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猫睡衣与玩偶(RR贱/荷兰虫,就是篇傻白甜w)

AOzero:

Attention:


1、RR贱/荷兰虫,不是倒追系列,只是一篇纯粹的傻白甜,没什么营养的w


2、和绵羊太太 @绵羊草 聊了聊,就很想写写谈恋爱情况下的这两只,一定就是超级幼稚的两个巨型宝贝天天黏腻在一起(不


3、写的时候一直在听萌德的《Lights On》,嘿嘿嘿


 


 


OK?At一下马爸爸 @東陵馬 和浓爸爸 @阿浓 ,我胡乱写的,还是写完啦w


题外话一句,《迷失Z城》快上映了,大家快去电影院艹一下票房啊wwww(x


 


 


猫睡衣与玩偶


by AOzero


 


Wade翻遍了自己的衣柜,床边椅子上的衣服堆,还有地上乱七八糟的杂物堆——包括几个包装袋和几本热辣女郎杂志,以及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高尔夫球——甚至沙发垫子下也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自己的那条Hello Kitty睡裤。Al坐在沙发上,因为他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并不停弄出噪音而皱起眉来。


“那条裤子不见了——Al,你看到了吗?噢该死,你当然不会看到……”Wade嘟囔着,钻到桌子下去,过一会儿又像一条大狗一样钻出来。他盘着腿坐在地上思考,然后掀开地毯看了看下面。


“什么裤子?”Al平静地说,“你现在没有光着屁股吧?我真庆幸自己瞎着。”


Wade朝她做了个鬼脸,在Al敏锐地察觉到异样之前,回到了房间里。Peter还窝在被子里,Wade几乎把整个房间都掀翻了,都没能吵醒这个嗜睡的青少年,Wade也无意去吵醒他,只是坐在床边,难过得都要开始吸鼻子了,毕竟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条睡裤,但现在他只穿着一件背心,光着屁股,坐在床边哀悼他的小猫咪睡裤。


这事说起来就很诡异,因为他昨晚明明记得自己把睡裤扔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就在他一只手贴在男孩的脊背上,一只手贴在他的屁股上,把他亲得喘不过气来只能哼哼的时候——Wade沉默地盯着椅子上的那堆兜帽外套看了好一会儿,思考他的兜帽衫把他的睡裤撕成条块吃进肚子里的可能性。他当然是开玩笑的,衣服又没有胃。


Peter在床上翻了个身,Wade觉得在自己这么哀伤痛苦的时候,旁边却有个人在享受愉快的睡眠,实在太让人不爽了。他要和Peter分享一下他的悲伤,毕竟Peter是他的小男友,和Deadpool谈恋爱你就得承受这些。于是他一下扑到Peter身上,试图把他压死——不,试图把他温柔地唤醒。Peter在被子里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把脑袋从被子里露了出来。他的头发都被Wade揉乱了,还很迷糊的眼睛有些惊慌地睁着。


“怎么了?”他问,声音还有些发哑。Wade给他讲发生了什么——包括他是怎么失去那条让他魂牵梦萦的粉红色睡裤,以及今早他怎么在Al面前摇晃屁股蛋的故事——Peter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看上去随时就要再次睡着。Wade知道男孩最近很忙,又要读书,又要做点零工,还要和他的Mr. Stark学习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超级英雄——但Wade觉得,这都没有他重要,没有他的粉红睡裤重要。于是他很生气地把Peter的被子掀走了。


Peter一下就清醒了,翻了个身想要坐起来,他刚坐起身来,就和Wade都愣住了。他们瞪着对方瞪了好一会儿,接着同时发出了一声类似尖叫的声音。


“你为什么没有穿裤子!”Peter大喊。


“你为什么穿着我的裤子!”Wade尖叫。


他们瞪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Peter缓缓地说:“噢……”


他抓了抓自己已经变乱的头发,试图用手把它理顺一些,然后朝Wade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来。


“对不起……”他说,微微吐出一截舌头,“昨晚我觉得有点冷……你就不能先随便找条裤子穿上吗,Wade?你屁股冷不冷?”


