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Spideypool】飞鸟与鱼(ABO,⑶、⑷部分,完)

Sol:

配对:Alpha!Wade/Omega!Peter


分级:NC-17


说明:ABO设定;以及这是只荷兰虫,贱贱则是电影版和漫画版的融合,年龄设定是电影版的


警告:有未成年性行为警告!【大写加粗】不能接受的请及时关闭页面


————————————————————————————————


—第三部分—




回到房间,Peter的小脸立刻垮了下来,他连制服都懒得脱,直接躲进漆黑一片的被窝里。




他沮丧地意识到,自己小小的力量也许根本帮不上Wade什么的,他可不觉得自己会比死亡女神还管用。




说实在的,他连十八都没到!




过了一会儿,Peter气鼓鼓地坐起来,甩了甩脑袋试图把一些消极的想法甩出去。窗户外面已经陷入了鸦黑的深夜,他知道梅婶在这个点已经睡着了,于是他翻出自己的面具戴上——此刻是蜘蛛侠时间。




扑嗤——!




Peter从一栋大厦的一端荡到另一端,穿梭的同时嘴里宣泄般高呼:“晚上好纽约!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希望你们今晚都能乖乖的——否则蜘蛛侠会亲自教你如何做一名乖宝宝喔!”




他驰骋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宛如一只自由的飞鸟。




他能闻到城市深处的味道,以及那些形形色色的人们:Alpha,Beta,Omega……好像一个大熔炉把所有气味都混合在了一起,然后形成了纽约的味道。




Peter重点巡防了几处犯罪的“高发路段”,幸运的是看来今夜会是个平安夜。此刻他停在一间老旧住宅的露台上,房子早就空了,一年多了也没能租出去,于是被他拿来当做“安全屋”在用。




然而不幸的是Peter今天出门前忘记查看天气预报了,眼看一场雷雨说下就下,远方的天空瞬间如倾倒一样降下暴雨。




“Oh man!”Peter没来得及躲掉,淋成落汤鸡的蜘蛛侠手忙脚乱地掰开锈住的铁窗挤了进去。




Peter靠在墙皮早已脱落的墙上,他有些觉得累了,蜘蛛感应好像也比以往要来的迟钝。他的眼皮有些沉重,视野开始变得模糊。




外面轰隆隆的雷电中夹杂着排水管道内流淌水流的咕咚咕咚声,很快外面的洼地就积满了水,细密昏黄的光影被雨滴打碎成一片波光粼粼。




仿佛整个世界都淹没在滔天洪水之中。




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Peter迷迷糊糊地似乎做了一个梦。梦境很灰冷,夹杂着腥甜的记忆和味道——那种很熟悉的,Wade的味道,在一丝丝地试图侵蚀他。




Peter满头大汗地醒过来,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他脱下面罩,大口吸了几口气,然而胸口窒息的感觉却依旧不见好转。




他轻轻呻吟了一声,发现双手正在止不住地颤抖;他试图缩紧大腿,却控制不住它们的颤抖。




Peter有些害怕了,事情正在向最糟糕的境况发展——现在他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处干着的地方了,从后面难以启齿的地方正缓缓流淌出黏腻香甜的液体,这种甜味慢慢爬满了他的全身,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他开始发情了。




“不该这样的……”他的耳内充斥着尖叫与轰鸣,颤抖的唇瓣时不时溢出几声细碎的呻吟,“呃,不……bad Spidey……”




忽然他闻到一股浓烈的腥膻味,与四周浑浊的空气融合起来令人反胃,也许是附近正巧路过了哪个Alpha,Peter能听到他骂骂咧咧的大叫和踢倒垃圾筒的声音——每踢一下Peter的心脏就跟着震动一下,他似乎也在疯狂地搜寻这个躲藏在暗处且正在发情的Omega。




这个时候他开始无比想念Wade的气息。




他尝试去想起Wade身上那股腥咸的海水味,当他这么做的时候身体的反应会好一点,Peter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在期待着Wade,期待着他的标记……




“不行!”Peter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自言自语着,“振作点Peter Parker,振作点,拿出你该死的自控力!……对对,想想抑制剂,家里有抑制剂,快想想回家的路线……”




突然空旷的房间内响起了一阵突兀的铃声,Peter愣了愣,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打开它。




“……嘿Spidey!这么晚了你在哪儿?哥没有在小蜘蛛的床上发现原本应该躺着的小蜘蛛哦~哈我就知道!你迷路了对吧?真的嘛?那么记得不要去找糖果屋请让哥来找你~hello?hola?ciao?”




Wade在电话那头说了一大通废话后才发现Peter异常的沉默。




他等了三秒,在听到那边不寻常的急促的呼吸声后,原本装得很高亢的假声线消失无踪,一个低沉野性的男人嗓音撞进了Peter的耳膜里:“告诉哥Peter,你–他–妈–的–在–哪?”




Wade听到一声啜泣,Peter那奶气的就像只小猫嗷嗷的叫声揪着他的心,“安全屋……”




“好的好的,忍住我的小宝贝,不要动好吗?哥会来接你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不行,Wade,”Peter听到一串杂乱的脚步声和那股恶心的腥膻味,他用仅剩的理智支撑着讲完这通电话,“有人上来了——”




“等等!”只听到挂断忙音的Wade大为光火地差点摔了电话,“"damn shit!!谁他妈敢——”




他在Peter的房间里焦躁地乱走,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急忙从Peter书桌第二个抽屉里拿出一份地图在上面涂涂画画,最后把一个地方用力圈了出来,“安全屋附近没人会去的地方……就是你了宝贝儿!”




只见圈中写着几个字:黑岩森林。




—第四部分—




夜晚的森林仿佛失去了大部分的活气,只有偶尔几声鸟兽的呜咽扩散在迷雾缭绕的空气中。月亮高挂在头上,雨后乌云渐渐退散,今夜的月光甚至带着点腥红,泛着淡淡的青色。




Peter穿梭于阴影的深处, 越往里走树林就越茂密,这样很好,这样他就不用去看那个血色的月亮了,因为看着它会让人发疯。他感觉到身体里的血液在沸腾,同时也在渐渐剥去他身上所有的力气,让他变得不安、脆弱,还有令人羞耻的潮热。




他找了一个靠近溪流的地方,附近有一棵枯死的树墩,围绕着它有数不清的橡树、山毛榉、白腊木,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参天大树,Peter靠在一棵树上,他喜欢它们的味道,可惜他现在无法好好集中精神来欣赏这一切。




他小心翼翼地合拢双腿,让后面淌出的液体不至于流得到处都是。




现在他似乎真的能闻到那股味道了——有点像焦糖的香甜,更多的则是淡淡的奶香味,也许真的被Wade说中了,Peter委屈地几乎快要哭了出来,“说真的,牛奶巧克力?拜托……千万别真的是牛奶巧克力……”




肉部分




疲惫不堪的Peter缩在Wade的怀里几乎要睡过去,此时已逼近天明,晨间清新的空气令两人恍惚中恍如做了一个极其甜美的美梦。很快,一缕缕柔和的晨光穿透碧绿的叶片进入林间,阳光带着生命的味道降临大地。




Wade突然明白了,他粗哑的声音小声地附在已经睡着的Peter耳边说道:“哥知道了,原来Peter你的信息素,是阳光的味道。”




天空与大海,即使隔绝千里万里它们依然相爱。




END






我写完啦!!荷兰虫棒棒的……大家觉得呢【虽然我是每只虫都爱的贱贱党。估计没人会信

评论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