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Made a Date(16电影贱x荷兰虫,倒追梗)

AOzero:

Attention:


1、写给 花自飘零水亦流 姑娘的倒追梗。说是倒追,其实就是虫追贱啦w


2、傻白甜,极度傻白甜,很傻很蠢的那种白甜,其实没什么实际内容,就是很傻(x 加个粗,因为真的好傻23333


3、16电影贱x荷兰虫的设定。MCU时间线,大概是美队3之后一小段时期。如果是总裁虫这篇文就会一路往互撩滚床单发展了,所以就,嗯(?


   而且真的私心想写荷兰虫wwww每天都在思考,今天RR回关荷兰弟弟了吗?好像没有。荷兰弟弟可是推特ins之类的都关注了RR哇,而且还会用DP电影里的梗和BGM,现实小迷弟,RR什么时候回关啊这个迟钝大佬(敲打(不


 


 


OK?


  @花自飘零水亦流 希望姑娘不嫌弃w


 


Made a Date


by AOzero


 


 


“我现在后悔了。”


Tony说出这句话的时候,Peter正坐在工作台上,手里把玩着Tony替他改进过的蜘蛛追踪器。他把那个迷你小机器人放在手心,着迷地看着它小巧的机械肢体伸直摊开,像是被这只机械蜘蛛网走了心智。Tony因此放下扳手,在他的鼻子尖打了个响指。Peter浑身猛地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看他,眼神迷茫。


“呃——”他张开嘴,又闭上,摇摇头,“后悔……?后悔什么?”


“后悔请你去看那场电影。”Tony用扳手敲着工作台,朝他翻了个白眼。Peter立刻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了。


战争平息下来,Peter的淤青都还没有完全消退,Tony就又来找他,穿着便服戴着鸭舌帽和墨镜,把他脸上的淤青和伤口遮盖了大半。他大概翘了好几个发布会、向安全理事会解释过程和承担责任的会议,带着Peter去了电影院,说这算是简单的感谢。Peter选了他早就想看的电影——Deadpool的电影,几乎全校的男孩都在为这部电影疯狂,而他却只能在回收站里捡到破烂的海报。他不是没有钱,只是在太忙的现实生活里,他的小男孩心思就被他压下了大半。


Tony抱着手臂,面无表情——不,准确地说是嫌弃得要死但还要装作内心毫无波动——地看完了整部电影。Peter一直在他身旁发出惊叹的声音,时不时还会跟着其他观众笑起来。等他们走出电影院的时候,Peter一直喋喋不休地发表着他的感想,还配合了许多夸张的动作。Tony为了让他消停下来,一路上都在买零食往他手里塞,冰淇淋,热狗,棉花糖酸奶,什么都没能让这个小伙子停下来。最后Tony已经冲动到想把一张金卡交到他手里,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只是给Peter的美丽婶婶买了一件修身裙,让他提着赶紧走人。


“你知道你自从看了那部电影就神志不清。”Tony说,“我听说你在打听Deadpool的下落,甚至都问到神盾局那里去了。拜托,小鬼头,那个男人所处的地带不是你能触及的领域。他不是个电影明星,你需要洗洗脑子。”


“你的意思是他真的很厉害?”Peter眼睛一亮,跳下工作台来。是Tony最讨厌的眼睛一亮的表情——他的意思是,他喜欢Peter看见Stark科技时的眼前一亮,但讨厌这个时候,提起Deadpool的时候——“不,他不是很厉害,他是很——”Tony转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脏。像你这样浑身都是肥皂香气的宝宝,最好不要去碰这种细菌结合体,你明白了吗?”