Wade瞪着他,然后扑到床上,试图把他的睡裤扒下来。Peter在床上挣扎起来,他们几乎从床上一直打闹到地上,如果不是Wade不能黏住天花板,可能还要打闹到天花板上去。Al听他们动静太大了,忍不住朝他们喊了一声。但这最多只能镇住他们十秒钟——Peter会低声对Wade说,嘘,别吵到她了。Wade就开始咬他的手指,惹他咯咯笑起来,然后他们的笑声就会越来越大,最后又重新闹腾起来。


Al对此也没有办法,说实话,Wade和Peter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打扰周围的人。Peter对此也道过歉,但他毕竟还年轻,很多时候Wade忽悠他两句,多出格的事他可能都会燃起兴致,有时候玩疯了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Al最起码还不讨厌他,只是Wade太烦人了点。


他们终于从床上爬起来,前往浴室的时候,Wade还跟在Peter屁股后面。Peter还是没有把睡裤脱下来还给Wade,但他逼Wade穿上了四角内裤。他们站在镜子面前,Peter开始往自己的牙刷上——Wade给他买的,牙刷柄是一只抱抱熊,基本就是一把儿童牙刷。Peter特别嫌弃这把牙刷,觉得一点都不帅,但还是每次都用它——挤牙膏,Al还能听见他们在进行某种让人觉得很无聊又很不舒服的对话。


“你今天看上去真帅啊,小甜心。”Wade每次都是在给Peter梳头发的时候说这句话,Peter含着牙刷,口齿不清地说:“你也很帅。”


“好吧,虽然你现在满嘴都是牙膏沫,但你愿不愿意亲我一口?你用的哪支牙膏?草莓果酱那支?我喜欢。”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亲你的脸一口。以及我不喜欢草莓味的牙膏,Wade。”


“嗯哼,行,你亲我一口,我就重新买一支给你。”


接着就是一串傻得几乎冒出泡泡来的笑声,和模模糊糊的、但是让人感觉非常黏腻的低声说话的声音。Al嘴角都拉下来了,天知道她每天要忍受这样的时刻多少次,这种幼稚的行为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她也不知道。上次Peter忽然在凌晨时从窗户翻进Wade的房间,悄悄地贴在刚睡着的Wade耳边说:“还记得瑞安·雷诺兹演的那个角色吗?他死啦。”让Wade几乎立刻惊醒,尖叫得整栋楼都能听见,当然也把Al震醒了。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在上个电影夜,Peter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时,Wade非要给他讲这部电影后来发生了什么。拒绝剧透的Peter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耳朵,Wade就压在他身上,伸手去扒他的手,非要剧透给他听。Peter在他说出那句剧透时大叫了一声,猛地把Wade摔到了沙发底下。过了几天,Peter特意去看了场首映,然后凌晨翻进Wade的房间里,就为了报复他。


Peter在Wade尖叫的同时放声大笑起来,接着他们又在房间里上演你追我赶的戏码,还说要打枕头大战,气得Al用拐杖锤了锤墙板。


“嘘,Al还在睡觉呢。”Peter说。你现在倒是想起来了,小白眼狼,Al心想。但他很快又开始低声笑起来,听上去憋得都快断气了,就像是Wade在使劲挠他痒痒似的。


他们之间幼稚的恶作剧简直频繁到令人心烦,Peter缩在沙发上看恐怖片,Wade就会悄悄绕到他身后,大声地喊一声,让男孩吓得几乎跳到天花板上去。接着Wade就会笑得倒在地上,直到Peter揪起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他脸上。Peter有时候也会恶作剧回去,例如在Wade熟睡的时候给他涂口红,在他鼻子尖挤奶油。男孩还会把他整到Wade的过程全用摄像机录下来,像是想要成为什么YouTube博主似的。


Al当然知道这些事,她可是Wade的同居人,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什么事Al都能听见。而实际上,不止Al每天都因为他们两个黏在一起而烦心,Weasel当然也是。Peter和Wade曾经在他的酒吧里吵过一架,吵架的内容简单得很——他们刚好看完电影回来,还没腻歪够五分钟,就开始争论到底是阿波罗厉害一些,还是午夜骑士厉害一些。Peter开始引证官方百科数据的时候,Wade已经开始用平行世界的漫画来搪塞他了,他们越吵越严重,甚至开始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


很吓人?不,并不是。Weasel得站在吧台后面,听着他们像两个幼儿园儿童一样,对着对方愤怒地比着手势,同时大声说:“你丑死了!”“你才丑!”类似这样的对话可以持续十分钟,直到Wade大声说:“我他妈当然知道我丑了,全世界都知道我丑,怎么样,反正你丑不过我,也算是你输了!”


