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来削我啊

【锤基】心有所属

逢冬:

海总生日快乐我赶上了quq


他是最好的。


有些仓促,ooc属于我。


感谢观看。



Thor从门外踏进来的时候Loki刚刚从楼上下来。
他穿过人群走到餐台前拿了一杯香槟,须臾的功夫,就听见门口一阵嘈杂,尖叫声和欢呼声响了起来,是有人到了。
他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腰间,落了空。他转身,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跳过他本该关注的对象,惊诧又恶狠狠地盯在他身后跟着的金发大个子身上。
该死!Thor!
他有一瞬间想要逃跑,但思及今天的任务又稳住了心神。我没必要躲。他告诫自己。
他的目标在簇拥中向他这边走过来了,Loki保证了一下自己标准的假笑还挂在脸上,不动声色地和他擦肩过去。
Thor在那一瞬间路过他,Loki有些紧张,生怕他不顾一切地跳出来叫他的名字,并顺带毫不自知地破坏他的所有计划。他屏息走过,而Thor目不斜视地护着目标和他擦肩而过,仿佛从没有认识过他一样。
这遂了他的心意,又让他有些不足以为外人道的气闷。Thor不太这样,他以前总给予Loki最大限度的宽容和关注,哪怕他一遍遍口是心非地强调他并不想要这个。
Loki看了一眼手表,指针分别指向八和六。过不了多久Thor要保护的这位富豪,Loki今晚要暗杀的目标——Stark工业的所有者,就会宣布这场舞会的开始,那是他要动手的时机。
Loki往Tony Stark那儿看了一眼,后者正毫无防备地跟一个女人调情,手放在对方腰上,可惜诚意差劲得很,墨镜都懒得摘下来。
他毫不留恋地收回目光,往洗手间走去。
Loki洗了把脸。他抬头看镜子那张冷淡的脸,苍白瘦削,眉眼间都泛着刻薄与不近人情——而有人在下一刻出现在镜子里,和他四目交接,金发和蓝眼睛都很熟悉,不是Thor又是哪个。
Thor看起来有点儿生气,以至于他开口的语气都有些犯冲——他甚至没有叫Loki的名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Loki回过身来,他满不在乎地笑了一声:“我在哪里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你别闹了!”Thor急切地向前一步,抓紧了他的手臂,“这种地方没有请柬是进不来的,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他的眼睛里写满了关心与担忧,看起来诚恳极了。而Loki只是往后退了退,不动声色地去掰Thor的手指,没掰动。
这当然不妨碍他说话,只是少有的带了点儿气急败坏:“我在打什么算盘你猜不出来吗?又何必问我?你接你的工作,我接我的任务,我们互不干扰。”
“Loki。”Thor说,他又叫他的名字,像以往很多次那样,咬字清晰沙哑“你明明知道不可能。”
Loki愣了一下,但他又笑了起来,这次他很快挣脱了Thor的禁锢,越过他往外走去。
“你说得对,Thor。”他回敬似的将Thor的名字叫得仿佛念诗,舌尖抵住上颚,音调压低如同情人间低语,“既然任务冲突,那就各凭本事吧。”
他的“各凭本事”说得非常轻巧,像一只鸽子停在自由女神像上,翅膀扫过青铜带起一点微风。但事实并非这样,他们一个要带来死亡夺去旁人的生命,一个要以保护这个人的安危为任务赴汤蹈火——完美又无可解的对立面,一场死局。
但Thor不这么认为,他寸步不离地跟在Tony身后,他太了解Loki,走过近似狙击点的位置便凭借身高优势将他的金主护得密不透风,甚至有意地侧身迎上不知是否存在的枪口,笃定了Loki不会对他开枪。
Loki离开他这么久,他还是这么近乎盲目乐观地相信他。如Loki所说,他冲动,自大,过分凭借直觉。
但他从来没有在Loki的判断上出过错。
Tony踏上主场的台子,他回头盯Thor,表情非常直男:“你离我太近了哥们儿。”
Thor不动声色地离他又近了一点儿。
Tony沉痛地看着他:“听着,我真的没有那方面嗜好。就算有,你也不……”
Thor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闭嘴。”他低声说,声音压在嘈杂声里有些含糊,向楼上使了个眼色,“我是在保护你。”
Tony心领神会地站上去,Thor在一旁盯紧了最适合架枪的位置,那里不是人的肉眼所能看清的地方,但他知道Loki在那儿。
Tony清了清嗓子:“各位——”
他宣布开始的声音淹没在所有人的欢呼和尖叫声里,场面一度开始纷乱。Loki如果开枪,子弹的冲击力会穿过Thor的颅骨,或其他什么地方,再补另一个子弹给这位富豪。
但那里始终沉默,连红色的光点都没有出现。
Loki没有开枪。



