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嫉妒心(贱贱吃醋!)

Sol:

 @深巷血舍 太太之前的点梗!迟了这么久真对不起,不知道有没有写偏,好慌……总之,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就好w




注:私设很多……


文中的总裁虫不是终极宇宙的那位,所以不认识Miles


【如果有错请务必指出来……小蜘蛛的世界太多太复杂了】


——————————————————————————————————


“Holy Shit!”


躲在橱柜后面的Peter骂了一句,瞬间就有无数弹头扫射过来,打得整个客厅木屑横飞。这可不是什么神盾局或复仇者的又一次演习,如果是的话——如果他们真的敢把演习场地放在蜘蛛侠家里的话,那无论是谁都得尝尝蜘蛛的愤怒了。


有时候人被逼到绝境反而会冷静下来,更何况是蜘蛛侠这种身经百战的角色。作为蜘蛛侠,他当然能确保自己在枪林弹雨里生存下来;但是作为Peter本人,那就说不准了。


因为对他开枪的人正是Peter的男朋友——那个疯子雇佣兵死侍,在自己家还穿着紧身衣的变态。


“你又在发什么疯?!很好,今天的墨西哥晚餐没了!”Peter探出头去吼了一句,然后又飞快地缩回来,“我警告你,给你三秒的时间放下枪,一、二……”


没有人说话,这情况在死侍在场的时候可不常见。


“二点五——妈的上帝啊!”


回答他的是一阵更加密集的扫射,Peter终于忍无可忍地扯下领带扔到一边,脱下身上的西装套装仔细藏好——这西装贵着呢,他可不想听Anna絮叨,虽然他现在也非常地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Peter试图冷静下来仔细思考,这场战斗是对他有利的——Peter熟知对方的招式套路,虽然Wade总爱找些新奇的打斗方式……但看起来他今天心情很不好啊,甚至严重到都没心情说笑了。“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Peter小声嘀咕道。


Peter从柜子里找出旧款的蜘蛛衣换上,虽然在自己家里还穿这身令他有些不舒服,无奈Peter也只好清了清嗓子,说:“老天你真的要我说这个吗……咳咳!死侍!先说好我很久没用过这个旧的蛛网发射器了,如果一会儿它爆炸了射了你一脸我可不负责把它们弄下来,听到了吗?因为这都是你的错——”


“blah blah blah……你的嘴上功夫还是这么厉害我的小宝贝,不过哥今天没心情享受这个,也许下次怎样?快点!出来吧小蜘蛛,你又不能永远躲在柜子里,你知道上一个这么做的人的下场的——哈利•波特在十四岁后就再也没长过个了!喔,还是说你害怕出柜?得了吧,你都跟哥交往这么久了,谁不知道你爱哥爱的要死……”Wade终于说话了,他的话竟然让Peter有些觉得委屈。然后隔了没几秒,Wade又开口说话了,这次他的口气听起来认真而且可怕:“等等,我现在有点迷糊了,你真的是爱着哥的吧?”


“你在说什么鬼话——”


Peter突然从柜子后面窜了出来,他纤长柔韧的身躯在空中翻了二百七十度,数颗子弹擦身而过,这时他才发现Wade用的都是无法杀人的橡皮弹。


他抓起一颗橡皮弹飞速移动到沙发后面,他观察了一会那颗子弹:很新,大概是Wade刚买的。这玩意儿是Wade的新宠,自从和Peter谈恋爱后他使用橡皮弹的次数明显增加了,而且数量消耗得很快,因为敌人总会锲而不舍地爬起来继续朝Wade开上几枪。


他俩知道橡皮弹杀不了人,然而Wade通常要对付的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恶棍,这也就是说——往往在这样一个夜晚过去后,Wade总是浑身浴血回来的。刚开始那几天Peter还会为此偷偷哭泣,因为他知道Wade是因为他而固执地在任务中使用橡皮弹的,他乐于归刀于鞘——虽然Wade能够起死回生,但他总是会把Wade所遭遇的死亡全都归因于自己。


有一次Wade还没到家就支持不住倒在了路上,Peter焦急地等了整晚,最终在两点的时候坐不住了,他披上外套跑出家门,沿着Wade常走的那条路一路搜寻过去。原来Wade倒在了一个垃圾桶旁边,他的腹部深深裹着几圈锋利的锯齿状钢丝,伤口几乎把他的腰切成了两半。也许是体力透支的缘故,Wade没有把那些钢丝全部抽出来,因此伤口不断地愈合被切开、然后再次愈合被切开。


