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飞鸟与鱼(ABO,⑴、⑵部分)

Sol:

配对:Alpha!Wade/Omega!Peter
分级:NC-17
说明:ABO设定;以及这是只荷兰虫,贱贱则是电影版和漫画版的融合,年龄设定是电影版的
警告:这更没有,但之后有未成年性行为警告!【大写加粗】不能接受的请及时关闭页面
(大家留个言嘛…给我个叨逼叨的机会……宣言我爱每只小虫和贱贱!!还有请不要举报我,进局子的话我会拉上你们的,that's my word)
————————————————————————————————
—第一部分—


一件事物的发生是由多个因素组成的。


如神秘的东方哲学所言,有因,则必有其果;要探求结果的本质,必然要揭开它的起因。


首先我们来捋一下顺序,这件事发生在Peter Parker即将举行成人礼之前。也许就像世人常说的那样——人们常常会“乐极生悲”,也许并不是出于他们的本意,但是后续发展就像一只巴西蝴蝶扇动它的翅膀那样,可能有一场飓风就隐藏在它颤动的翅膀底下。


在好几年前,梅婶和本叔就带Peter做过性征测试了。这很好,有助于防患于未然——尤其是当Peter的测试结果显示为“Omega”的时候。


当Peter成为蜘蛛侠的那一年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第二性别会是一个麻烦。


其实Omega并不如几世纪前人们所想的那么……淫荡了,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是如此;但是大多数Omega的发情期是可以有效控制的,比如首个发情期一般会在你成年的那年来临,之后只要记得按时吃药和多多锻炼——就像瑜伽教练说得那样——你就可以表现得和一般人没两样了。


在Peter很快将由小男孩变成男人的那段时间里,Spiderman的某个好朋友,呃也许是“好朋友”——Deadpool,表现得异常兴奋,仿佛有一个盛大的节日即将来临似的。


Peter抱起手臂,无语地对准备了一摞礼品盒的Wade说:“是我记错日子了还是怎样,你是在准备过圣诞节吗?在六月的时候?”


对方的脸被挡在盒子后面,所以只能听见一个声音亢奋地说道:“这可是Petey你的成人礼!虽然哥被某个钢铁小子武力警告不能出席——对此我表示遗憾和愤怒——但是哥还是可以提前给你礼物不是吗~而且这些完全不能代表哥的心意,嘿,你都不接受哥给你买的蜘蛛洞!”


Peter乐了,接过一半的礼盒,他故意皱起眉头来掩盖心中的喜悦与一点点的心跳加速,“行了我知道是Stark先生过于偏执了些,但我是不可能接受你所谓的“蜘蛛洞”的,这就好像……好像……”


说到一半Peter的脸却先红了。


Wade看到没戴蜘蛛侠面具的小男孩脸上的红晕像成熟的苹果般诱惑着白雪公主去品尝,但是他忍住了,因为他知道在没有表白前他不能对他纯情的baby boy做些出格的事情,更何况,这可是只未成年蜘蛛!


于是他凑到Peter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好像什么?嗯?”


Peter把下巴抵在最上面的礼盒上,眼睛在房间里四处乱瞟,声音小得跟蚊子叫一样:“好像……好吧,好像你在追求我似的。”


Wade听了后乐得跟什么一样,一边放礼盒一边疯疯癫癫地唱着威猛乐队的《Last Christmas》。


“Spidey有时候我真佩服你的智商,简直比哥高得多!”


Peter把十几个盒子放到床上,然后跳上去盘腿坐着。他瞥了眼Wade说:“这听着可真不像句好话。”


“抗议!我的脑子说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等等他有吗,兄弟们你们真的确定?”


“我才没有!”Peter耍赖地说道。


在保证制服上没有血渍之后Wade也坐到了床上,他用期待的狗狗眼地看向Peter:“想拆开看看么?”


