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贱虫】【短篇】第一次见面

花去羊:

配对:死侍/荷兰虫
分级:PG-13




    夜里,彼得穿着他蜘蛛侠紧身服,呆在天台上吹晚风,看到下面的小巷子里有个男人抱着一个旅行包狂奔。
    “凯伦,这是第几个了?”彼得问。
    “据统计,是这周以来的第五个。”系统女声回答。
    彼得叹了口气,他说:“我并不是在抱怨什么,只是我以为会有些不一样……不是说我觉得厌烦,生活总该有惊喜不是吗?”他撑着台缘跳下,倒挂在生锈的安全楼梯上。男人已经有点距离了,而彼得不慌不忙,抬起手准备要发射蛛网。
    突然蜘蛛感应刺痛了彼得的大脑,他还未反应好,一双大手抱住了他的腰,然后硬是把他从楼梯上扯了下来。
    彼得尖叫了一声。他感到自己被强行揉进了一具发热的坚硬强壮躯体里,那双手臂强而有力把他紧紧箍死,勒的他呼吸困难。不过很快身后抱他的人松了点力,彼得得以转身,在那个人身上踢了一脚让自己跳开,落在安全楼梯的栏杆上晃了几下站好。
    “你是谁?!”他慌张质问的时候肚子被勒痛的感觉还在阵阵跳动。
    对方穿着红色黑色的紧身服,戴着头套,背着两把刀,体型比彼得高大强壮。他揉揉被踢痛的胸口,面罩上露出笑眯眯的表情。
    “你叫得像个小女孩一样。”他似乎觉得彼得的反应很好玩。“你多大了?感觉你还未成年,穿着漫展的服装……难道你在cos我吗?”
    “嘿!是你的颜色和我撞了吧?而且你究竟是谁?凯伦,帮我。”
    “好的,正在搜索。”凯伦回答。
    红色紧身服的男人四处张望。“谁?什么凯伦?你在和谁说话?你也喜欢自言自语?”
    “查无此人。”凯伦再次回答,并且显示了眼前男人附有危险武器的部位特写。“我提议离开,否者这将违背史塔克先生的意愿,他不希望你缠上任何麻烦。”
    “是我的装备系统。”彼得回答男人的问题,然后偏头对凯伦说:“没事的,我只是了解情况而已。”他说完后再次抬头看着男人,跳回安全楼梯的平台上,让长满铁锈的衔接处发出刺耳的声音。
    “你是谁?我的系统查不到你。”
    “噢,这真让人伤心,你居然不知道我的名字,不过仔细想一下也可以说得通,毕竟你是复仇者联盟这边的而我是X战警系列的人物,好吧我原谅你的无知,小鬼。”
    彼得跟不上男人的跳跃思维。
    “我叫死侍,亲爱的小蜘蛛~”
    彼得因为那句话的尾音打了个冷颤。他尽量忽略死侍故意装成热衷粉丝的动作,说:“好吧,既然大家都认识了,我还有事情要做,你就待在这里别干扰我好吗?”彼得回头看到那个人已经跑没影了。“我还有要紧事要做。”
    “嘿嘿嘿,那是我的人,我追他来到这里的。”死侍竖起食指摇了摇,仿佛他面前的蜘蛛侠就是个未开化的小孩一样。“不要和死侍抢功劳知道吗?况且那家伙偷的是我的东西。”
    “你的东西?”彼得面罩上的视镜张大,就像一个吃惊的表情。
    “该让边的是你,看起来你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是吧,你的干爹没有教你什么吗?”
    “干爹?谁?”彼得问出来后随即猜到死侍可能是在指史塔克先生,但是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还知道什么?不过彼得还没从疑惑中出来,他就看见死侍抽出了背后的刀,白光在黑夜中亮出一条线。
    “等一下,你在干嘛?”彼得拦住准备要跳下楼梯的死侍。他靠在栏杆上,伸长双手拦去死侍的去路。“哇哦,你要做什么,拔刀?你是认真的?”