Peter跪在Wade身边,他第一反应就是去抽那些钢丝,然而Wade痛苦的呻吟让他不由得停下了动作。Peter摘下Wade的面罩,轻轻摸了摸他斑驳的脸,小心地说:“Wade,快醒醒……”


“哦嗨……小宝贝,别担心这些不是哥的血……”Wade把眼睛睁开一条缝,他大概脑子也受了伤,说话时含含糊糊的,Wade只是依靠本能说了一些他觉得能安慰Peter的话。


Peter有些想笑,却噗嗤一声掉下了几滴眼泪。


Wade傻乎乎地干笑了几声,他说这些钢丝里混有反自愈的碳钠钢,所以想带回家让Peter研究一下……


“也许可以把它加到你的蜘蛛丝里,你看,”Wade侧过身,用蛮力把剩下的钢丝抽了出来,“你一直都想让哥乖乖听话不是么。”


“你说得对,但是我才不会用任何伤害你的方式,”Peter斩钉截铁地说道,“永远不会。”


Peter攥紧了手里那颗橡皮弹,他满腔的委屈与愤怒化作一道道蛛丝射向Wade,后者机灵地躲开了,却没避开脚上那道早就布下的暗绊,结果摔了个狗吃屎。


Peter抓住这个机会飞身出去把Wade的全身裹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像往常一样大头向下,把他吊在了客厅的天花板上。


做完这一切Peter站在Wade面前,抱起双臂质问道:“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傻瓜蛋?”


Wade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傲娇地把头扭开了。


Peter扶了扶脑袋,接着用力扇了一下Wade的屁股说道:“不说就打屁股!”


“嘿!该死的你不能打哥的屁股,那里是禁区!是百慕大你懂么!”Wade抗议地挣扎起来,像条毛毛虫一样把身体扭成了S形。


“那就快说!为什么要这么干?”Peter摘下面罩后把橡皮弹举到Wade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地互望着。


沉默了大概有一分钟,Wade终于摆正了脸,气鼓鼓地说道:“这都是你的错!”


“什么?我的错?你竟然把你的无理取闹说成是我的错?”Peter有些哭笑不得。


“我没有在无理取闹,”Wade的脑袋充血,涨得通红的脸上竟然还挺正经的,“我是有证据地无理取闹。”


“……那好吧。Wilson探长,请问你的证据在哪里?”


“在哥的左屁股口袋——wow!小心点别碰哥的‘武士刀’,你知道的这个姿势真的很容易充血!”


“行了行了,”Peter翻了一个白眼,“我现在才没心情看你耍武士刀好吗。”


Peter扯断了几根蛛丝,在Wade的左屁股口袋里掏来掏去——结果那里空空如也,简直比钢铁侠家的地板还要干净。


Peter瞪大了眼睛看向Wade,那种眼神令后者的后背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呃……也许在另一个口袋里?老天,你知道这个姿势实在很容易搞混方向的对吧?”


Peter眯起眼睛,冷着脸说:“最后一次。”


他把手伸向另一边,这次甚至用上了一点蜘蛛力量,弄得Wade哇哇大叫。一阵摸索后,Peter终于掏出了几张被折旧的照片。他警告性质地看了Wade一眼,眼神中充满了“等我看完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再来揍你”的意味。


“让我看看……这些都是什么?!”Peter越看越震惊,他头疼的一张张翻着,这第一张照片的内容就非常劲爆,照片上的他只穿着一条蓝色四角内裤,正与赤身裸体的Johnny躺在同一张床上……而接下去的内容也都千奇百怪:比如他帮睡着的安娜披上外套、Flash和他拥抱的场景、他和毒液打斗时被共生体缠住全身,甚至还有一张他身穿黑衣的蜘蛛侠照片!


等等……Peter凑近了那张奇怪的照片仔细观察着,这个黑色蜘蛛侠也太年轻了吧?自己被共生体附身的时候似乎没这么瘦小啊……


“第一张!第一张!”Wade大声地哇哇叫着,他的双脚在空中拼命乱蹬,活像迪士尼那只生气的唐老鸭。Peter有些心虚地看了他一眼,这张照片显然是近期拍的,只是他根本没想到会被Wade看到这个……当然,这不是说他背着Wade出轨了,绝对没有!