Peter习惯性地抿着嘴唇笑了,他的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不,我要等到那一天和你一起,然后你再给我讲讲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真有意思!”Wade兴奋地说道,“我几乎等不及了!我保证你一定每个都喜欢,绝对不会让你挑出最喜欢的那一个的。”


他觉得Peter一定会喜欢其中的几样:第一一定是《星战》的全套典藏系列,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还有美国队长签名的蜘蛛侠球衣,这可费了他不小的心力,感谢黑寡妇;哦对了,还有彩虹小马,谁不喜欢彩虹小马?!


Peter翻看着包装得花花绿绿的礼品盒,它们有大有小,有些形状很奇怪,有些小到只有一个指头那么大,总之十分具有“Deadpool”的风格。


“到时候就能知道Spidey你信息素的气味啦,说实在的,作为Omega你的气味真是淡得可以,”Wade躺在床上,悠闲地枕着自己的手臂说道:“不过哥可以打赌,绝对是和牛奶有关的,有次哥闻到了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真的?你一定是闻错了!”Peter吃惊地嗅了嗅自己,他的气味本来就比别人要淡,加上还没到年纪,所以一向觉得自己是接近无味的。还有,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气味竟然是牛奶巧克力这种小孩子才爱吃的东西的。


“哈!那一定是咱们的小英雄Spiderman还没长大自带的奶香了!”


“Fuck you!Wade!”


“你说脏话!我要告诉你老师去!”Wade躲开飞来的一只枕头,得意洋洋地说。


Peter白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可你才是始作俑者!”


“呃……那个词是什么意思?”


“问你的脑子去。”


Peter气呼呼地也躺了下来,两人不约而同地看了对方一眼,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Peter看着穿着骚包红色制服的Wade,心中有些难以平静——他不是傻瓜,他明白缠绕在两人之间的东西是什么;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更加小心翼翼地对待这条线。


他同样希望有一天,他能为这个寻求希望的人带去他想要的东西。


此时Peter闻到了空气中Wade的气味——它们很好区分,带有标志性的血腥与多变,这可能与他身体中不断被消灭再重生的细胞有关;但其中有一缕味道怎么也不会变,它很特别,闻起来是腥咸的,有时会和血腥味混在一起,只有仔细闻过才会发现,原来那是海水的味道。


Peter常常会想起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描绘海洋的图片:那抹幽蓝的静谧,镶着一圈圈的白边,仿佛能包容一切的宁和——与Wade这个人相反的一切,却和他的眼睛相同的颜色。


“你知道我最想要的礼物是什么吗?”他看着对方蔚蓝色的眼睛,在里面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Wade似乎在面具底下笑了,两颗白球可爱地扭动着,“说出来,哥一定能办到!要穿女仆装吗?不要?那猫耳呢?”


Peter咯咯笑着连说了几个no,然后他舒了一口气,张了张口,最后却选择了沉默。


他不想搞得是在逼着Wade给自己承诺一样,这样太差劲了。


“也许……等以后再说好了!”


Wade失望地大叫一声,“别这样,哥的好奇心都可以杀死九只猫了!”


“啊哈,K-word禁止~”


“Nooooooo!”


—第二部分—


Peter没有想到他最想要的礼物是这样获得的。


面对复仇者们欣慰的嘴脸,他嘴脸抽搐着接受了大家的提前祝贺,毕竟他们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去参加Peter学校的成人礼。


“我们的蜘蛛男孩终于要长大了。”黑寡妇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慈母一般爱怜地看着他。


“你一定收到了不少避孕套。”鹰眼还是那副欠抽的模样。


“别胡说,他之前就收到不少了。”Natasha实力打脸。


谁都看得出来Tony Stark有些担忧这个小家伙,他拍着这小子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我很高兴……但你必须记得一点,小子——远离危险品,特别是在发情期的时候。你以后会感激我的。”


Peter似懂非懂地点了头,这个时候队长走到了他身边,他略微有些尴尬地询问Peter是否明白万一到了发情期该做些什么,毕竟除了像雷神这样的外星奇葩,这群人几乎都是Alpha。


