJ扭头抗议:“这很不女权。”


 


Peter万分抱歉地和老师解释并且无视Flash:“抱歉,但是我真的有急事,就这一次,拜托了。”


 


“Mr. Parker,很遗憾,你离开了这个教室,你的化学实验课平时等地将会不及格。”老师下了最后的通牒,不过Peter好似不害怕这个结果:“那么,实在对不起了。”


 


“好吧,”看着化学实验室的双开门被关上,老师满不在乎地说:“看来,这一次我们的年级第一要易主了。”


                                                    


Peter急切地飞奔在纽约的街头,他甚至只套了一个头套。战服虽然还在,但是那玩意现在不过是个cosplay服装。幸运的是生物静电和蜘蛛液体是他自己的专利,他还能勉强成为一个蜘蛛侠,至少,赶在Deadpool犯下大错之前成为蜘蛛侠。


 


在他最熟悉的纽约他很快找到了正在‘行侠仗义’的Deadpool,后者正穿着死侍的制服,用脚踩在一个人的脸上,根据旁边的钱袋提示,这家伙应该是个抢银行的。小蜘蛛在死侍踩下另一足以毁容的重脚之前用蜘蛛丝缠住了他的靴子,然后一个用力将他拉倒了。


 


“哦,吗的。等等……”死侍回头看向了露天楼梯上站着的只套了棉布头套的小蜘蛛:“恕我直言,你是那个蜘蛛侠的儿子在玩过家家么?我是说,和我心意相通的那个蜘蛛侠。”


 


他一边说,还一边不忘用刀插入银行劫匪的胳膊中,防止他逃跑。可怜家伙流了一地的血,正在不停地哀嚎。15岁的Peter Parker有点看不下去了,天知道,作为学生Parker的他甚至不会参与打架。


 


“Deadpool!我觉得你有些过分了。”蜘蛛侠说,“我认为事情没到这一步,再说,应该是警察来判定他的罪责,我们只负责将他们制服。”Peter不忍心看地上那个受伤的可怜虫,“我说,Deadpool,你不觉得他叫得有点惨么?”


 


“哥决定先不问你的打扮问题,也不告诉你哥很喜欢这样垂死的惨叫。每一个你都喜欢让哥变成一个乖宝宝,该死的,我还真的特别听你的话。上一个跟我说要从善的人是钢力士,不过鉴于你比他可爱一百万倍,哥就不跟你计较了。”死侍将地上的家伙捞起来,那家伙完全没力气和勇气反抗了,他招手让小蜘蛛下来,可爱男孩很听他的话,这导致Deadpool觉得这个世界真不错,Peter要是再长大点,床上把他踹下来的时候就有点疼了。


 


“可以了么?”Peter请求他的样子真像一个小包子,湿漉漉的眼睛。


 


死侍很满意:“好的,告诉哥,你想哥了。”


 


Peter握紧了拳头,好像打算打死侍一拳。哦,圣母玛利亚,他的小Peter为什么总这么不坦率呢?好的,翘臀的份上,Deadpool又一次原谅了Peter。


 


他松了手,让那个劫匪仿佛劫后重生。现在是时候面对他心心念念的小虫了,毕竟,这不是在图书馆的约会已经很好了。死侍转过头面对蜘蛛侠,张开了他的臂膀,这是一个来自Wade的拥抱,绝对没有骚男人的臭气。Peter在棉布面罩下的脸有点惊慌,他在躲,这一切在Wade的面前像慢动作电影,是的,Peter慌了,他的蜘蛛响应来个不停,这大概是因为Deadpool在他的面前。


 


他以为。


 


当那个劫匪将枪从怀中抽出的时候,Peter应该感觉到了的,蜘蛛感应,但是他以为是死侍。而死侍比Peter慢0.0001秒感知到,他有时间阻止,至少他受伤还有刀,他转身,可以一刀砍断那个混蛋还没有扣扳机的手。但是,Peter天使下意识地大吼一声:


 


“Noooooooo!!!!Deadpool!!”