Peter似乎被他的话吓了一跳,他垂下眼睛,很快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来——好极了,又是一个Tony讨厌的表情,自从他看了那部电影,脸上全是Tony讨厌的表情。倒不是说他在意这个小鬼多少,但Tony就是 Tony,他不喜欢的东西最好无论是谁都别将它们摊在他面前。


“Stark先生……我觉得你这么说有些过分。”他嘟囔着说,那只小蜘蛛机器在他手心爬来爬去,“在没有真正接触他之前,我认为谁也不应该给他下定义。”


“等你接触他的时候就完了。”Tony努力装出很有耐心的样子,“像我和队长。等我真正地去接触的时候,就完了。终结了,没有了。虽然我以前也不怎么喜欢他。”


他耸耸肩,又拿起扳手。Peter看着他再次投入工作里,掩饰的意图相当明显,但Peter聪明地没有点破。他只是轻轻地碰了碰手心的追踪器,自己下了决心。


 


要找到Deadpool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Peter才刚当上英雄没多久——英雄业界里甚至还没有完全承认他呢,除了Stark先生这堆人对他在机场战争里的表现做出了肯定,但Stark先生还是说了他认为Peter年纪还小,不适合干这行的想法。虽然Peter没有因此放弃英雄事业,但被如此评价就说明他们还把他当小鬼。也就是说,这些英雄还不会展现革命情谊、甚至不问公私地助他一臂之力。因此Peter只能靠自己。


他利用在课业、帮May婶打理家事、做Spider-Man踢踢劫匪屁股之外的空闲时间来寻找Deadpool的下落。有好几次他见到了躺在小巷里满身是血的尸体,以及刻着Deadpool标志的子弹,尸体上还满是锋利的武士刀带出的痕迹,但Deadpool早就不知所踪。他悄悄地跟着这些Deadpool留下的痕迹走了很久,大概过了几个月,他终于遇到了机会。


他还是迟到了,但没有迟到太久——Deadpool把武士刀从那个人体内抽出,飞溅出的血喷洒在他红黑色的制服上,以及脏污的地面上。Deadpool抽出尸体胸前的手帕,擦了擦他的武士刀,然后往巷口走去。Peter就是在这时候赶到的,他在屋顶上悄悄跟着雇佣兵,走到了一座公寓前。


之后Peter经常在这座公寓旁的屋顶上坐着等待,渐渐地他摸清了Deadpool的住所是楼层的哪间,于是找了顶印着Deadpool标志的鸭舌帽扣在头上,换上便装,抬着一个买来的披萨上门去。


是Deadpool开的门,他上下地打量着Peter,然后猛地回过头,大声喊道:“Al,是你订的披萨?”


里面没有任何声响,他转过脸来,耸耸肩,接过了披萨。“帽子不错。”他评价,然后甩上了门。Peter把鸭舌帽摘下来,在手上转了转。


他在递披萨的时候,那只小型机械蜘蛛顺着他的手袖爬出来,沿着散发香气的披萨盒,悄无声息地钻进了Deadpool的手袖里去。Peter因此得到了Deadpool的位置,甚至还可以通过针孔摄像头看见Deadpool的生活情况——


这听上去真像一个跟踪狂啊,是吧?


Peter一开始并没有这种想法。Deadpool杀人,是的,他知道,但他不得不承认,Deadpool真是——帅得都不需要钢铁盔甲就可以上天了。他对青少年的杀伤力是巨大的,难怪Peter的整个高中都陷在一种Deadpool狂热里,大家把一个杀人越货的雇佣兵当偶像崇拜。Peter没有把他当偶像崇拜——他当然没有Stark先生那么让人尊敬啦——但Peter承认,Deadpool很厉害,他的格斗技巧,对武器的熟练程度,还有他的幽默。相当引人注意。


他想找到Deadpool,不仅是因为想多了解一些这个高中生偶像,更想试试能不能改变他。如果Deadpool可以从一个满手血污的雇佣兵,改为用这种能力做些好事,Peter认为这是一件更棒的事。


 


Peter经常一边做作业,一边通过投影屏幕看Deadpool在做什么。他通过这个追踪器,成功地阻止了好几次Deadpool的杀人行动,他知道雇佣兵肯定对自己咬牙切齿——他曾经在Peter蹦出来时朝他竖了个中指——但他不能放着那些人不管。Deadpool有好几次还和他交过手,Peter不是Deadpool的对手,他不及对方技巧熟练,好几次都被掐着脖子摁在地面上。但Peter的力气比Deadpool大,这是件好事,这意味着他可以挣扎着逃离Deadpool的钳制。