    死侍眯起眼睛,他打量了面前的小蜘蛛,目光让彼得很不自在,后背立即起了鸡皮疙瘩。
    “我要做什么……不是很明显吗?拔刀,杀人,拿回我的东西。”
    “不不不,你把刀收回去。”彼得推他,硬是把他推回原位站好。“你就在这里等,我会去帮你拿回你的东西,那个袋子是吧?没有刀,没有人会受伤更不会死,你就在这里等着。”
    彼得说完就往对面楼发射了蛛网,踩上栏杆荡了出去。空中的轻松只有一秒,接着一个庞大的重物压在彼得的身上,蛛网立刻断了。
    “搞什么?!”彼得赶紧在掉到三楼之前发射出另一条,让自己和抱着自己腰的死侍荡离地面。
    “哇哦!!!!!!!你每次都是这么追人的?妈的太爽了,嘿!是你手腕上的装备吗?”死侍一下子够到彼得的手。
    “放手!你要摔死我们了!”彼得抽出另一只手继续发射蛛网,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带着比自己重的人在半空中荡,只能勉强做到不要中途把人甩出去。该死的这个家伙是谁啊!彼得心里骂道。
    “不要这么小气,小蜘蛛,看在斯坦·李的面子上你就让我也有一个吧我觉得我肯定用得比你好。”
    “为什么你说的我都不明白?”彼得很想把这个大块头直接扔下,不过在他犹豫要不要实施的一秒钟内看见了先前逃跑的小偷。
    “他在那!”死侍也看到了,他直接在彼得的耳朵边喊。
    凯伦突然问话:“需要我的帮助吗?”
    “不用,凯伦。”
    “我可以联系史塔克先生。”
    “不用,千万不要。”
    “这就是凯伦?”死侍听到了声音。他直接贴上彼得的脸,朝面罩说:“嘿美女,快联系下钢铁侠,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声音认证失败,启动必杀模式。”
    “不!凯伦,是我,不要!”彼得慌张地喊。
    “取消必杀模式。”
    凯伦的声音停止。
    彼得看准时机,用力一甩把死侍扔到一旁的垃圾箱里。抱旅行袋的小偷被动静吓到拿枪转身,彼得朝他发射蜘蛛网打掉他的枪,然后一个后空翻,两只手同时伸直发射蛛网,把小偷和旅行袋分别粘在了墙上,自己则双脚落地,直起身站好。
    死侍从垃圾箱里探出上半身,欢呼鼓掌。
    “干得好小蜘蛛!”他撑着箱子边跳出来,拍掉身上的快餐盒,来到彼得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接下来是我的事了。”他补充完自己的话。
    “什么?!”彼得扭头看他。
    死侍抽出他背后的两把刀中的其中一把,迅速朝墙上开始惨叫求饶的男人脸上甩过去。彼得抢着时间伸手,刚刚好在刀刺中男人前用蛛网把武士刀粘到另一面墙上。
    死侍看着那个小偷昏过去,很不满地扭头盯着矮自己一个头有多的蜘蛛侠。
    “你能不能不要打断我?”
    “我说过,不能拔刀!”彼得生气地有些尖叫起来。“我都已经抓到他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因为……我愿意?”死侍回答。
    “搞什么?”
    “你不能理解?”死侍走过去试图把他的刀扯下来,不过不成功,他放弃,再次面向蜘蛛侠耸耸肩。“我说过你不行的小鬼,大人的世界很残酷,你最好在晚上出来兜风做你的好邻居蜘蛛侠之前想清楚这些。”
    “我可以尽量避免,而不是像你专门去做,你还是不是超级英雄了?”