 


然后,不负众望,那个混蛋开枪了,正好错过了侧身的死侍,冲向他最心爱的小蜘蛛。


 


下一秒,在子弹彻底进入蜘蛛侠身体深处之前,死侍就用手扭断了那个混蛋的胳膊,然后是踩断了他的腿。这当然不解气,Wade那一瞬间的杀气可以冲出去杀了编辑,之后他顾及到15岁小虫的心理承受能力,选择了不流血折断那家伙的手脚。


 


好吧,但是这个阻止不了小虫被子弹擦伤。


 


蜘蛛侠足够敏锐,已经尽最大的可能躲过子弹,不过因为死侍挡着他的视线,而且歹徒实在离得太近,他很无奈得受了点伤。Peter的第一反应是查看周围有没有人被这颗子弹误伤,之后才感觉到了身上的疼痛。一开始是辣,之后流血,无力和热。他捂着侧边肚子,想要劳累地跪在地上,因为死侍的存在,他没有这么做。


 


不知道为什么,蜘蛛侠永远不会选择示弱,哪怕他经历了那么多,哪怕他只是一个15岁的小男孩。


 


“天啊,有点疼。”蜘蛛侠捂着肚子,Peter刚刚做英雄不到一年,还不适应受伤这件事,恐惧和疼痛来了个心理生理双重攻击,他不得不用话语转移注意力:“我猜我的蜘蛛感应需要一个升级,又或者我该在他们举枪之前大吼禁枪宣言!”小蜘蛛的冷汗顺着脸流了下来,他的嘴唇发白,声音也有点颤抖,棉质的面罩也好于没有,在死侍面前,他需要给他做一个英雄的表率。


 


Peter勉强说:“我大概需要去医院。”


 


“是的,Kid,你需要去医院,现在。”从天而降的钢铁侠实在太过显眼,吸引了许多本不属于这里的注意力:“我之前警告过你离Deadpool远一点,现在我就让我的钢甲送你去医院。”说罢钢铁侠一挥手,另一幅钢甲飞出天际,抓住地面上的小蜘蛛飞了起来。


 


该死的死侍在钢甲离地的前一秒抓住了钢甲的脚。


 


“混蛋,你根本不知道何为廉耻。”钢铁侠的声音从钢盔里透了出来。


 


“拜托,Tony Stark,我觉得你没有资格说我。而且……”Deadpool的声音委屈得跟个小女仆似的:“哥只是个平凡的雇佣兵,跑不过你们这些会飞会荡的超级英雄,搭个顺风车不可以么?”


 


如果不是怕误伤小蜘蛛,Tony应该不介意一炮轰了死侍,损失一架铁人钢甲根本不是什么事。


 


足够幸运的是,Peter的伤真的只是擦伤,蜘蛛侠是不折不扣的超级英雄,好吧,至少将来会是,所以他比想象中的还是要强。子弹没有留在Peter身体里,这也让后续处理简单了许多。伤口处理加上蜘蛛强力的恢复,三个小时之后Peter就表示他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回家了。


 


“嗯,Deadpool?”Peter的声音因为受伤,还有些虚弱,加上他的娃娃音,死侍简直想定做一个蜘蛛侠毛绒手办,代替他的彩虹小马,“我希望,你能用更佳温和的方法做个超级英雄,至少不要杀人好么?”


 


“啊,好哒。”死侍已经血液向下了,哪还有什么理智留在他奶酪般的大脑里啊。


 


然后,Peter又回头向铁人恳求道:“Mr. Stark,请把Deadpool交给我好么,我一定会监督好他的,还有,南方公园实在是看够了,我想至少能让我看看跨国频道。”


 


“孩子,我禁止你的权限还不到一周,”Tony一如既往的严厉,“不过想到我15岁的时候大概比你混账很多,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不过要约法三章,第一,不许无故拒接电话,第二,不许做那些看起来很酷但实际上谁也不会去做的傻事。”


 


“第三……”Tony看向了一边的Wade,“……有些事要十八岁以后才能做。”


 


Peter觉得第二条和第三条有一点重复。


 


日理万机的Tony纵使再想多监护Peter一段时间,也会被Friday和日程表叫走。Peter听说Deadpool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他行事冷酷极端,手段残忍,Peter却不害怕他。他躺在急诊室的病床上,没什么大碍了。于是他的嘴闲不下来,毕竟Deadpool在他面前,这是一个绝好的说双口相声的搭档。


 


“嘿,Deadpool,Wade,我好像很熟悉你。”Peter手枕在脑袋后面,“我不是说Karan的系统里的资料,我是说,一种感觉,你之前一定知道我,才会来找我。”


 


“Sweetie,你知道平行宇宙么?”