“所以你现在是安德鲁还是马奎尔?”Deadpool爬起身来,朝他摊摊手,“如果你有一双小鹿眼睛,我可能会考虑放过你。”


Peter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谢谢你了,哈迪·奥尔布赖特[注1],但我谁都不是。”他说,然后朝Deadpool的脚扔了一堆蛛网,把他往自己一拽,“而你哪也去不了。”在Deadpool反手掏出匕首想将蛛网割断时,他立刻封住了Deadpool的手,快速地把他裹起来,固定在地面上。


“你真是个小滑头,你这个——”Peter抬手,把他的嘴也封住了。


“省点力气吧,这个蛛网要好久才会溶解,希望这不会妨碍到你吃晚餐的时间,倒霉的先生。”Peter轻轻地用脚尖踢了踢他,然后把剩下的人都打包,拎到警察局去。


Peter和Deadpool的交手次数越来越多,每次几乎都是Peter险胜,因为Peter锲而不舍,而Deadpool,他似乎并不在意被Peter夺走他的生意,他不会对此穷追不舍。但意外总会发生,Peter在重感冒、熬夜赶作业,以及夜晚的寒风里,没能抵挡下多少Deadpool的拳头。他忽然就往后倒,倒在地上时,连刚挥拳的Deadpool都吓了一跳。


Peter躺在地上,剧烈地喘息起来,他全身冒汗,但却觉得冷得要命,似乎骨头都被夜风钻透了。Deadpool弯下腰来看他,Peter有气无力地抬起手,朝他的面罩挠了一下。


“你——”Deadpool张张嘴,又闭上了。他用脚尖碰了碰Peter的肩膀,像Peter每次胜利后准备离开时一样。Peter昏昏沉沉的脑袋告诉他,Deadpool在发送讯号,他不打算纠缠了,他要走了。Peter生怕他要把那几个被他的蛛网裹成茧的人挖出来杀掉,于是开始挣扎起来,努力想翻身起来,阻止Deadpool杀人。但他挣扎了好一会儿都能爬起来,只能躺在地上喘气。Deadpool叉着腰,看着他在地上滚来滚去,最后用鞋跟敲了敲地面,挠挠脑袋,叹了口气,拎着他的胳膊把他拉起来,然后弯下腰把他扛到自己的肩膀上。


Peter注意到他把枪塞回了枪套,这才稍微安心了一些,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Peter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在Deadpool的公寓里,他从投影屏幕里见过好几次这个地方。他快速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面罩还在,他的制服还裹在他身上。也许是他的自愈能力发挥了作用,他的感冒似乎完全好了。他听见Deadpool在外面和Al说话,大概是在就电视上的收费频道发表意见。Peter跳起来,跑到窗边,摸索着窗边的缝隙,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之后他们仍然在战场上相遇,依然殴打对方,Peter再也没有出现过像上次那样的意外,但他发现Deadpool经常会出意外。他把浑身冒着血洞的Deadpool从枪林弹雨里拖朝一边,把他扔到遮掩物后面,才想办法去用蛛网封住那些还在冒火的枪洞。Deadpool低声呻吟,努力让自己的自愈因子发挥作用,Peter把那些人全都敲晕的时候,身上的制服也被划破了不少。他小跑回Deadpool身边,然后用蛛丝把他的手脚捆起来,扛着他往他的公寓跑。


等他把Deadpool从窗户扔进他的房间,然后又爬进来时,Deadpool朝他大喊大叫,质问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住所。Peter没有理会他,而是直接跑到客厅里去。Al正坐在沙发上,Peter跳上天花板,小心翼翼地从她上方爬过去,生怕被她察觉到了。他轻轻地提起医药箱,然后撤回房间里。