    彼得看到死侍因为这句话露出笑脸,心里顿了一下。
    “我并不是英雄,小蜘蛛。”他朝蜘蛛侠走近。“我是很超级,但不是英雄,记住我的设定。”
    “设定?”彼得疑问的时候忍不住后退一步,死侍则很快来到他跟前和他面对面站着。
    “是的,设定,我想我应该刚才就和你说清楚这点。我没有道德底线,可以随意杀人,可以去抢劫诈骗,吃喝嫖赌啥的,而且,最最应该知道的是,我是个泛性恋。”
    他说到这里故意弯下腰在蜘蛛侠面前几乎快要贴上的距离里猛吸了口气,然后站直身舒展了自己筋骨。
    “啊,青春的味道。”他说。
    彼得立即跳开。
    “所以你是个坏蛋?”他问。
    “薛定谔的坏蛋。”死侍回答。“你这个年纪不会理解这些的,毕竟钢铁侠可没教过你……还有,对,还有一点。”
    彼得想离开了,他感觉自己遇上了一个疯子,而且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家伙没有好转的趋向,一切只会变得更糟糕。但是把他留下来,说不定他真的会把偷他包的人杀了。
    “还有什么?”彼得故意问。他拖延时间,然后小心翼翼让凯伦把地址和死侍的截取照片发送给哈皮,最好是史塔克先生。
    “我还挺喜欢你的,某一方面,你的天真让我感觉变年轻了,所以我想让我们再更近一步相互了解。”
    死侍说着把手伸向他头罩的边缘,一把把它扯下。
    “你可以叫我韦德·威尔森。”
    彼得打心底想立刻忘掉他刚才所看到的画面。该死的他为什么要把他的脸露出来,天哪那是什么,是皮肤吗?今天是万圣节?
    “你的皮肤怎么了?”彼得想捂住自己的嘴巴。
    “如你所见,我的样子,特别吧?”死侍露出笑容,嘴唇紧紧包裹在牙齿边。
    “现在轮到你了。”他说,把面罩戴回去,不过还是把嘴巴露出来。
    “我不要,再说我又没答应。”彼得往后退,他真的要走了,此地不宜久留。
    可是当他刚转身,蜘蛛感应告诉他他必须再转回去或者立即跳开。他选择后者,可是来不及了,他再次被一股力量搂进了死侍的怀里,力度丝毫不客气。
    “放开我!”彼得挣扎起来,每一个动作都打在死侍的手臂或者胸膛上,但是对方丝毫不受影响。
    “你真的完全没接受点训练,你知道吗?你的每一个拳头都没有用对力,这样你和谁徒手搏斗都不可能有胜算。”死侍带着可惜的声音说。“或许我可以当你的师傅!就像中国功夫那样,看过《杀死比尔》吗?大概是这个意思了。只要你让我看看你的脸,拜托~~”
    彼得拼命用双手去推死侍挨近的脸,他感到腰上某一节骨头被勒得生疼,而且更想死的是,有一只手居然开始去摸他屁股。
    “靠!你在做什么!”他尖叫,挣扎得更大力。死侍一如既往地悠闲,像抓着某种动物的幼崽丝毫不费力。他用力捏捏蜘蛛侠的屁股,吹出口哨声,然后不管怀里人的叫喊,把手放到蜘蛛侠面罩脖子那里的边缘,摸索着就要掀开了。
    “凯伦!帮帮我!”彼得焦急地喊。
    “启动必杀模式。”凯伦回应。
    彼得要的不是这个。他想制止,但是他感到一阵亮光,接着桎梏他的力量消失了。
    “不是这个!取消它!”彼得站稳后赶紧说。
    视野变得正常起来,彼得完全不知道刚才自己的装备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他看到死侍的脖子边上被射出了一个碗口那么大的伤。血喷了出来,然后是不断地流湿了死侍的半边身子。
    “哦天哪天哪!”彼得慌了,他根本不想杀人,他只是想暂时摆脱他。“天哪我该怎么办?”
    死侍站在那里,几乎把血流光了,但是他没有倒下,有点像是在等着身上的血可以干一些。
    “这很疼。”死侍的声音像漏气的气球。他在彼得惊讶的表情下缓慢抬手,碰了下自己的脖子,差点把剩下一半的脖子碰歪。
    他把满是鲜血的手抬起来,对着微弱的月光看看,彼得看到他的表情沉下来。
    “我说,这很疼!!!操!他妈的疼!!”