 


“一种物理学上的假设,不过还没有被证实。”Peter于事无补地说,“不要再叫我甜心,叫我Peter,或者Parker。”


 


“好吧,那我讲个睡前故事给我最爱的睡衣宝宝听,好么?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很棒的杂志社,编辑们塑造了很多英雄,其中的人气之王是一个穿红蓝紧身衣的小家伙。大家都爱他,他是台柱六翼大天使。其中包括一个雇佣兵。雇佣兵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他也算是个有一丁点过去和故事的男人,关于性的口味来者不拒,不过,最重要的是灵魂不是么?”


 


“而不是老奶奶的裤子味道?”Peter吐槽。


 


“该死,你到底在说什么?”


 


Peter忍不住笑了,那个笑容像是好吃蛋糕上的奶油小花:“喂,不知道是谁对这个词组特别执着。”


 


“是老女人。奶奶就算了,我不缺圣诞羊毛围巾。”


 


“好吧,听我继续说。该死,给我一次表白的机会。”死侍用他的粗手指摁住了Peter的小嘴,哦,这衬托他的手指非常粗,有这么粗么?“总之,雇佣兵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家伙,有多喜欢呢?”


 


“他吗的每一个世界,每一个宇宙,每一个原生的他,雇佣兵都不想他成为英雄。什么狗屁英雄,那玩意是哥见过最烂的职业,没有报酬,高度危险,喂,你说那个小家伙就不能好好做个普通人么?”


 


“如果他有那个能力,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哥的座右铭,能力越大,越不负责。”Deadpool坐在Peter的病床边:“总之,虽然他在很多人那里是吉祥物。但是在雇佣兵这里他不是。”


 


“那是什么?”


 


“三百六十五种姿势用都用不完的灵魂伴侣。”少见的,死侍的语气里没有了那份神经兮兮的语气,“Love?算是么?我爱他,所有的他。托比加菲或者荷兰弟。”


 


“虽然你说的很多话我都不懂,”小蜘蛛勉强也坐了起来,“但是,既然我跟Mr. Stark说过把你交给我,我就会对你负责的。Wade。”


 


“Will you……”小蜘蛛那双湿漉漉的少年眼盯着Deadpool的面具。


 


“哥愿意啊,哥愿意哥十万分愿意哥要请所有哥的朋友敌人老情人一起尿尿的哥们来见证这一刻,Spidey,哥愿意。”


 


小蜘蛛笑了出来:“你愿意跟我一起成为守护纽约的英雄么?”


 


“……”


 


 


关于Tony Stark最新启动的未成年人绿色保护计划。


 


“嘿,小甜甜,今天晚上不如【哔】然后【哔】再【哔】?”


 


“Wade,你在说什么?”


 


“哥说哥想把你【哔】然后【哔】。”


 


面罩下的Peter向Karan求救:“Karan,我听不清楚Deadpool的话。”


 


“这是斯达克先生最新植入的保护计划,Wade Wilson被列为禁言对象,一切会对Peter Parker产生误导性的语言都会被过滤掉。”贴心Karan安慰Peter,“至少,嗯,不用再看海绵宝宝了不是么?”


 


可是任务中不能取掉头套,Peter只能让自己逐渐适应。


 


总算结束了纽约巡游一日游之后,两人站在高楼顶看着平静安全的街道。Peter取下头套,问:“刚刚你都说什么了?”


 


雇佣兵对小英雄挤了挤眼睛:“一些只有你闭眼才能听到的话。”


 


小英雄闭眼了,啊天他真的是天使,Wade的意思不是其他世界那些不怎么听话的Peter


Parker不好。但是,这一个实在软得像限量版的羊毛彩虹小马。


 


他凑了过去,拉开自己的面罩,在Peter的唇边落下了一个对于死侍来说特别轻柔的吻。


 


Peter很惊讶,单纯的惊讶,没有什么恶意。死侍则十分坦荡,简直像袒蛋蛋一样坦荡:“行动胜过一切语言。”


 


“至于之后的事,你太小了……该死,可能我要买上三年份的彩虹小马了。不过哥坑坑洼洼的手比最好的Durex震动凸点都要带感,好吧,如果小宝贝你想试一下的,哥不介意犯罪,反正哥早已臭名昭彰。”


 


“我觉得,我应该先考虑返校季的舞伴。”


 


“哥可以么?”


 


“你可以穿玫红色紧身一字裙么?”


 


“女式增罩杯三点式都可以。”


 


Peter竟然有一瞬间真的想考虑一下Wade的这个提议了,不过,中国有句老话,三思而后行。


 


至于三思之后Peter的决定,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评论

热度(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