Peter震惊地看着他,好像丑不过Wade对他来说是什么世界毁灭级别的打击似的。


“其实啊……”Weasel看不下去了,他想说点好话——或者说狠狠地唾弃——他们一下,但他还没说完,Peter就扑过去猛地抱住Wade,用他的那两条小胳膊勒得Wade都喘不过气来。


“我……对不起!”他说对不起的时候声音大得像是要让所有人的耳朵都暂时丧失听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呃,对不起。”


Wade犹豫了好一会儿,Weasel朝他翻了个白眼,朝他比了个手势,让他把手放到Peter肩膀上。Wade照做了。


“你才不丑呢……”Peter嘟囔着说,Wade嗯了一声,又看了Weasel一眼。Weasel避开了他的视线,现在这个情况真是有点让人不知所措啊,一整个酒吧的亡命之徒都看着这边,被迫看Deadpool和他的小男友抱在一起,争论Deadpool到底丑不丑的问题。这不是废话吗,Weasel心想,谁都知道Wade丑得都可以赢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我们能回去了吗?”Peter抬起头问。Wade从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美元,塞到Weasel手里,带着Peter回去了。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Weasel还听见Peter小声说:“这么多人看着我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自己非要把眼睛移过来的,不能怪谁。”Wade说完就亲了Peter一口,拉着他离开了。Weasel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考虑要不明天在门口贴个“牛油果禁止入内”的标语。


他们之间这种黏腻的关系甚至影响到了Ned。虽然Ned对Peter有个“挺有钱的”男朋友这个事实还是挺开心的——这里有几件事,他算是沾了Peter的光。第一件事是Wade给Peter买了好多星球大战的限量版周边,Peter特意送了他一些,这也太爽了。第二件事是Wade每次都会带他们去看各种各样的球赛,他就是有办法搞到门票,然后让Peter带上朋友一起来。第三件事是Wade带Peter和May婶去海边度假,并且说Peter可以带上他的朋友一起去,Peter选了Michelle和Ned。他们在海岸玩了整整一个星期,住在五星级酒店里,每天睁开眼睛就有吃的。Wade甚至搞到了一辆敞篷红色跑车,带他们在附近兜了一圈,还说要教Peter开车——虽然Peter差点把车子给掀翻了,May婶在一边发出尖叫声,Wade还在副驾驶座上狂笑,夸Peter真是个天才。


Ned总觉得Peter像是过上了什么贵族公子一样的生活,毕竟Wade什么都愿意给他买。只是好在Peter本人感觉没变多少,但除去这些沾Peter光的时刻,Ned觉得自己需要和Peter进行一些科学宅之间的友谊探讨——没有什么出手大方的男朋友的陪伴——的时候,Peter却开始抽不出时间来了。他以前总是和Ned约着一起看电影,或者一起去实验室,但他现在开始说:“Wade也约我去看神奇女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去可以吗?”


Ned浑身打颤,他们上次就三个人一起去看了部电影,他现在都不想去回想那天发生的事了,尴尬到他都想把自己无限缩小然后从椅子缝里逃走。


于是Ned只能说:“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家务活要干,下次吧,你先和他去就行。”Peter总会朝他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来,这让Ned还稍微好过了些,至少Peter还是在意他的感受的——除了Wade也在的时候,那时候Peter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去在意Ned的感受了。


说到底,Ned也不是不想和Wade搞好关系,但他们三个都在一起的时候,Ned就算想和他们聊聊天都不可能。Peter和Wade的交流节奏不是普通人可以跟上的——他们总是语速飞快,每一句话都藏着一个梗,如果他们同时发现了对方话里的梗,就会惊喜地指着对方大笑起来,而周围人的人只能愣愣地看着他们很快地把话题转到了下一个。


Michelle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低着头说:“随他去呗,Peter一看就已经深陷其中了,他现在活在盖茨比的世界里,没忘记我们已经很了不起了。”


Ned不知道举这个例子对不对,因为Peter看上去也很喜欢Wade,而且还不是只喜欢他的钱的那种。当然钱可能也是一部分,Wade给Peter买过几大束玫瑰花,Peter皱着眉嫌他浪费;等Wade买了一整套星球大战的蓝光加上特典漫画的时候,他就没让Wade去退款了。虽然Ned可以理解,毕竟如果有人给他买十套星球大战的乐高,他可能也抗拒不了。事实上,Peter喜欢Wade,包括Wade愿意为他花钱。而Wade喜欢Peter,包括为Peter花他的钱。这看上去挺好的,没什么问题,但Ned还是很希望Peter可以多抽出点时间来,而不是总是忙着去陪他的男朋友。