Peter有些害羞地挠了挠头说:“是的,队长……实际上梅婶可上心这个了,有用的没用的买了一大堆……你们不用担心我,真的。”


“那就好,孩子。”Steve温和地笑了,他喜欢这个大男孩,他善良、勇敢、执着且有着可贵的幽默感,这些东西常常让他怀念起布鲁克林的那些日子。


闹腾一翻后大家都散了,除了一个人——Tony Stark。


“呃……Stark先生?有什么事吗,需要出任务吗?难道是秘密任务?!哦太好了请务必告诉我这是个大家伙……”


Tony打住了Peter的喋喋不休,他似乎有些纠结,领着Peter走到一边,“嘿孩子,没有任务,世界很和平ok?我只是想给你看点东西,让你多了解了解……当然,是在你同意之后……”


Peter有些疑惑,“哦好的……那么,我需要了解什么?”


“了解Deadpool。是的没错,别以为我没看见那家伙像苍蝇一样老围着你转,大概只有瞎子才会看不见。”Tony翻了个完美的白眼,全然忽略了自己比喻的不恰当性。


“哦哦,我……”Peter羞红了脸,他无法装作没听出Tony的话外音,自己清楚是一回事,被人点破又是一回事。


“我想在做决定之前多方面了解一下并没有什么坏处。当然,决定权在你,毕竟这涉及到隐私问题,我不希望你心里有负担。”说完,Tony绅士地等待Peter做出决定。


这是一个带有诱惑性的提议,虽然之前Peter是想听Wade亲口告诉自己的,但是,——该死的但是——他觉得这是一个好提议,这让他觉得似乎能给他俩的未来找出一条可行之路,让他知道该如何去帮助他。


又或许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谁又能知道呢?未来是不可预测的;换个方式说,未来又是一定的,不管如何改变手中的因素,加在一起总能得到同一个结果。


Peter吃惊于他所看到的资料。


机器上的那些资料是冰冷的,无机质的数据满满的都是一个人极其痛苦的过去;比如他知道Wade那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自愈因子,却很少有人知道它为什么这么强大。


其实它不是的。


最初的资料上显示,有证据表明Wade可以控制他体内自愈因子的速率。一开始它们只是些普通的自愈因子,后来变成超越金刚狼、超越所有拥有自愈细胞的家伙的自愈能力——理由却很简单,他只是想要活下去救他的朋友而已。


什么情况下会如此激发一个人的求生意志?


Peter有些不敢想,又是什么情况下这个人会放弃这份意志一心求死?


他记得Wade跟他坦白过,自愈因子救了他,可也把他变成了《失恋五十次》里的女主角。Wade见过好几次梦寐以求的死亡女神,“只要每次朝下颚来上那么一枪,然后,poof!世界和平!”——可怜的是连死亡都不能给他带来永久的平静。他似乎从此觉得,承受死亡与痛苦就是命运赋予他的使命。


他还记得Wade那个时候是笑着这么跟他说的。


Peter有些口干舌燥,他看了一些,剩下的一部分已经无心再看。他松开握得发白的拳头,他的眼眶干涩难受却没有流一滴眼泪。Peter真诚地向Tony道谢,然后头也不回地回家了。


梅婶在厨房里,正在准备晚饭;当她看到Peter回来的时候,细心的她叫住了想逃回房间的Peter。


梅婶埋怨道:“Peter!下来吃饭,今天一天你都去哪儿了?哦,还有别忘了洗手。”


Peter咬着下嘴唇,在意识到快要把它咬破的时候及时放开了它。他笑了一下,抓着自己的衣服袖子有些手足无措地说:“我很抱歉,不过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现在有点吃撑了,我可以上楼躺一会儿吗?”


“当然了小家伙,”她关心地问道:“需要吃药吗?”


“不不不,还没那么严重,”Peter摇摇手糊弄过去,“那我上楼了,晚安梅婶。”


她默默地看着Peter匆匆上楼的背影说:“晚安Peter。”


TBC

评论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