Deadpool看见他提着医药箱出现的时候,眼睛都瞪出来了。


“你是那个跟踪我的小混蛋?”他说,而Peter抬眼很快地撇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笑了一声。


“你猜猜看?”他说,“我现在把你的手脚解开,你稍微上一下药……只依靠自愈因子其实也不是件好事。我什么也不做,好吗?我很抱歉,但是——我不会再跟踪你了。”


“我就知道是你!你这个小混蛋,小狐狸——”


Al在外面大喊,让Deadpool小声些,她对他和床伴的对话不感兴趣。


Peter有些尴尬地咧咧嘴,他觉得耳朵都有些烫。他快速地把Deadpool的束缚解开了,然后立刻就想跳窗离开。Deadpool抓住他的脚踝,把他拽回来,让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Al又开始叫他们出去搞。Deadpool不耐烦地和她互骂了两句,Peter趁机踹了他的腹部一脚,挣脱出去,急忙往窗外跑。Deadpool又抱住他的腰把他拖了回来。


“你解释清楚,你到底跟踪我做什么!你背后的人物又是谁!你这个——”


Peter挣扎起来,Deadpool往后倒去,他们在床上滚了一圈,然后摔回地面上。Peter很快挣扎着从Deadpool怀里跳了出来,把射出蛛丝,把Deadpool的脚固定在地面上。


“我、我很抱歉。”他支支吾吾地说,然后跑过去,把医药箱抱过来,放在Deadpool手边,接着就匆忙地离开了。


 


Peter真的没有再跟踪Deadpool,他有些迷惑了。他原本是试图改变Deadpool,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想出好的方法。如果他冲上去就给Deadpool灌输心灵鸡汤,肯定是没用的——看看他是怎么对待可怜的Colossus的,Peter敢说枪决的场景给Colossus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如果他揍Deadpool一顿,先不说他能不能把Deadpool揍到清醒,先说他能不能真的揍到Deadpool,他还是太缺乏经验了。


但Peter还是相信Deadpool有可以改变的地方,他只需找到一个更好的方法。在一次偶然的相遇时——他发誓真的是偶然,他只是碰巧听见有人说Deadpool在桥上出没的事,而不是从追踪器那里得知的——Deadpool可能有些发觉他的意图了,会朝他大吼,问他是不是被教授买进了变种人军队,送走一个Colossus又来一个Spider-Man。“他们下一部可能要拍Cable,”他又一次这么对Peter说,“到时候我还会被阿内念叨,在这之前可以让我这条自由的野狗奔跑一段时间吗?”


Peter朝他的眼睛丢了道蛛网作为回答。他对Deadpool展现他的话唠功底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一开始他们还会用连环嘴炮弄得全场除了他们两个没有人听得清他们在说什么,现在Peter的话却越来越少。Deadpool把蛛网扯开,Peter趁机用蛛网把他的武士刀揪住,用力夺了过来,这时候他才终于开始喋喋不休。


“哇喔,我早就想把它们握在手里了,比我想象中轻些,”Peter两手拿着武士刀,在手里转了转,差点因为没拿稳而让刀滑落出他的手,Peter用蛛丝把它在半空中勾了回来。Deadpool因为他这个差点的失误朝他瞪大了眼睛——“把刀还给我,男孩,现在。”他说,语气微微压低,已经带上了些许威胁的意味,和他平日里开玩笑的语气截然不同。


“你先答应我,你不会用它杀人,我就还给你。”Peter说,把刀藏到身后去。Deadpool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他猛地掏出了他的枪,指着Peter的脑袋。


“还给我,现在。你该知道擅自拿别人的东西是很不礼貌的,特别是这两把武士刀是宝贝的情况下。”


“答应我。”Peter退后了几步,站定了,“你知道你的子弹打不中我。”


他很有信心,蜘蛛感应今天运作良好,他丝毫不担心。


Deadpool敲着脑袋,咬牙切齿好一会儿,忽然又抬起头来。“——嘿,你知道吗?我答应你。”他说,隔着面罩朝Peter露出一个他所能露出的最充满诚意的笑容,“把刀还给我,小甜心,我就不计较你不礼貌的行为了。鉴于你还是个青少年,我可以体谅你的不懂事,不是吗?我可是个成年人。”


“你还得答应和我约会。”


“答应你——什么?”