对这一切完全看在眼里并且了然于心的,当然还是Tony。Al和Weasel只能拿Wade下手,却从来狠不下心去怪Peter,他们觉得这都是Wade的问题——当然,Tony承认,百分之九十八都是Deadpool的问题——而Ned觉得其实这不算件坏事,只要Peter多有点时间陪陪朋友就好了。但Tony可不一样,他当然知道他得找谁,在Peter又一次来Stark工业帮他泡咖啡送文件递扳手的时候,Tony用鞋尖点着地面,让自己的转椅转起来。


“嘿,小鬼头,”他说,“你最近总是来了不到两小时就急着跑回去,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已经比我还重要了?我最近因为危机感都睡不着觉了。”


Peter吓了一跳,差点把实验数据填错了。他朝Tony咧咧嘴,说:“May婶让我早点回去……”


“你现在都会朝我说谎了,我觉得我在你心里已经和Hawkeye的地位差不多了?这也太让人伤心了,我才不愿意和他划到一个档次。”


Peter有些紧张,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又不敢看他了,开始眼神飘忽。Tony站起身来,走到Peter旁边,拍了拍Peter的肩膀。男孩身体都绷紧了,Tony拍一下他就颤一下,“我知道你是去找Deadpool了。”他说,“你觉不觉得你和他有些太过分了?你有没有考虑过稍微和他分开几天?你们要是再这么下去,你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该怎么办?”


Peter有些疑惑地盯着他,然后从Tony身边走开,绕到桌子的另一边去,似乎是试图离Tony远一点。


“我才不会没了他就活不下去,”Peter嘟囔着说,“我生活里又不是只有他,我还是Spider-Man,我还得救纽约那么多人呢。”


“你居然知道这一点,让我感到很惊讶。”Tony靠着桌子,朝他鼓鼓掌,“要和我打个赌吗?你肯定不能和他断绝联系一个星期——不,三天。那你肯定不能和他断绝联系超过三天。”


“肯定可以!”Peter气鼓鼓地说,年轻人,冲动,忙着证明自己不是个宝宝,“我肯定可以!”


Tony有一瞬间感觉很爽,他又耍到Peter了,“好啊,试试看!如果你赢了,我就直接带你去NBA直播现场。”


“好!如果你赢了,我就一星期都不来Stark工业了。”


“等等,这是惩罚吗?”Tony惊讶地说。


“对我来说是的。”Peter严肃地点点头。


“你不来Stark工业,我不就得另外找个人泡咖啡?”Tony皱着眉,“不好不好,如果你输了,你得在下一次派对上跳脱衣舞。我允许你留一条内裤,怎么样?”


Peter吓了一跳,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他回去以后开始和Wade商量这件事情,他决心一定要赢,于是把Wade的号码都拉到黑名单里去了。Wade感觉很心痛,但Peter没有告诉他如果自己输了会发生什么,Wade隐约觉得会出事,所以他同意配合Peter。


他们真的完全断绝了联系两天,Peter每天都照常去上课,放学就马上回家,哪里也不去。但在第三天的下午,Peter趴在房间里的桌子上叹气的时候,他的窗口前忽然倒吊下一个人,穿着巨大的Hello Kitty玩偶装,手里举着一个纸牌,上面写着“I Miss You Soooooooooo Much”,O字母多得纸牌都塞不下了。Peter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这个玩偶,把这个巨大的玩偶人拽进他的房间里来。


Tony翘着腿,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所以,你有什么感想吗?”Tony问,他抬着下巴,“你要知道Mr. Stark永远是对的。”


Peter撇撇嘴,看上去特别不情愿。但要让热恋中的两个人分开本来就很难,而且还是Wade先出手的,这可不能怪他。但不得不说,Peter在这两天里抽出了时间陪Ned做了实验,和Michelle看了场电影,还帮May婶买了鸡蛋,Al和Weasel肯定也很高兴。他撇着嘴,还是有些小情绪,但服气了一些。他说:“知道了,以后不会这么过分了。”


“那就行。”Tony朝他摆摆手,“再给我泡杯咖啡来。还有,别忘了去找一条你最好看的内裤。”


Peter打了个冷颤,不情愿地去给Tony泡咖啡了。


 


Tony的下一次派对,Peter真的脱到了只剩下一条内裤,等他从吧台上跳下来的时候,Wade忽然从一旁跑出来,开始把那条Hello Kitty的睡裤套到他腿上。他一边帮Peter提裤子,一边笑嘻嘻地说:“如果你早点说惩罚是这个,我一定第一天就去找你了。”


Peter涨红了脸,拍了他的脑袋一把,在Wade凑过来磨蹭他的脖颈时又憋不住笑了起来。


 


 


FIN.


 


 嘿嘿,青少年热恋的时候没有谁管得了啦(不


 

评论

热度(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