    然后他直接朝蜘蛛侠冲过去。
    反应过来自己应该先逃跑的彼得朝墙上发射蛛网,刚好在死侍冲过来之前升到半空。但是死侍的速度该死的快,彼得的脚踝被他一把抓住,整个人被猛地扯到地上,狠狠摔了一跤。
    彼得感到自己胸腔像是玻璃工艺品那样碎了,可是他只能赶紧转身,把身后的死侍双脚用力蹬开。
    因为脖子少了一半,死侍的平衡感让他站不稳,在朦胧的月光中,晃动的身影更让彼得感到恐怖。
    刚才的攻击并没有令死侍离开彼得多远。彼得还未完全起身,死侍又扑了过来。他们扭打在一起,然后掉进了旁边废弃大楼的窗户里面。
    “放开我!”蜘蛛侠用手肘击中死侍的脸,甚至把他的头打偏了,而死侍还是抱住他的腰。蜘蛛侠干脆转身面对他,双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硬是把自己和死侍之间的距离撑开。
    死侍故意错开身,让蜘蛛侠脚底打滑,反而坐在他的肚子上。现在他依旧抱着蜘蛛侠的腰,躺在地上,蜘蛛侠坐在他身上,拼命往外想离开自己。
    “哇哦,我提醒你最好不要乱动了。”死侍说。
    彼得突然明白过来死侍在开黄段子,脸瞬间发烫,完全不敢乱动。
    死侍见他不再挣扎,放松搂着他腰的手,转而用手掌在他的腰侧揉捏。
    彼得跳起来,直接挂在天花板上,警惕地看着依旧躺着的死侍,震惊得一时说不出话。
    “你是有病吗?”他骂。“靠,我才十五岁啊!”
    “我来者不拒,简单来说。”死侍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你要走了吗?”
    “是的!该死的!我应该把你交给警察然后告你性骚扰!”彼得气得快要哭了。
    “那你也需要把脸露出来我们才能开庭……要不这样吧,你露脸,我就不再追究那个小偷的事。否则他逃过这次,下次也不一定逃过。”
    彼得愣了下,他回到地面上,狐疑地打量正在晃二郎腿的死侍。
    “为什么?”彼得问。“你有什么打算吗?”
    “只是想认识你,做个朋友,顺便在某天半夜溜进你房间窗户。”
    蜘蛛侠朝死侍脸上喷了蛛网封住他的嘴。但是他还没离开半步,死侍就已经蹦到他跟前,双手握住了他的腰,稍微低头看着他。
    “嗯嗯嗯嗯嗯嗯,嗯?”
    “我听不清。”彼得一旦想推开他,他就抱得更紧。
    死侍撕开蛛网又说了一遍。
    “或者一个吻?”
    “什么?!”
    “半张脸的那个经典的吻!你倒挂着,然后还要下着雨!!”
    “呃我想你是把我和谁弄混了。”彼得左右看了看,死侍则是把他贴得更近了。彼得刚好可以贴在他胸膛上,感觉像是挨着僵硬发烫的石头。
    然而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什么东西顶着。
    “!!!现在!!!放开!!!”彼得疯狂地挣扎起来。死侍的力气比他大许多,他只是把蜘蛛侠捧到一个适当的高度,忽略他的任何攻击——包括那些蜘蛛网——单手把蜘蛛侠的面罩掀开一半,露出贫薄的嘴唇。
    “我想以后可以根据这个来认出你,找遍所有的高中后。”死侍打趣着说,然后亲下去。
    彼得以为他会尝到恐怖的滋味,但是死侍、呃、韦德,只是用他坑坑洼洼的嘴巴碰了下自己的,就把他放回地面上。
    他现在发呆的样子肯定蠢透了。彼得这么想,他还有点想去摸摸自己嘴巴,分享那奇特的触感。
    这时屋外上空传来喷射飞行物的动静。死侍伸头出去看看,露出了更大的笑容。
    “你干爹来了。”他说,然后离开了彼得。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不过其他的事需要等到你成年。”
    彼得只是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很快,钢铁侠来到彼得身边,而死侍早没影了。
    彼得开始担心起他成年之后的事情。



END



评论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