Peter缓缓地吐出一口气,他胸腔里那种沉闷的感觉消失了大半,这是他这几天抑制了话唠因子的原因,把它说出去以后他感觉好了很多。Deadpool瞪大眼睛,然后很快地甩甩头,朝他伸出一只手。


“这并不有趣,这个笑话烂透了。把刀还给我,男孩,我是说真的,你这个蹩脚的金·凯瑞——”


“我没有开玩笑,Deadpool先生。如果你不答应和我约会,那你就再也见不到这两把刀了——我会把它们交给Stark先生。”


Deadpool张大嘴巴,他回头去看,那些被Peter用蛛网固定在地上的佣兵们——也就是Wade的目标——还没能从带有蜘蛛力量的拳头的撞击里清醒过来。Deadpool看上去和他们一样,被拳头狠狠地揍了一下,还是在脸上。


“我——答应你。”他举着手,作投降的样子,说,“我答应你,现在可以把它们还给我了?”


Peter抱着两把刀,仔细地想了想。


“不,我得预防你说谎。”他说。Deadpool立刻又掏出了手枪,直直地指着他。Peter没有理会他,用蛛网给自己做了个刀鞘,背在背上,把两把刀放在里面。


“明天晚上十点,请你到时代广场边号角日报的大广告牌上等我,也许你就能拿回你的刀了,Deadpool先生。”他带着笑意说,然后食指与中指合拢,朝Deadpool敬了个礼,“以及,你最好快点离开,我已经报过警了。”接着他射出蛛丝,很快地离开了,Deadpool的大吼大叫被他全都扔在了身后。


 


Peter坐在广告牌上,晃着双腿,他的脚后跟轻轻地敲在牌面上,敲在JJJ的脑袋上方。他轻声哼着歌,很想掏出耳机戴在耳朵里,但又不能把面罩摘下来,莫名的焦躁感让他需要做点别的事来转移注意力。他不是从来没有约过女孩,他曾经约过女孩,在他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就试过,虽然当时也是笨手笨脚得他都无法直视自己的过去。有时候他可以理解那些欺负他的男孩们,像他这样笨拙的书呆子可能无论是谁看见都有欺负的念头。


Deadpool可不是甜美火热的女高中生,Peter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这种念头就像是在他脑海里忽然亮起的灯火,像是他头顶有个发亮的小灯泡,Peter怎么关也关不掉。


他看了看时代广场上的时钟,已经十点半了。他把那两把武士刀抱过来,放在腿上,轻轻地摩挲上面的划痕和已经有些磨损的刀柄。他得在十二点前赶回家,这两把刀也许会跟着他一起回去。Deadpool也许不会来。Peter说不清是希望他来还是不希望,他总有种回到初中的时期,他站在楼下,焦急地等待那个女孩。他把头发梳得服服帖帖,女孩在二楼的房间里,把她漂亮的头发扎起来。但Peter清楚地记得,他当时是很期待的,迫不及待,望眼欲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安,以及慌张。他有些希望Wade不会出现在这里。他知道Deadpool的名字,从和他一起居住的那个盲人老奶奶口里听到的——Peter不确定这么称呼她是否合适,虽然她的确就像是Peter的奶奶的年纪。


他早就该意识到了,从他撑着脸盯着那个投影屏幕看一下午、下意识地在人群里寻找他们关于Deadpool的谈话、有意识地收集了越来越多关于Deadpool的无关紧要的个人习惯与爱好、甚至从CD店里拿了一碟Deadpool电影原声集的时候开始。Peter再次用鞋跟轻轻地敲广告牌。Wade来了,他看见了,雇佣兵站在一旁的屋顶上,朝这边过来。