“我弟弟爱我。”Thor强调道,又叨了一次,“Loki爱我!”
他喜滋滋地重复了好几遍,连带眼尾都弯起一点似舒未舒的笑纹来。他知道Loki不会开枪一回事,亲身确认他的深信不疑又是另一回事——Loki从不开口说爱他,他自己总能发现。
是的,爱他。这对兄弟从幼年时代起就开始在训练中互相交付彼此的信任,分享双手和后背。成年以后则多了床笫间隐秘的爱语,淋漓的汗水和厮磨交缠。直到Loki发现自己的身世。
但Thor至今也不太理解Loki为何抽身而去,他不像后者一样敏感多疑又容易绝望。得知Loki并非他亲生兄弟时他几乎松了一口气,得以从背德的负罪与歉疚感和对Loki的爱意踌躇里抽身出来。“那不是更好吗?”他说。
但Loki显然不这样想,他的世界观一夕分崩离析,得知他成长至此的一切努力不过泡影,明晰他本应是Thor的宿敌——他走得极其果决,表面看来。


Sif不予理会Thor,她的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下,调出Loki可以被查找到的资料来:“听着Thor……Thor!”


Thor乖乖坐了下来。


Sif把头发往后拨了一下,神色有些严肃:“你有危险了。”


“什么?”Thor茫然地探头去看屏幕,Loki资料后蓝幽幽的约顿海姆的标志跳进他眼里


“天哪,我早该想到的。”他捂着脸倒进椅子里。“Loki还能去哪儿,他除了约顿海姆没有地方可以投靠,我要是早点儿想到我就能把他带回来了……”


Sif忍不住打断了他。“你明不明白我们现在应该讨论的是你的问题?”她扶着额问,“那群疯子可不会在乎你是不是阿斯加德的继承人,他们只在乎你有没有挡他们的路——你们的任务冲突反而给了他们借口,你现在很危险。”


Thor看着她。“让他们来。”他说,甚至有些不以为然地扬了扬下巴,“我要是轻易就能被干掉,阿斯加德的第一继承人早就是Loki了。”


他突然垮下脸来:“但他们要是叫Loki来怎么办?”


Sif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Loki的体术不如你。”


“是的。”Thor坦然承认了,“但Loki如果下得了手,我就会死。”


Sif意识到Thor这句话所蕴含的双层含义,她气急败坏地对Thor喊:“你不能这么纵容他——”


Thor无辜地摊手:“那我能怎么办?像美国队长一样深情呼唤让Loki心软?得了吧,你我都知道,他杀人的时候从不留情。”


他这样说,就像之前他真的认为他弟弟能狠下心来剖离他与这个世界最大的热源一样。


 


来的果然是Loki。


他把自己藏在风衣和鸭舌帽里,轻车熟路地拐进了Thor的公寓——天地良心他可没有以身试那套先进得要命的安保系统的兴趣,Thor当初搬进来的时候非要拉着他把他的身份信息全录进系统里,这么长时间也想不到将它撤销掉——他要是死在这里就全怪他自己。


Thor推门进来,黑暗里有人猝然向他袭过来,行动间衣摆带起一阵风,而Thor条件反射地想要回击,却在下一秒恍然叫出来:“Loki!”


Loki的匕首抵住Thor的腰腹,另一只胳膊压在他的喉咙上,虚情假意地跟他打招呼:“见到你真高兴,哥哥。”


“这不算见到我Loki,”Thor咕哝道,“你能不能打开灯?”


Loki飞快地移开他加诸在Thor脖子上的手臂打开了墙上的开关,又飞快地把手臂回归原位。然后他意识到这是一场严肃的谋杀,这个气氛未免太过松快。于是他手底下的匕首又使了几分力,想要把对话拉回到原本的轨道上去。


但Thor那样热情地盯着他看,好像这世界除了他之外再没有其他可映进眼底的东西。和之前碰上的时候不同,那个时候他有任务在身,此刻却可以仅仅关注他的弟弟,他浓郁的绿眼睛,薄到寡情的嘴唇,甚至高于常人的额线。


“我觉得你应该闭嘴。”Loki说,他想干掉Thor的心更强烈了。Thor这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将他的视线所及说出了口,还仅仅是发际线的部分。


他徒劳地挣扎了一下:“弟弟……”


“你闭嘴。”Loki打断了他,他直觉不能再让Thor继续下去,他只会让事情往越来越脱轨的方向发展,“不要试图打温情牌了Thor,我是来杀你的。”


“我知道。”Thor飞快地接道。


“……”Loki恶狠狠地把匕首推进了几分,作势要继续使力,“那再见了哥哥!”