只见Wade把身体扭得更加起劲了:“好了,现在哥想听听小蜘蛛要怎么解释这个——比如‘那个不是我只是一个克隆体’这个借口怎么样?啊啊啊快点放哥下来!他妈的,哥一想起那团行走的烤红薯就想把他大卸八块——”


Peter捂着脑袋说:“你能不能别这么野蛮?Johnny那天只是来借住一晚,而且你也应该知道,他穿着衣服睡会热疯的——”


Wade嘶吼道:“我可不管他会不会把自己给烤熟!我知道的是,这家伙——裸体的——在和你睡觉!他以为自己是谁啊,魔力麦克吗?”


Peter觉得自己就要濒临崩溃了,Wade那叽叽呱呱的声音吵得他心烦意乱,偏偏祸不单行,连沉寂许久的蜘蛛感应都在这个时候蜂鸣了起来,而他错误地把这个现象归因于Wade那烦人的嘴炮——事实证明,他错得很离谱。


要说Peter在这次事件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永远不要小看Wade的疯狂——当他被Wade压在地板上,听着对方脱臼的胳膊和大腿复原时那咔咔作响的怪声想到。


此时的Wade像一只恐怖的大鸟那样在Peter身上罩下巨大的阴影:“还有那只小黑蛛是谁?你的儿子?我的雇佣团好不容易才拍到——等等哥忘了到底是哪个家伙偷塞给哥的,哈!不过没关系——对了这难道不是未成年性.爱吗?和谁?……也许是Anna?”


两人几乎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


“闭嘴闭嘴闭嘴!天呐,你有什么毛病?”


“哥他妈浑身上下都是毛病!”


之后瞬间安静了下来,空气中除了某些微不可闻的呼吸声——那仿佛还带着隐隐的颤抖,之外的所有一切都已如死寂般沉默了。


Wade的沉默是因为看到了Peter脸上的泪痕。Peter的眼睛像兔子那样红红的,苍白的嘴唇不停地在颤抖。Wade觉得自己肯定是又做了什么傻事,他想大吼大叫,可是喉咙像是被人扼住一般透不过气来。


“你是个混蛋,Wade,你就是个混蛋。”


Peter已经很久没这么哭过了。倒不是说他觉得这种行为是有多羞耻,只是纽约没有给蜘蛛侠太多的时间用来哭泣。而现在他只想让身体来决定该怎么做,比如任由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刷刷地往下掉,又比如上去狠狠给那个混球一拳。


这一拳的力道很大,老天啊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用了多大力气去揍Wade的,也许是心理作用,挨了一拳后的Wade奇迹般没有晕倒在地,他动了动口腔,吐出几颗碎掉的牙齿。


他定定地看着跌坐在地上的Peter,然后曲起膝盖跪坐在他面前,把那几颗带血的碎牙递给Peter,“……这可以丰富下你关于死侍的收藏品。”


Peter摇了摇头说:“对不起……”


“不不,小宝贝你说得对,”Wade嘘了两声安慰道,他抬起手摩挲着Peter湿润的脸,“我就是个混蛋,从娘胎里出来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个混蛋,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我揍你不是因为你是个混蛋,”Peter吞咽了一下,抬起眼睛看向Wade,他卷翘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泪珠,“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揍你,对吗?”


“……”Wade低着头嘟囔了一会儿后,极其小声地说:“哥知道。”Peter用手抬起他的下巴,指腹温柔地在那儿的疤痕上摩擦了一会儿,接着他问,“那说说看?”


Wade重重地叹了口气,他似乎思想斗争了很久,突然一把紧紧抱住了Peter,仿佛怀里抱着的是一只天使,而唯恐就要离他而去似的。他深呼吸了好几下,无声地咒骂着自己,最后只说了三个字。


“你爱我。”


“嗯哼……很完美的观察力,”Peter努力在他男友厚实的肌肉中探出脑袋,拍了拍他的后背说,“还有呢?”