他的肺像是被揪紧了,让他有些呼吸困难。Deadpool跳上了广告牌,朝他走过来。Peter紧紧地扣住那两把武士刀,以免Deadpool扑上来抢。


但Deadpool并没有这么做。他坐下来,坐在Peter身边。Peter撇了他一眼,又很快地收回眼神。


“所以——看来我得和你上个床才能拿回我的刀?”Deadpool坐下来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Peter很快地回头看他,朝他皱起眉来,即使戴着面罩,对方也许也能看出来。


“不。我们不……不。”他还是没能把那个词说出来。


“什么?我们不吗?”Deadpool看上去有些惊讶,他嗤笑一声,“这个时间点约我出来,我以为除了这个没有别的目的了?放心,我没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如果只是一夜情,没什么别的纠缠,十分欢迎。”


Peter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说:“呃,不。我的意思是,就——反正,不。”


“噢。”Deadpool回答,毫无兴致地耸耸肩。接着他们陷入了短暂的沉默,Peter又瞥了他一眼。


“我说的约会是,真的约会。”他说,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就是,真的那种,吃饭或者看电影,或者逛街,或者找个地方坐会儿,之类的。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我们可以一起去。只要不是,呃,酒店之类的——”


“我们两个?穿成这样?”Deadpool比划了一下,“那我们得找个好时机,比如哪天举办个漫展之类的——”


“不,当然不是……”Peter微微叹了口气,他揉着自己的鼻尖,“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以便服的样子见面的……只要你不把我的秘密身份说出去,虽然我很怀疑,Stark先生也说过这行不通,不过我觉得也许可以试试?你知道的,对于任何不确定性的东西你都得先尝试,所以我觉得……”他停下了,然后转转眼睛,说,“你刚才说找个好时机,意思是你答应了?”


“答应什么?不,没有。”Deadpool用力摇着头。


“那我就不把刀还给你了。”Peter说。


“你根本不是个英雄,这种做法一点也不像好人!”Deadpool控诉道。Peter朝他耸耸肩。


“我本来也不是个英雄,也没有人认为我是。”他嘟囔着说,“无所谓你怎么说吧,但如果你不答应的话,这两把刀就要送进Stark先生的实验室了。”


Deadpool猛地捂住眼睛,他哀嚎了一声,有气无力地说:“你到底为什么要缠着我?”


Peter抿了抿嘴唇,说:“不为什么——呃,也许因为你是世界上最帅的雇佣兵?”


“这句话说得很好。”Deadpool满意地点着头,“但我不相信你没有别的目的,这是不是你的计划之一?拳头没有用,开始用糖衣炮弹了?”


“如果你要这么想的话,也不是不可以。”Peter被他逗笑了。他笑起来,把两把武士刀抱在怀里,“或者你可以想成,我只是不讨厌你。可能还有些,呃,别的情绪吧,我不知道。”他嘟囔着,又想了一会儿,把武士刀塞回Deadpool怀里。


Deadpool莫名其妙地看着他。Peter伸手敲了敲他的脑袋。


“还给你,这两把刀真的很帅很酷,但别再拿它们杀人了。”他说,“再见,Pool先生,我需要一个人好好想想。”


Deadpool在他射出蛛丝前拽住他的手,把他往后拉。Peter失去平衡,连带着Deadpool往下掉去。但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朝对面的屋顶射出一道蛛丝,一只手揪住Deadpool的衣领,拉着他荡到了更矮的一处屋顶上去。因为还没有很好地掌握平衡的诀窍,他们几乎是滚上屋顶的。Peter想翻身爬起来,Deadpool却立刻扼住他的喉咙,把他摁在屋顶上。Peter挣扎起来,Deadpool俯下身,忽然凑得非常近。Peter瞪大眼睛,他不知道Deadpool想做什么,但他嘀嘀咕咕地讲了很多话——他一紧张就会开始不停地说话,有时候说的是什么他自己都记不清。Deadpool的面罩离他很近,几乎连气息都抚在他的脸上。Peter悄悄地吸了口气,他忽然又想起他站在楼下等待,他肺叶里的空气像是被一点点地抽走,被时间抽走,被他的期待抽走。