“等等,等等。”Thor喊道,他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儿累,但“你能不能换个姿势杀我”这种话说出来他担心Loki连遗言时间都不给他留。


“哦——”Loki作恍然大悟状,这让他看起来非常像个即将死于话太多的反派,“遗言时间。”


“说吧哥哥,我会帮你转达给奥丁的。”他笑了一声,似乎因想象到奥丁悲伤而愤怒的脸而小幅度愉悦起来。


“好。”Thor坦诚地说,“我爱你。”


Loki有一瞬间的僵直,但他下一刻就因为这句告白颤抖起来,Thor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眼圈红了。


“你爱我?”他反问道,他不是第一次听到Thor说这个,但这是他第一次没有装作听不到,他的手去扯Thor的围巾,迫使他微微俯下身来看他,语气甚至有些绝望:“够了Thor,你的爱让我得到过什么?你爱我就是让我从小到大活在你的阴影里?就是在训练的时候在兵器室操我?就是阻碍我完成我所有的任务?”


他一连串的问句让Thor猝不及防,Loki的眼神让他几乎开始怀疑他的爱是否有悖他的意愿,甚至Loki爱他这件他本来确定无疑的事情,都在那双泪眼里动摇了。


他手足无措地去擦Loki的眼泪:“我不是要让你哭的。”


“Loki……”他叹了一口气,压下想去亲吻他的欲望,伸手去拉他抓着匕首的手。


但Loki毫不犹豫地甩开了他,打开门消失在了茫茫的黑夜里。


 


Sif:“???”


她一脸奥丁森全家都是笨蛋,不可置信地问Thor:“他就这么走了?他记得自己是来杀你的吗?”


Thor茫然地回想了一下,不太确定地回答:“记得吧……”他呻吟一声倒进椅子里,明明高大壮实,却看起来委屈巴巴的:“Sif,我想我可能做错了些什么,Loki不想要我的爱。”


Sif叹了口气:“Thor,我不是情感女神。”她顿了顿,想起Loki曾经望向他兄长的眼神,“不过Thor,相信我,没人不想要你的爱。”


没等Thor再说什么,她突然跳起来,骂了一句脏话:“该死,Thor,Loki恐怕有麻烦了。”


Thor腾一声站起来:“什么?”


“约顿海姆那群人之所以被称为疯子,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第三次机会。”


 


 


阿斯加德的情报网用了三个小时才找到Loki的住处,Thor驱车奔向那儿的时候骂了一路的娘。


如果Loki出了什么事儿,他咬牙切齿地想,他就把约顿海姆那群王八蛋的的脑壳子拿锤子敲个粉碎。


他火急火燎地上楼,火急火燎地踹开房门,那扇门惨兮兮地摇晃了几下,咣当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烟尘来。Loki从烟尘后露出一张白得过分的面孔,他看起来非常平静:“你来做什么?”


Thor上前去拉他:“你有危险,快跟我走!”


Loki啪地甩开他:“你何必管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的死活!”


Thor几乎要跳脚了,但他的语气诚恳而迫切:“听我的Loki,跟我回去,他们没有后路,你有。”


“我没有。”Loki说,“奥丁不是我的后路。”


“我是。”Thor回答他,“我是你的后路。”


“你早知道你不杀了我会有危险。”他迫近Loki一步,在Loki猝然变色的表情里福至心灵般心下顿悟,“但你没有,为什么?”


Loki瞪大眼睛,张嘴想要说什么,但他嘴唇徒劳地开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Thor再度靠近他,语气咄咄逼人:“你故意离开的,是不是?”


“你下不了手,是不是?”


他欢欣鼓舞地问出最后一句话:“你爱我,是不是?”


他此刻心如明镜般敞亮光滑,想通这个一切都有了解释,哪怕Loki不说,他的反应也能代表一切。而Loki仿佛被吓到一样愣在原地,长久的沉默之后,他才好像清醒过来。


“你何必逼我,Thor……”他叹了一口气,眉目间浮上死生轮转的决绝来,仿佛他即将承认的是什么令他万劫不复的东西。


“但是是的,我……”


他的声音被砰然一声枪响和窗户的破碎声打破,于此同时Thor抱紧Loki猛地将他扑倒在地上躲开了这次攻击。这个金发大个子抬起头来,表情阴郁地盯着窗外一群暗杀者。


“我干你们娘机掰。”他缓慢地说,“你知道你们打断了什么吗?”


 


 


“很好,这就是你一个人干翻一整个小队的理由。”Sif冷笑一声,看医生给Thor取出他肩膀的子弹,缠上一道又一道的纱布。


“你不明白。”Thor气愤地说。


“我不想明白。”她转身走了,余光瞥了一眼对面病床的Loki,他几乎没受什么伤,Thor将他保护得很好。Thor总是将他保护得很好。


病房里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Loki终于开口了。


“别气了。”他慢悠悠地说,掀开被子起身来到Thor床头。“一句话而已。”


他俯身凑到Thor耳边。


end



评论

热度(116)