“好吧,因为哥是个会让可爱小男友哭泣的大混蛋。”


Peter大笑了起来,他知道Wade总能在困境面前找到一条自己的路的,他坚信着这点,从始至终都是。他笑着揉了揉眼睛,之前眼角泛起的泪花闪烁了一下,Wade不知不觉地靠近他,轻轻舔走了那颗泪珠。


显然这个动作太亲密了,似乎不太适合刚刚还在吵架的情侣。


Wade小心翼翼地吞咽了一下,要说对刚才那一拳没点心理阴影那都是骗人的,“嘿甜心,想要更亲密一点吗?”


Peter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说:“认真的?你的解决方法就是这个?”


“干嘛?大家不都说有什么事做个爱就好了——如果还不行,那就做两次,”Wade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说,“哥觉得咱们应该做三次,真的,今天这事儿值得这样严肃对待。”


“三次?做你的美梦!”


Peter慌张想要逃走,却被Wade抢先一步一把甩到了肩头——该死的,Wade这头熊为什么长得这么壮?!


“来吧甜心,别害羞,像Jennifer一样摇动你的翘臀!老天啊,咱们已经等不及要看到蜘蛛电臀了,”Wade边说边向卧室移动,仿佛重新充满了活力似的叽叽喳喳,“虽然哥还是很不爽霹雳火那家伙,但是好在哥有他比不了的‘巨型颗粒按摩棒’,一会儿就让你尝尝!等等等等Petey,别现在就摇起来,哥会把你摔下去的!”


“你如果不放我下来,我发誓我会——狗娘养的&*%#!”Peter在被抛到床上的时候骂了一句脏话,很脏那种,他想大概是从Wade那里学来的,在床上的时候——没错,就像现在这样。Peter觉得Wade的人生观其实真的很简单,他生气了会向自己发火,知道做错了会找方法去补救,简直和自己一样……


不过他知道这些改变仅仅只是这几年而已,就在他俩在一起之后。而Wade之前大部分的人生,就像他自己说的——“就是一坨混合了圣女果的狗屎”。


Wade心想他果然还是学不会控制自己的脾气。虽然他已经很克制了——也许看不太出来,但是他真的有好好去做这件事,试图避免让自己的人生落入和之前一样的轨道中,那是他完全不想、哪怕一丁点都不敢去想的,一个轨道。


一点点尺度描写, 链接v2


想到这儿Peter喝喝地笑了,他觉得自己赢了一程,而且丝毫没有发觉这么想的自己已经和Wade降到同一智商等级了。


可怜的帕克公司总裁Peter Benjamin Parker,智商爆表,却在男朋友超凡的手活下沦为了一名普通的十五岁小男生。


“看看你,Wade……就像只饥肠辘辘的饿狼……你……”Peter说话间带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挑逗,他眨了眨眼睛,红润的舌尖舔湿了干燥的嘴唇。


Wade沙哑地咒骂了一声,“甜心,你是不是疯了才会挑战哥的耐心,哥发誓要让你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操蛋的——”


“我拭目以待,要是……”Peter眯起眼睛,他微微皱起眉,表情由原来的轻松愉快逐渐变得阴沉起来,“你……你这个混球,那是什么?你他妈的一直在家里偷偷录像?!”


他死死盯着墙角一个不易察觉的红点,他该死的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个针孔摄像机。


“不不不,甜心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这样——”


“你这个变态,Wade!”Peter怒火中烧,他一把踹开了Wade,那是非常狠的一脚,都把Wade连滚带爬地踹到了地上。


“哦……该死的,哥的肺……”


Wade可怜地呻吟着,下半身甚至还翘着鸟,“对不住宝贝儿,只是,只是哥愚蠢的好胜心……对不住宝贝儿,拜托了,哥今晚不想睡沙发……”


Peter潦草地穿好衣服,大步走出房间。过了几秒后从门后面探出头来,愤怒地对地上的Wade竖了一根中指,说道:“去你的吧,Wade!”


看在上帝的份上……


爱情啊,总是这么地不可捉摸。




END


※附上霹雳火和小蜘蛛那张不可说的照片……官方你还好吗……





啊啊啊啊啊!想下楼跑圈!!!这篇终于写完了,有种瞬间老了十岁的感觉……我还是很喜欢这种感情激烈的情节的,只是自己来写就是个杯具XD

评论

热度(282)

  1. 快来削我啊So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