“你知道吗,男孩?”Deadpool低声说,“大人们的约会可不是这么简单。我们一般先跳到最后一步,最后一步合拍,我们才从头开始。”


Peter憋了一口气,他抬脚想把Deadpool踹开,Deadpool伸出另一只手,摁住他的膝盖。


“我、我们不应该这么做。”Peter说,“呃,我们应该——呃,从头来——”


“这不是你想要的?”Deadpool问。


Peter摇了摇头。Deadpool放开他的脖颈,坐到旁边。Peter躺在屋顶上,深呼吸了好几下,才慢慢地爬起身来。他忽然觉得全身疼痛,但不是因为他滚落在屋顶上,但他觉得他的肋骨像是错位了,像是猛地刺到了他心脏附近,把他的胸腔搅得生疼。他摁着自己的手腕,又开始深呼吸,把这种疼痛抑制下去。


“听着,孩子,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很明显,你陷入危险当中了。”Deadpool指了指他的脑袋,“你不知道你在面对什么,你还年轻,我可以理解,但别让你那婴儿一样一片白纸的小脑袋瓜掉进污水里——我相信你已经很清楚了,我不是你想象中那种人,不是你在荧幕上看见的——看在奥丁的内裤的份上,他们这么拍只是为了通过审核——我不是个所谓的邪恶英雄。我不是英雄。虽然你也不是,不过你迟早会是的。你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吗?”


Peter吸了口气。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Peter瞥了他一眼,嘟嘟囔囔地说,“我在邀请你去参加一个约会,而你像个老奶奶一样喋喋不休,纠结不清。”


Deadpool张大嘴巴。他们瞪着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Deadpool翻身爬起来,说:“我去把我的刀捡回来,早点回家睡觉吧,小鬼。”


“想赛跑吗先生,”Peter立刻跳起来,说,“我一定会在你之前赶到那里。”


Deadpool转过身,朝他挑挑眉。


“如果我先赶到了,那你还是得和我去约会。虽然这个新的发射器还不是很完善,不过我相信没有什么大问题……”


Deadpool翻了个白眼,Peter猜想他一定这么做了。


“我接受这个挑战,虽然我对你的目的并不了解,但也不感兴趣了。”他说,“如果我赢了,你就回去做一百张数学卷子。”


“小问题。”Peter朝他比了个手势。Deadpool说:“那好,三——再见!”


Peter有些发愣地看着他大笑着跳下屋顶,摇摇头,射出了蛛丝。


 


“所以我们之后去吃了墨西哥卷,我以前一直对那种辣味没辙,但其实吃起来也还好……我给他看了我前不久照的照片,把他最喜欢的那张打印出来送给他了……我们还去了公园,虽然那里人有些多,还很热,不过我趁机拉了他的手,他并没有拒绝……呃,咳,”Peter轻笑了几声,“我觉得这不是坏事,他答应了不会把我的秘密身份说出去,临别时我们还拥抱了一下……总之进展还不错,谢谢你Stark先生,我得说你帮我改造的那个跟踪器帮了大忙……”


Tony握着扳手,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忍住把这个喋喋不休的小伙子从他的实验室里扔出去的冲动。


“我真的后悔了。”他说,暗自叹了口气。


 


 


END.


 


 


[注1] 哈迪·奥尔布赖特:斑比的配音演员w


 


 


唉,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啥了哇,写不出荷兰虫的万分之一可爱……


感觉没有那么话唠了,因为感觉荷兰虫可能是遇到喜欢的人会变得支支吾吾磕磕碰碰的类型。可爱wwww


虽然我写不出这种可爱(大哭


谢谢大家看到这里还不嫌弃,呜呜呜(x


我又开始赶稿摸鱼了,打自己(x



评论

热度(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